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8日 星期六

超蝦的第九禁區(District 9)

District 9






好久沒看到這麼令人感覺非常痛快的科幻片了,看過《第九禁區》District 9)後,相較之下,票房不俗的《變態金剛》
Transformers)和《變態金剛2》Transformers: Revenge of the Fallen)全都成了垃圾等級的......

在美國上映已有三個多月的
《第九禁區》IMDb有8.4分之高,排名250大電影的第91名,而兩部《變態金剛》連250名都排不進。《第九禁區》在爛番茄(Rotten Tomatoes)裡也有90%的高新鮮度,兩部《變態金剛》只有各57%和19%的新鮮度。連大受觀迎的《2012》2012)也只有6.4分和38%新鮮度。

District 9
連結


出生南非的
《第九禁區》的編劇和導演Neill Blomkamp是剛出道的小導演,可是整部作品的節奏、特效、劇情、演技和編導都非常具成熟的水準,令人不禁佩服《魔戒》大導Peter Jackson的慧眼。




雖然完全沒有大卡士的加持,演員講的是南非腔的英語,在美國一上映就拿下冠軍寶座成為破億鉅片。電影公司為了宣傳,還無所不用其極,在捷運車站強力放送的假新聞:「現在為您插播一則外電消息,一艘太空船停留在約翰尼斯堡上空,國聯組織推測,有百萬名外星人急需安置,南非政府緊急設立第九禁區,呼籲民眾不要與外星人接觸,以防不明外星病菌傳染,第九禁區相關報導,請鎖定本台整點新聞!」

District 9


《第九禁區》運用了大量的好萊塢特效,電影後半段的戰鬥特效場面還相當浩大令人嘆為觀止,不過卻非一部尋常的好萊塢科幻片,並且頗具深度和內涵,還帶有一種獨特的黑色幽默。《第九禁區》的故事非常有創意,不僅擺脫了一般外星人入侵地球或來地球交朋友的俗套,也不再以美國為中心。導演利用搖晃攝影、隨意變換焦段、鏡頭失焦手法等側拍形式,交互剪輯混雜著人物訪問及新聞快報,融入觀眾經驗,產生一種有趣的真實感。

District 9


《第九禁區》的前身是Neill Blomkamp低成本類記錄片短片Alive in Joburg ,該影片也在南非約翰尼斯堡取景,被視為影射南非多年來所面對的多元種族問題。

District 9


《第九禁區》一開始以紀錄片及新聞快報的方式述說廿多年前,外星人首度造訪地球,他們不選擇紐約、芝加哥、華盛頓特區,卻獨愛南非的首府約翰尼斯堡(Johannesburg)。人們惶恐不安,而又分外好奇。根據報導顯示,這艘飛船的一塊命令模塊偶然掉落在地球後導致其擱淺。

District 9

District 9


經過長達三個月的等待後,太空船仍沒有動靜,而登上船艦的探索小組發現了艙內約有100萬名身體狀況欠佳的節肢動物狀外星物種,而這些外星人在尋求庇護。那些外星人於是成了難民,人類對他們的處置方法仍然爭論不休,政府決定先將外星人安頓在約翰尼斯堡的「第九禁區」,不過「第九禁區」後來卻淪為和貧民窟沒兩樣。


檢視較大的地圖


檢視較大的地圖


外星人雖然有高科技,不過那群外星人是智商不高的勞工階級。在被接送下來後,入住南非的外星人中有部分被人類帶壞從事犯罪和破壞活動,人類對外星人的同情漸失,從而導致的了政府對其進行人口控制的需求。將這些維持治安的工作發包給民營的「國聯總部」(Multi-National United ,簡稱MNU)。

District 9


外星族群與人類的衝突已經發展到最嚴重的關頭,MNU開始驅除外星族群離開第九區,主角是MNU的當地負責人Wikus Van De Merwe,他的任務是要逼迫外星人簽下移居同意書。他在執行任務時耍寶感染上不明流體並變異,DNA發生變化。Wikus很快就成為通緝要犯,也是最有價值的逃亡者,因為他就是解開外星科技秘密的關鍵。

District 9


MNU其實根本不在乎外星人的福址,他們的目的其實是奪取外星人強大的高科技武器,以便能從中獲利,可是卻一直都不成功,因為外星人的武器必須用他們的DNA才可以啟動。Wikus的岳父還是MNU的高層,但為了龐大的公司利益,而背著女兒犧牲女婿。於是Wikus被送去當實驗品,眾叛親離,只能逃往第九禁區。在與外星人相處之後,Wikus決定與之一起對抗政府,爭取尊嚴和自由!

District 9


《第九禁區》除了是部場面浩大,特效驚人、爆破特多的大製作,也頗具深度和內涵。電影其實是以超現實外星人來嘲諷地球人的現實政治。其主題包括種族隔離、仇外和私人軍事公司。

District 9

District 9


《第九禁區》片名和故事靈感之一,就是南非過去的種族隔離。在1966年時,南非政府把開普敦(Cape Town)的第六區(District Six)劃為白人區,把裡頭的六萬外黑人強制驅離家園並安置在25公里外的荒蕪之地。


檢視較大的地圖


南非種族隔離制度防止了非白人族群(即使是居住在南非白人區)得到投票權或影響力,將他們的權益限制在遙遠可能從未訪問過的家園。教育、醫療和其他公共服務有時被聲稱是平等隔離,即為白人和非白人提供同樣的、但彼此分開的服務,但事實上非白人族群可得到的只是非常次等的公共服務。

District 9


當時的南非政府對他們的種族隔離的說法是,南非共和國是一個多種族國家,各民族的傳統文化與習俗皆有所不同,言語也有所差別。讓各民族各自發展,並不是種族隔離,而是各自發展。

District 9


除了種族隔離,
《第九禁區》的另一主題是仇外,也就是社會學家常說的「我者/他者」的對立。電影中的記錄片中受訪者有位是昆蟲學家,有趣地暗示人類把外星人當低等動物來看待。其實《第九禁區》外星人的蝦子形象,就是來自當地的一種稱作「派克敦蝦」(Parktown prawn)、長得像蟋蟀的昆蟲,派克敦蝦在南非基本上被視作是如同小強般的害蟲,因為牠們無所不吃,從貓食到傢俱都不放過。

Parktown Prawn

Parktown Prawn


過去外星人電影都是外星人懷著惡意攻打地球,這次的外星人「蝦怪」原本毫無惡意,
《第九禁區》中,反倒是人類在欺壓外星人,不僅設立許多不准外星人出入的告示把它們視為次等公民,連黑幫都介入高價販賣他們貓食當毒品,而且還欺騙屠殺外星人並且吃食外星人內臟,顯示人性貪婪自私邪惡的一面。

District 9


《第九禁區》的一個有趣的主題是嘲諷私人軍事公司,電影中的MNU,其靈感相信是來自「黑水國際」(Blackwater Worldwide)。

Blackwater


根據維基百科,黑水國際(Blackwater Worldwide),現名Xe(Xe Services LLC),原名美國黑水(Blackwater USA)是一家私人軍事、安全顧問公司。由Erik Prince與Al Clark於1997年創立,公司總部位於美國的北卡羅來納州。公司成立時只有六個人,911事件後,業務突飛猛進,從2002年到2005年,營業額增長了六百倍。該公司在推廣市場時自稱是「全球最全面的專業軍事、執法、安全、維持和平與穩定行動的公司」。它是美國在伊拉克與阿富汗的主要軍事任務包商(Military Contractor),負責建立與訓練伊拉克新陸軍、警察。美國黑水公司在虐囚門事件(Abu Ghraib)中所扮演的幕後角色曝光後,它的業務與營運方式就成為輿論爭議與指責的焦點,黑水國際因一連串違規事件,終在2009年1月被停止在伊拉克運作的牌照,但現存的合約仍需執行至2009年9月。

District 9


黑水國際涉及的一連串違規事件包括:一)黑水的警衛在2007年9月16日保護美國國務院的一隊車隊時,涉嫌開槍殺死八名無辜平民,另擊傷13人,其在伊拉克的經營牌照一度被吊銷,根據美國的《新聞週刊》(Newsweek)報導,伊拉克警方掌握的證據,包括多位目擊證人的證詞以及一捲錄影帶顯示,美國黑水的僱員,9月16日在巴格達的槍擊事件中,在沒有受到挑釁的情形下開槍濫射;二)2007年9月22日,兩名前黑水僱員於北卡羅來納州法院承認走私軍火到伊拉克黑市,並表示會合作以換取減刑。不過黑水公司隨即發表聲明,否認公司有走私軍火到伊拉克,亦不清楚其員工有否走私軍火的行為。之前,有美國媒體報導,黑水涉嫌走私軍火到伊拉克給一個同時被美國,歐盟和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列為恐怖份子的庫爾德人武裝組織。土耳其亦聲稱從庫爾德工人黨手中繳獲了一批美國製造的武器;三)2008年11月9日,黑水因未經授權向伊拉克和約旦運輸軍火,可能面臨商務部的刑事指控和數百萬美元的罰款。

District 9


好了,談了這麼多,
《第九禁區》絕對是今年絕對不可錯過的超讚科幻片!


相關網站:

《第九禁區》官方部落格


閱讀全文...

2009年11月25日 星期三

史懷哲是哪國人?

