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3日 星期一

相由心生的超自然心理學

記得大學還是個成天掛BBS打嘴砲的宅男時,在高中校友會板上吐槽了相信星座算命的學長姐還是學弟妹,和一位學長並肩論戰後,一位學妹就跳出來說,難怪我們沒有女友。可是我們卻要那位唸新聞系的學妹舉出數據說明,不相信星座算命和沒有女友之間的關連...

事過境遷,現在的我是不會那麼呆板了,偶爾也會配合同事朋友一下,聊一下星座算命之類的,甚至去參觀廟宇時還順便求些籤來玩玩,只不過自己只相信自己想相信的。上個月去了日本名古屋,在幾個神社求的三張籤都是「吉」,既然日本的神明都投三票「吉」給我了,總該相了吧?對「籤」這東西執著的朋友,恐怕也要跳出來譙我了。可是,我真的是對的,願聞詳情者請看這篇文章〈人生的失與得〉

這裡主要其實不是要談論我自己有多相不相信星座算命,而是要介紹這本好書《超自然心理學:為什麼我們會相信詭異的事?明明沒有,為什麼看得見?》Paranormality: Why We See What Isn’t There?),作者李察.韋斯曼(Richard Wiseman)的前兩本書《讓你瞬間看穿人心的怪咖心理學:史上最搞怪的心理學實驗報告》Quirkology: How We Discover the Big Truths in Small Things)和《心理學家教你59秒變A咖》59 Seconds: Think a Little, Change a Lot)也是有趣的暢銷心理學好書(請參見〈教你59秒變A咖的怪咖心理學〉)。

超自然心理學:為什麼我們會相信詭異的事?明明沒有,為什麼看得見?

Paranormality: Why We See What Isn’t There?


李察.韋斯曼是英國賀福郡大學心理系的科普教授(Professor of the Public Understanding of Psychology),他曾是職業魔術師,倫敦魔術協會最年輕的會員之一,本身就是個不折不扣的怪咖,專門針對鬼魂、奇蹟、魔術、騙術和直覺等心理學進行科學研究。他在倫敦大學學院取得心理學學士學位後,到愛丁堡大學的凱斯勒超心理學研究中心(Koestler Parapsychology Unit)攻讀博士學位。

在攻讀博士的四年間,他試算命師和靈媒。過去廿年間,他深入探索超自然的心理,到鬧鬼的城堡度過不眠的夜晚、研究印度大師、檢測通靈犬,混入異端邪教、訪問捉鬼專家,秤出靈魂的重量,測試一隻會講話的貓鼬、參與令人吃驚的通靈會,以及接受英國漢普頓宮(Hampton Court Palace)的邀請去捉鬼等等 。


李察.韋斯曼試圖解開算命、通靈、預言、念力等超能力背後運作的原理與奧祕,他針對超自然現象發表過五十篇以上的學術論文,是超自然現象科學調查委員會(Committee for the Scientific Investigation of Claims of the Paranormal)的成員。由他這麼一位專家來為什麼說明那些超自然現象是真的還是假的,是再合適不過的。

《超自然心理學》的開場白中,他在對一隻號稱有預測主人回家能力的狗傑堤(Jaytee)進行測試,可是卻怎麼也找不到牠有預測能力的證據,開始踏進超自然的是非之地。

在第一章「算命」中,李察.韋斯曼介紹了神祕的D先生,向他學習如何說服陌生人相信你對他們的一切瞭若指掌。算命師其實都是使用「冷讀術」的心理技巧,使來算命的人相信其實是他們自己想要相信的事物,標準的相由心生。有部有趣的日劇《益智遊戲》(ザ・クイズショウ),兩季都有利用冷讀術出場的算命師被主角狠狠耍了一番。

人對自己的人生其實早有成見,算命師不過是強化那個成見而已。我這輩子唯一被專業算命師算過一次命,是多年前回家奔喪之時。當時為老媽請算命師來已經頗不爽,當下沒給他好臉色。不過他真是箇中高手,原本就吐他吐到死的,不過他既然猜中我自己的成見,就姑且放過他一馬。

