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30日 星期一

Sciscape.org 科景粉絲頁




大家好:)

科景(Sciscape.org)成立於1999年4月,為一非營利的專業中文科學新聞網站,目前由數十位各科學領域的研究生和博士後研究員等擔任義務編輯。

科景成立迄今,已逾十一年了。科景開創了中文科學新聞報導的多項創舉,嘉惠了不少有志科學研究的莘莘學子。身為編輯一員,我深感驕傲。

為了服務WEB 2.0時代的大眾,科景在現在流行得正夯的社交網站和微網誌成立了SCISCAPE粉絲頁,SCISCAPE最新的文章都會公佈在這些粉絲頁上。

歡迎大家踴躍支持,並且推薦給您們的親朋好友:



尤其是現在最多人使用的FACEBOOK,請各位透過粉絲頁上「Suggest to Friends」功能,通知您們的朋友來加入。

謝謝^^


相關網站:

SCISCAPE科景


延伸閱讀:

The Sky of Gene: 科景讀者問卷調查


閱讀全文...

2010年8月28日 星期六

李家同,你錯怪漫畫和《達文西密碼》了!

前陣子看到這則新聞〈李家同:達文西密碼 爛小說!〉,我就在噗浪上寫道:「李家同的標準其實很簡單,那就是他喜歡的都叫作高尚,他討厭的都叫做低俗。他懂得的都叫做知識學問,他不懂得的都叫作垃圾資訊。」

《一個都不留》、《白鯨記》、《蒼蠅王》、《深河》和《夢》,我一部也沒看過,我知道他們是文學藝術價值很高的作品,有機會的話我也想看,不過李家同難道不能談談這幾部作品了不起在哪嗎?它們的了不起,不是只是因為李家同看過而且喜歡吧?

《達文西密碼》是通俗娛樂小說,李家同拿來和文學巨著《白鯨記》和《蒼蠅王》相比,我覺得就好像在說,啊滿漢全席是中華料理的菁華,為什麼你們卻還去吃夜市小吃呢?

過了一天,我又在噗浪寫道:「台灣學生面臨最大的問題,並不是漫畫、好萊塢電影或《達文西密碼》,而是大人一直強迫小孩除了學習大人以為是有用知識,就不想要小孩沒事去尋找自己的興趣和創造自己的想法。」

為什麼台灣的學生,需要讓這些所謂的教育大師來告訴他們,應該要怎麼才能出人頭地呢?

難道他們的車子壞了,也要找英文很好,也有國際觀的師父來修嗎?

當我的噗發到非死不可時,就有朋友留言:

同樣是小學三年級的學生,在作文中說他們將來的志願是當小丑。
中國的老師斥之為:「胸無大志,孺子不可教也!」
外國的老師則會說:「願你把歡笑帶給全世界!」


我想,李家同之流,不過就是那位斥責學生「胸無大志,孺子不可教也!」的老師,卻從未想到學生有天可以「把歡笑帶給全世界!」

李家同和洪蘭都以教育家自居,不過我一直無法明白,這兩位教育大師,為何一再要求學生學習有標準答案的學識呢?學生說不出史懷哲是哪國人,該怪!人家不懂Danny Boy歌詞的意思,該怪!學生英文不好,該怪!不知道亞美尼亞在哪,該怪!

在這個資訊發達的時代,只要GOOGLE一下就有答案的東西,難道比創新的獨立思想更重要了?

這是篇在網路上看到,很有啟發性的文章:

標準答案死得快!

二次大戰時,美國軍方委託著名的心理學家桂爾福(J. P. Guilford)研發一套心理測驗,希望能用這套東西挑選出最優秀的人,來擔任飛行員。結果很慘,通過這套測試的飛行員,訓練時成績表現也很亮眼,可是一上戰場, 三兩下就被擊落,死亡率非常高。

桂爾福在檢討問題時,發現那些戰績輝煌,身經百戰打不死的飛行員,多半是由退役的『老鳥』挑選出來的。他非常納悶,為什麼專業精密的心理測量,卻比不上『老鳥』的直覺呢?其中的問題在哪兒呢?

