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30日 星期五

為何燒香、燒金銀紙是一種賄賂神明的行為?


Photo credit: Danny Ku@Flickr, CC BY-NC-SA 2.0


說穿了,這篇〈環保單位別把民間信仰當作空汙提款機〉只是在美化一個事實,那就是燒香和燒金銀紙,就是一個賄賂的行為,賄賂神明來幫忙喬事情。有用嗎?鬼才相信!如果燒香和燒金銀紙就能讓神明有神力來喬事情,我們還需要政府幹嘛?乾脆讓神明佔領行政院、立法院、司法院就好。這些神力無非只是怪力亂神,而且還培養人民賄賂的心態,是民主法治的跘腳石!

這篇是在包裝美化賄賂的行為,信不信,以我寫作的能力,我也能寫出一篇直接塞錢給官員辦事是符合使用者付費而且還是市場經濟良好運作(因為市場經濟裡,用金錢購買服務且價高者得,是正常的)的一種正當行為,可是真的是如此嗎?

我來自東南亞,不曉得大家知不知道,在東南亞各國,最常也最愛塞錢給官員、警察、黑道喬事情的,往往是華人。所以在東南亞社會,我們都知道華人為何比較有塞錢給官員、警察、黑道的習慣,那是因為在我們的民間信仰裡頭,這不僅是種被允許的行為,甚至還是被鼓勵的行為!

書讀太多,有時候就有能力寫出很似是而非的東西,不過有很多事情,擺在眼前用心觀察就好。說真的,那些去廟裡燒香、燒金銀紙是站在這篇這裡繁複辨證的角度來思考他們去拜拜的行為嗎?李家維老師的一個嗜好是收集神佛像。一開始他只是在田間路邊撿到上廟拜拜可以不靈,然後被幹走丟棄在田野的神像,他開始注意那些被去丟棄的神像,發生還真不少,單單在竹苗一帶幾乎平均一兩週都能撿到一兩尊,他收集的那些被丟棄的神像現在已多到可以蓋小型博物館。

一定會有朋友質疑燒香、燒金銀紙為賄賂說是扯太遠,這在我沒有把脈絡說清楚的情況下,這些質疑不算不合理,那容我再說明清楚。像我前段說的,有人去拜拜是為了要神明喬事情,從簽賭到詛咒仇家家破人亡都有,不過這當然是少數。

大多數人去拜拜是為了保平安、求健康、求幸福、求學業、求事業等等,我有次帶一位耶魯大學的教授去參觀台北市保安宮,我跟他解釋那些神明可以求什麼,他就說這是一個「department store」的概念,也就是民間信仰的神廟通常像是百貨公司,有多種選擇。

好的,那我們就真的相信有神明,祂們有所謂的靈力可以幫類助凡人好了。那我為何會說疑燒香、燒金銀紙本質上是賄賂呢?好,我們認知的賄賂是什麼?簡單說,就是用金錢或其他物質來收買有權力的官員或執法人員來選擇性為你服務,不管那樣的服務違不違法,塞錢要官員加快文件辦理速度,加快文件辦理速度本身不違法,但是因為有利益輸送選擇性為你加快文件辦理速度那就是違法,更甭提許多要辦的事本身就是違法,是民主法治社會不容的犯罪行為,這個大家想必沒有爭議吧。

那如果上廟燒香、燒金銀紙,要保平安、求健康、求幸福、求學業、求事業等等,那在一些人提出的使用者付費的概念,就不是賄賂嗎?那我就要問,有靈力的神明,他們的權力是不是「天道」所賜予的,不管是努力修來的,或是出身神仙世家,他們的靈力如果是「天道」賦與的,就像官員的權力是憲法賦與的,那祂們在道理倫理上,能否因為利益的輸送,而選擇性辦案⋯哦不⋯為香客辦事?

如果一個好人,奉公守法、沒有惡習,而且還是好子女、好伴侶、好父母、好公民,可是他/她不上神廟燒香、燒金銀紙,另一個人作惡多端、吸毒濫賭,是個壞子女、壞伴侶、壞父母、壞公民,那神明如果選擇性不保祐不燒香、燒金銀紙的好人,而選擇性保祐燒香、燒金銀紙的壞人,這是你們可以接受的嗎?官員選擇性辦事或辦案,和神明選擇性保祐,本質上有何不同?如果不能接受,那燒香、燒金銀紙的意義何在?

