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8日 星期二

南港202兵工廠搬遷爭議之我見

南港202兵工廠


自從張曉風發表了文章〈報告總統 我可以有兩片肺葉嗎?(上)〉〈報告總統,我可以有兩片肺葉嗎?(下)〉,南港202兵工廠搬遷頓時成了媒體顯學了。

上百名藝文界人士還發表「夢想202」聲明,聲援作家張曉風,要求保留南港202兵工廠這塊185公頃的綠地,作為台北的「中央公園」。包括作家陳若曦、管管、林文義、紅衫軍總指揮施明德、新象文化創辦人許博允、政大台文所所長陳芳明等多位藝文界人士,召開記者會發表「夢想202」聲明,這項聲明已有近百人連署,連署人數還在增加中。

聲明稿指出,留下南港202兵工廠185公公頃綠地,是「敬畏生命」或「踐踏生命」的抉擇;是「邀請陽光、空氣、水」或「拒絕陽光、空氣、水」的十字路口。還強調這場綠地的爭議,「不只是環保與經濟的衝突,而是選擇善良或罪惡的互不共容」。藝文界訴求,中央研究院和財團都應該退出202兵工廠綠地,請馬英九總統督成行政院長吳敦義明確宣示,把185公頃軍管保留下的綠地,做為台北的「中央公園」。

我是生物學家,博士班主修生態演化學和族群生物學,個人也是非常支持生態保育的人。可是這一次,我要在此鄭重聲明,我其實支持中央研究院的聲明,相信「國家生技研究園區是在環保價值之內尋找共存共榮的空間」!我此次支持中研院,乍看之下前後言行不一,不過卻是基於許多專業的判斷考量而決定的。

我現在雖然任職中央研究院,可是我服務於生物多樣性中心,做的是基礎的演化生物學研究,中研院應用性的生技園區與我的學術專長及生涯規劃毫無任何直接相關!我也沒有和中研院的任何同仁討論過南港202兵工廠和國家生技研究園區,沒有任何人影響我的決定及判斷。我日後在學術界的升遷,和我發表的學術論文品質有關,和我支不支持國家生技研究園區毫無任何關連。我不擔憂瓜田李下之嫌,因為我知道我的主張是有道理的!

我反對國光石化入侵濁水溪河口溼地也反對中科三期的開發,那我為何支持國家生技研究園區的開發呢?理由非常簡單,因為202兵工廠根本就不是塊完全自然完整的生態處女地!國家生技研究園區的開發不是把生態處女地變成高污染的工廠,也不是把良田強行變更為圖利少數財團的高科技工廠!而且國家生技研究園區的開發不僅可能維繫台灣經濟命脈,還能造福人類福祉,而且還和國家安全攸關!

我反對企業財團進駐南港202兵工廠開發廠房和豪宅,因為那明顯是圖利少數特定人仕!可是把國防部的南港202兵工廠轉給中研院,是國有土地在國家機構之間的變更使用,並不是圖利少數特定人仕!

而且,講一個非常簡單的道理,就可以瞭解主張把南港202兵工廠完全改建成中央公國的人仕論點之謬誤!那塊土地,不管在好幾十年前該不該保護,它已經部分開發成為兵工廠!是製造武器彈藥的兵工廠耶!如果說改建成廠房並且用一堆化學原料製造武器彈藥,對環境沒有任何衝擊,是睜眼說瞎話!而中研院主導的國家生技研究園區,是研發而非生產的基地。生物研究的廢棄物管制是所有廢棄物管制中最高的。因此研究中心對週遭環境的衝擊,甚至可能比製造武器彈藥的兵工廠還低!

藝文界人仕主張的中央公園,在把兵工廠拆遷改建成公園時,對環境有可能是毫無任何衝擊的嗎?而改建成公園後,湧入公園晨運、散步、野餐、蹓狗、騎車、健行的人們,對環境就沒有任何衝擊嗎?許多文章新聞都一再表示,南港202兵工廠之所以能成功保護許多珍貴的生態棲地,並非是因為它原來是個公園,而是那是閒人免進的軍事管制區!說把整個南港202兵工廠全都改建成公園才能達成生態保育之目的,也是睜眼說瞎話!

如果藝文界人仕真的主張保育,那該主張的是把南港202兵工廠搬遷後,原封不動地改成野生生物保育區,而非改建成所有市民遊客皆可自由進出晨運、散步、野餐、蹓狗、騎車、健行的中央公園!可是生態保育難道就僅是把野地毫無保留地保存起來而已嗎?就學理而言,把整個南港202兵工廠都劃給中研院,讓它繼續成為閒人免進的管制區域,並且讓中研院的專家學者好好用心地研究如何管理這片綠野,可能都比劃成中央公園對環境來得好!

藝文界人仕對南港202兵工廠的關心,有多少是出自專業考量,還是民粹式作風?如果說藝文界人仕真的重視生態保育,他們該極力搶救的,是濁水溪河口溼地,因為那裡有確定該保育的重點--稀有的白海豚!如果說藝文界人仕是為了自己和親友能在綠地上晨運、散步、野餐、蹓狗、騎車、健行,而主張完全把南港202兵工廠改建成中央公園,是極度自私自利的!