才剛罵完台大醫學生上課不專心,國立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洪蘭24日又再度對醫學生開砲,指出現在醫學生都不讀書,連史懷哲是哪國人都不知道(報導1報導2報導3)。

我剛看到這則新聞,也問了自己,史懷哲是哪國人,而我的答案也是「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是歐洲人,長期在非洲無私地行醫,並且他的著作中的人道關懷精神感動和影響了許多人。

好吧,我既然這麼無知,我只好拜問古狗大神,維基百科給了我以下答案:

Albert Schweitzer

艾伯特·史懷哲(德語:Albert Schweitzer,1875年1月14日-1965年9月4日),德國阿爾薩斯的通才,擁有神學、音樂、哲學及醫學四個博士學位。他生於當時德國阿爾薩斯-洛林凱瑟斯堡,半年後舉家遷往昆斯巴哈定居。當地位於法國與德國的邊境,所以在孩童時期能運用德法兩個語言。因為他在西非加彭創立蘭巴雷內醫院,所以在1953年獲得1952年度的諾貝爾和平獎。


而這個網頁「史懷哲傳」給了以下答案:

叢林醫生史懷哲愛人助人的生平,令人動容,令人好奇,史氏一生克服重重困難、奮鬥不懈的精神,更足以作為年輕一輩的榜樣,坊間介紹史懷哲的書很多,各有特色,編者為令讀者對史氏一生有完整、透徹的認識,特地參考了四本介紹史氏的相關著作,編成這本史懷哲傳,希望讀者都能從這本書中,找到個人想要的答案。

本書以史氏一生的事蹟為依據,從他的實際生活中,探討他的出生、成長、思想的形成、理想的實踐。

史氏令人崇敬的偉大行誼雖然都發生在非洲,但是他的出生地、他的故鄉、他的家庭、他的親人、他的鄰居、他的同學、他的老師……才是他愛心萌芽的地方、才是他善念滋長的因素。肉湯事件的平等心、悲憫心,彈弓事件的尊重生命……從許許多多的小故事中,我們看到史氏特別的人格特質:真誠的關懷他人、認真的思考遇到的問題、切實的實行心中的想法。想要去做的事,則永不妥協。他喜愛音樂,鍥而不捨,終於成為巴哈音樂權威;他喜歡思索人生問題,並尋求解答,終於獲得哲學博士;當牧師,為人們排憂解難,是他的素志,二十五歲時就獲神學碩士學位,榮任副牧師。當他看到非洲地方缺乏醫療人員的報導時,就重新投入醫學,不畏艱苦,花七年的時間取得醫學博士學位,奔赴蠻荒,義無反顧。

史氏的大半生都投身於熱帶叢林中,為解救當地土著的身心而努力,其中的挫敗折磨、艱難、欣慰,本書中都有詳實的紀錄。史氏把拯救他人的不幸與貧窮,當成自己的責任。他前往的地方─法屬赤道非洲蘭巴倫,是一片蠻貊的原始林區,迎接他們的是無涯的參天巨木、水、毒烈的陽光、特大的昆蟲蚊蠅和土人的病痛與貧窮。傳教辦事處的破雞舍是他最初義診的地方,心臟病、肺病、精神病、脫腸、橡皮病和膿傷的患者極多。熱帶赤痢、痲瘋、昏睡病、日晒症及疥癬更是普遍而可怕,最難對付的強敵卻是土人對病痛的錯誤觀念,以及慵散、偷竊和浪費的習性。

土人喚他「歐剛加」─神人。史懷哲日以繼夜醫治他們的身體,關懷他們的靈魂。他也是土人的嚴父、兄長、工頭和密友。在叢林中,他親自和土人一起建醫院,自製磚頭、配藥方、拓農場。歷經兩次世界大戰,史懷哲夫婦因為他們德國人的身份而被拘禁,或被關入法國俘虜營,他們因此感染赤痢和日晒症。很長一段時間,他們飽受病痛的折磨,也經常面臨饑荒和資金短缺,他到歐洲各國舉辦演說和演奏會籌款,他的熱情終於引起主教和世界各國愛心人士的迴響。他不斷擴充設備,重建醫院,以便照顧更多的病人。

在蠻荒之地,他不但行醫救人,也彈奏巴哈,讀歌德,寫「文明的哲學」,他領悟出「敬畏生命」的真理,他說:「如果對生命的尊重不能及於其他一切生命,那就是不徹底。」他不但完成自己的理想,也沒有放棄個人的興趣,他以無比的毅力,開展出豐富動人的生命篇章,令人激賞!

細讀史氏一生,任誰都不能不被他的崇高心靈所感動!他無私的愛,遍及土著,還包括一切其他生命,他的醫院也是寵物之家呢!他對土人的愛是不存偏見、真心尊重的,他高貴的情誼,只想到利他、為別人,絕無私心。像這樣的宗教家精神,令人敬佩而神往,在我們閱讀、讚歎史懷哲一生的同時,希望也能從內心興起一些效法的念頭!


這個網頁「9/4他逝世:一生為人類奉獻的史懷哲」也給了答案:

9/4他逝世:一生為人類奉獻的史懷哲

作者﹕陶笛

【大紀元9月4日訊】人們認識「非洲叢林醫生」史懷哲博士(Albert Schweitzer,1875年1月14日-1965年9月4日),很多是透過諾貝爾和平獎的榮譽(一九五三年十月三十一日獲頒諾貝爾和平獎)。實際上,他同時在音樂、哲學、神學、醫學、四種不同領域都有卓越成就和創意的表現,終其一生,圓融地結合神奇的才能貢獻給神、貢獻給人類,積極又徹底實踐了無私無我的最高境界的人道精神。

史懷哲具有高的音樂天賦,七歲時便寫了一首讚美詩,並為合唱曲的旋律編寫和聲;八歲時,腳還踏不到踏板就開始彈奏教會的管風琴。十八歲時,在斯特拉斯堡修習哲學與神學時,琴藝獲得法國著名的管風琴泰斗魏多(Charles-Marie Widor,1844-1937)賞識,破格收他當學生。二十三歲拜李斯特(Franz Liszt, 1811-1886)的高徒杜勞特曼(Marie Jaell Trautmann)學習鋼琴。史懷哲在二十五歲時已是斯特拉斯堡尼古拉教堂的牧師,同時也研究著音樂理論,並開始管風琴演奏的事業。他同時也是一位即興風琴的高手。

二十六歲時他已在斯特拉斯堡獲得哲學與神學博士學位外,成為一位年輕的神學家,並且在32歲出版了他首部著作《歷史耶穌的探索》,獲得很高的名譽。史懷哲的哲學信念是由全面洞察直接面對的事實開始,這樣的哲學信念啟發他的是人道精神的覺醒,他說自己「與許多也想活下去的生命一起存活」。對他來說,「倫理」必須包含真實地對每個想活下去的生命表示同樣的尊敬。他認為西方文明因為慢慢放棄肯定生命為倫理基礎,所以腐化了。

史懷哲的生命觀、世界觀就是以尊重生命與付出為堅定的信念,從哲學的洞察到實踐,史懷哲以刻苦的、堅忍的行動,同時融合了自己的才能,持續不絕地實踐生命的信念。

二十一歲那一年(1896年)他下過決心:「三十歲以前要把生命獻給傳教、教書與音樂」、「三十歲以後…把個人奉獻給全人類」。當他看到非洲的有關尋求醫療人員的支援時,喚起了內心的許諾,決定以一個牧師與醫生的身分進入非洲關懷生命。史懷哲從頭投入醫學,不畏艱苦,花了七年的時間取得醫學博士學位。接著前進非洲,奔赴蠻荒在赤道非洲喀麥隆的蘭巴倫納(Lambarena)建立醫院,展開身心靈一體的的醫療工作長達三十五年。

破雞舍充當傳教辦事處,也是他最初義診的地方。患有心臟病、肺病、精神病、脫腸、橡皮病和膿傷的患者很多,熱帶赤痢、痲瘋、昏睡病、日晒症及疥癬等病症更是普遍流行,不過最難對付的強敵卻是土人對病痛的錯誤觀念,以及慵散、偷竊和浪費的習性。在叢林中,他親自和土人一起建醫院,自製磚頭、配藥方、墾荒地拓農場。同時他的醫院也是寵物之家呢!史懷哲日以繼夜醫治他們的身體,關懷他們的靈魂。他是土人的嚴父、兄長、工頭和密友。土人喚他「歐剛加」──神人。最難能可貴的是,他對土人的愛是不存偏見、真心尊重,而且先他後我、絕無私心。

歷經兩次世界大戰,史懷哲夫婦曾因德國人的身份而被拘禁,也被關過法國俘虜營,因此感染赤痢和日晒症,夫婦倆飽受病痛的折磨,也經常面臨饑荒和資金短缺。三十五年間,史懷哲前後進出非洲十三次多是為了非洲醫院募款籌辦演奏會。除了開演奏會,他也設計、改造、挽救毀壞的管風琴,將所得用來蓋非洲蘭巴倫納的醫院,不斷擴充設備,重建醫院,以便照顧更多的病人。他的熱情終於引起主教和世界各國愛心人士的迴響。

史懷哲是用生命實踐基督真理的信徒,他的心靈與行動的力量已經超過人類形容偉大的語言。


還有《中國時報》的「新聞速報」也有:

史懷哲是哪國人? 非洲之父 傳奇小檔案

* 2009-11-25
* 新聞速報
* 【中時電子報/綜合報導】

因為洪蘭教授一席「醫學生不知史懷哲是哪國人」的評論,又再度引發口水大戰,媒體上也常可以見到「台灣史懷哲」、「現代史懷哲」、「英語史懷哲」等的用語,以表彰某個人物或是團體非常無私貢獻大愛的精神,不過,到底史懷哲是何許人也?  

史懷哲的全名是艾伯特史懷哲(Albert Schweitzer 1875-1965),出生於位於德法邊境,但當時由德國統治的小鎮凱薩堡(Kaysersberg),父親是牧師,家境小康。

擁有神學、音樂、哲學長才的史懷哲,立志要奉獻自我,服務人群,有感於當時的「黑暗大陸」非洲,平民百姓身心都沒有獲得妥適的照顧,史懷哲因此在三十歲的壯年時期,花了七年苦讀學醫,再回非洲開醫院救人,大半生都投身於熱帶叢林中,為解救當地住民的身心而努力。

關於史懷哲的生平,流傳不少小故事,其中最為人知的,就是少年史懷哲的肉湯和彈弓事件。

據說他曾在幼年時與友人打架,對方打輸了,說了一句「如果我像你一樣每天喝肉湯,那我也會打贏」,這句話讓史懷哲從此不碰肉湯,堅定意志要像平民百姓般儉樸過活。

至於彈弓事件,則是史懷哲見到朋友做了彈弓想要打下樹上的小鳥,於心不忍,不顧朋友反對,出手嚇走鳥兒。

而史懷哲之所以成為1953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並且成為無私大愛的代名詞,則是因為史懷哲為非洲住民所貢獻的心力。

史懷哲以一個牧師與醫生的身分前往非洲,在當時,許多人認為史懷哲的行為簡直就是瘋子的行徑,自毀大好前程,不過史懷哲卻毅然決然投身其中,並且在非洲喀麥隆的蘭巴倫納(Lambarena)行醫,一待就是三十五年,也因此,史懷哲醫師被公認為二十世紀最偉大的人道領袖。


我想,不管您原本知不知道史懷哲是哪國人,現在也對史懷哲的偉大貢獻有了初步的瞭解了吧?