桂爾福向一個老鳥請教,老鳥說:『是什麼道理,我也說不清。不如你和我一起挑幾個小子看看,如何?』
『能夠這樣是最好不過了。』第一個年輕人推門進來,老鳥請他坐下,桂爾福在旁觀察、紀錄。

『小伙子,如果德國人發現你的飛機,高射砲打上來,你怎麼辦?』老鳥發出第一個問題。
『把飛機飛到更高的高度。』
『你怎麼知道的?』
『作戰手冊上寫的,這是標準答案啊,對不?』
『正確,是標準答案。恭喜你,你可以走了。』
『長官,只有一個問題嗎?沒有其他要問的嗎?』
『你沒有問題,接下來的問題是我們的。』
『是的,長官!』
第一個菜鳥走出去後,進來第二個菜鳥。

他剛一坐下,老鳥問了同樣的問題:
『小子,如果該死的德國佬發現你的飛機,高射炮打上來,怎麼辦?』
『呃,找片雲堆,躲進去。』
『是嗎?如果沒有雲呢?』
『向下俯衝,跟他們拼了!』
『你找死啊?』
『那搖擺機身呢?』
『是你開飛機還是我開?書,你都沒看?』
『長官,你說的是作戰手冊嗎?』
『對,難道叫你看《靈犬萊西》?』
『作戰手冊我有看,但太厚,有些記不清。長官,我愛開飛機,我要替美國開飛機。但讀書對我像讀食譜。』
『什麼意思?』
『我煎蛋、煎牛排都行,我還會幫我老媽烤蘋果派。但要我像食譜那樣講出1、2、3,我就搞不懂了。??
『好,你可以下去了。』
『長官,我是不是說錯什麼?』
『菜鳥,現在不要問問題。』

等菜鳥走出門,老鳥轉過身來問桂爾福:『教授,如果是你決定,你要挑哪一個?』

『嗯,我想聽聽你的意見。』
『我會把第一個刷掉,挑第二個。』老鳥說。
『為什麼?』
『沒錯,第一個答的是標準答案,把飛機的高度拉高,讓敵人的高射炮打不到你。但是,德國人是笨蛋嗎?我們知道標準答案,他們不知道嗎?所以德軍一定故意在低的地方打一波,引誘你把飛機拉高,然後他真正的火網就在高處等著你。這樣你不死,誰死?』
『噢,原來如此。』
『第二個傢伙,雖然有點搞笑。但是,越是不按牌理出牌的小子,他的隨機應變能力反而越好。碰到麻煩,他可以想出不同的方法來解決,方法越多,活命的機會就越大,像我這種真的打過很多仗沒死的,心裡最清楚,戰場上發生的事,作戰手冊都沒有。只有一樣跟書上寫的一樣。』
『哪一樣?』
『葬禮。只有這樣兒跟書寫的一字不差。作戰都靠背書,那你只能戰死,找不到答案!』

桂爾福經此教訓,重新改造他的測試。新的測試就會問:『如果你有一塊磚頭,請說出50種不同的用途?』這類激發創意的問題。不但為美國選出真正優秀的飛行員,也因此創造了『創意測試』,成為現代創意活動之父。

人都有惰性,碰到問題,總會用最快、最簡單的方法來解決。最好有個標準答案,是以前人用過就有效的,這樣就不用花腦筋去想。久了成為習慣,就不會去思考新的可能。現代教育最大的問題,就在『標準答案』。為了做評量的方便,為了表面的公平,標準答案就是最好的尺,最準的秤。快又簡單,沒什麼討論空間,只有對與錯,一翻兩瞪眼。

當孩子習慣了一個問題,一個標準答案,他就會停止尋找。這就會發生如 洪蘭 教授說的,當她先告訴學生舊的理論,然後再說舊的已經被新的理論修正或推翻,這時學生會憤憤不平的塗掉剛剛抄的筆記,好像在對她抗議:『為什麼不直接講正確的答案?幹嘛找麻煩?』

如果你相信只有一個標準答案,你不只會停止尋找,在你有了一個標準答案,你就會停止思考。


在文章中有提到洪蘭,不過當洪蘭告訴學生新理論時,還不是一樣提供了標準答案了嗎?

在台灣的教育中,到底誰在乎了學生能否有能力自己應用邏輯和學到的知識,去創造出自己的見解,甚至是新的知識了呢?

之前看到《商業周刊》有一篇文章,大意是長輩愛倚老賣老地教訓晚輩,難道是年輕人愈來愈不行了嗎?難道不是因為長輩唯有在教訓晚輩時,才能重新找回他們的價值,讓長輩以為他們還是行的。而這篇〈給洪蘭、郭董這些長輩的一封信〉,就有異曲同工之妙!