生態保育對現代社會的確非常重要,也被一再忽視。國光石化將入侵濁水溪河口溼地,嚴重破壞白海豚的生態保育,比中研院動早已部分人工化的南港202兵工廠,還可惡至少一百倍以上,可是得到的重視卻遠不及南港202兵工廠,那濁水溪河口溼地及白海豚的「陽光、空氣、水」在哪裡?誰來敬畏濁水溪河口溼地及白海豚的生命?濁水溪河口溼地為何就沒有藝文界大佬發聲了?難道是因為它不在台北?難道是因為他們不能在上面晨運、散步、野餐、蹓狗、騎車、健行?

有位朋友說得好「不能因為妳是大作家,因為妳要保護的是受爭議生態園區,就可以這樣恣意辱罵看不順眼的人吧!?」。恕我孤陋寡聞,之前沒聽過張曉風女士的名聲,也沒讀過她的任何作品。可是從新聞中,馬政府和中研院釋出善意和她溝通討論後,她卻半句專業討論也聽不進去,那樣的態度不是討論溝通,而是霸王硬上弓!我欣賞張曉風女士的用心,可是卻不欣賞她的態度。

如果張曉風女士有理,那她何必向馬總統下跪;如果張曉風女士無理,那她下跪了,政府就得遵從了?如果說藝文界人仕的起哄,台灣學術界龍頭中央研究院就得乖乖就範而退出,那日後連台灣學界還有誰能尊重專業?對人工化綠地的保護,就能無限上綱地撼動學術專業和社會公義嗎?

國家生技研究園區的開發,不一定能成功為台灣建立生技產業,可是如果不行動,就一定不可能會成功!中央研究院近十年來在生命科學領域的研究成果進步,是世界有目共睹的!因此,國家生技研究園區由中研院來主導,比其他學界單位的成功率來得高!如果阻撓中研院的國家生技研究園區之發展,不啻是種變相的懲罰成功!

台灣學界面對高房價低收入,以及亞洲其他先進國家不斷大量加碼生命科學研究的競爭及打擊,原有的優勢正快速地流失。如果再加上民粹作風的阻撓,台灣還會有下一個能夠維繫繁榮的產業嗎?

是的,藝文界人仕可以口口聲聲說台灣已經錢淹腳目,該思考生態保育。可是生技發展,難道只是為了錢?國人十大死因中的癌症、腦血管疾病、心臟疾病、糖尿病、肝病、腎炎和高血壓皆是文明疾病,都需要生物科技研究的突破才能有效解決!生物科技研究及生科產業的成功,不僅是為了錢而已,而是可以改進全體國人的生活品質,攸關的是全體國人民的福祉,而非台北國的一片就算有國家生技研究園區也能保留的綠地而已!難道國人為了台北人工化綠地的保育,就要在醫療品質上大打折扣,並且向國外唯利是圖的大藥廠進口昂貴的藥品嗎?

比較少人瞭解的是,發展生技產業也是為了國家安全。在全球交通便利及氣候變遷下,人類愈來愈頻繁地面對前所未有的傳染性疾病。SARS及H1N1給台灣的教訓之一,就是保有維持有效高品質的研發能量與動力,才能對新傳染病有快速有效的反應!在新傳染病快速傳播時,其他先進國家也應接不暇時,台灣的醫院才能有足夠的疫苗和藥物來應對!如果台灣的生技發展停滯不前,難保有一天台灣不會必須得向不友善國家求援而危及台灣的國家主權及戰略安全。

生態保育現在人人都會說,可是生態保育是門複雜的學問,要有專業的訓練才能做出正確的判斷及管理。當初DDT對野生動物的危害被一一揭露時,DDT很快就被禁用了。可是在禁用了DDT卅幾年後,學界開始有反省的聲音,檢討DDT的全面禁用是否適當。有不少研究顯示,DDT的全面禁用,在非洲國家已間接造成成千上萬無辜人民死於瘧疾!

是的,綠地很重要!可是事情總有輕重緩急,難道不能給中研院一個機會實現發展與保育並存之道的實驗嗎?實驗成功後,是否能造福更多更多的環境保護及生態復育呢?環保團體該強力監督的,是中研院是否能實現共存共榮的承諾,以及政府是否能落實把其他160公傾改建成環保公園而不讓任何財團進駐,而非一味蠻橫不分青紅皂白的全面圍堵!


YouTube上的南港202兵工廠影片:




延伸閱讀:

The Sky of Gene - 中科三期爭議之我見

The Sky of Gene - 不能沒有蜂

The Sky of Gene - 綠色EQ

The Sky of Gene - 正負2度C--不願面對的真相

The Sky of Gene - 台灣必須面對的真相-正負2度C

The Sky of Gene - 世界資源真相,您可曾想過?

The Sky of Gene - 從搖籃到搖籃(Cradle to Cradle

The Sky of Gene - 加州科學館(California Academy of Sciences)

The Sky of Gene - 【分享】地球很美有賴你-HOME盧貝松之搶救地球

The Sky of Gene - 2009世界地球日(Earth Day)

The Sky of Gene - 危急中的地球(Planet in Peril: Environmental Coverage

The Sky of Gene - 第11個小時(The 11th Hour

The Sky of Gene - 世界又熱、又平、又擠(上)

The Sky of Gene - 世界又熱、又平、又擠(中)

The Sky of Gene - 世界又熱、又平、又擠(下)



相關網站:

社論-生技園區的討論要回歸理性|言論新聞|中時電子報

當國防部打開202兵工廠大門… | 苦勞網

能不能夠不只是器官?─記跪求肺葉的荒謬劇

34 則留言:

KAKU 提到...