有人去廟宇燒香、燒金銀紙可能不是為了求什麼,只是為了解決人生的疑問,這不功利了吧?但是,別忘了,所謂天機不可洩漏,神明因為燒香、燒金銀紙就向當事人洩漏天機,這和塞錢給官員探聽內情或消息,官員即使沒有去辦事,那就不算賄賂了嗎?這兩者又有何本質上的差別?

民俗儀式中還有其他奉獻或供俸行為,為何我們特別挑燒香、燒金銀紙來作文章呢,因為奉獻或供俸,不管是水果、仙草蜜、神豬,或者甚至是電子花車,最後是被人吃掉或觀看,可是香和金銀紙,除了被燒掉,燒掉前燒掉後,人都用不到,就像為何塞錢給官員是賄賂,可是傳長輩圖給他們就不是,因為錢有排他性,塞給了官員,你就再也用不到了,可是傳長輩圖給官員,你和他還可以再傳給長輩。

當然,我們可以再理性思辨一個問題,如果有人燒香、燒金銀紙,不是為了自己,不是為了私利,是為了為國家、社會祈福消災,是個利人的行為呢?這算不算賄賂?如果是這樣,那麼就很難算是賄賂,這更像是為了公共服務而繳的稅。不過,如果是如此,那就要問問,我們的整個社會共同體,接受有人把錢花去燒香、燒金銀紙,而不是直接花在更大的公益上嗎?

如果有人說,他天龍國大馬路當街殺雞向路人灑雞血是為了世界和平,那是他信仰的自由,這能被接受嗎?這很難被接受,因為他的行為影響了和他信仰不同的人,那麼同理我們也可以合理質疑會造成空汙的燒香、燒金銀紙行為,是否影響了不同信仰的人,如果有那是否就該用公共政策來討論,而非強辯是信仰就能為所欲為。

沒錯,百貨公司是外面的廟,另外有拜自家祖宗的燒香、燒金銀紙,後者本來就是自家人保祐自己人,講成賄賂的貶意會讓很多人不能接受。對啊,給爸媽錢要他們去幫你一些忙,錢給再多也當然不算賄賂,除非你要他們做的是違法的事,或者是濫用他們的職權圖利自家人,那即使不是賄賂,也是犯罪行為。所以在家廟或清明節燒香、燒金銀紙給祖先不在賄賂範圍內。

是的,有朋友當然可以再質疑說,不要去管什麼靈不靈力,有人燒香、燒金銀紙是為了精神上的力量,我們不能去否定那樣的行為。那我又要說,這種以人為本,而非以神明為本的想法更進步,但是如果以人為本,那人的拜拜方式就得一成不變嗎?別忘了,商朝時還拿活人獻祭的。我們不能換個方式去祈求心靈上的安定,而一定得燒香、燒金銀紙?不能換成供水果或禮品嗎?如果有人說女人當總統,或者同性戀可以結婚等等,他們心靈終生不得安定,那公共政策就得照這些人來制定嗎?

我去神廟拜拜嗎?有啊,很不科學的說,我甚至可能能通靈。可是我絕對不燒香、燒金銀紙,我拜拜只是對神明的一種尊敬,不管祂們做的是好是壞,祂們曾經給予人民精神的力量,這是值得尊重的,可是我絕對不賄賂祂們,那些只需要燒香、燒金銀紙的神明,只保祐燒香、燒金銀紙的香客的神明,也不值得我們尊敬!

另外,有趣的是,我有很多朋友在臉書轉這一篇,評語有不少是什麼「原來如此」、「長知識了」、「見解很棒」⋯⋯由此可見,大多數朋友是第一次看到文中的解釋,所以自己過去為何燒香、燒金銀紙顯然非文中所述,否則怎麼一幅初次見面的感覺呢?這篇更像位文青知識份子獨到精闢的見解吧,不見得是所有拜拜的人都知曉的。

我並不是批評那篇〈環保單位別把民間信仰當作空汙提款機〉完全沒道理,可是信仰是要符合時代的,神明也會演化,我們要區分出為何傳統社會會有一些這樣的行為,這些行為是否讓我們要成為一個真正的民主法治社會有所阻撓。我聽說不少廟方已樂意配合,改用其他方式來拜拜,與時並進是民間信仰能否更被社會包容的關鍵吧。

除了空汙,香和金銀紙,也是要砍樹來製作的吧?製紙過程就會有汙染,可是這些紙存在的目的只是被燒掉,這和我們社會節約資源的美德沒有抵觸嗎?而且這和現在的環保意識真的沒有抵觸嗎?廟方能否把這些燒掉的資源用在公益上?這應該是神明也樂見的吧。

11 則留言:

余重立 提到...