最後,順便提一下這篇朱學恒的文章〈為什麼竟被剝奪了幸福的權利? 〉,不過我想朱學恒也為未免想像力太豐富了,連廖國豪的行兇都要怪到李家同頭上,難道他以為是在寫奇幻文學作品嗎?朱學恒是讓李家同給羞辱過,不過他難道一輩子都要活在人家的陰影中嗎?


延伸閱讀:

The Sky of Gene: 史懷哲是哪國人?



閱讀全文...

2010年8月27日 星期五

大馬之光‧台灣之光

上週老弟從馬來西亞來台灣參加青商會活動,在台北和台中旅遊了幾天,才一回去,就看到這支大馬同胞拍攝的影片,真是無巧不成書:)




看到有網友留言說「身為台灣人看到這影片好感動~~~!」「謝謝你們的介紹,你們把台灣道地的味道都拍出來哩XD」,身為大馬人,我也不禁暗爽XD

想起14年前,從大馬到台灣念書時,說老實話,真的是讓台北街道的髒亂和坑坑洞洞,還有破舊的市容,以及亂七八糟的交通給嚇壞了。因為台灣雖然比大馬先進好幾十年,可是街道市容卻比大馬的城市還不如。

不過,沒想到台灣的城市,尤其是台北,在這十幾年間飛快的進步。很少城市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經歷最少的陣痛就能脫胎換骨。現在台北各方面也向國際大都市看齊了,也成了大馬背包客最愛的亞洲城市。

前陣子,在YouTube還看到這支老外拍的,也很有感覺的台北影片:




甚至連台灣道地的風情都能被廣告拍很有味道:




相關網誌:

NewTalk - 拍台灣之美 國外背包客比觀光局專業



閱讀全文...

2010年8月11日 星期三

初戀紅豆冰

初戀紅豆冰




《初戀紅豆冰》Ice Kacang Puppy Love)絕對是馬來西亞有史以來最讚、最感人的電影!

同樣是東南亞的味道,
《初戀紅豆冰》比新加坡之前爆紅的《小孩不笨》還精彩太多了,無論是從編導、演員和攝影,都充滿了真誠的成熟味道。就連出場不多的梁靜茹和巫啟賢,都是那麼有韻味。還甭提表現不俗的阿牛、李心潔、曹格、品冠和易桀齊,他們都為這部電影付出他們最大的真誠。

《初戀紅豆冰》可以妣美台灣的《海角七號》、日本的《幸福的三丁目》和香港的《歲月神偷》

初戀紅豆冰


看了
《初戀紅豆冰》才發現,我們小時候長大的地方,竟然也可以這麼漂亮,就連斑駁的舊牆都那麼可愛。

初戀紅豆冰


阿牛,是最有馬來西亞味道的創作歌手,另一位是黃明志。他和黃明志,一位唱出大馬最美好的一面,一位唱出大馬最機車的一面。

雖然我也很喜歡梁靜茹,不過她太台灣了。來台多年後,阿牛的歌,還讓我偶爾能夠想念大馬。台灣人或許覺得阿牛的歌很好聽、很好趣,但對流落異鄉的大馬遊子,有時候阿牛的歌,會讓我們想家想到想哭。

一轉眼,還一事無成,就已離開家鄉14年。

當年年少時,感覺被困在大馬的小鎮,心有不甘,一心想衝到天涯海角去。14年過去了,家鄉中許多人事物的回憶早已漸漸消失在忙碌的生活中,深藏在記憶中了。

我很幸運從小時候就沒被父母師長當作是好孩子、好學生,常常帶著零分的考卷回家挨一陣又一陣的毒打。於是身為老大的我,卻考不上弟妹閉著眼睛就考上的全馬最大中文獨立中學,只好獨自被發配邊疆,離開父母弟妹到爸爸的家鄉小鎮去為所欲為。

初戀紅豆冰


塞翁失馬,也因為沒有了家人的任何期待,可以自由自在地發展自己的興趣,也可以在管教鬆散的校園裡幹盡比所有弟妹幹過加起來還更多的壞事。

我原本的家鄉是大馬第二大城-新山,可是發配邊疆後,到了一個小鎮去念書。那座小鎮-峇株吧轄,基本上只比
《初戀紅豆冰》裡的還大一些,不過我們成長的故事卻也大同小異。是的,我們都是降子長大的。

小時候就像電影裡的一樣,去打彈珠、捉魚,找鄰居打架。過年時,和鄰居比賽互相把煙火射進對方家。就像馬麟帆,我們不知一天要「我切掉」多少次......是的,我們就是降子玩鬧的。