在台灣唸國中就會讀到張曉風的文章

Gene Ng 提到...

難怪...

玉山 提到...

少了一片肺葉其實只是少了大台北的一個肺泡

大台北是一個盆地,住宅與商業區約400平方公里,等於4萬公頃。盆地四周大多是山區,森林覆蓋率仍相當高,面積約有40萬公頃以上(南部連接雪山山脈百萬公頃)。202兵工廠位於台北盆地東南方的邊緣,範圍內大多是森林丘陵,中央較平坦處才是草地和營舍。
撥給中研院的25公頃中,預計只蓋一半(建蔽率百分之五十),因此大約只增加台北都會區四千分之一的建築物和道路,減少台北盆地周邊四萬分之一的綠地,對人體的肺臟來說,張曉風女士的減少了「一片肺葉」其實應該修正為減少了「一個肺泡」。
所以,沒那麼嚴重啦!不值得吵成這樣。文藝界人士還是固守專業,好好的創作才是。保育的問題還是留給專業的保育人士來解決(等環境影響評估時)。202兵工廠剩下的160公頃丘陵地和草地還是可以建設成環保公園和登山健行步道,與四獸山步道串聯起來。
當初關渡自然公園花了納稅人150億餘元才徵收及補償取得了57公頃的溼地,每公頃將近3億元,等於每坪約10萬元,是宜蘭市可建農舍的農地價格的5倍以上。這些錢如果用來救濟窮人,至少可以拯救幾萬個弱勢家庭。
犧牲202兵工廠十幾公頃的人工草地,可以換來國家生技研究園區上兆的高科技產值,可以改進全體國人的生活品質,並救活數以萬計的病人,且創造許多就業機會,這在土地資源的利用效率來說,是相當划算的(甚至可以說是台灣最有利用價值的一塊)。保育並不是保護,國土的適當開發利用是必須的,

否則請環保人士都改住小坪數的房子,出門都搭公共交通工具或騎單車,或開電動汽機車,再來高談闊論,發表文章。
環保團體該監督的是中研院是否能實現共存共榮的承諾,以及政府是否能把其他土地改建成公園而不讓財團進駐,而不是不明道理的全面杯葛!

Gene Ng 提到...

我也大力支持把那160公傾中研院不會用到的土地改建成環保公園!

愈來愈多的資料顯示政府有意讓財團開發那160公傾,這才是真正的可惡之處!如果政府膽敢讓任何財團染指那160公傾,是萬惡不赦的!

許多珍貴的文化遺產是散佈在那160公傾的土地內的土地內的(http://www.coolloud.org.tw/node/51549),各界讓極力防堵的,是官商勾結讓財團進駐開發。因此,大家應極力向政府施壓對現把那160公傾改建成環保公園的承諾!

而那25公傾國家生技研究園區預定地,還是讓中研究依計畫好好善用上面九公傾來造福全國人民吧!

PeterPan 提到...

同鄉:
好文章!
借用一下~~

PeterPan 提到...

"愈來愈多的資料顯示政府有意讓財團開發那160公傾,這才是真正的可惡之處!如果政府膽敢讓任何財團染指那160公傾,是萬惡不赦的!"

---就是那個"白銀帝國"那個喀小囉~~

Gene Ng 提到...

同鄉,請拿去用吧,我們要讓世人看到真相!!!

政府財團黑手不斷伸向南港202兵工廠,因此把國家生技研究園區的預定地繼續播給中研院繼續經營以造福全國人民,然後把160公傾202兵工廠改建成環保公園,才是對官商勾結文化的最大打擊!

藝文界人仕們,你們的專業是文化藝術,我們尊重你們的專業;生態保育和生技發展,請交給我們科學家並請尊重我們的專業,好不好?

米屋 提到...

唔,如果照您的意見看來,臺灣所有的"非生態處女地"諸如曾經被開墾過的農田水圳、被利用於養殖蚵仔的海岸溼地則沒有保育的價值,可以提供開發之用囉?

先不論那些開墾過的農田裡可能有臺灣水蕹、風箱樹,種植蚵仔的海岸溼地也在中科的放流水可能影響範圍內呢!

另外不知道您是否有聽過權益關係人和保護區共管這些想法!既然這塊綠地有市民在其中享受自然環境帶來的福利,那為什麼可能去過該地、對於該地有認識與情感而非保育專業的人不能發表對於這塊土地利用方式的意見呢?為什麼不可能推行健全的管理機制達到自然與文化與開發共榮的狀態呢?這才是生物學在保育行動中應該要有的胸懷和夢想不是嗎!

我並不反對這塊地被適度的開發成生技園區,但是在開發前,各方意見各自表述何罪之有?所謂保育在政府的環評已淪為可悲的空話之時有辦法真正的保障環境正義嗎?在中科環評遭撤銷也不停工的今天,開發一正式開始,就算遭遇有問題的環評和社會批判,能有終止、停工的一天嗎?

前輩對不起,我也是學生物的在學學生,未來也可能具有像前輩一樣的專業生物素養。但是我覺得,堅持學術專業不可侵犯的您與過度激情而聽不見馬政府聲音的張曉風女士並沒有太大的不同。

Gene Ng 提到...