之前暨南大學教授李家同指國人缺乏國際常識,常會鬧笑話。李家同舉例,有次他在正式場合聽到現場演奏英國名謠Danny Boy,看歌詞就知道很像喪禮上用的歌曲,雖然旋律優美,但不宜在正式的場合演唱。他舉例,Danny Boy是電影插曲,曲中提到「我死了,一定會回來」等歌詞,較適用喪禮等較悲傷、告別的場合演唱,官方正式場合選用這首歌,可能有外國賓客覺得不妥,官員應具這類普通常識等等。

後來宅神朱學恒撰文〈李家同犯的錯,誰之過?〉譙之,並指出PTT上網友的名言:「李先生會的,大家都要會,李先生不會的,就叫強求」。

那時候Danny Boy鬧哄哄的,引起了不少討論,不過如果有人在那之間要問我蝦米係Danny Boy,我會直接回答「莫宰羊」。

哎呀,我居然連史懷哲是哪國人,還有連Danny Boy在唱什麼,我都不知道,這個高等教育究竟是出了什麼問題?

不過,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吧?一人做事一人擔,我不想讓人怪我的母校和老師,那還是來怪我自己吧!我枉費了父母國家社會的栽培,我受過的高等教育全都白費了,我愧對自己和所有親友......XD

可是,我既然這麼無知,那還能不能讓我再多說一些話?

是的,我真的很無知,不過我還有那麼一點點的好奇心,想要再問幾個問題,可以嗎?

首先,史懷哲是哪國人很重要嗎?

我知道他是歐洲人,長期在非洲無私地行醫,並且用他的著作中的人道關懷精神影響了許多人,全都比不上知道他是德國人還重要囉?

如果有人不知道哥倫布、居禮夫人、卑詩麥、彼德大帝和達爾文是哪國人,那真的是!@#$%^&*(,他們雖然影響世界很大,不過他們主要是為了要貢獻他們自己的國家,而且他們的國家在讓他們大展雄圖上也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

然而,從上述史懷哲的簡介,我們看到的是一位長期貢獻給非洲大地和譪可親的老醫師形象,就算我們知道了他是德國人,對他瞭解他的貢獻,就有加分效果了嗎?史懷哲一生不屈不撓無私地付出,是為了他的母國嗎?是的,德國或許在教育他的過程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可是史懷哲留下來的精神遺產,是全人類文明共有的,還是德國人獨享的?

就算我現在終於知道他是德國人了,如果有人問我史懷哲是哪國人,我想我會比較想回答說,他是不折不扣的世界公民。

接著,我想再問,洪蘭在問完她的學生得不到滿意的答案,那些學生竟然不知史懷哲為何方神聖,她為何不追問那他們為何崇拜史懷哲呢?她為何不追問學生知不知道史懷哲對人類的貢獻是什麼呢?她為何不問學生最欣賞史懷哲的哪些精神呢?

難道史懷哲的貢獻和精神,就比不上他的國籍了嗎?

如果她真的問了,學生也給她答案了,可是她還介意史懷哲是哪國人,那麼我更好奇,再又回到上一個問題,史懷哲是哪國人究竟有多重要?

我想,這整個問題的重點並不是學生知不知道那些大學者心中所謂的常識,而是他們在接觸到那些知識後,要如何去吸收,並且應用批判性的精神來創造出獨立的見解吧?要不然即使有人可以把全世界的偉人身世倒背如流,也不見得就能像兩位大學者一樣對社會有貢獻吧?

還有,課堂上不是可以有所謂的互動嗎?洪蘭究竟想去瞭解她的學生真正在想什麼了嗎?

閱讀全文...

2009年11月24日 星期二

性、演化、叩應男










國民黨立委吳育昇爆婚外情,主持人陶子在廣播節目中談論到此事,結果有個男的小白竟然叩應進去,大談男人偷吃亂搞是演化來的天性,惹得陶子極度不爽,在現場節目中就直接對叩應男飆髒話,大力駁斥這個大男人主義者的謊謬言論。陶子幹得好啊!

那個叩應男愛提演化論,小弟是學演化遺傳學的,而且主要研究雄性特徵的演化,讓我談這個算夠專業了吧?

那位叩應男,自己可能還沒有真正搞懂什麼是「演化」吧?

什麼叫做演化?演化用最簡單的一句,就是生物物種或族群隨時間演進的改變(change through time),而達爾文提出,其改變的主要機制是為天擇(natural selection)。

好吧,在此不提達爾文的理論,那位叩應男顯然並未曾演化,或許他該乾脆承認他可能還停留在禽獸的階斷吧?

人,無可否認的,是從猩猩演化而來的,不過人類經天擇的作用演化來的心智,已經演化出了更複雜的社會文化,而社會文化就是複雜系統中的突現性質(emergent properties),所以人類再也不只依靠生物本能過活了,男人當然也不該大頭管不住小頭了!

那個自稱「達爾文」的叩應男居然還有臉大談演化來為男人出軌詨辯,而他事實上自己卻自打嘴巴地否定了演化這個事實!

而且,那個叩應男以為他停留在禽獸的階斷,他天天就有免費的麥當勞和肯德基雞可以吃到飽了嗎?

還有,那個小白叩應男居然敢公然污辱我的偶像達爾文,他死定了!

不過,媒體也未免太有閒了,一位孫仲瑜就打敗了歐巴馬亞洲行、H1N1疫苗、88水災災民、中國學歷認證、ECFA的狀況、MOU的正當性、美國牛肉進口等等,她是女神嗎XD


相關網誌:

媽呀我不要再知道孫仲瑜的消息了!@朱學恒的阿宅萬事通事務所

【昨天的性愛攻略】ESS生物演化穩定策略!@假圖天國


閱讀全文...

2009年11月21日 星期六

禪、茶水、嘴炮文

我個性內向害羞,甚少參與實際論戰和網路筆戰。不過,近來居然要為了一篇和大學同學理性討論而成的文章〈群魔亂舞的美國牛肉〉,四處被人誣陷而被迫得參與網路筆戰!

大家都是成人了吧?一人做事一人擔!我無愧於自己和任何人,其實也該無怨無悔。

這篇短文沒有要針對特定的人事物,只是這幾個禮拜一路筆戰來的一點小感言而已。

先來一段禪宗公案〈南隱斟茶〉吧。

南隱是日本明治時代的一位襌師。

飽讀詩書的大學者,拜訪南隱禪師,同時尋求禪的道理。南隱禪師見到有客人來,準備茶水招待學者。

南隱禪師將茶水倒入杯中,一直倒到茶水都滿出來,南隱禪師還繼續倒。學者見狀嚇了一跳,著急的阻止南隱禪師:「南隱禪師,茶水都滿溢出來了,不要再倒了啦!」

南隱禪師說:「你就像這個裝滿茶水的茶杯一樣,你的心裡和腦子裡裝滿了自己的想法與理論,已經接收不了其他東西了。你來我這裡尋求有關禪的學問,若你不肯在心裡清出空間,虛心接受我的道理,你要我如何教你呢?」


我並不想學南隱禪師要教導人,我也還沒有悟道,我偶爾也裝滿了茶水再去問道過,所以我也要用這個故事提醒自己。

不過,我不曉得那位大學者,如果沒有南隱禪師充滿智慧的當頭棒喝,他帶著自己斟滿的茶,去了南隱禪師那問道,可是喝的盡是自己泡的茶,回去後會怎麼對人說。

然而,現在網友的網路嘴炮,就像是自己斟滿了自己泡的茶,去了別人家,看過了別人泡的茶兩眼,或者把人家珍藏的所有茶種,只挑了一種喝了一口,就離開回家,然後到處對人說別人的茶,全都有多難喝多無味多苦澀多劣質!

或許,您不需要帶著空杯子去別人家,也不需要讓別人的茶倒滿你的杯子,更不需要花很多時間把別人的茶全都好好用心地品賞一遍。

可是,不需要因為茶不是您泡的,也不需要因為其實不懂得品賞,所以還沒真正賞過,就截鐵斬釘地判定那些茶全都是難以下咽,然後到處誣陷人家於不義吧!?


延伸閱讀:

The Sky of Gene - 再回《回答:回〈美國牛肉的迷思 – 謠言與事實 Q&A〉》

The Sky of Gene - 回〈美國牛肉的迷思 – 謠言與事實 Q&A〉

The Sky of Gene - 美國牛肉事件是單純的科學問題嗎?

The Sky of Gene - 群萌亂舞的嘴炮文

The Sky of Gene - 科學知識傳播的原則

The Sky of Gene - 重啟美國牛肉談判!!!

The Sky of Gene - 【分享】你準備好吃美國牛內臟了嗎?

The Sky of Gene - 機車與美國牛肉之我見

The Sky of Gene - 〈群魔亂舞的美國牛肉〉的科學依據

The Sky of Gene - 美國牛肉事件中,台灣學者專家之意見

The Sky of Gene - 【分享】台大博士生吃牛糞漢堡抗議美國牛肉進口

The Sky of Gene - 群魔亂舞的美國牛肉

The Sky of Gene - 請用您的行動,拒吃美國牛肉!!!

The Sky of Gene - 請用您的行動,來告訴雀巢公司:我們真的受夠無良黑心廠商了!

The Sky of Gene - 群魔亂舞的2.5 ppm!-從台灣三聚氰胺事件論政策和報導的不專業

The Sky of Gene - 救命飲食(The China Study)

The Sky of Gene - 我們到底要吃什麼?(上)

The Sky of Gene - 我們到底要吃什麼?(下)

The Sky of Gene - 靠夭,我們吃的到底是什麼!?(上)

The Sky of Gene - 靠夭,我們吃的到底是什麼!?(下)

The Sky of Gene - 靠夭,那是給人吃的嗎?!

The Sky of Gene - 世界又熱、又平、又擠(上)

The Sky of Gene - 世界又熱、又平、又擠(中)

The Sky of Gene - 世界又熱、又平、又擠(下)



閱讀全文...

2009年11月20日 星期五

群萌亂舞的嘴炮文

先聲明,這篇對地球上絕大部分心智正常的人來說,真的純粹是篇毫無營養的變態KUSO嘴炮玩笑文,千萬不要認真看待啦。

因為,面對網路嘴炮,「認真就輸了」!!!

拜讀了這篇極品嘴炮文〈沒見過壞人嗎?太萌是不行的︰斥《群萌亂舞的美國牛肉》〉,智商頓時打剩一折,太萌果然真的是不行的。

沒辦法,遇到小白,智商必須大大打折到和人家差不多,才有辦法繼續嘴炮下去。

好吧,繼續看下去保證會嚴重損害您的心智,所以要繼續看下去就要自行負責要看就不要睹爛,別怪我沒把話說在前頭,謝謝。


嘴炮要打得萌,首先要捉到以下精髓並且活用之:


一)無中生有

不管你有沒有說過的話,更不管你有沒有那樣的意思,都可以盡憑想象力隨便杜撰出來

難怪最近消化不良,原來是肚子裡蛔蟲多了

如此文學造詣功力保證絕對不下莎士比亞,非常有潛力榮獲搞笑諾貝爾(Ig Nobel)文學獎


二)亂扣帽子

熱愛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大革命遺風

啥顏色的帽子都因應俱全,愛扣啥帽子就扣啥帽子

啥素食主義、中國同路人、反美、反馬等等品牌的帽子五花八門不勝枚舉


三)雙重標準


一直叫囂指控,要對方為論點提供證據,可是自己卻不需要提供證據,或者證據再薄弱也沒關係

而且就算對方給了證據,也要盡所能雞蛋裡挑骨頭,反對錯都是對方的!

