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27日 星期三

最遙遠的--距離

《最遙遠的距離》(The Most Distant Course)




林靖傑導演的《最遙遠的距離》(The Most Distant Course)榮獲今年威尼斯影展國際影評人週最佳影片獎以及2007年台北電影節開幕片。三個都會男女試著在他們最遙遠的旅程,尋找最接近自己和愛情的地方。

在李安的《色,戒》(Lust, Caution)在威尼斯影展榮獲金獅獎前,《最遙遠的距離》就先榮獲威尼斯影展國際影評人週最佳影片獎。而我覺得《色,戒》雖然不錯,但非李安最好的作品,而《最遙遠的距離》才是一部更感人的台灣電影。

《最遙遠的距離》(The Most Distant Course)


電影的三位演員的表現非常傑出,故事也很有創意。除了三位主角,電影中隱身的另一位主角,是來自鄉土大地的聲音。這是一部非清新可喜的台灣電影,沒有煽情的狗血,沒有過於造作的對白,表現得非常自然。

劇情很簡單,錄音師小湯(莫子儀飾)和前女友雅築五年的感情已走到盡頭。他獨自來到遙遠的台東,錄下了自然界和鄉土最美的聲音和真摰的告白,一捲捲寄給台北的前女友,希望可以觸動她的心,挽回這段感情,卻不知道她早已搬離原來的住處。

《最遙遠的距離》(The Most Distant Course)


剛搬新家的小雲(桂綸鎂飾)陷落在窒悶的OL生活,以及一段毫無出路的三角戀情中。一封封來自遠方的信件,其實是一捲捲錄音帶,寄給她所不認識的前房客。錄音帶裡豐富的聲音和情感,召喚著她啟程前往台東,一步一步地尋找聲音和錄音的陌生男子。

《最遙遠的距離》(The Most Distant Course)


精神科醫師阿才(賈孝國飾)以犀利的言語道出病患外遇的傷痛畫面,卻發現最需要被治療的,其實是困在不幸婚姻裡的自己。於是,他拋下一切,出發到台東尋找多年前失去聯繫的初戀情人。

《最遙遠的距離》(The Most Distant Course)


三個生命都不知何以為繼的人,因著各自的幽微心情,分別來到海天一色的東海岸,仰望蔚藍的天空,呼吸海洋的味道,為自己的生命尋找轉折的契機。

《最遙遠的距離》(The Most Distant Course)


電影海報上的英文詩來自印度詩人泰戈爾:


It takes the most distant course to come nearest to yourself
It takes the greatest climb to bring us to nature's finest beauty
We must knock at every other door to reach our own
To reach the innermost self in the end

~adapted from Tagore's poem



《最遙遠的距離》的宣傳代表曲是梁靜茹的《崇拜》,不過片尾曲《最最遙遠的路》〔詞/曲/唱:胡德夫(1983)〕才真正道出主題:

  這是最最遙遠的路程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這是最最複雜的訓練 引向曲調絕對的單純
  你我需遍扣每扇遠方的門 才能找到自己的門 自己的人

  這是最最遙遠的路程 來到以前出發的地方
  這是最後一個上坡 引向家園絕對的美麗
  你我需要穿透每場虛幻的夢 最後才能走進自己的田 自己的門

  這是最最遙遠的路程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這是最最遙遠的路程 來到以前出發的地方
  這是最最遙遠的路程 來到最最思念的地方

三位主角都受困在城市中,各自擁有不同的世界,又各自失去曾經最珍惜的世界。沒有結果的三角戀、令人心碎的分手、對最信任的人的信任崩解,三個困頓的心靈雖然逃到遠離塵囂最遠的台東,可是卻追尋愛情的出路。

《最遙遠的距離》(The Most Distant Course)