我沒有說過「如曾經被開墾過的農田水圳、被利用於養殖蚵仔的海岸溼地則沒有保育的價值,可以提供開發之用」嗎?

只要有基本常識,就應該可以分辦養殖蚵仔的海岸溼地拿去蓋工廠,和把原有的工廠改建成研究大樓在程度和本質上的差別吧?

我同意推行健全的管理機制達到自然與文化與開發共榮的狀態,所以才說環保團體要嚴勵監督中研院有沒有對現共存共榮的承諾,也強力主張要把160公頃全都改建為環保公園啊。

我也說過,有文化價值的遺產幾乎都在那應該被改建成環保公園的160公頃上耶!保留那160公頃的土地改建成環保公園絕對可以讓廣大的市民遊客在其中享受自然環境帶來的福利,並且讓文史工作者參與大部分的古蹟保護和研究了。

我看不過的是張曉風等藝文界人仕,不管中研院說什麼或變更計畫減少開發面積,他們都主張一律全面圍堵!藝文界人仕現在的態度和作法已經不是表述而已,而是積極地以言論和行動全力圍堵杯葛並且否定所有專業意見!

匿名 提到...

http://www.wretch.cc/blog/topy/21242151

Gene Ng 提到...

樓上周成功的文章很有趣,不過我想問幾個問題。

一、生技產業的投資是沒有風險的嗎?事實上,生技產業投資的風險是非常高的! 周教授沒提到的是,「國外大藥廠每年研發經費超過十億美金,有完整研究、開發到臨床實驗的組織體系」,可是他們花更多錢去收購已經有成功例子的小生技公司!花在從基礎研究做起的經費非常有限!

二、既然風險高,那以台灣科技公司低研發意願,而且把研發責任推給政府來做的風氣,有可能要財團吐錢認真來玩嗎?

三、生技產業的育成也是非常花時間也燒錢的,請問一個九年加一個八年,再加六年,究竟是夠,還是不夠?政府究竟是投入得還不夠多?二百五十億、一○八億,加上一百四十六億,是真的投入太多了?還是其實還不夠?

瑜子醬 提到...

我也是生物醫學相關科系的學生,但基本上有著與你相反的立場。

我並不認為當前的狀況是你所說的,「藝文界人士聽不進中研院專業」。您不妨看看關於現場地質環境的調查,以及相關議題的報導:http://www.coolloud.org.tw/node/52115
(基本上25公頃內的16公頃本來就是不可開發的山坡地啊!這和貴院「盡力保留」的說法似乎有些差異?)

對此政府方面只展現其一貫的傲慢態度,將整件事情化約成「環保與經濟相衝突」,這才是令人遺憾之處。而很顯然地,你也陷入這樣的思維脈絡之中。

我同意你說的生技產業污染理應小於國光石化或中科三、四期。不過在202的案子裡,更重要的是政府蠻橫的處事態度。如果依照原先的規劃,這樣的案子老早就開工了,完全不會針對相關的環境、歷史做任何事情。比如說,不知道你是否曾聽說:根據環境影響評估法,任何大於兩公頃的開發案都需依法進行環評始可動工?但在張曉風等人跳出來之前,這樣的程序完全沒被提及,因為政府原先打算悶不吭聲地「店店吃三碗公」,就怕最後出了什麼差錯壞了他們和鴻海的如意算盤。

我想關心環保的朋友們並不是全然絕對地反開發,而是希望在開發的過程中,能夠真正地顧及環境、居民、以及所有受其影響的人們,落實真正的環境正義。只是這樣的思考被經濟優先的口號--注意,這只是口號--掩蓋過去,一切合理的質疑全被打成黑五類。這是我們社會的悲哀之處。

你文中提到「藝文界人士為啥不去聲援中科或國光石化」。這個論點老實講有點奇怪,因為不曉得你所謂的藝文界人士是你名單上所列的才算,或者只是你一個模糊的印象而已?因為像詩人、作家吳音寧長期都在關注台灣農業問題,對於中科四期等有不少相關的詩作;受國光石化影響的中華白海豚,作家劉克襄更是替之撰文宣傳認股信託。其實很多人都在替這片土地打拼著,只是不受被財團、政黨把持的主流媒體青睞罷了。我們不應該認為「沒看到就等於沒有」這樣的態度等閒視之,不是嗎?

再者,在202的爭議中,撇開國防部與鴻海財團之間混沌未明的愛恨情仇不提,這件事因為張曉風女士的知名度而有了不一樣的轉機,這其實也是大家始料未及的。我認為我們沒有必要用「其他問題也很重要,那你為什麼不去支援」這樣的話語指責願意挺身而出的人。這些議題都是重要的,但每個人會因為自身生命經歷,對於各議題的重要性會有不一樣的解讀與排序。老實講,對於北部人,要讓大家看到中科對農民的踐踏,感同身受後採取行動,這樣其實是有困難地。對於張曉風女士來說,也許202兵工廠一帶的環境對她這樣一個生活在台北的人而言是有其特殊意義的,因此她會選擇跳出來。

雖然對於關心其他議題,像是中科、國光石化、灣寶里等等的人來說,看到202兵工廠的事能有這麼大轉折,心裡當然是很羨慕地。只是,我們何妨將這個事件當作是個開始呢?藉著議題的重複曝光,NGO們的大力疾呼,能夠讓更多的人一同來關心自己身邊的環境。這樣的思考是否比單純指責她們不伸出援手要來得正面?