先讓對方疲於奔命,自己做享其成享受精神虐待的樂趣。

不過,不僅自己不需要證據,如果有人論點和自己一致,邏輯再扯也都不需要證據,或者證據再薄弱也沒關係


四)斷章取義

上下文關係直接跳過,想譙哪句就婊哪句

不僅如此,如果你說有A然後有B然後有C然後有D然後有E,他就在背後婊說,你X媽的E怎麼會生出A?


五)太空漫遊

邏輯多級跳,先怪別人邏輯跳躍,然後自己去參加邏輯跳遠比賽

如果人家從地球跳到月球,他就非得要從地球跳出太陽系

呵呵,星際漫遊旅途愉快啊~~


還好萌還是有藥救的,開個處方箋吧:


疾病名稱:白目、白痴、丁丁、腦殘

管制藥品名稱及規格:美國病牛肉,帶骨、內臟、絞肉為佳

用量及用法:煎的、烤的、燉的、生吃、多少,都隨意

單次調劑日數:吃到死為止


不過,地球是很危險的,啃著美國病牛肉漫遊星際的紅衛兵們,還是別回來了吧(>.<)



延伸閱讀:


The Sky of Gene - 再回《回答:回〈美國牛肉的迷思 – 謠言與事實 Q&A〉》

The Sky of Gene - 回〈美國牛肉的迷思 – 謠言與事實 Q&A〉

The Sky of Gene - 美國牛肉事件是單純的科學問題嗎?

The Sky of Gene - 禪、茶水、嘴炮文

The Sky of Gene - 科學知識傳播的原則

The Sky of Gene - 重啟美國牛肉談判!!!

The Sky of Gene - 【分享】你準備好吃美國牛內臟了嗎?

The Sky of Gene - 機車與美國牛肉之我見

The Sky of Gene - 〈群魔亂舞的美國牛肉〉的科學依據

The Sky of Gene - 美國牛肉事件中,台灣學者專家之意見

The Sky of Gene - 【分享】台大博士生吃牛糞漢堡抗議美國牛肉進口

The Sky of Gene - 群魔亂舞的美國牛肉

The Sky of Gene - 請用您的行動,拒吃美國牛肉!!!

The Sky of Gene - 請用您的行動,來告訴雀巢公司:我們真的受夠無良黑心廠商了!

The Sky of Gene - 群魔亂舞的2.5 ppm!-從台灣三聚氰胺事件論政策和報導的不專業

The Sky of Gene - 救命飲食(The China Study)

The Sky of Gene - 我們到底要吃什麼?(上)

The Sky of Gene - 我們到底要吃什麼?(下)

The Sky of Gene - 靠夭,我們吃的到底是什麼!?(上)

The Sky of Gene - 靠夭,我們吃的到底是什麼!?(下)

The Sky of Gene - 靠夭,那是給人吃的嗎?!

The Sky of Gene - 世界又熱、又平、又擠(上)

The Sky of Gene - 世界又熱、又平、又擠(中)

The Sky of Gene - 世界又熱、又平、又擠(下)


閱讀全文...

2009年11月18日 星期三

賀!入圍第五屆全球華文部落格大獎年度最佳訊息觀點部落格的初審階段



哈哈,這篇是難得的炫耀文^_^

今天早上接到通知,說我已入圍第五屆全球華文部落格大獎年度最佳訊息觀點部落格的初審階段。 他們已於網站上公佈初審入圍名單,歡迎上來看看其他入圍參賽者的優質部落格:http://blogaward.chinatimes.com/2009/nomineesum.aspx

部落格大獎活動辦法規定,入圍者需在一週內自己的部落格上張貼入圍貼紙,並附上連回活動首頁之超連結(http://blogaward.chinatimes.com),同時發表一篇入圍宣告文章(內容、長短不拘),所以我不得不發這篇炫耀文:p

全球華文部落格大獎,我去年也有報名。我興趣太廣泛了,在這裡舉凡科學、政治、旅遊、閱讀、電影、音樂、傳媒、民權、人權等無所不談,要傷腦筋究竟要報哪一組。全球華文部落格大獎分法人組和自然人組,自然人組又分藝術文化、生活情報、興趣嗜好、訊息觀點、商業應用、公共參與、教育應用。

我去年中完成超人氣的【吳哥印象】系列,就想說報名「年度最佳興趣嗜好部落格」好了,結果卻摃龜了,連入圍都沒。可能是這裡的東西實在太雜了,當時不受評審青睞。今年報名時,想說我最擅長的,其實是從各種不同的領域提供見解獨到的訊息觀點,於是就報名「年度最佳訊息觀點部落格」,果然就從158名參賽者中脫穎而出入圍決賽名單。

小弟的部落格出現在「年度最佳訊息觀點部落格」的第三頁:http://blogaward.chinatimes.com/2009/nomineelist.aspx?id=13

一路走來,也要感謝親友們的厚愛,您們的鼓勵與支持,是我寫作源源不絕的動力來源:)

關於第五屆全球華文部落格大獎,可以參考《中國時報》的報導(來源):

第五屆華文部落格大獎 初審入圍出爐

* 新聞速報 2009-11-18
* 【本報訊】

由時報資訊、台北縣文化基金會共同主辦,麗寶建設贊助的「第五屆全球華文部落格大獎」,經過初審評選,已從3362個參賽部落格中,選出917個初審入圍的部落格名單。初審名單將由複審評審團接手,展開第二階段激烈的複賽,預定12月5日公佈各項大獎的決選入圍名單。各類獎項初審入圍名單網址:http://blogaward.chinatimes.com/2009/nomineesum.aspx

華文部落格大獎在國內外BSP業者:Sina新浪部落、痞客邦PIXNET、udn部落格、Yam天空部落、NOWnews部落格、優仕網(Youthwant)、Yahoo!奇摩部落格、無名小站、Xuite、I’m Vlog、PChome新聞台Blog、雄獅旅遊部落格、文建會藝文部落格等,以及國內主要社群網路和書籤網站如包括背包客棧、BloggerADs部落格行銷、MyShare、FunP、Hiiir、Scupio酷比精準廣告、天下雜誌、數位時代等協力推廣下,已順利產生入圍名單。法人組三大類的初審入圍者分別為政黨政團5位、企業組織29位、公益暨文教組織37位;自然人組的藝術文化由於報名者眾,入圍人數最多,高達214位,生活情報208位 、興趣嗜好162位 親子家庭116位,訊息觀點59位、商業應用20位、公共參與21位、教育應用46位,總計有917個部落格進入初審入圍。

今年華文部落格大獎自10月21日開始接受網路報名,兩周內共吸引3362個來自全球各地的部落格報名參賽,經過激烈競爭,入圍名單已經出爐。最引人注目的是首次加入協辦單位的雄獅旅遊部落格,報名6件,入圍4件,入圍率高達 67%,高居第一名。若以入圍件數區分,無名小站208個部落格入圍初審最多,入圍率25%、痞客邦Pixnet180個部落格,入圍率36%、 Yahoo!奇摩部落格 137個部落格,入圍率17%。初審入圍名單公佈後,將由另一批專家學者、資深部落客組成的複審評審團,進行第二階段的複審評選,預訂於12月5日公佈決選名單。

主辦單位指出,為確認所有入圍部落格均為本人報名,入圍者需在自己的部落格上張貼入圍貼紙,並附上連回活動首頁之超連結,同時發表一篇入圍宣告文章(內容、長短不拘);若於入圍公佈後一周內(11月25日下午5:00止)仍未張貼文章及入圍貼紙,將視為非部落格作者本人報名,以棄權論。

「第五屆全球華文部落格大獎」各類獎項初審入圍名單網址:http://blogaward.chinatimes.com/2009/nomineesum.aspx

*重要公告──所有初審入圍者皆已寄發通知信函,如您未收到信件,請您至初審入圍名單中,搜尋您的入圍資料,並可自行領取初審入圍貼紙,張貼於您的部落格上。謝謝!



延伸閱讀:

The Sky of Gene - 2007年精華文章

The Sky of Gene - 2008年精華文章

閱讀全文...

2009年11月16日 星期一

科學知識傳播的原則

在美國牛肉論戰中,除了少數一些沒有查證能力,給了論文又讀不懂或亂曲解原意的白爛網友來亂攪局,就算是有受過科學訓練的專家或網友,也能分成不同陣營互斥。對來亂攪局的白爛言論,大部分聰明但沉默的網友都能分辦,可是當學科學的人都提出相反的論點,我想一般大眾可能就會很難過了吧。

科學是講求客觀和實事求是的,不過無論如何,自然科學,尤其是生命科學和醫學,有時候是無法純然客觀的。要求科學家無論何時,都得絕對完全超然客觀,是幼稚的!

大部分科學家還在活社會人群當中,也是有情感的動物。一個像機械人一樣一板一眼或冷靜的人,或許會是個好的技術員,不過很難成為好的科學家,因為科學研究沒有熱情是很難有高成就的。而且科學既然是人類的活動,也需要熱情的滋養,不免就或多或少帶了些主觀。

在這次的論戰中,出現了許多學科學的人和學科學的人之間大論戰,卻在沒有科學背景的大眾眼中失了焦。小弟不才,不過從事了科普工作多年,對這些的論戰,有一些心得看法,希望和大家分享。

首先,先談科學文獻的引用和解讀這件事吧。

身為一個科學家,對科學文獻的閱讀要帶有批判性,這是科學家養成教育最基本的要求。可是,如果在傳播科學知識予大眾時,只求一味帶著批判性地解讀論文,恐怕只會誤導大眾,以為科學家連寫論文也都可以亂唬爛,這恐怕非科學之福。更甭提對科學論文,也還是可以從不同角度來理解。

例如這篇論文: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2000 Mar 28;97(7):3418-21.

New studies on the heat resistance of hamster-adapted scrapie agent: threshold survival after ashing at 600 degrees C suggests an inorganic template of replication.

Brown P, Rau EH, Johnson BK, Bacote AE, Gibbs CJ Jr, Gajdusek DC.