念中學後,在學校裡繼續上課時盡力把老師氣死。上英文和馬來文課,作文和考卷都是抄同學的,還想辦法把髒話寫進作文裡頭。一下課都找同學打群架,輪流痛扁自己班上和隔壁班的同學。在和尚班打群架打膩了,乾脆玩更變態的,把同學褲子脫掉再丟進充滿正妹的隔壁班......是的,我們就是降子在念書的。

初戀紅豆冰


在小鎮上,在沒有MSN、手機、INTERNET和FACEBOOK的年代裡,我們只能像
《初戀紅豆冰》裡一樣胡搞瞎搞和說三道四來打混日子。放學和同學去百貨公司前蹲在路邊看夠路過的正妹,再去車頭印度店吃碗面,拚命在裡頭加滿辣椒吃得滿身大汗後,再叫碗紅豆冰ICE KACANG,就可以是一天中最美好的事。

初戀紅豆冰


在那個含蓄的年代和文化,誰沒和誰的死黨傾訴誰暗戀了誰。可是到後來,誰又知道誰的初戀究竟算不算數呢?有誰又沒有要跟和誰好,又要和誰不要好了?在年少輕狂中,我們有誰又沒有能夠不去面對誰和誰的爸媽大人世界裡誰和誰的恩怨呢?

初戀紅豆冰

有誰又不必流落異鄉,或者慢慢忘卻天才輕狂時的種種呢?





相關網站:

「初戀紅豆冰」電影官方部落格:: 痞客邦PIXNET ::

初戀紅豆冰| Facebook

閱讀全文...

2010年8月8日 星期日

海洋天堂中的父愛

海洋天堂



父愛是一種比母愛還難以表達的情感,尤其是在含蓄的亞洲文化下。

李連杰主演的《海洋天堂》,卻是極少數能夠把父愛刻劃得很深入很感人的好電影。很有趣的是,電影中的兒子是個自閉症(孤獨症)患者,因此更少了許多正常的情感表達。而李連杰扮演的父親,在臨終前要解決的也是一個很實際的問題。這部電影最偉大之處,就是在這兩個很不浪漫的生活難題上,平易地交織出非常感人的一幕幕。

海洋天堂


我從前一直相信李連杰只是個能打演員,但至從2007年的《投名狀》之後,我才驚訝到他演內心戲的深沉,已經不是好演技就能夠說明的。可是《投名狀》畢竟還是武打電影,拳腳功夫總會有加分效果吧。而
《海洋天堂》卻是一部百分百的走溫馨路線的電影,而李連杰真的演活了一位焦急但充滿愛心的父親。

海洋天堂


《海洋天堂》中,李連杰扮演的父親,為身後兒子的去處四處奔走,打處打聽焦急,其實一點也不溫馨浪漫,因此編導很巧妙地安排了桂綸鎂的角色,雖然她出場的時間不太長,扮演的角色看似無關輕重,不過卻讓電影的氣氛活潑了一些,讓觀眾可以從父親的焦急緊張的情緒中解脫出來,然後再慢慢回去體會那些情感的韻味。

海洋天堂

海洋天堂


《海洋天堂》除了一再從父親的牽掛中感受那份親情,還從小處著眼父親不易表達的細膩,像是父親王心誠晚上在兒子的夾克內縫製身份說明,還有耐心地教導兒子認路、煮蛋和搭公車。最後,他擔心兒子在身後的孤獨,還扮成海龜,讓兒子可以在水族館裡有他繼續陪伴......

李連杰份演的,是一位普通的父親。可是當劇中的收容所所長對他說,她很榮幸能認識他這麼一位父親,我想無論是劇中人物還是觀眾,都沒有人能不由衷地同意,當時我的眼淚就忍不住掉了下來。

海洋天堂


演大福的文章,也簡直把這位自閉症患者的角色演得出神入化。他無法正常地表達情感,因此他對父親的愛,無法表現在他的傷心難過和不捨上。他對父親的依賴,表現在許多小細節上,例如父親在身邊的自在等。在父親過逝後,他獨自一人搭車去水旅館,倘佯在水族缸中,他抱著了大海龜一同遨遊,更細膩地刻畫了兒子對父親的愛。

《海洋天堂》的除了演員和編導的優異表現,在攝影、美術指導、配樂也集合了港台日的最好的人才,主題曲和插曲由周杰倫和桂綸鎂主唱,很值得一聽。






延伸閱讀:

The Sky of Gene: 在戰場上,有誰不是無辜的?