啦里拉雜說了一堆,最後我想提醒您一點:您說的沒錯,我們應該要尊重專業。但是,專業可不是只有我們片面認定的自身專業而已。還有更多的專業是我們不瞭解的,像是社會結構的影響、歷史脈絡的解析,這些很複雜,難以用物理定律、化學反應或基因工程直接算出絕對答案的專業,在一個重大的決策過程中都必須被考量進來。否則我們只是陷入另外一種本位主義罷了。這點不管是你我,或者是我們票選出來的政府,都得好好地思考地。 共勉之。

Gene Ng 提到...

文章中我的論點已詳述,我不必要此再重覆一遍吧?我已說過很多次,拿海岸溼地和良田去蓋工廠,和把工廠改建成研究大樓,是兩回事。我也說過,202兵工廠的主要歷史遺址都在那160公頃上。

環境保護和生態保育是很複雜,因地而異的。環保團體不管何地都一視同仁也不見得明智。

我同意,政府在中科三期的作為讓人們對政府失去了信心,所以反彈才會這麼大,所以政府是自食惡果。

不過,在這次事件中,在張曉風女仕發聲前,府院高層似乎是要把中研院趕走讓鴻海進駐的。這點我反而是發文後才得知的。

所以在這裡,中研院不是傲慢的政府代表。中研院後來卻莫名其妙被環保人仕攻擊,是標準的躺著也中槍的無辜受害者。

張曉風等藝文界人仕出來鬧場,反而是亂了府院高層的陣腳。現在來看,可能會激發台灣的環保議題及國土使用之討論,也不全然是壞事。

府院高層和企業財團之間的勾結之黑幕恐怕比世人所知還深,有些事情我只能說這麼多,希望有一天真相能水落石出!

瑜子醬 提到...

我真的開始懷疑你到底有沒有看完我的回應。

正如你說的,"環境保護和生態保育是很複雜,因地而異的。"正因如此,我們需要落實環評法,去一一檢視每一個開發案所造成的衝擊。這個建坪9公頃的案子,如果沒有這次事件,是不會被重視的。依照當前政府的慣例一定是默默進行。(這段還有請您移到上面去看個仔細)

所以說,監督違法的事情,這難道不是件意義重大的事情嗎?那為什麼又要把「鬧場」這樣的帽子扣到環保團體和(連您也沒聽過幾個、很難定義的)「藝文界人士」頭上呢?

基本上溼地被拿去蓋石化廠還是研究大樓,這其實說穿了是同一件事情,就是在一塊有生態的地方蓋建築物嘛!你今天大可以拿生技產業的重要性大作文章,但是我得提醒你:面對開發案我們本來就得全盤考量,甚至思考其他替代方案的可能性。這是一種最最最基本的態度,並不應該有例外。倒是貴院一直堅持的研究的群聚效應,為什麼你們從來不會去質疑它?難道這兩者是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體嗎?是不是規劃上能有所調整以便於能夠適合當地的狀況?

最基本的原則態度不應該被捨棄。環保運動界其實長久以來一直在呼籲推動台灣的產業轉型,有著較少碳排放的生技產業自然是大家呼籲政府推動的。所以在根本上,環保和中研院一點兒都不對立。紛爭是來自於整個程序的問題,以及財團想藉著中研院的開發圖利。請您不要再污名化這些長久以來替台灣做很多事情的環境運動人士了。

身為中研院的員工,你的心態是可以被理解的。但請不要這麼快地就妄下結論,認為所有反對的意見是來鬧場的。正因為有「合理的懷疑」,我們的民主社會才會如此可貴。請你放下自己的專業本位主義,真正去聽聽不一樣的聲音。

Gene Ng 提到...

我想我們不必再爭吵什麼了,因為我也覺得你沒好好仔細看完我的回應。我們都想是已經八分滿的茶杯,倒不進去對方的茶水。

還有,你一直用「貴院」和「身為工研院員工」等字眼,而我也說過了,我和國家生技研究園區無關。當然,這點你可以選擇不相信,當然也可以選擇認定我和中研院的利益劃上等號,這我不想辯解,因為選擇相信啥,是憲法保障的自由。我只能說,我以自己的名譽來為自己說的話負責。

中研院提出的「群聚效應」,是美國成功的生技發展例子,這點在中時的社論中有提到,我要怎麼去質疑確實實驗成功的例子啊?而且實驗還重覆了四次(N=4)耶?

你說的調整,是調整到林口工業區嗎?調整的程度的接受,因人而異,我的確是有在電視上看到有某位有力環保人仕說,就算是在原有的水泥地上蓋大樓都有生態衝擊,他們就持反對態度耶。

Gene Ng 提到...

這裡再補充說明一下,我的立場和主張之轉變。

我幾個月前,環保團體質疑政府會把南港202兵工廠釋出給企業財團開發,我是抱著極力反對的立場;而對中研院開發那25公頃,也抱著負面態度。

張曉風女士發表的兩篇文章,我都沒啥意見,因為那個一種自由表述,就算藝文界人仕參與搶救南港202兵工廠的活動,我也沒啥意見。

可是,當張曉風女士向馬總統下跪後,我才覺得她根本就想搞出一場鬧劇!後來她還說:「得罪黑道吃子彈,得罪官員喝下午茶,結果都一樣」,並且不管中研院用何方法和她溝通說明,她都還是堅決不肯接受。我才決定要漟這渾水!