Laboratory of Central Nervous System Studies, National Institute of Neurological Disorders and Strok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Bethesda, MD 20892, USA. brownp@ninds.nih.gov

One-gram samples from a pool of crude brain tissue from hamsters infected with the 263K strain of hamster-adapted scrapie agent were placed in covered quartz-glass crucibles and exposed for either 5 or 15 min to dry heat at temperatures ranging from 150 degrees C to 1,000 degrees C. Residual infectivity in the treated samples was assayed by the intracerebral inoculation of dilution series into healthy weanling hamsters, which were observed for 10 months; disease transmissions were verified by Western blot testing for proteinase-resistant protein in brains from clinically positive hamsters. Unheated control tissue contained 9.9 log(10)LD(50)/g tissue; after exposure to 150 degrees C, titers equaled or exceeded 6 log(10)LD(50)/g, and after exposure to 300 degrees C, titers equaled or exceeded 4 log(10)LD(50)/g. Exposure to 600 degrees C completely ashed the brain samples, which, when reconstituted with saline to their original weights, transmitted disease to 5 of 35 inoculated hamsters. No transmissions occurred after exposure to 1, 000 degrees C. These results suggest that an inorganic molecular template with a decomposition point near 600 degrees C is capable of nucleating the biological replication of the scrapie agent.


通訊作者Daniel C. Gajdusek (1923-2008),於1976年因庫魯病(Kuru)的研究和Baruch S. Blumberg (1925-)共同榮獲諾貝爾生理醫學獎。他們在2004年又發表了一篇論文,在模擬焚化爐的條件下重現了他們的實驗結果。

Environ Sci Technol. 2004 Nov 15;38(22):6155-60.

Infectivity studies of both ash and air emissions from simulated incineration of scrapie-contaminated tissues.

Brown P, Rau EH, Lemieux P, Johnson BK, Bacote AE, Gajdusek DC.

Laboratory of CNS Studies, National Institute of Neurological Disorders and Stroke, and Div. of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Office of Research Facilities Development and Operations, NIH, US Dept. of HHS, Bethesda, MD 20892, USA. paulwbrown@comcast.net

We investigated the effectiveness of 15 min exposures to 600 and 1000 degrees C in continuous flow normal and starved-air incineration-like conditions to inactivate samples of pooled brain macerates from hamsters infected with the 263K strain of hamster-adapted scrapie with an infectivity titer in excess of 10(9) mean lethal doses (LD50) per g. Bioassays of the ash, outflow tubing residues, and vented emissions from heating 1 g of tissue samples yielded a total of two transmissions among 21 inoculated animals from the ash of a single specimen burned in normal air at 600 degrees C. No other ash, residue, or emission from samples heated at either 600 or 1000 degrees C, under either normal or starved-air conditions, transmitted disease. We conclude that at temperatures approaching 1000 degrees C under the air conditions and combustion times used in these experiments, contaminated tissues can be completely inactivated, with no release of infectivity into the environment from emissions. The extent to which this result can be realized in actual incinerators and other combustion devices will depend on equipment design and operating conditions during the heating process.


這兩篇論文都指出,600 °C的高溫把感染了prion的腦組織烤15分鐘化成灰了,灰燼居然還有感染力,不過在1000 °C在高溫下焚燒,就會完全失去感染力。

你可以解讀成Prion很變態,居然600 °C還燒不死,好可怕;當然您也可解讀說它1000 °C就掛了,沒啥可怕的。端看您從那個角度切入。這就是為何有人認為原本帶有PrP(Sc)的灰燼有潛在危險,因為很難燒死;可是有人認為原本帶有PrP(Sc)的灰燼不可怕,因為終究燒得死!

而且,我們也該知道,實驗裡頭用的倉鼠朊毒體,是最頑強的朊毒體。也有人會挑戰說,用倉鼠朊毒體作的實驗,不能隨便推廣到所有動物的朊毒體。不過,如此持嚴格態度的人,可能同時該主張撤銷所有利用大腸桿菌、酵母菌、線蟲、果蠅、斑馬魚、老鼠、猴子和猩猩等非人類動物進行的生物醫學研究吧。

其實,那兩篇論文的結論,能夠肯定的只有,1000 °C焚燒屍體,可保證朊毒體完全破壞。而1000 °C以下的高溫,例如800 °C或600 °C,能否保證安全,是有疑慮的。有疑慮的意思是,沒人敢保證!因此,單就這兩篇論文的資料來判斷,沒有任何人可以斬鐵截釘地保證牛的朊毒體在800 °C或600 °C高溫下燒15分鐘會完全掛掉。因此,討論牛的朊毒體在800 °C或600 °C高溫下燒15分鐘是否會完全掛掉,是完全沒有任何意義的。除非您有能力用上述條件進行實驗,否則就純粹是無謂的嘴炮而已。

不過,因為朊毒體是高危險性物體,在有限的證據下,持保守態度卻是合情合理的。因此,推論認為800 °C或600 °C高溫下燒15分鐘試圖破壞牛朊毒體還不算是安全的作法,是適當的;反之,而自行推論800 °C或600 °C高溫下燒15分鐘就應該OK,反而是不適當的。

學術期刊中的科學論文,和部落格文章截然不同,是得經由學術期刊編輯的過濾,以及同儕科學家的嚴格審查,認可主要實驗數據充足並且無誤才允許發表的,這是在高度的誠信基礎上進行的。科學論文的討論部分不免多少帶點嘴炮成分,不過也是得建立在主要實驗數據充足並且無誤的基礎上的。

總而言之,在對大眾進行科學知識傳播時,能否正確地傳達論文主旨卻不過度解釋,遠比嚴格批判論文中的不完美之處還重要!

還有,對於學界仍有爭論性的議題,科學家對科學家的討論是一回事,科學家對大眾的解釋又是另一回事。

科學家大可大剌剌地討論幹譙學術論文,不過當沒有科學訓練背景的大眾仰靠我們提供資訊時,用科學家式的論戰方式,一直同時提供正反面的論文,只會令大眾更一頭霧水。

例如抽菸是否會導致罹患肺癌的機率上升,您一定可以找到一堆論文支持抽菸會導致罹患肺癌的機率上升的論點,不過也一定可以找認為兩者完全不相干的論文;同樣的,對於二氧化碳的增加是否導致全球暖化,您一定可以找到一堆論文支持二氧化碳的增加導致全球暖化的論點,不過也一定可以找到認為兩者完全不相干的論文。

任何人當然都有言論自由大談各論文實驗中的限制和弊病,也可以用聰明的邏輯推翻一堆論文的論點。用專題書報討論的態度,對科學論文雞蛋裡挑骨頭,對科學發展可能是很有助益的,不過卻有可能戕害科學知識傳播
(重要的科學論文證實存在重大弊病或缺失例外)

對於沒有第一手資料的科學家,我們要如何在有限的篇幅下,對大眾解釋抽菸是否會導致罹患肺癌的機率上升或者二氧化碳的增加導致全球暖化等,這些學界中仍有爭議的議題呢?

以我多年從事科普工作的經驗,歸納出一些原則,讓沒有第一手資料的科學家,卻要在有限的篇幅下,傳播科學知識予大眾時,可以大致遵循,而不致於誤導大眾。

假設有A和B兩個相對立的理論,要優先傳播哪個?

1)優先傳播學界主流的假說。如果有超過七成的論文支持A假說,那優先傳播A假說給大眾。

2)假設支持兩者的論文比例差不多,可是明顯較多重要期刊的近期論文支持A假說,支持B假說的近期論文主要是發表在小期刊,則優先傳播A假說。

3)假設支持兩者的論文比例差不多,或者雖然支持B假說的論文原本顯著較多,不過愈來愈多近期發表在重要期刊的論文支持A假說,則優先傳播A假說。


當然在傳播過程中,如果一定得要提到B假說,B假說可以儘量簡單提出,或指出有部分科學家支持B假說就好。

不過,如果遇到以下情況,就可以破例:

1)支持兩者的論文,無論近期論文在重要或不重要期刊,都似乎勢均力敵,則兩者都要提出。

2)雖然以上述原則判斷您該傳播A假說,不過您握有第一手堅實的資料證實B假說才是對的,您當然有資格大力推銷B假說。


如果從以上原則來判斷,這也就是為何向大眾宣揚演化論的同時得宣揚創造論的論調,是完全不恰當的!因為壓倒性絕大多數科學論文都支持演化論,所以科學家完全沒有任何向大眾宣揚創造論的必要!

不過在傳播科學知識給予大眾時,科學家也必須瞭解到,無論勝出的是哪個假說,都不見得是百分之百正確的真理。有多少廣為接受的科學假說被推翻或大幅修正,這裡就不再贅述了。這情況在發展已趨緩的物理或化學中,可能還不打緊,在發展一日千里,愈來愈迅速的生命科學,我們更是得注意。因此同時讓大眾瞭解科學家是在現有的證據下作出適當的結論,也是重要的。

當然或許也有科學家認為,如果在學界裡仍存有爭議性,那乾脆都不向大眾傳播。不過,僅因為學界對某些假說還存疑,就決定完全不向大眾傳播,這也是消極不負責任的。除了少許發展幾乎已停滯的領域,在科學界中大部分領域,不可能完全沒有對立理論的。

而且,科學家需要國家社會的重金培育養成,因此不該在社會需要科學家的意見時,卻全都成了駝鳥。而且好的科學家,也不應該把科學研究,以一種公務員式的心態來進行,認為科學家只要作好本份,閉門做實驗和發表論文就好。科學研究需要國家社會大力支持,科學家就有必要合理地配合國家社會的需求。

還有,有不少科學家對科普傳播者對科學知識的簡化很不屑。可是在對大眾進行科學知識傳播的過程中,適度的簡化是必要的。有些深具批判精神的科學家似乎相當痛恨這點,認為任何程度的簡化都是不當的。不過有趣的是,幾乎所有學科學的人,卻都能夠而且必須接受科學知識在教科書中的簡化。

假設我是一位研究裂殖酵母菌(fission yeast)上位遺傳學(epigenetics)的分子遺傳學家,而我得教授四門課:普通生物學、遺傳學、上位遺傳學和酵母菌上位遺傳學專論,則我得準備教科書BiologyGeneticsEpigenetics。在Biology課本中,有關遺傳學的那幾章鐵定是被簡化的;而在Genetics課本中,有關上位遺傳那幾章也鐵定是被簡化的;而在Epigenetics課本中,酵母菌的上位遺傳學那幾章一定也是鐵定是被簡化的。到了酵母菌上位遺傳學專論,學生全都得讀原始學術論文。那請問,我該接受那些教科書的簡化嗎?還是不管教哪門課,全都以教專論的心態來逼迫學生得完全用批判式的精神大量閱讀原始學術論文?