《超自然心理學》第二章討論「靈魂出竅的體驗」。李察.韋斯曼指出,大腦是要靠感官傳遞的資訊,才能建構出自己在軀體內的感覺。當大腦因為種種原因失去這些訊號(他在《超自然心理學》中提出幾個有趣的實驗),又接受不到真切的視覺訊息,大腦就會創造出身體的新所在地,那就產生「靈魂出竅」的感覺,真是標準的相由心生。

作為一位專業的魔術師,李察.韋斯曼對用念力彎曲金屬湯匙,說明那只是一種魔術,也是很合理的。我們的眼睛和大腦事實上只能處理所見事物的一小部分而已,魔術師就是利用這技巧騙人,只是自稱有超能力的神棍把那歸咎為念力。他甚至還教我們怎麼用彎曲湯匙來騙人。

《超自然心理學》的第四章,李察.韋斯曼訪問兩位自創新宗教的女子,學習如何利用旋桌術、靈應盤和不存在的幽靈交談,充分發揮潛意識的威力。李察.韋斯曼指出,偉大的科學家法拉第(Michael Faraday,1791-1867)就曾設計過實驗證實旋桌術不過是人們無意識的動作所造成的。還有,李察.韋斯曼敬仰的美國心理學家約瑟夫.賈斯卓(Joseph Jastrow ,1863 – 1944),曾設計過一個名叫「自動記錄器」(automatograph)的儀器來證實人們的無意識動作是靈應盤移動的原因。還有因為反彈效應(rebound effect),叫人愈不要移動,反而更有可能讓產生無意識的動作。

我這輩子最想見到的東西,就是「鬼」。可惜我陽氣太重,與鬼一直無緣。《超自然心理學》當然要討論「抓鬼」。李察.韋斯曼在《讓你瞬間看穿人心的怪咖心理學》中就指出,利用人耳聽不見的超低聲波,也能讓人產生陰森詭異的感覺。李察.韋斯曼還指出,愈相信有鬼的人愈容易撞鬼。他也表示,心理暗示加上大腦超敏感的發現型態能力,就可以解釋撞鬼的現象,又是標準的相由心生。

《超自然心理學》的第六章,李察.韋斯曼討論「讀心術」,他指出用一種稱為「肌肉讀心術」的小技巧,讀心術其實就不過是種魔術表演而已。他也舉實例指出,催眠可以讓我們做違反個人意志的事情也不過是實驗的疏失而已。他也探討了邪教如何洗腦和控制人心,這在《影響力:讓人乖乖聽話的說服術》Influence: The Psychology of Persuasion)這本書中也有深入討論,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請參見〈讓人乖乖聽話的影響力〉)。

《超自然心理學》在最後一章討論了「預言」,以瞭解林肯是否真的預知自己的死期,學習如何掌控夢想,深入探索睡眠科學的驚人世界。很多人都有夢境預言現實的經驗,我也不例外,有幾次自己在現實中看到夢境中曾出現的場景,自己也嚇了一跳。不過我們其實做了很多自己記得或不記得的夢,偶爾夢境呼應現實,就把夢境與現實聯想起來,以為夢可以預測未來。事實上,那只是機率的大數法則在運作,如有雷同,一切純屬巧合罷了。把自己的奇妙體驗用機率來解釋,確實是有點情何以堪,可是事實就是如此啊!

《超自然心理學》最後指出大腦發現型態的能力,是人類為了適應自然而演化出的能力,讓我們能夠在獵物把我們當晚餐前先聯想再落跑。可是在文明社會,反應過度的聯想能力和創造力,就讓人們有了以上種種超自然經驗。然而,那些超自然的事物,其實全都是相由心生而已啊! 我們潛意識威力也比我們所知道的還強大。人其實很容易被操縱,只是我們對自己都太有信心而不自覺。

我一向對超能力嗤之以鼻,從前也常和相信超能力的家人爭論(有位親戚據說有和鬼神溝通的能力,也自己開了廟),那是因為我的科學訓練嗎?其實不完全是,更主要的是因為宗教!我學的科學和皈依的宗教都各投了票,要我相信超自然能力,別傻了!