所以我說他們是來「鬧場」,只不過是精確地闡述事實而已。更何況「鬧場」的意思可以是中性的。

你說我污名化替台灣做很多事情的環境運動人士,我在文章和留言中,可有污名化環保運動人士?難道他們替台灣做很多事情,就可以不必接受「合理的懷疑」?

環保運動人士抨擊中研院破壞人工濕地,可是中研院提出的工程,對環境真正有著重大衝擊的,是開挖山洞打通院區和園區,這的確是要進行環評並且可能要做調整的。

當我漟了這渾水後,才接獲線報指出府院高層正在幕後進行一場陰謀,過程中可能要把中研院給犧牲掉。有心人士甚至選擇性釋放一些消息來誤導大眾,媒體之前的一些報導也錯誤百出。藝文界人仕接受到的資訊,有部分恐怕是被扭曲的。不過藝文界人仕的「即興鬧場」似乎讓府院高層不知如何再導演下去了,呵呵。

匿名 提到...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0,5252,11051401x112010051600258,00.html
留言和迴響不少

Gene Ng 提到...

樓上轉貼那篇不無道理,不過小弟提出三點淺見:

一、台灣只能有一個生技園區嗎?沒有競爭,就沒有進步!因此,有兩個生技園區不見得是浪費資源!

二、這句話「平常每位研究員各自在各自的領域、實驗室裡研究,並無整天碰頭討論的必要。真有必要時,在網路科技如此發達的今天,照片、數據資料與研究成果,隨時隨地皆可以分享......」,是外行人說外行話。生命科學研的性質和理化及工程不同,就算在實驗室裡,變數還是可能太多了,很多實驗,不是靠網路視訊等就能解決的。

三、「......但這是否逾越中央研究院應以學術研究為主的定位?中央研究院應該是扮演科技研發的上游,如今走到中下游去......」,也是外行人說外行話。生技產業的發展特性和資訊產業極不同。生技產業的成功案例,太多數都是從基礎研直接究走進應用研究的,這也是為何在美國,有許多生醫相關科系的大學教授出外開生技公司,那是因為上游如果有應用價值了,就會直接走向中游。國外許多知名大學就乾脆直接開設創投公司,因為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匿名 提到...

如果少了一個肺泡沒有關係,少一個肺葉也沒有關係.反正台灣還有中央山脈.

瑜子醬 提到...

直接針對你的例子做最後的回應,
1.
我的立場其實是支持中研院經過完整評估後進行開發地,但是重點是「完整評估」。
2.
你自己說,「生態保育是門複雜的學問」,不過你最好把其他專業也一起考慮進去。這點是你從文章一開始到後面的回應一直在閃躲的部份。

像是你後來說的:「台灣只能有一個生技園區嗎?沒有競爭,就沒有進步!因此,有兩個生技園區不見得是浪費資源」這樣的意見,很明顯就是沒有經過全盤規劃就講出來的。

我們到底需要幾個生技園區?這個問題的背後牽扯著的是整體的規劃。這個園區設立後,另一個園區會受到什麼影響?那政府之前投資下去的錢要怎麼辦?那這個園區蓋起來後,接下來要怎麼發展?南港方面有足夠的腹地空間嗎?到時候又要怎麼防止其餘的160公頃之後被財團染指?我們的產業結構真的能夠因此而調整嗎?這些大問題以你我的能力都很難回答,重要的是政府方面提不出來。
3.
"「鬧場」的意思可以是中性的。"這種詭辯的話就免了吧

我想我們不必繼續為中研院吵架了。你說你和這個案子無關,我也提到我並不反對開發。重點是在政府,及其與財團間的瓜葛。所以就槍口向外吧,別再指責「藝文界」了。

Gene Ng 提到...

看來你還是有些誤解,本來又想囉哩囉嗦解釋一堆的,不過既然你說「槍口向外」,想想就算了~

匿名 提到...

1.中研院只是馬前卒,中研院進入202之後,就給財團有了合理開發後面那塊地的藉口.
2.您在圖中所述A的地點是" 人工滯洪池 ",其實是原來的"三重埔埤",只是95年年中時,馬英九還是台北市長時,建了一個勤力抽水站(就在研究院路二段12巷底,202圍牆邊),這群人不關閉水閘門,並抽三重埔埤的湖水,所以使湖水乾枯,濕地慢慢死亡.(當年還拆了一棟兵舍,還建了一個新的還給兵工廠)
3.據說最早時中研院的規劃案,是要沿著湖畔建學人宿舍,可見當時湖水還沒有被抽乾,中研院規劃的生技園區是到龍潭吧!
4.報載中研院院長表示,生技園區一定要202廠,如此才能有學術支援;為何中研院的數學所及天文所,都不在南港中研院內呢?所以是否檢討存廢呢?
5.如果中研院一定要在週邊找一塊地,可以利用南港彈藥庫,因為就在橫科交流道附近,而且大型彈藥也清理的差不多了,土地剛好適合中研院的需求.

匿名 提到...