賄賂兩字說得太嚴重了吧,這就是東西方禮儀觀點之異,不管怎樣,到人家拜訪,帶伴手禮是東方社會習俗,尤其華人社會,何況是委人辦事,這是上古尚無所謂國家政府時期的一般作法,當然隨時演進,成為所謂民主自由時代了,或可不再那相信神明之全能,但政府真能就此取而代之,完全為民解決難題嗎?!果真如此,一切宗教行為豈不多餘,可為何時代愈進步愈發達了,其各種宗教行為也愈是教人難以致信,是宗教力量才能使人們得到更富有,尤其是西方教派不是嗎?!故而愈加鄙視本國傳統宗教習俗,倒真是西風壓倒東方,乃更惡其行是汙染不環保,就必得除之而後快,根本失去其原來宗教本義,成了不倫不類,不中不西,其文化特色蕩然無存,那還算啥;再者環保不汙染是這麼簡單即可認定嗎?無臭無味不見煙火即是環保了嗎?香氣四溢,近悅遠來更是環無汙染乎,豈不也太淺視了吧,祈深思之;華人社會燒香燒冥紙即是對神明賄賂的一種不當行徑,導致其於現今總有喜歡錢予官員辦,這不也太自以是吧,豈不識再惡極黑道,也還是要講就長幼有序,倫理忠孝信義不是嗎?那又豈是華人社會所致,人性本來如此呀,何其怪哉,反證之,西方各宗派就無賄賂其唯一真神之舉嗎?!最常見是十一奉獻,其非賄賂之徑則何,只是其自圓其說是回饋神所給予者,美哉其詞,更噁心是每次禱告到取後,不也常呼,讚美神,一切榮耀皆歸乎神,好不受諂媚之語猶不自知乎,回覆或太直了,莫怪,幸甚幸甚,彼此共勉之。

余重立 提到...

為何不見本人留言全於留言處,是網路有問題嗎?!

泰 提到...

整篇都立足在不對的假設上
金紙是布施給孤魂野鬼的(包含祖先),誰跟你說是給神明的?

Gene Ng 提到...

太好了,我也是這麼聽說,可是「臺灣民間信仰講求靈驗,神明靈力建立在香火之上,一間廟宇必須要有香火,神明才會有靈力,地方才會興旺,沒有香、神明就不存在。」還有「此外,常有人誤解金銀紙只是一種貨幣的物質象徵,事實上這是對民間信仰最粗俗的認識。除了透過香來展現靈力,金銀紙也是民間信仰中香火靈力的核心象徵,比如沒有雕奉神靈,即可使用金紙來替代神位。」這可是溫宗翰先生說的。

秦子雲 提到...

作者是馬來西亞回教徒吧?
然後批判異教行為也滿有趣的,
既不了解燒香,燒金銀紙的真正用意,
光用主觀想法詮釋,也還滿想笑的。
再來說說基督天主回教都要求信徒捐出十一收入,那這些不是賄賂?
燒香跟燒金銀紙就是?雙重標準應該是走個唱反調求曝光吧。

Gene Ng 提到...

我是佛教徒。

再來看看這段「另方面,民間信仰體系當中的神靈與鬼怪是同時存在的,神明為了要安撫、收服或整頓地方社會的安寧,也必須使用金銀紙;因此常可看見在路口或偏遠地區露天焚燒金銀紙,其實是神靈透過派紙錢來收服鬼魅,作為神靈兵將。」

有警察或里長來說,社會上無業的小混混太多了,是社會治安的隱憂,為了安撫、收服或整頓地方社會的安寧,必須要給他們一些零用錢以免他們犯案,這樣好了,每家每戶交點錢給波麗士伯伯,他們來派錢來收服小混混,保護地方治安。看起來有沒有超熟悉的呀?