如果「簡化」在正統科學教育中,是可以被接受的必要之惡,那面對大部分沒有科學背景的大眾,受過科學訓練的我們,就該搬弄一堆學術論文,並且自以為具有批判精神地雞蛋裡挑骨頭來混淆他們的視聽嗎?

在此,再次強調,大專和研究所科學教育,和科學知識傳播,是兩種性質截然不同的工作。因此科學家就算不投入這兩種工作,也必須瞭解這兩種工作性質上的差異,才能創造和培養一個更美好的科學教育和科
知識傳播的環境。

好吧,自以為不會再寫和美國牛肉有關的文章,又寫了這麼多。這裡純粹提供一種粗淺的觀點,歡迎大家都用批判式的精神閱讀並討論和指教。謝謝。


延伸閱讀:

The Sky of Gene - 再回《回答:回〈美國牛肉的迷思 – 謠言與事實 Q&A〉》

The Sky of Gene - 回〈美國牛肉的迷思 – 謠言與事實 Q&A〉

The Sky of Gene - 美國牛肉事件是單純的科學問題嗎?

The Sky of Gene - 禪、茶水、嘴炮文

The Sky of Gene - 群萌亂舞的嘴炮文

The Sky of Gene - 重啟美國牛肉談判!!!

The Sky of Gene - 【分享】你準備好吃美國牛內臟了嗎?

The Sky of Gene - 機車與美國牛肉之我見

The Sky of Gene - 〈群魔亂舞的美國牛肉〉的科學依據

The Sky of Gene - 美國牛肉事件中,台灣學者專家之意見

The Sky of Gene - 【分享】台大博士生吃牛糞漢堡抗議美國牛肉進口

The Sky of Gene - 群魔亂舞的美國牛肉

The Sky of Gene - 請用您的行動,拒吃美國牛肉!!!

The Sky of Gene - 請用您的行動,來告訴雀巢公司:我們真的受夠無良黑心廠商了!

The Sky of Gene - 群魔亂舞的2.5 ppm!-從台灣三聚氰胺事件論政策和報導的不專業

The Sky of Gene - 救命飲食(The China Study)

The Sky of Gene - 我們到底要吃什麼?(上)

The Sky of Gene - 我們到底要吃什麼?(下)

The Sky of Gene - 靠夭,我們吃的到底是什麼!?(上)

The Sky of Gene - 靠夭,我們吃的到底是什麼!?(下)

The Sky of Gene - 靠夭,那是給人吃的嗎?!

The Sky of Gene - 世界又熱、又平、又擠(上)

The Sky of Gene - 世界又熱、又平、又擠(中)

The Sky of Gene - 世界又熱、又平、又擠(下)


閱讀全文...

2009年11月11日 星期三

重啟美國牛肉談判!!!

我是個立志當科學家的人,雖然科學家並不見得是多了不起的人,科學知識也不見得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東西,不過我因此一直儘量要求自己凡事都要講求證據和理性。在美國牛肉事件後,為了筆戰而臨時抱佛腳K了一堆有關朊毒體(Prion)的學術論文。雖然我不是擁有第一手資料的專家,不過至少還有讀懂科學文獻的能力。

在大量閱讀科學文獻以及歐美的防範措施後,我得由衷地告訴大家,變異性朊毒體(PrP(Sc))這東西,實在是太太太變態了!專家可能只不過是訓練有素的狗,不過PrP(Sc)的天殺可怕變態程度,真的讓我們這些受遺傳學、分子物學家、微生物學、生物化學等生物學專業訓練的人頓時差點連狗都不如了XD

有實驗證實,用600 °C的高溫把感染了PrP(Sc)的腦組織烤15分鐘化成灰了,灰燼居然還有感染力(Brown P. et al.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2000 Mar 28;97(7):3418-21. & Brown P. et al. Environ Sci Technol. 2004 Nov 15;38(22):6155-60.),這實在是太超出生物學知識的認知範圍了。

朊毒體無法利用一般性的消毒手段,世界衛生組織(WHO)在2000年發表了手術消毒朊毒體的指導原則(WHO Infection control guidelines for transmissible spongiform encephalopathies),不過有多少醫院醫生遵照還是一個問題,而且其中有部分內容已經過時了(Sutton JM, et al. Clin Infect Dis. 2006 Sep 15;43(6):757-64.)。

基本上,牛腦海綿狀病變(Bovine spongiform encephalopathy,簡稱BSE)和變種克雅爾氏病(Variant Creutzfeldt-Jakob disease,簡稱vCJD)之間的關係,已經是鐵證如山,不容質疑了!雖然很多人仍然懷疑vCJD的病人是否是經由吃食所感染的牛肉而得病,不過實驗已證實經由攝食感染PrP(Sc)是完全可能的,而且其過程及機制也經由實驗而描述了(Aguzzi A. Adv Immunol. 2003;81:123-71. & Mabbott NA, MacPherson GG. Nat Rev Microbiol. 2006 Mar;4(3):201-11.)。

很多人也仍質疑vCJD是否能經由輸血感染。事實上,這是相當有可能的(Ironside JW, Head MW. J Thromb Haemost. 2003 Jul;1(7):1479-86., Peden AH, et al. Lancet. 2004 Aug 7-13;364(9433):527-9., Llewelyn CA, et al. Lancet. 2004 Feb 7;363(9407):417-21., Peden AH, et al. Folia Neuropathol. 2005;43(4):271-8., Ironside JW. Haemophilia. 2006 Mar;12 Suppl 1:8-15; discussion 26-8., Dolan G. Haemophilia. 2006 Mar;12 Suppl 1:16-20; discussion 26-8.)。或許有些人還認為動物的肌肉(也就是我們最常吃的肉)不會出現PrP(Sc),不過開始有愈來愈多的證據顯示肌肉已不再是PrP(Sc)的禁地了(Beekes M, McBride PA. FEBS J. 2007 Feb;274(3):588-605.)。

更糟的是,在近廿卅年來,愈來愈多野生動物,尤其是北美的鹿群感染PrP(Sc),並且把PrP(Sc)四處趴趴走擴散傳播(Williams ES. Vet Pathol. 2005 Sep;42(5):530-49., Watts JC, et al. PLoS Pathog. 2006 Mar;2(3):e26., Sigurdson CJ, Aguzzi A. Biochim Biophys Acta. 2007 Jun;1772(6):610-8., Beekes M, McBride PA. FEBS J. 2007 Feb;274(3):588-605.)。很多科學證據顯示鹿與鹿之間會傳染PrP(Sc),有可能是死亡的鹿污染了土壤和草,不過還沒有人敢下定論說鹿是吃下受
PrP(Sc)污染的草而中標的。鹿的感染性PrP(Sc)是哪來的,似乎也不清楚。鹿在六十年代就有PrP(Sc)疾病的案例,比牛早了約廿年吧。所以也很難說是牛傳染鹿。把鹿的感染性PrP(Sc),以腦室注射的方式,可以感染牛、羊、小鼠、鼬獾、黃鼠狼、倉鼠和松鼠猴,還沒有證據顯示上述動物吃下鹿的PrP(Sc)會得病,除了駝鹿例外(Williams ES. Vet Pathol. 2005 Sep;42(5):530-49.)。不過最近有個研究居然發現,山獅會柿子挑軟的吃,針對發病的鹿下口,大啖充滿PrP(Sc)鹿肉(Krumm CE, et al. Biol Lett. 2009 Oct 28. [Epub ahead of print])。

《商業周刊》這期有篇文章〈完整揭露 美國牛真相 - 你以為煮熟就好?不吃就沒事?〉,以及其他多篇好文(提供的資訊和我這裡的幾篇文章不謀而合!),從各種角度深入淺出地探討這次台灣政府開放讓美國帶骨牛肉、牛內臟和牛絞肉進口,是多麼不合理的政策。這個攸關全民利益的政策,的確必須經過多方討論、宣導,凝聚共識,並且經過嚴格監督的狀況之下才能作出適當的決定。

好吧,拉哩拉雜講了一堆,不外就是要說,抵制美國牛肉的運動,是合情合理的,請大家大力支持吧!

最後讓大家欣賞兩段影片,一段嚴肅的,一段搞笑的:






我以為我不會需要再寫關於該死的美國牛肉的文章了,沒想到又寫了這麼多XD


延伸閱讀:

The Sky of Gene - 再回《回答:回〈美國牛肉的迷思 – 謠言與事實 Q&A〉》

The Sky of Gene - 回〈美國牛肉的迷思 – 謠言與事實 Q&A〉

The Sky of Gene - 美國牛肉事件是單純的科學問題嗎?

The Sky of Gene - 禪、茶水、嘴炮文

The Sky of Gene - 群萌亂舞的嘴炮文

The Sky of Gene - 科學知識傳播的原則

The Sky of Gene - 【分享】你準備好吃美國牛內臟了嗎?

The Sky of Gene - 機車與美國牛肉之我見

The Sky of Gene - 〈群魔亂舞的美國牛肉〉的科學依據

The Sky of Gene - 美國牛肉事件中,台灣學者專家之意見

The Sky of Gene - 【分享】台大博士生吃牛糞漢堡抗議美國牛肉進口

The Sky of Gene - 群魔亂舞的美國牛肉

The Sky of Gene - 請用您的行動,拒吃美國牛肉!!!

The Sky of Gene - 請用您的行動,來告訴雀巢公司:我們真的受夠無良黑心廠商了!

The Sky of Gene - 群魔亂舞的2.5 ppm!-從台灣三聚氰胺事件論政策和報導的不專業

The Sky of Gene - 救命飲食(The China Study)

The Sky of Gene - 我們到底要吃什麼?(上)

The Sky of Gene - 我們到底要吃什麼?(下)

The Sky of Gene - 靠夭,我們吃的到底是什麼!?(上)

The Sky of Gene - 靠夭,我們吃的到底是什麼!?(下)

The Sky of Gene - 靠夭,那是給人吃的嗎?!

The Sky of Gene - 世界又熱、又平、又擠(上)

The Sky of Gene - 世界又熱、又平、又擠(中)

The Sky of Gene - 世界又熱、又平、又擠(下)



相關網站:

消費者文教基金會重啟「美國牛肉輸台議定書」談判之提案公投連署活動

閱讀全文...

2009年11月3日 星期二

【分享】你準備好吃美國牛內臟了嗎?

純粹覺得這個實在是太有創意而且KUSO搞笑了。




順便再附這個也很有創意且KUSO搞笑的。




以上影片不完全代表本人立場,請勿在此泛政治化,謝謝。


延伸閱讀:

The Sky of Gene - 再回《回答:回〈美國牛肉的迷思 – 謠言與事實 Q&A〉》

The Sky of Gene - 回〈美國牛肉的迷思 – 謠言與事實 Q&A〉

The Sky of Gene - 美國牛肉事件是單純的科學問題嗎?