The Sky of Gene: 母親節的奇蹟


The Sky of Gene: 奇蹟的小鳥


相關網站:

《海洋天堂》官方網站


閱讀全文...

2010年8月3日 星期二

台灣政府財團之惡,在於不食人間煙火。

今天有個好消息,環保團體訴訟再獲勝訴,最高行政法院今年一月撤銷中科三期七星基地的環評結論,昨天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再裁定,要求環保署命令中科管理局在未重新通過環評審查前,停止開發行為。

法官認為,中科三期環評不確定何時完成,也不確定能否通過,中科管理局在沒有任何環評監督機制下日夜加緊趕工,居民為防止重大損害,有正當理由聲請停止任何開發。

裁定指出,最高行政法院一月間撤銷中科三期的環評結論,中科三期的開發許可早就失效,中科就應停止開發。環保署明知健康風險評估對環境保護的重要性,卻在中科管理局還沒完成評估前,繼續霸王敔上弓硬地開發,廠商開發量產進度愈大,汙水排放量愈大,產生危害可能性急遽升高,將有可能造成無法挽回的傷害,於是綜合衡量比較自然環境、居民及環保署的公私利益,裁准停止中科三期開發行為。接著,當地居民相繼在中科四期、三期停止開發訴訟中獲勝。

針對法院裁決,環保團體指出,環評制度沒有錯,有問題的是執行者。環評的目的是「源頭管制」,是該審慎評估適合投資的地方。然而環保署心態大有問題,官員對於環評制度的觀念過於偏差,且不瞭解環評制度的意義,甚至本末倒置地流於幫開發案「擦屁股」,才是問題真正所在!

對於判決結果,科技大廠友達居然問道:「台灣到底有幾個政府?」,而且環保署署長沈世宏甚至撂下狠語:「後果法院自行負責」。

這樣偏頗的言論,顯示財團和高官根本無視現代民主法治國家行政、立法和司法分權的基本概念和事實!難道財團和官員還停留在三權一家人的威權時代嗎?

再說一次,我個人並不反商,我也反對為環保毫無保留地限制經濟發展的做法,因為那樣做並不人道,而且也不合人性化。

而且我贊同自由市場的資本主義,因為自由市場大多時候比政府的干預還能運作良好。可是自由市場要能運作良好,要有三大精神,一是資訊透明,二是確實反映成本,三是政府不直接干預。可是中科事件加上國光石化明顯違背這三點!

一、資訊不透明。中科三、四期環評,政府一開始即立意為企業擦屁股,不管環評結果如何,甚至還沒進行環評,就直接開工;二、企業把汙染和水源等成本「外部化」,他們的利潤並沒有扣掉將來將由全民買單的環境和健康成本!也因政府變相補助,而沒有把納稅人間接補助的成本算起去!三、高科技業在台灣早已發展成熟的產業,卻仍要吸政府的奶水,不符合與其他產業公平競爭的原則,嚴重扭曲台灣產業結構。

台灣過去努力發展製造業,終於有了今天傲人的成績,而大眾也受益台灣人拚摶出來的經濟奇蹟。不過直到這十年,台灣經濟成長了27%,上班族工作時數也一再增加,可是人民實際所得卻原地踏步,政府稅收也沒增加多少。那經濟成長27%的錢難道不是跑到資本家口袋去了嗎!?

資本家卻還一再挾著台灣人民的血汗錢,不再進行產業升級還有創新研發,而是威脅政府若再不多喂奶水就要靠北產業出走,也難怪有愈來愈多人開始質疑,政府財團一味用經濟發展來綁架台灣環境和人民健康與權益的正當性,當然也不會再對政府和財團開發至上的說法照單全收。

台灣人在享受經濟富裕之餘,卻也開始面臨環境破壞產生的生物絕種、山崩、土石流造成的經濟破壞以及空氣水源汙染造成的各種健康問題,加上知識經濟的崛起,還有民主法治的進步,以及資訊科技的日新月異,才讓台灣土地上,對政府和財團主導的開發,產生愈來愈多、越來越強的異議!

這些異議,是台灣整體社會進步的象徵,而企業和官員的不解和狀況外,卻一再表示,他們仍活在過去思維無法創新,而今他們是否該走出過去來面對這個新的世界了呢?

延伸閱讀:

The Sky of Gene - 當怪手都可以隨便糟蹋稻穗......

The Sky of Gene - 當怪手都可以隨便欺壓秧苗......

The Sky of Gene - 中科三期爭議之我見

The Sky of Gene - 南港202兵工廠搬遷爭議之我見


閱讀全文...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