丹楓 提到...

作者會寫這樣的文章,我想是立意相當良善的,作為一個現代知識份子想要針對「傳統陋習」提供一些振聾發聵的看法。然而作者確實不太了解民俗信仰的深刻內含,金紙本身並不只是在陰世流通的貨幣,而是一種能量的便利流動物質。香火與金紙提供的能量,可以有助於靈鬼飽食與微繫其生命樣態的舒適性、完整性。同樣的,這類能量中的較純淨者,亦能為神靈所運用。神與鬼須要能量,就像人須要食物,須要衣裝,須要民生必須品,靈鬼收到金紙(香),可以把能量轉化為這些東西,雖然祂們也能從自然界中的一些花香或是果氣得到,但遠比香火與金紙來得更沒效率。因此一旦需求不會消失,這些供應就自然是有意義的,遠非單純以空氣污染或賄賂可以解讀。一般的廟神如有較高的功夫,可以從自然界獲取自己須要的能量,但卻不可能無限量地提供這類能量給所有的靈鬼,因此金紙對廟神也是必要的。
金紙能提供的能量最主要來在背後所貼的金銀箔紙,金紙本身的竹紙品質亦有影響,現在由於粗濫製造的金紙愈來愈多,以致於過去只要燒一疊能了的事,因為品質的落差,現在往往要燒三五疊才能作數。所以我認為重點應該在提升金紙與香的質量,而非一概禁絕。

丹楓 提到...

我很訝異作者把我的留言隱藏或刪除了,我不認為該留言中有任何不理性與不適宜的內容,只是對稍金紙文化介紹與解釋為何有其作用及存在,因此跟賄賂其實並沒有直接關切。

Gene Ng 提到...

是blogger.com把您的留言送給「垃圾留言」匣,不過不要難過,blogger.com幾乎是把所有有內容的留言送到「垃圾留言」,只要留一兩句話的才不會,我完全不知道邏輯何在,受害者很多,我每次都要被提醒才會去救出Orz

我在文中表示過了,燒香和金銀紙給祖先,不算是賄賂,過去傳統文化的框架,也不算賄賂,因為過去連找官員辦事,也是約定俗成要包紅包的,在不久之前,在台灣生大病看醫生也要包紅包啊。可是,我們社會的認知已經產生重大變化,現在有人包紅包給官員看看嘛。

民俗,要用民俗的角度來看。去傳統社會,廟宇保護的是鄰里社區,廟宇參拜是一個社區凝聚向心力的力量之一,這個在現代社會已改變了很多,現代人可以追逐所謂的靈驗的大廟,廟宇的神明,已經不像鄰里的好鄰居,而更像百貨公司。就像雜貨店已淡出人們的生活,取而代之的是超商和超市。所以現代人去廟宇拜拜的心態,更像是去百貨公司,而不是去熟人開的店。

我從前住天龍國時,附近有間不小的廟,一到廟會就敲鑼打鼓吵翻天,晚上還會放鞭炮,我們都因為那是民俗而忍耐。有次非常誇張,週日晚上過八點一直放到半夜,中研院就很多人大爆走,在臉書上叫苦連天,尤其是外國學生和學者,完全無法理解為何他們能籍宗教信仰嚴重干擾他人生活。家有小孩的朋友被鞭炮嚇到要好幾天安撫。有次廟會遊街,他們一大早封路就算了,連人行道也封,我差點上不了班。過去,那家廟保護鄰里,所以社區會把廟的事當自己家的事,可是現在廟附近住的居民大部分和廟完全沒有任何關係,也不會去拜,那廟的事為何要成為我們的事?

那天放整晚鞭炮,或許是因為神明需要能量,可是那些神明需不需要能量,關我們生活在附近的居民有什麼關係呢?我們壓根兒從沒去拜過,我們不需要祂們保護,那為何祂們可以干擾我們的生活。鞭炮因為有聲響,所以影響很大,燒香和燒金銀紙只有煙霧,稍有距離影響有限,不過只要對足夠多的非信眾產生影響,就該拿來當公共政策討論,而非民俗說怎麼樣就怎麼樣。

余重立 提到...