The Sky of Gene - 禪、茶水、嘴炮文

The Sky of Gene - 群萌亂舞的嘴炮文

The Sky of Gene - 科學知識傳播的原則

The Sky of Gene - 重啟美國牛肉談判!!!

The Sky of Gene - 機車與美國牛肉之我見

The Sky of Gene - 〈群魔亂舞的美國牛肉〉的科學依據

The Sky of Gene - 美國牛肉事件中,台灣學者專家之意見

The Sky of Gene - 【分享】台大博士生吃牛糞漢堡抗議美國牛肉進口

The Sky of Gene - 群魔亂舞的美國牛肉

The Sky of Gene - 請用您的行動,拒吃美國牛肉!!!

The Sky of Gene - 請用您的行動,來告訴雀巢公司:我們真的受夠無良黑心廠商了!

The Sky of Gene - 群魔亂舞的2.5 ppm!-從台灣三聚氰胺事件論政策和報導的不專業

The Sky of Gene - 救命飲食(The China Study)

The Sky of Gene - 我們到底要吃什麼?(上)

The Sky of Gene - 我們到底要吃什麼?(下)

The Sky of Gene - 靠夭,我們吃的到底是什麼!?(上)

The Sky of Gene - 靠夭,我們吃的到底是什麼!?(下)

The Sky of Gene - 靠夭,那是給人吃的嗎?!

The Sky of Gene - 世界又熱、又平、又擠(上)

The Sky of Gene - 世界又熱、又平、又擠(中)

The Sky of Gene - 世界又熱、又平、又擠(下)



相關網站:

消費者文教基金會重啟「美國牛肉輸台議定書」談判之提案公投連署活動

閱讀全文...

2009年11月2日 星期一

機車與美國牛肉之我見

開放美國牛肉進口,引發台灣民間強烈反彈,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司徒文(William Standon)26日強調,美國牛肉非常安全,還說美國發生狂牛症的比例比去年台灣人騎機車的死亡率還要低。司徒文將牛肉和騎機車相比,受到很多批評,因為大家認為這是兩回事。面對輿論的批評,司徒文30日在接受電子媒體採訪時,承認這個比喻不恰當。

嗯,其實司徒文的機車比喻,是個有趣的問題,可以分兩個角度來討論。

首先,司徒文的機車比喻恰當嗎?

當然一點也不恰當,雖然從統計上來說,騎機車可能真的比吃美國牛雜危險。那為何不恰當呢?

因為騎機車對許多民眾來說,是日常生活必須的。

好吧,假設我每天都要騎機車上下班和休閒購物,那麼我的確得承擔騎機車發生意外的風險。同時也假設吃美國牛雜而罹患變種克雅爾氏病(
Variant Creutzfeldt-Jakob disease,簡稱vCJD)而掛掉的風險不為零,不過小於騎機車發生意外掛掉的風險。那麼如果我去吃美國牛雜,我難道就能躲過騎機車發生意外的風險?

當然不會,因為兩個風險不是互斥的!而且,這兩個風險是加成的!

換句話說,如果我常常吃美國牛雜而且騎機車,那麼我生活中是擁有兩項風險!而且,假如我平日只騎機車不吃美國牛雜,那麼只要我開始吃美國牛雜,我生活中就平添了一椿風險!

再來,就算騎機車真的比吃美國牛雜危險,那麼我們該禁的其實是機車嗎?

在討論這個問題前,先讓我介紹一本書,Steven D. Levitt和Stephen J. Dubner的Freakonomics : A Rouge Economist Explores the Hidden Side of Everything,其中文版書名《蘋果橘子經濟學》(大塊文化出版)。作者Steven D. Levitt是芝加哥大學的經濟學教授,Stephen J. Dubner是《紐約時報》和《紐約客》的專欄作家。眾所皆知,芝加哥大學的經濟系是出最多諾貝爾獎的,大師雲集,不過Steven D. Levitt雖然是John Bates Clark Medal的得主(該獎每兩年頒給四十歲以下的最傑出美國經濟學家),卻自詡為流氓經濟學家(a rogue econimist),向來以不務正業自居,書中大部分題目是他自己的一手研究。(請參考〈相撲手經濟學?〉

Freakonomics中討論了一個有趣的問題,是槍械和游泳池,哪個對青少年的殺傷力比較大?答案出乎意料的是後者!在美國,死於家中後院游泳池的青少年,遠多於死於槍下的。

可是槍械和游泳池,何者更令人恐懼?當然是前者!

為何人們普遍恐懼槍械,卻不害怕游泳池?

因為游泳池對很多人來說,已經是生活中常見的東西,而游泳池的功能不是殺人,而是運動休閒娛樂,可是槍械的目的是殺人。而且一般人在日常生活中接觸游池泳的時間和機會遠多過槍械,況且槍械並不應該是日常生活中常見的東西,因此發生意外致死的機會當然也大過被槍械射殺。

好吧,回到美國牛肉的問題。民眾害怕的,其實不是美國牛肉牛雜,而是罹患變種克雅爾氏病(vCJD)。很不幸的,美國牛雜在一些人心目中,和罹患變種克雅爾氏病(vCJD)劃上了等號。民眾對日常生活中經常接觸的機車熟悉且不感到害怕,卻擔憂罹患罕見的變種克雅爾氏病(vCJD)而排斥美國牛肉牛雜的心態,是再正常不過的!

而且也不能以死於游泳池的青少年比死於槍下的多為理由,而提倡禁止游泳池,然後開放所有槍械合法化吧!?

因此,無可否認的,司徒文的那個機車比喻,是幼稚無知,且不知民間疾苦的!


延伸閱讀:

The Sky of Gene - 再回《回答:回〈美國牛肉的迷思 – 謠言與事實 Q&A〉》

The Sky of Gene - 回〈美國牛肉的迷思 – 謠言與事實 Q&A〉

The Sky of Gene - 美國牛肉事件是單純的科學問題嗎?

The Sky of Gene - 相撲手經濟學?

The Sky of Gene - 禪、茶水、嘴炮文

The Sky of Gene - 群萌亂舞的嘴炮文

The Sky of Gene - 科學知識傳播的原則

The Sky of Gene - 重啟美國牛肉談判!!!

The Sky of Gene - 【分享】你準備好吃美國牛內臟了嗎?

The Sky of Gene - 〈群魔亂舞的美國牛肉〉的科學依據

The Sky of Gene - 美國牛肉事件中,台灣學者專家之意見

The Sky of Gene - 【分享】台大博士生吃牛糞漢堡抗議美國牛肉進口

The Sky of Gene - 群魔亂舞的美國牛肉

The Sky of Gene - 請用您的行動,拒吃美國牛肉!!!

The Sky of Gene - 請用您的行動,來告訴雀巢公司:我們真的受夠無良黑心廠商了!

The Sky of Gene - 群魔亂舞的2.5 ppm!-從台灣三聚氰胺事件論政策和報導的不專業

The Sky of Gene - 救命飲食(The China Study)

The Sky of Gene - 我們到底要吃什麼?(上)

The Sky of Gene - 我們到底要吃什麼?(下)

The Sky of Gene - 靠夭,我們吃的到底是什麼!?(上)

The Sky of Gene - 靠夭,我們吃的到底是什麼!?(下)

The Sky of Gene - 靠夭,那是給人吃的嗎?!

The Sky of Gene - 世界又熱、又平、又擠(上)

The Sky of Gene - 世界又熱、又平、又擠(中)

The Sky of Gene - 世界又熱、又平、又擠(下)


閱讀全文...

2009年11月1日 星期日

〈群魔亂舞的美國牛肉〉的科學依據

原本不想再漟渾水的,不過學科學的人,嘔心瀝血的文章被暗中指控扭曲科學事實,是令人寑食難安的。因此,這篇文章的目的是要為 〈群魔亂舞的美國牛肉〉作補充,證明我的提出的論點都有科學依據的。

對文 〈群魔亂舞的美國牛肉〉中的政治問題,這裡就不作討論了,畢竟政治取向是個人的選擇。

〈群魔亂舞的美國牛肉〉
中,關於美國農業及畜牧業的探討,主要依據是Michael Pollan的The Omnivore's Dilemma: A Natural History of Four Meals。Michael Pollan是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的新聞學教授。The Omnivore's Dilemma曾榮獲《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評選2006年年度十大好書The Omnivore's Dilemma中文版《到底要吃什麼?:速食、有機和自然野生食物的真相》由蕭秀姍和黎敏中翻譯,久周出版文化事業有限公司出版。

牛原本是吃草的,歐美國家為了降低飼養成本,一些摻雜抗生素、激素、化肥、殺蟲劑的蛋白質添加劑加入以玉米為主的飼料中,並且還普遍將肉和骨頭的混合物(肉骨粉)加入飼料。先前一直認為是對患病牛的遺體處理出現問題,因此藉由牛吃牛隻肉骨粉的方式,使疾病在健康牛群中傳播開來。這一點在Michael Pollan的The Omnivore's Dilemma中的第四章The Feedlot: Making Meat中提到。

美國牛多少都吃肉骨粉,不見得都是牛的肉骨粉,可是朊毒體本來就會跨物種傳染。關於朊毒體的跨物種傳染及致病原理,機制相當複雜,可參考Prion diseases and their biochemical mechanisms. Cobb NJ, Surewicz WK. Biochemistry. 2009 Mar 31;48(12):2574-85.