《金剛經》云:「凡有相者,皆為虛妄」,又云:「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相就是現象,一切現象像包括物質現象和心理現象,都是種種條件和合而生(緣起),體性本空(性空),虛妄不實,沒有永恆不變、獨立存在的自性;佛家也指出,我們人都是帶著有色眼鏡在看這個世界,鬼神、天堂、地獄一切唯心造,只有佛陀和得道高僧才能看見這世界的實相。佛家雖承認神通,可是卻反對執著和強調神通,正信佛教的法師都會要學習禪修者要以「佛來佛斬,魔來魔斬」的態度把所有異相當作是幻象而不理會。只有附佛外道和神棍才會以假的神通或超能力招遙撞騙以詐財。

因此,如果能用理性的科學來解釋的超自然現象,何必求諸怪力亂神?即使超自然現象真的存在,捉摸不定的東西,也能夠成為我們該追求的事物?


延伸閱讀:

The Sky of Gene - 六大錯覺的操縱,為什麼你沒看見大猩猩?

The Sky of Gene - 為什麼我選的常常不是我要的?究竟是誰在操縱你的選擇?

The Sky of Gene - 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獲得「不理性的力量」!

The Sky of Gene - 蝦米!誰說人是理性的!?

The Sky of Gene - 讓人乖乖聽話的影響力

The Sky of Gene - 教你59秒變A咖的怪咖心理學

The Sky of Gene - 別當正常的傻瓜了吧!?


28 則留言:

余重立 提到...

事非經過不知難,有些感受是非當事人無以瞭解,科學無法解析的並非是不科學,甚至謂之迷信,那是太狹隘了,也有違所謂科學精神真諦!相由心生誠不誆我,此所以宗教令人折服之所在,當然各教各法不一,唯一不變的終極目標,乃在止於至善。星相命理宗教之所以歷久不衰,且愈為亂世之際明燈,其來有至,冥冥之中自有定數,不由得你不信,套句洋話吧,那是上帝之手唄,當然這也要我們慎思明辨其真偽,猶所謂盡信書不如無書,書者歷來前人實練而得之體驗,乃是有生於無也,是先人經過無數次摸索中,獲致的結晶,應珍惜之,隨歲月的增長,人們越會發覺愈是科技無法驗證的事兒,愈是不能以所謂迷信一味帶過,甚至嗤之以鼻。

Gene Ng 提到...

人生有很多重要的事物和感動是科學知識所無法取代的,可是我認為神力亂神應該不在此列。

我們也可以問,是誰最在乎亂力怪神,是神父、牧師和法師嗎?我想最在乎的人,一向都是神棍吧?

phantoms 提到...

很好奇那 gene 葛格為什麼不會覺得佛教的理論是怪力亂神?為什麼會覺得輪迴是真的,做事有因果報應,念經有神奇的力量。這又有什麼證據呢?

Gene Ng 提到...

以我的才疏學淺,恐怕也只能說上幾分而已。

佛學是怪力亂神嗎?當然不是,因果是事間無物的基本道理,物理現象也有因果,邏輯辯證也講因果,我們做的每一件事都會造成不同的後果,那就是因果啊!「蝴蝶效應」也說明了,小小的擾動會產生巨大的變化,那也是因果啊!我們每天做的各種大小事不會造成任何結果?這才是怪力亂神吧?佛家是認為我們受苦,是不明因果、對抗因果,種下惡的因卻妄想要有好的果。

我們成天都在六道輪迴中,遇成好事是在天堂,遇到怨憎會、求不得、愛別離就在地獄,滿足原始慾望時是畜牲,嫉妒生恨時是阿修羅,慾求不滿時是餓鬼,這有怪力亂神嗎?