1.忘了提醒您,南港彈藥庫內有個白匏湖,與當年202廠的三重埔埤一樣美,而且美的很夢幻.(只要關上水閘門,三重埔埤就可以蓄水了)
2.我曾經在202廠的三重埔埤,看過鶴(不是白鷺鷥,將近1.5公尺高)及保育類的穿山甲,所以一定要保護在台北市內的這塊濕地.
3.某商人與政府高層搞的勾當,我們領18%的,早有耳聞,絕對不是搞個生技園區,那麼單純?
4.所以我說中研院是馬前卒!這招叫"明修棧道,暗渡陳倉".因為當年阿扁曾規劃要在前面那塊地搞個兵器公園與博物館!偉大的馬政府呢?

支持202綠地,反對202兵工廠開發 提到...

樓上匿名的大哥(大姊?)您的發言我覺得很棒,可以歡迎您來敝粉絲團(守護202綠地,反對202兵工廠開發)發表您的意見嗎?

http://www.facebook.com/group.php?gid=129143730432256

因不知您的聯絡方式只好在此發言,希望您能看到...

敝人也覺得,人類只是地球中生命的一份子,沒有必要將其他生物趕盡殺絕,有些惡做了,真的就很難恢復了...保育綠地能保護更多的生命,我是支持中研院可以另找其他開發的..不知為何院長一下可另尋他地,一下又說不能放棄這塊地是怎麼回事呢...

(希望有更多中研院同仁能發表意見啊....)

匿名 提到...

1.謝謝您,我會找時間加入
2.202廠內是低密度開發,如果中研院進去了,一定大幅新建,不管如何一定會讓大自然受傷
3.就依阿扁總統或張曉風老師的建議,變成公園公園吧!
4.這個案子黑幕重重,難杜軍備局與聯勤官兵的悠悠之口.

Gene Ng 提到...

有心做環保是好的,不過中研院被有心人士設計,然後被誤打誤撞地被當作箭靶,你們再來也不過是順水推人家的舟而已......

不過,基本上我同意,如果附近也有適合的國有土地,中研院也何必強求南港202兵工廠呢?

如果能兩全其美,中研院和台北市民也樂見啊~

xfr 提到...

是的,白海豚很重要!可是事情總有輕重緩急,難道不能給國光石化一個機會實現發展與保育並存之道的實驗嗎?實驗成功後,是否能造福更多更多的環境保護及生態復育呢?環保團體該強力監督的,是國光石化是否能實現共存共榮的承諾,而非一味蠻橫不分青紅皂白的全面圍堵!

這樣好像也通?其實兩個案子我都不贊成,但看到部份學者積極反對國光石化,為了自己的用地卻又是另一副嘴臉,很難令人信服吧?

為了學術可以拿保育作賭注,為了經濟就不行?別人不可以破壞生態,但中研院例外,這又是啥邏輯呢?

學術界人士還是固守專業,好好再自己領域上研究才是(李遠哲聽得到嘛?)。保育的問題還是留給專業的保育人士來解決(等環境影響評估時)。

Gene Ng 提到...

202兵工廠和國光石化的差異,我早已說明很多次了,您可以都不同意,不過用曲解我的意思和邏輯的方式來行中傷並不會讓您變得比較有理!

有袋類的玀 提到...

想請教Gene站長:

在台灣這種,你所謂的「實驗」難道還做的不夠多嗎?就像劉克襄說的「人太貪心了」。從日本人來砍台灣的檜木,到國民黨的濫墾濫伐,再到民進黨時期的完全不收斂。你覺得這塊土地已經給了人類多少「實驗」的機會了?很多開發是不可逆的,如果這個「實驗」失敗了,財團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中研院的人也不一定要留在台灣。到最後受害的是誰?除了那塊土地上現在還活著的生命,就是沒辦法離開台北/台灣的小市民。這些人跟這種開發計畫根本沒有關聯,成功了不會有好處,失敗了卻要倒楣,這樣公平嗎?

你說要交給專業人士來評估。國民黨濫墾濫伐多年,難道台灣沒有念森林的嗎?台灣這麼多山坡地是違建,之後發生土石流等災害,難道沒有「專家」蓋章嗎?台灣有不少公共工程最後發生災難性的後果,這些都沒有專家背書嗎?要這樣說,中國大陸的三峽大壩也是「專業人士」的成果啊!難道「專業」的這些人不能錯,不專業的人不能對嗎?

蘇格拉底說:你知道的越多,你會發現你越無知。
史蒂芬·霍金說:知識最大的敵人不是無知,而是擁有知識的幻覺。

越是專業的人越應該有一種對知識的謙卑,而不是自以為是的拿專業出來壓人。像xfr提到的李遠哲就是後者中一個很慘烈的例子,講化學沒人要罵他,出來搞教育跟搞政治不也是撈過界了嗎?

那麼請問站長你的專業是什麼?生態學還是環保工程嗎?

Gene Ng 提到...

中研院在南港兵工廠的開發計劃不是在生態處女地上進行的。

中研院的開發會進行環評,屆時環評後再聽生態專家的意見吧。

台灣有很多鳥事件是因為官大學問大而造成的,是體制的問題,專家雖然不見得完全沒錯,不過需要付上最大責任的恐怕是官員而非專家。

如果由真正的專家進行評估的專業意見都因為和您希望的結果不同而反對之,這也算是對知識的謙卑?