肉骨粉的經濟效益很高,以美國的資本主義至上的運作方式,是很難禁的!我要指的是,肉骨粉的經濟效益很高,美國政府本來就不打算禁,所以我並沒有指美國控廠
有不法活動之意。會那樣說是因為相對歐盟完全禁止動物蛋白質施用在牛的飼料內,美國還允許使用禽類和魚類的蛋白質。我並不認為美國大牧場有施用禁用動物蛋白質的黑心非法活動。關於美國允許在牛飼料中添加非反芻動物肉骨粉一事,Michael Pollan的The Omnivore's Dilemma中的第四章The Feedlot: Making Meat中提到,《紐約時報》《西雅圖郵報》(Seattle Post也有報導,科學團體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也有篇文章They Eat What? The Reality of Feed at Animal Factories指出,一篇學術論文也有探討(Sapkota, A.R., L.Y. Lefferts, S. McKenzie, and P. Walker. 2007. What do we feed to food-production animals? A review of animal feed ingredients and their potential impacts on human health. Environmental Health Perspectives 115 (5):663-670.)。

牛的胃液和人類的不同,不是酸性的,而是中性的。強迫餵食玉米後,牛會得胃漲氣胃潰瘍,所以其實是病奄奄的。沒錯,美國牛肉絕大部分是病牛的肉!為了治療病牛,就得大量使用抗生素,又造成了抗抗生素的病菌泛濫。更甭提為了治療病牛而使用的一堆獸醫用藥,美國病牛肉就是藥罐子的產品啦。這一點在Michael Pollan的The Omnivore's Dilemma中的第四章The Feedlot: Making Meat中提到,除了抗生素外,治療病牛主要要長期使用藥物Rumensin和Tylosin。

美國農業部(USDA)的微生物學家James B. Russell也有篇學術論文
Science. Factors that alter rumen microbial ecology. 2001 May 11;292(5519):1119-22.探討這問題。James B. Russell的研究包括大腸桿菌O157:H7,論文中有解釋到大腸桿菌O157:H7的其中一個問題是在,它們可以活在酸性的環境中。我已提過了,牛的胃原本是中性的,吃玉米飼料才變成酸性的。所以在吃玉米的牛胃腸中,大腸桿菌O157:H7會特別多,而且它們能通過人酸性的胃需感染人類。讓牛改吃牧草,牛腸道中的大腸桿菌O157:H7會減少約八成。感染O157:H7大腸桿菌的患者,主要出現腹痛和腹瀉病徵,但約有三分之一人會出現出血性大腸炎,糞便出血,嚴重者更會出現溶血和急性腎衰竭,甚至死亡。《紐約時報》有篇報導E. Coli Path Shows Flaws in Beef Inspection指出美國每年有成千上萬的人因吃食牛肉而感染O157:H7大腸桿菌,並指出美國的控管不嚴格。

玉米飼養出來的美國病牛肉,不僅脂肪含量高到異常,脂肪組成更不利心血管健康。正常的肌肉是不會均勻地分佈脂肪的,那些乍吃之下美味的牛肉,其實都是變質、畸型、異常的肌肉。美國人的心血管疾病罹患率節節上升,很大部分是國民的飲食習慣造成,例如吃了太多不健康的美國病牛肉。這點在Michael Pollan的The Omnivore's Dilemma和另一本書In Defense of Food: An Eater's Manifesto中有提到。In Defense of Food有中譯本《食物無罪:揭穿營養學神話,找回吃的樂趣!》(曾育慧譯,平安文化出版)

有人會爭論道,並非所有美國牛都吃葷吧?是的,的確有純吃草的美國牛,可是吃草的牛需要更多土地和生長時間,成本很高,所以在美國,草食牛的牛肉,是在高級超市裡賣的,比吃葷的牛肉貴好幾倍,連美國內銷都不夠,美國外銷的都是吃葷的牛肉啦!這在Michael Pollan的The Omnivore's DilemmaIn Defense of Food中有提到,加上我在美國的生活經驗。

美國牛吃玉米,而玉米在美國是最主要的糧食作物,玉米背後涉及了龐大的石化工業、機械工業、農業、生技公司、食品加工業、醫療業、保險業以及政客的利益。大量種植玉米的美國中西部,也是美國很保守的地區,他們就曾是蠻橫霸道無能的美國共和黨的長期支持者!這是我個人的政治推論。

來仔細談談美國牛被迫喂食的玉米吧!玉米基本上是最容易種植的糧食作物之一,這也就是為何美國決定大量種植。玉米雖然能密集地種植,可是卻也需要大量的氮肥。氮雖然是空氣主要組成成份,可是人工固氮需要耗費大量石油!這是常識,而且在Michael Pollan的The Omnivore's Dilemma有提到。

為了讓美國的玉米田裡能旺盛地長出源源不絕的玉米,並且讓石化工業能夠從中獲益,美國就得到處去爭奪石油!所以說誇張一點,美國鮮嫩多汁的牛肉裡粉紅色的牛血,其實就是十幾萬無辜伊拉克人民的鮮血!這是純政治指控,嫌我跳得太超過,可以看這篇《哈潑雜誌》(Harper's Magazine)的文章:The oil we eat: Following the food chain back to Iraq。《哈潑雜誌》是美國第二老的知性月刊。

我常常跟朋友說,美國其實並沒有農業,就一定會被取笑。可是美國真的幾乎沒有農業,因為大部分美國農民常常無法決定他們種的作物的品種,更甭提自行去改良。大部分美國農民充其量,是石化和生技公司雇用的工人,他們把農田當作工廠一成不變地操作大量農業器具,和工人其實沒兩樣,所以算是工業。這一點,是個人的有趣觀點,和科學事實無關,不過Michael Pollan的The Omnivore's Dilemma中就詳細描述了美國農業的歷史和現狀。

美國玉米農種植的玉米種子,是向生技公司如孟山都(Monsanto)等大量高價買來的。後者巧妙地利用遺傳學上的混種優勢(heterosis)來變相強迫農民只能向他們高價購買種子。生技公司賣的種子,是兩個純品系的第一代。因為混種種子的第二代會變得很貧弱,所以農民是無法把收成的種子拿去種植的,除非他們想虧到死!好吧,生技公司得益了!這點在Michael Pollan的The Omnivore's Dilemma的第二章The Farm中有提到。

密集地種植玉米,就得機械化,所以五湖區的機械工業也得益了!耗費大量能源和機械化設備把玉米拿去製成玉米糖漿,然後用在所有加工食品讓美國人肥到死的食品加工業當然也得益了(石化和機械工業又再爽到了)!美國人吃太多玉米糖漿和病牛肉所以得了肥胖、糖尿病、心血管疾病、癌症等文明病,醫療業和保險業也間接得益了!這是政治上的推論。

好吧,石化工業、機械工業、農業、畜牧業、生技公司、食品加工業、醫療業和保險業加起來的金錢和選票夠可怕了吧?這就是為何美國政府拚了老命,被外國人痛罵蠻橫、霸道、無理、沒良心,也要用自由貿易為藉口,強迫把病牛肉和病牛雜賣到其他國家!然後他們再把賺來的錢去中東購買石油來造成全球暖化,中東國家再把賺來的美金資助恐怖份子作亂......這是政治推論,不過Thomas L. Friedman的Hot, Flat, and Crowded: Why We Need a Green Revolution有指出美國和恐怖分子的關係。
Thomas L. Friedman是《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

看來美國病牛肉真是個邪惡的東西啊,算是一種妖魔吧?好吧,一切問題都來自玉米,那為何挑單挑牛肉下手?雞和豬也可喂食玉米啊?雞和豬是雜食性的,喂食玉米根本沒有問題。牛的換肉率比雞和豬差,七公斤飼料換一公斤牛肉,可是五公斤飼料換一公斤豬肉,而三公斤飼料可換一公斤雞肉。換肉率是從多方資料來的,主要可參考維基百科的條目Feed conversion ratio

生產牛肉其實就經濟效益來說,是最不划算的。不過,正是因為牛的換肉率差,需要喂食更多玉米,不僅畜牧業得益,上遊的石化工業、機械工業、農業、生技公司等可以刮分到的利益也更多!可是從中產生的溫室氣體也更多!這算是我個人的合理推論。


好了,歡迎各位就科學問題提出問題、意見、建議或討論,謝謝。

不過,我想很多朋友想知道的是吃美國牛肉究竟有沒有感染變種克雅爾氏病(vCJD)的危險。就這點,容許我打個官腔:

科學界對人類吃食罹患牛腦海綿狀病變(Bovine spongiform encephalopathy,簡稱BSE)的牛肉能否感染牛朊毒體而罹患變種克雅爾氏病(Variant Creutzfeldt-Jakob disease,簡稱vCJD)之可能性,已有了初步的共識,也就是兩者之間是有高度關聯性的。

根據現在資料研判,雖然無法排除長期大量食用美國牛肉與其他感染性及非感染性疾病的關係,並且也無法百分之百準確評估風險,不過因食用美國不帶骨牛肉而罹患變種克雅爾氏病(vCJD)的風險應該相當的輕微並且趨近於零。

而吃食美國帶骨牛肉、牛內臟及牛絞肉之風險,也無法百分之百準確評估,不過估計是吃食美國不帶骨牛肉風險之各約四、廿及七百倍。雖然吃食美國帶骨牛肉、牛內臟及牛絞肉而罹患變種克雅爾氏病(vCJD)之風險,也有可能相當的輕微並且趨近於零,不過建議儘量避免或少量攝取。

好,最後再聲明,我鼓吹拒吃美國牛肉,的確是站在政治、經濟、人道、健康和環保的立場。換句話說,我並沒有反對美國不帶骨牛肉入台,而是鼓勵大家拒吃。我並不是想要模糊問題焦點,而是從不同角度來看待美國牛肉。關於這點,吃不吃,這的確是個人選擇的問題。

我反對美國帶骨牛肉、牛肉臟及牛絞肉進口台灣,是基於公共衛生的立場。也就是希望把風險降到最低,如果能不進口,絕對是更好的政策。


延伸閱讀:

The Sky of Gene - 再回《回答:回〈美國牛肉的迷思 – 謠言與事實 Q&A〉》

The Sky of Gene - 回〈美國牛肉的迷思 – 謠言與事實 Q&A〉

The Sky of Gene - 美國牛肉事件是單純的科學問題嗎?

The Sky of Gene - 禪、茶水、嘴炮文

The Sky of Gene - 群萌亂舞的嘴炮文

The Sky of Gene - 科學知識傳播的原則

The Sky of Gene - 重啟美國牛肉談判!!!

The Sky of Gene - 【分享】你準備好吃美國牛內臟了嗎?

The Sky of Gene - 機車與美國牛肉之我見

The Sky of Gene - 美國牛肉事件中,台灣學者專家之意見

The Sky of Gene - 【分享】台大博士生吃牛糞漢堡抗議美國牛肉進口

The Sky of Gene - 群魔亂舞的美國牛肉

The Sky of Gene - 請用您的行動,拒吃美國牛肉!!!

The Sky of Gene - 請用您的行動,來告訴雀巢公司:我們真的受夠無良黑心廠商了!

The Sky of Gene - 群魔亂舞的2.5 ppm!-從台灣三聚氰胺事件論政策和報導的不專業

The Sky of Gene - 救命飲食(The China Study)

The Sky of Gene - 我們到底要吃什麼?(上)

The Sky of Gene - 我們到底要吃什麼?(下)

The Sky of Gene - 靠夭,我們吃的到底是什麼!?(上)

The Sky of Gene - 靠夭,我們吃的到底是什麼!?(下)

The Sky of Gene - 靠夭,那是給人吃的嗎?!

The Sky of Gene - 世界又熱、又平、又擠(上)

The Sky of Gene - 世界又熱、又平、又擠(中)

The Sky of Gene - 世界又熱、又平、又擠(下)



閱讀全文...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