念經時要一心不亂,心安平安,這是怪力亂神嗎?

我們每個人都要靠自己的力量離苦得樂,也得自己承擔因果業力的責任。真正的怪力亂神,是要讓你以為因果業力可以用法力改變。連佛陀也無法用神通改變他國族的共業,神棍行嗎?連佛陀都無法用法力讓他弟子開悟,附佛外道行嗎?

phantoms 提到...

可是要怎麼知道死後還會輪迴而不是什麼都沒有?怎麼知道這輩子做壞事享盡榮華富貴福報耗費以後幾輩子就會有壞事?怎麼知道真的有那些所謂的神通存在?很多人認為念經不只是單純修心靜心還有一些渡眾生消業障除疾厄的效果,又是怎麼知道的?就科學精神、科學的思考角度來看,這些也不能無憑無據相信吧?否則和相信有人能和亡魂溝通有什麼本質上的不同?

那麼,我們到底有哪些證據或理由去相信這些事呢?

Gene Ng 提到...

我先要承認,有關這個宗教的問題,我無法回答,而且也不該一味用科學來回答。

只是,我相信,宗教信仰堅定的人,反而是不理會怪力亂神的,因為正信的宗教是講法則的。有些對上帝信仰堅定的基督徒不信鬼神之說,是因為相信人死了要嘛上天堂,要嘛下地獄,不相信居然有孤魂野鬼能逃得過上帝的法則。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六道輪迴、持咒念經渡眾生消業障除疾厄也是法則,可是算命改運、孤魂野鬼在陽間趴趴走、神棍的法力等等,卻大多是經不起驗證的怪力亂神。

我無法告訴妳為何這些可以相信,可是我相信至少能夠提出什麼不可以相信。

phantoms 提到...

可是如果佛經說的是對的,那就應該有神通存在,而神通算是超能力吧?

許多人都認為念經持咒是怪力亂神,然而看起來gene大哥似乎不這麼認為,這其中的差異是什麼?念經持咒經得起檢驗嗎?但目前似乎沒有任何可信的科學報告指出念經持咒有實際的幫助......

不相信超能力就必須否定神通存在;不相信念經持咒有超自然效果,要嘛那些因果業障等超自然現象有誤,要嘛念經持咒功德無量之說有誤(記得金剛經有提到)。

如果佛經(至少有一部分)是錯的,這樣佛經描述的其他東西,比如輪迴、天界、佛土之說,難道不會更加可疑?

Gene Ng 提到...

我並沒有說所有神通都是錯的,只是想強調如果能用科學解釋的,諸如算命、鬧鬼、夢境預測未來、讀心術、靈魂出竅、念力等,多半是怪力亂神。

佛經上也指出了,神通是修行的副產品,不是修行的目的。如果連出家眾修行都不應執著和強調神通,我們這些俗家人有什麼好拿神通來說嘴的?

我不曉得有沒有科學證據指出持咒念經真的能消災解厄,不過持咒對身心健康的效果是有一些研究支持的:

Lane JD, Seskevich JE, Pieper CF. Brief meditation training can improve perceived stress and negative mood. Altern Ther Health Med. 2007 Jan-Feb;13(1):38-44.

Engström M, Söderfeldt B. Brain activation during compassion meditation: a case study. J Altern Complement Med. 2010 May;16(5):597-9.

Engström M, Pihlsgård J, Lundberg P, Söderfeldt B. Functional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 of hippocampal activation during silent mantra meditation. J Altern Complement Med. 2010 Dec;16(12):1253-8.

Lang AJ, Strauss JL, Bomyea J, Bormann JE, Hickman SD, Good RC, Essex M. The Theoretical and Empirical Basis for Meditation as an Intervention for PTSD. Behav Modif. 2012 Nov;36(6):759-86. doi: 10.1177/0145445512441200. Epub 2012 Jun 5.