有袋類的玀 提到...

站長你的意見我讀到了。

不過你似乎也只是迴避我的問題然後把我的立場套入你設計的位置,令人遺憾。

我反對了什麼?你講清楚一點好嗎?

我說台灣有些經過所謂「專家」評估的公共工程,結果慘不忍睹。如果專家不用負責,那他們都幹麼了?如果專家說沒問題,結果出問題了,算誰的?算官員的?官員說:環評過了,專家說:工程出問題,工程師說:設計沒錯,施工有問題,工程隊說:我們從以前就這樣做,以前都沒出事啊!那到最後,誰要負責?

今天所謂的專家之所以會被非專家所質疑,就在於社會上永遠不缺甘願為政府財團服務蓋章的專家。

專家也有很多種,我就知道有一個曾經被邀去替雪隧做環評,後來他拒絕了,為什麼?因為他不想替這個工程蓋章。但是雪隧的環評還不是過了!是對是錯,我不知道,我不是專家,但是等我知道之後大概就太晚了。

發生了事情怎麼辦?專家可以施展神力把已經產生的傷害復原嗎?破壞了的環境要多久才能復原?我後來才看到你是念生科做遺傳學的,那請問你,人類的基因科技能夠挽救瀕臨滅絕的物種嗎?你能把雲豹變出來嗎?人類的能力很有限,不要以為自己什麼都做的到。

專家是啥?拿個Ph.D掛個Prof.就可以鐵口直斷了嗎?我就看過一個拿了語言學Ph.D的成大台文所教員還說普通話/國語等於北京話。台灣這種專家多了!

誠然專業是應該被尊重的,但是在眾多專家甘願成為權力金錢的爪牙的社會裡,非專家們只好自救。也許你覺得他們是來亂的,但是要不是這些人,202兵工廠搞不好最後真的會給鍋台民拿去蓋豪宅之類的,到時候就算是專家也無力回天了吧!?

你說「體制有問題」,那專家有辦法嗎?怎麼好像都是講講就算了?念法律的很多啊,阿匾跟阿九不是嗎?你也說「專家雖然不見得完全沒錯」,那他們錯了要怎麼辦?有處罰機制嗎?他們要負什麼責?說幾個例子吧!如果沒有辦法處罰的話,或是幾乎不可能的話,那也太爽了吧!話隨便講就好,反正錯了也沒人拿他有辦法,難怪大家都要做專家。

對知識的謙卑是專家應該要有,你怎麼拿來要求「非專家」呢?這本末倒置了吧?還是你的意思是,專家的評估不能有別人質疑?所以專家一定對?難道非專家的大眾一定要相信專家的話嗎?

我之前提到過長江三峽大壩,那裡面也是一大堆專家啊。但是也有像是黃萬里那樣的人,一樣是水利專家,他到死之前都還在念念不忘「三峽大壩一定不能上...」。這種情況你要說誰對?三峽大壩跟雪山隧道一樣,現在都還沒有造成生態問題或是其他災害的直接證據被承認。但是等到出現的時候,當初通過環評的專家會被砍頭嗎?我想不會!

你又說:「開發計劃不是在生態處女地上進行的」,所以你想說什麼?不是處女地所以可以...嗎?這塊土地上面沒有野生動物?沒有生長多年的植物?還是他們都該死?因為中研院想蓋房子,想要拉廠商,想要產學合作?不然你說這句話是甚麼意思?

事實上,就算是處女地又怎樣,台灣被濫墾的處女地還不夠多嗎?我聽過一個森林系畢業的,在特生中心工作多年的「專家」說過:「有的時候,開墾也是沒辦法的,畢竟你要先讓當地人活下來啊」。反正,「專家」們每次都有很棒的理由,管他是什麼東西,利益最重要。

我不是不尊重真的有專業,有熱情的學者。但是那種掛著高學歷的「專家」們的自以為是我看太多了,這種人我很難尊重,而他們在台灣很多。希望你不會加入他們。

Gene Ng 提到...

謝謝您衷心地表達您的意見,既然多說會有誤會,我想一切待環評結果出爐再討論,以免論據建立在一堆假設上而捨本逐末。

cpchen2000@yahoo.com 提到...

生態保護區,有助於維護生物多樣性和遺傳生物的保護。適當的研究和教育功能,是生態保護區的主要用途。他們不是創造戶外休閒公園或其他娛樂領域,不應混淆。

然而,最好的生態保護區,是開放給公眾的非消費性,如欣賞性,觀賞野生動物,觀鳥和攝影,觀測之用途。公園和生態保護區,雖然服務性質有所不同,互為相補。它們共同提供了人類來自自然世界的體驗和學習的廣泛機會。

如要開發請多參考歐美國家先前的生態環境復育相關經驗來進行相關規劃設計。例如:Elkhorn Slough National Estuarine Research Reserve,Santa Rosa Plateau Ecological Reserves等實例規劃,打造一個成功的國家生技研究園區。

Gene Ng 提到...

要做到零衝擊,是很難的。當初在蓋兵工廠和弄人工滯洪池時,就破壞了原有的自然環境啊。當然,這並不代表後來孕育出的生態環境不重要,不過更重要的是,要如何在不破壞的情況下共存,而不是一味開發或不分青紅皂白地保護。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