2008年2月16日 星期六

不真實的存在

這世界上,沒有任何的人、事、物,是真實的存在。

人的心,不過是一面鏡子;人的眼睛,不過是一片有顏色的玻璃窗。通過窗口映到鏡子反映出的,不過都是幻影。

我從不是一個真實的存在,就算我可以被看得見,摸得到。對於別人,我可以有各種不同的頭銜,我可以是前會長,可以是博士後選人,可以是好人。不過這些的頭銜,都不是真實的存在。被我照顧的人,我是好人;被我傷害的人,我就是混蛋。而身為好人的我,和身為壞人的我,是不可共量共存的我,因此對任何人而言,我無法真實地存在。

就算對好人們一心一意付出不求回報的正妹,也都不是真實的存在。對她的情人,她可以溫馴得像隻小花貓;對討厭的追求者,她是潑辣妹;對好人,她可以盡量任性;對長輩,她可以裝抒持;對她約會對象,她可以裝淑女。可是,對任何一個人,她都不是真實存的在。我、你、她,全都是被瞎子摸著的象。

今天能夠相處愉快的朋友,有一天可能傷害我們很深;一個今天痛恨的人,有一天可能救了你一命;一個傷害你的人是敵人,可是傷害你敵人的人是朋友。沒有任何一個對自己對別人的感受,都是真實不變的存在。我們沒有辦法自主的關係,也怎能夠是真實的存在?

如果我們每一個人幾乎都可以保證,沒有任何一個人,包括你最親近的人,甚至你自己,能夠認識真實完整存在的你,那我們又怎能保證,我們能夠確認每一個你所知的人,是真實的存在。不管是你的好友也好,還是敵人也好,我們都無法認識完整真實的他們,因為他們的存在根本就不真實。

就算對自己而言,就算我們無時無刻都有真實的感受,但也都不是真實的存在。我們的存在對自己來說也不真實,因為我們無法控制我們的心,會怎麼感受、怎麼想。如果被愛人讚美,會心花怒放;被愛人冷落,會失意無助;被好友會鴿子,會失望難過;被朋友欺騙,會憤恨難平;看到愛人偷瞄帥哥正妹,會嫉妒吃醋;被父母師長教訓,會委屈傷心。我們無法自主的心,怎能會是真實的存在?

所有外在的、內在的事物,不過像是映在湖面上的月亮。而月亮,對科學家來說,是常識上的真實存在。科學家可以給你月球的直徑大小、質量、密度、運行軌道等真實數據,甚至把人從地球送上去。不過對蘇東坡來說,要能和親人愛人共嬋娟才是真實的存在;對李白來說,月光引起對故鄉的思念,才是真實的存在。對狼人而言,月圓之夜變了身才是真實的存在。

就算科學可以給你所有一切事物的數據,它們也不是真實的存在。台灣人喜愛的臭豆腐,對美國人來說是「塞」;可是對馬來西亞人香氣撲鼻的榴槤,對台灣人來說是「塞」;法國人熱愛的藍乳酪,對很多人來說也是「塞」。科學家就算能夠把臭豆腐、榴槤、藍乳酪的所有氣味成份分離出來,給你一張巨細靡遺的表,可是對你而言,真實地存在的,並不是那些化學分子,而是你的喜好。

所有外在的事物,都像湖面上的月光,就算不真實存在,也可以在你的心留下,你以為是真實存在的映象。無論如何,對你而言你以為真實的存在,本質上卻都是不真實的存在。不過這不代表那些人、事、物不重要、不特別、沒有意義。它們都可以很重要、很特別、很有意義,只是它們的存在,在本質上不需要,也不會是真實地存在的。就像一場好電影,人物故事不需要是真實存在的,才能夠感人肺腑。

而心,可以如蓮花池,讓皎潔的月色,映在其上浪漫無比。心,也可以如糞坑,讓明月映在上,卻其臭無比。可是不管是浪漫的,還是臭氣衝天的內在,也都不是真實的存在。人的心不是真實的存在,它可以永遠是面明亮的鏡子,可以是佈滿刮痕的銅鏡;可以是蓮花池,也可以是糞坑......也可以今天是這個明天是那個;或者這一秒鐘是糞坑,下一秒鐘是明鏡。可是不管心是什麼,都不是真實的存在。就因為心的存在不真實,讓心能夠成為什麼,才是自己能夠作的選擇。

2 則留言:

Angelene Wang 提到...

存在是真實的, 只是變的太快.
so, 噓 ... 不要說話 ... 世界在變人在變.

Gene Ng 提到...

一切都存在,只是不真實。

《金剛經》:「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