只不過證據還不夠多,但這也是因為科學界本來就不想碰這類的問題,所以好的研究是少之又少。

佛經的結集論述有其時代背景。佛經上的天龍八部等,很多是隱喻,本來就不該執著文字上的解釋。中國主流的禪宗也不強調神秘主義。像大悲懺這些法會,事實上是在修習止觀。

在這個時代,許多高僧大德如太虛大師、印順導師、證嚴法師、聖嚴法師都強調人間佛教,神通不神通也沒那麼重要。

難道佛教徒在迴向功德時,該比較強調實際消災解難效果大過培養自己的利他慈悲心嗎?

phantoms 提到...

我可以接受冥想的效果與其關研究的結論,但那和持咒念經的效果似乎不能混為一談...

這裡的問題是,如果念經迴向、祭祀拜神、放生祈福法會不具實質效果,我們似乎不應該做那些徒勞無功的事而把金錢時間精力省下來用實際行動幫助想幫助的人?

我認為那些宗教行為要有意義,必然要基於它們有實效的信念,而這信念如果沒有事實基礎,其合理性就會有問題了...

Gene Ng 提到...

念經迴向、祭祀拜神、放生祈福法,我想要分開討論。

過去印度的佛經是結集時寫在貝葉上的,當時資源非常珍貴,所以大多數僧侶是把佛經背下來的。現在東南亞上座部佛教還有能把巴利文上座部佛教三藏完整誦出的高僧,稱為三藏持者。因為,佛經稱念經有功能,是因為佛經在當時要靠念經的方式傳承。在這個時代,念經也能在重覆覆誦而加深理解。

祭祀拜神,我自己的理解是,那是人類對還不瞭解的自然力量的一種崇敬。有些人是為了私利而賄賂神明,這不是佛教所鼓勵的吧?

放生祈福現在也愈來愈有爭議,很多佛教團體也開始倡導護生而非放生。生態系物種之間的關係環環相扣,破壞一些物種而導致生態系的反撲現在時有所聞,例如破伐森林導致蚊蟲茲生或病毒擴散,這就是因果報應,而且是現世報!

有些神秘主義的成分,例如持咒,這是印度大乘佛教中後期密教化後才有的修持法門。據我所知,南傳上座部佛教就沒有持咒的法門。大乘佛教的一大特色是包容性,只要不逆背三法印、四聖諦、八正道,可以把其他宗教的修行方法包容到佛教裡頭。如果真的問說,持咒有消災解厄的神通利益,這我真的不懂,不該問我。真要我說,我也只能說我只知道持咒是為了心安平安。

余重立 提到...

老子:知不知,上,不知知,下;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世人有幾人如是觀,鮮矣!故孔夫子之所以受崇不衰,乃在於其自知之明乎,知所以不足而問禮於老子,自詡聽訟吾猶人也,而問農於老圃,故敬鬼神而遠之,不語怪力亂神,在乎其不識其奧,但能慎思明辨,瞭其真偽,乃不為神棍也者所惑,而不輕蔑其奧義,故為其弟子剖析,爾愛其羊我愛其禮之真諦,吾人讀萬巻書所為何來,明辨而已矣,否則盡信書不如無書,況乎各家流派,能不慎哉!

余重立 提到...

誠如版大認同念經回向諸種佛教善行是可理解,放諸各個教亦都如是,總是勸人行善為主,即便是最原始宗教行為亦以是為準則,或在異教人眼中視為愚不可及,也不能抹煞其規善之初衷而蔑之。而佛教所倡之放生積德,乃世人誤解其義,乃有買物放生之謬行,猶如儒教嘗以"子不語怪力亂神"來駁斥宗教祭祀行為等等,攏是傳教者不甚解其意所致,傳者懵受者渾,哀矣哉!最令人不解的乃在於殺生與茹素也,不殺則肉販何以營生,而菜販就是不殺生之業嗎?不解至極!以愚識應以是永續經營才是其準則,不該因植物無似動物受創而哀鳴,就是不殺是吧?!