電影的副標題是「最接近愛情的地方」,他們尋找到最接近愛情的地方,其實是對自己曾經最重視的關係的捨棄。電影預告片說道:「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愛情,乍看之下是《最遙遠的距離》的主題。電影中的愛情,其實是已失落的愛情。就因為愛情已經失落,愛情就不再需要任何的救贖。

《最遙遠的距離》(The Most Distant Course)


相對都市的抑悶令人迷失,鄉土的聲音反而賦予小雲方向。台灣城市的擁擠,把人的心壓得緊緊的;城市裡有許多機會,卻剝奪人的自然感受。《最遙遠的距離》表現出的音效,把台灣土地上細微的聲音都收進電影裡,不論是海濤聲或松林聲,還是歡樂的原住民歌舞聲。

《最遙遠的距離》(The Most Distant Course)


桂綸鎂在《最遙遠的距離》的表現非常清新、出色、自然。影片中有一段,小雲在捷運上,黑色的上衣白色的耳機台北無趣的高樓,遠方的海浪聲,形成強烈的對比。後來到了台東,有一段小雲拿著耳機到處問人,聲音的源頭在哪,他們問小雲為何要尋找它,她尷尬地說想感受一下。他們可能永遠無法理解,在城市裡,那樣的感受,有多麼珍貴。

《最遙遠的距離》(The Most Distant Course)


最後,在鄉土的聲音洗禮下,在希望與生落的交替下,小雲終於在海邊拿起錄音筆,對她曾經愛過的男人說出他永遠聽不到的聲音,「無論身體上再怎麼親密,心底總有個缺塊是永遠都填不滿的。」

《最遙遠的距離》(The Most Distant Course)


小湯和前女友雅築在一起五年了,他們曾有過許多夢想,想要一起完成福爾摩沙錄音之旅,但沒想到最後只有小湯一個人獨自踏上旅程。他嘗試用心讓雅築感動,讓她回到他身邊。

《最遙遠的距離》(The Most Distant Course)


縱然用心地錄下了那些感人的聲音,他的救贖卻來自他痛哭地哭喊,「我們還有好多事情沒有一起做!我們還沒有一起出國,還沒有一起去看雪......」,最後在台灣最南端的海邊,答應自己「我會好好的」,雖然「還有好多話想跟妳說」......

擁有好嗓音酷愛角色扮演、有躁鬱症的精神科醫師阿才,透過自己的言語,強力地操縱病人的思緒,其實是把自身的經驗丟進病人腦海裡,想要藉此治療著自己。阿才失去了婚姻,在成功的中年迷路了,他只剩下世界崩解的碎片,及妻子與其他男人親密相處的影像。

他拿著三年前收到的喜帖,到台東尋找他那位嫁到台東,大學時期的初戀情人,不過最後卻什麼也沒找到,而自己只能獨自在想像的波濤中,奮力向前划。

《最遙遠的距離》(The Most Distant Course)


是他們最後追尋到的,並不是無法、也不需要挽回的愛情,而是屬於自己的天空。

《最遙遠的距離》(The Most Distant Course)

5 則留言:

Angelene Wang 提到...

我們這次回台灣, 早就計畫要去台東玩喔.

從這部電影的敘述來看, 人想要尋求解放後的自己的時候, 就是想去東部 ~ 看來我的潛意識裡也有尋求和逃離的因子喔 hoho

Henry滿喜歡桂綸美同學的, 會去看這部電影, 謝謝推薦囉 ^0^

Gene Ng 提到...

台東我去過兩次,感覺很棒:)

我覺得桂綸美同學在《不能說的秘密》中更可愛^^

只是《不能說的秘密》劇情實在太肉麻了......(>.<)

阿斐 提到...

看起來是部好電影
等我回台灣再去找來看
謝謝你的介紹!

Gene Ng 提到...

台灣的好電影應該還不少,有空我也多找幾部看看:)

coldgod 提到...

看完這電影覺得很好
看到這篇覺得很好介紹
不知道怎麼引用...直接複製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