又來了,怎麼前幾天再發的回覆又不顯了,可怪咧!今再發一回吧,盼版主不介意吼,感謝了!!!
每個宗教,每個國家地區,都有其特殊行為模式,在沒有與其他國家民族宗教交往時,總是堅守其傳統習俗,或有其不通人情之處,卻不可說那皆是陋習,若真如此全然去之,那請問所謂其國之風土文化是啥?!有時還真是解其東傳之西方宗教,確有那麼高超嗎?存疑多多,但見其新奇可見得其奧義乎,多嘛人云亦云,或為其本身附教獲而違背其本心,不是嗎?!沒有一個宗教是完美至上無瑕,即便是無瑕,也會因宣教者私心所致,失去創立者初衷,就以佛教最最重視的茹素與放生,真如海濤大師那樣解說作為嗎?那豈不弱了回教一大截了嗎?人家是認為一舉一動總免不了殺生,所以他們的阿訇總叫人要隨時動唸超生咒,以解救彼此;再說他教總對我國祭解禳災祈福,是種迷信俗不可耐,可他們不也有驅魔逐邪之儀軌嗎?那又怎說,勿以各教祈福禳災之儀式各異而互輕之,那才是真正的修道,教人向善之本心,不然入隨俗或問俗是何意,想想那階初至本地是如何與原住民達成那麼融洽的宣教;基督教不是很強調唯一真神,危急存亡之際,只要誠心呼求祂,必然獲得解救,這又與佛道教所稱危難時呼求媽祖和觀世音菩薩何異哉,回教不亦如此嗎?!畢竟都是宗教行為,真有差那麼多嗎!求人幫忙帶些見面禮面唔有錯嗎?而所祈求事也不未必均得以迎刃而解呀,所謂違法違忌諸事,未必就能得到神明應允,這在佛道界稱之為命中注定,即便那十惡不赦之徒或鬼魅,也不是求其私下代行便會成行,須知有所謂帶令而來索取者,即使你所求的是再至高無上的正義之神,也不能動他分毫,這就是一般人不得其解之所在,即使是十分虔誠的佛教徒,也未必瞭解其真諦,故燒香祭祖敬神明鬼寃,並非賄賂迷信,錯的是其焚化之香紙原材太粗劣,或參了不該有的不良香精,那才應予苛責所在,不是嗎?!

Gene Ng 提到...

也有網友指出燒紙錢燒香是使用者付費,那我們來論證一下。塞錢給貪官是賄賂,可是看醫生付費是合理,是因為官員的收入來源是來自納稅人,所以不能各別收費,可是醫生是來自病患的支付,所以收費合理,除非是納稅人的錢營運的公立醫院例外。那我們來討論一下,神明的權力和能力是誰賦與的?如果是來自「天道」或者高層力量或者一個抽象的羅格斯,那麼神明提供的,比較像公共服務,還是商業服務業,這取決於你們相不相信在靈界有一個統一一致的運行規則,而所謂的神力是不是一個自由市場,由神明自行決定收費制度和提供的服務。如果妳相信神明可以收費提供任何服務,祂們的服務完全由價格決定,不需要對凡人一視同仁,是種完全自由貿易的商業服務,那壞人燒香燒紙錢就可以取得服務,好人不燒香燒紙錢就沒有服務,像醫生不必根據人品提供服務,神明的服務完全和道德徹底脫勾,那就可以不必接受我的論點。不過如此一來,傳統對神明的認識如「舉頭三尺有神明」等觀念就要全部徹底推翻⋯

再來打個不恰當的比喻,假設有人剛好遇上人生大問題,在煩心時在公園遇到鄰居老伯,聊了好幾個小時,被老伯的一番話頓時解決了心中煩惱。如果那個人想,老伯實在太了不起了,比一流的心理醫生還厲害,好吧掏出手機查天龍國的心理醫師咨商一小時多少錢,馬上掏腰包拿出鈔票對老伯說,這當作心理咨商費拿去不要客氣哦。這種使用者付費的心態,是常情會接受的嗎?當然,那人可以事後去拜訪老伯,帶些精心準備的小禮物,老伯愛吃的水果,可能沒那幾千塊來得厚重,可是你們覺得老伯會希望哪種待遇。神明會膚淺到需要燒金銀紙來當作付費嗎?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