Gene Ng 提到...

您說的是,子曰「不語怪力亂神」是因為他不懂,並非他認為不存在。「敬鬼神而遠之」是因為敬而遠之。古代沒有科學,對自然界所有奧秘就用鬼神來解釋之,理所當然,也天經地義。神話對人類並非毫無價值,否則人類在科學成為社會文化主流學問之前,千年以來的文化都皆是糟粕嗎?

我認為許多怪力亂神之事不可取,是因為它們毫無原則。例如「算命」,我相信「死生有命、富貴在天」,人的命運有部分是從前所造之業決定的。可是算命師何德何能,能夠聽取天命並且預知未來?算命界也注重「改運」,可他們又何德何能,能夠扭轉業力?如果業力能夠被幾個人扭轉,那麼因果報應何去何從?

念力能夠改變物理世界的話,那麼萬物運行之法則豈不是大亂?鬼魂能夠擺脫六道輪迴或者天堂地獄在世間趴趴走,那麼閻王或上帝豈不失責?

宗教是有原則的,可是世間諸牛鬼蛇神之說卻破壞和玩弄這些原則,因此有許多怪力亂神之事,是反宗教的!對宗教沒有信仰或信心的人,反而愈可能去相信神棍之說。

余重立 提到...

版主真知燭見!命理是一奧秘,人得窺見梗概也先腎先聖經歷累積,焉可忽之,乃是形而下學之極至,宗教則為形而上學之初步,亦不能忽之,唯人向上心方得曉其真諦,有些感受又非當事者難以理解,且亦難以予他人言其究竟,才有俗謂之迷信而鄙之,何其哀哉。
命理有句至理名言"八字不準,陰隙有虧",誠不欺我,此即相由心生之明證,看歷來那些至貴至富者,何以一夕之間化為烏有,至貧至賤者終得擺脫苦難而世人所欽仰,遠者不講,近者有目共睹不是嗎?!而尤不知自省其身,哀矣哉!

phantoms 提到...

我有認識幾位會看的師兄師姐,也遇過一些「怪力亂神」的事,對於所謂「鬼」的存在,有人可以看到他們及和他們溝通,以及唸經持咒(某些時候)對他們有幫助(至少可以請走他們)......這方面大致是相信的:b

算命方面由於媽媽愛看,也遇過一些簡直對自己現在過去的事瞭若指掌到不可思議的,不過在預測未來或所謂改運的效果就不清楚了^^"

也因如此,對於科學認定靈媒、鬼魂、超自然能力不存在,個人還頗感訝異。換個角度想,也許是真的會看人不願意宣揚(我也不會想到處宣傳哪位師兄師姐會看,也不會想抓他們去做科學研究。真是沒科學精神XD),而會宣揚、會去搞研究的多半是造假想沽名釣譽的吧?這背後有沒有更深層的道理,我也不清楚了~~~

Gene Ng 提到...

關於鬼,我自己是非常想看見啊。大學時的系館是蓋在亂葬岡上,鬼故事有一些,可惜我從沒見識過。直到有一天,淩晨三點在實驗室鬼混時,化學通風櫃自動啟動了,我把它關了。結果沒幾秒又開啟了,我關了它又開,接連幾次後我嚇到魂不守舍就奪門而出。過了好一陣子,才忍不住跟學姐說實驗室鬧鬼,結果她笑翻了。原來我們系館的化學通風櫃是全館各樓曾連體的,開一個動全部。後來又過了一陣,樓下學長才跟我們說系館鬧鬼,因為他前陣子淩晨三點做實驗開了化學通風櫃,一下就被關了,他開了又關,他也差點嚇死了......很多鬼故事恐怕都是降來的吧 XD

又有一次在半夜湖邊和朋友聊天,突然間一位外校的朋友看到湖中有身穿白衣女鬼,嚇得臉色蒼白,要我們馬上離開現場,我衝到湖邊只看到一簇簇湖心反射的燈光,被不熟悉環境的外校朋友看成鬼影也不稀奇吧?

我有位親戚自稱可以和鬼神打交道,說鬼神常托夢給她要她去喬事情。有一次回家過年時,另一位親戚說他夢見過逝的阿姨要他去辦事情。我不相信,他說那位親戚也夢見了,不可能不是真的。我問說他怎麼知道,他說他跟她說了,她馬上說她也做了一樣的夢。我當場暈到。如果我要裝神弄鬼,你來跟我說了你做了一個奇怪的夢,我馬上說我也有,這很合理吧?

總而言之,至少我人生中還沒有遇過一件完全無法用理性和科學的解釋的怪力亂神之事,雖然這不代表沒有,不過我很難相信那些聽到的事情是真的。

phantoms 提到...

第一個故事真是太有趣了:b
這種等級的鬼故事不夠鬼故事啊~~

Gene Ng 提到...

沒辦法,八字太重,只能遇到這種等級的鬼故事XD

phantoms 提到...

關於冷讀術與算命的關係,我覺得這篇文章的看法很有趣,大意是說冷讀術確實可以唬到初次見面的人,但不容易通過長期考驗,像熟人回訪或熟人帶新人,一再使用類似的招式很容易露餡......

這和我的經驗有點像,我遇過會算的可以把生活中非常detail的事隨口說出來(比如親戚的孩子的小名,或者像是和某個明確的人發生某件明確的事之類的),這單用冷讀術實在是很難解釋...

有些算命的case可以和具體解決方案聯繫在一起,比如我和某些眾生上輩子有某方面的仇,多念某些經給他可以化解這段恩怨...這種好像不算就不會真正解決。至於其他像抽命籤之類的,我目前還不知道有什麼用:p

另一個我覺得很有趣的是輪迴,據說有些催眠術的個案可以談及其他特殊的歷史記憶。不知道gene大哥的想法如何?

Gene Ng 提到...

有本暢銷書《懂的人都不說破的攻心冷讀術》在教導冷讀術這類的技巧。不過聽說有些算命師在人家請去算命前,就會作功課了,我不曉得妳遇到的算命師是不是要事先預約那種。而且有些算命師猜中家中小孩的名字等等,似乎是因為菜市場名實在是太多了,而且他們也會先問說是不是有個「怡」什麼的之類的,因為當猜中時,人們會以為那實在太神奇了而感到興奮,而忘了算命師套的話。

催眠術嘛,我聽說有些人催眠時,把一些前世的經驗說出,後來查證時發現有吻合,那也可能是因為其實早就在無意中聽說了一些事情,可是卻深藏在記憶中,當催眠時才被喚醒,並非從來沒有聽說過。別說是催眠,有時候朋友問我一些陳年大八卦,我以為從沒聽過,也不太有印象,過了一陣子因為一些線索才慢慢回想起,原來是深鎖在記憶深層了,這樣的事沒一打也有半打了吧。連大八卦都如此了,更何況是小事?

phantoms 提到...

我也想過gene大哥懷疑的點~不過他雖是事先預約,但要給他算的人當天才給出名字,她的孩子並沒有算過,小名只有親人叫、不菜市場、從未在公開地方(如臉書)出現過,當天等候時也沒人提過這小名。而且他的風格是講事都非常具體、毫不隱晦(eg.不要再擔心那個[小孩的小名]的健康問題,壓力就不會那麼大啦!那個[另一個小孩的小名]人緣很好,牽掛他做什麼?至於那個[朋友的綽號],你別幫他看房子了,先顧好自己吧......),要用事先做功課或猜菜市場名來解釋,感覺有點牽強^^"

輪迴的話,我聽過比較神奇的是可以知道異國的事,而且非常detail好像曾經在某地久住過一樣,有的甚至是用流利的其他語言說,光靠無意間聽進的事好像有點難解釋~~

Gene Ng 提到...

妳說的輪迴例子我在新聞上有看過,不過一來我不太相信台灣的媒體,台媒連有憑有據的科學新聞都可以亂譯或斷章取義了,更何況是這種事情;二來,沒有親身見識過,無法判斷;三來,如果有有名望的科學家或團體去做了驗證,說仍然無法用科學解釋,那就認了吧。

我自己的原則仍是,如果能用理性和科學解釋的,就不推給怪力亂神。如果無法用科學解釋的,就歸宗教吧。

phantoms 提到...

嗯嗯,我也覺得那些可以用已知科學知識解釋的,就不應該怪力亂神~而且很多怪力亂神不是事後馬後炮解釋,就是純粹好玩對生命沒什麼實質幫助......

可是關於宗教,據敝人所知,宗教解釋常被詬病的有兩點,一是說法模糊且缺乏明確證據,好像有解釋什麼,又好像什麼都沒有解釋;二是不同宗教的說法看起來彼此不相容又有衝突,那麼誰是對的、誰是錯的,要怎麼決定信哪一個呢?作為至少相信某些宗教的人,gene 大哥對這些批評有什麼想法呢?

Gene Ng 提到...

科學只能研究事物和事物之間的關連,可是宗教關注的是人的心靈層次和道德規範的問題。

科學無法教人判斷什麼是對的或錯的,無法教人如何真正離苦得樂。對我而言,宗教就是《金剛經》裡須菩提問的「云何應住?云何降伏其心?」。

至於選哪個宗教,我想自己的心會給一個明確的答案。

phantoms 提到...

在現代的民主社會,我比較支持 Sandel 教授說的正義思辯(所以會對倫理哲學有興趣)。

然而,一般形式化的宗教除了要求我們做OO以外,並不能回答我們「為什麼要做OO」的問題。像「同性戀是不是罪惡?」「亂倫是不是罪惡?」「墮胎是不是罪惡?」「賣淫是不是罪惡?」「公共場合穿拖鞋有什麼不對?」這些問題,目前為止我看不出宗教提供了什麼令人信服的解答。

對我來說,宗教的意義反而在於他描述的現象是否為真。如果不是,宗教指導下的道德觀可能是有問題的...

余重立 提到...

凡事無絶對,應多面觀之,以免失之以偏,因時勢移,往昔確為不可,於今則未必,本地觀之以為不可思議,於其地倒視為禮所當,何也?!各有其文化背景故,孰是孰非莫衷一是也,誰文明誰野蠻,不是你我說了算,視地域時勢而異,不是嗎?宗教流派、生活習俗亦復如此。
像君提及「同性戀是不是罪惡?」「亂倫是不是罪惡?」「墮胎是不是罪惡?」「賣淫是不是罪惡?」「公共場合穿拖鞋有什麼不對?」這些問題,目前為止,非僅妳看不出宗教提供了什麼令人信服的解答,大多數人也是醬認為,我等只能以開闊胸襟去認知其存之事實,如非得宜切勿斷斷然鄙之,唯一的準則是勿以殺生取樂自身為目地最要尊守,不然渾沌真要因開了七竅而亡,豈非更不智乎。

Gene Ng 提到...

我有點不明白,為何宗教要一致地回答所有問題呢?

「同性戀是不是罪惡?」、「亂倫是不是罪惡?」、「墮胎是不是罪惡?」、「賣淫是不是罪惡?」、「公共場合穿拖鞋有什麼不對?」之中,很多宗教都認為「亂倫」、「墮胎」、「賣淫」是罪惡,只是嚴重的程度不同。同性戀的話,伊斯蘭教是明令禁止甚至重罰,多數基督教教會也反對,佛教認為任何形式的情慾都是苦的根源,不過沒有反對同性戀。

就「殺生」而言,也只有教佛禁止,基督教和伊斯蘭教殺害惡人和敵人,不算是罪惡吧。

對於不同宗教文化的差異,我們或許該爭論的不是孰是孰非,而是包容、體諒和理解吧。

Milly Ou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