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30日 星期五

【分享】台大博士生吃牛糞漢堡抗議美國牛肉進口

這男人實在是太帶種了:




新聞報導(來源1來源2來源3來源4):


台大博士生抗議美國牛肉進口 總統府前吃台灣牛糞漢堡

(2009/10/29 17:54)

生活中心/綜合報導

美國牛肉進口成為全民關注議題,有網友為了抗議美國牛肉進口,甚至以吃牛糞來表達對於美牛政策的強烈不滿,直指「美國牛肉比台灣牛糞還毒」,要大家拒吃美國牛肉。據了解,這名自認為「沒有權力改變政府決策,只能以身體的痛苦,來做最沉痛的抗議」的網友,目前還是一名台灣大學社會學系的博士班學生,名叫朱政麒。

台大博士生朱政麒以「我吃牛糞,我抗議!」為題上傳吃糞影片,藉此表達吃美國牛肉比吃台灣牛糞還恐怖的理念。片中,他不但親赴擎天崗取「食材」,證明牛糞並非造假,還當場試吃,再將草皮上牛糞撿拾起後,前往總統府前表達訴求。

朱政麒不但以總統府為背景,還拿出漢堡麵包,並在上頭舖上一層牛糞,再夾以生菜和蕃茄,對著鏡頭吃下並說,「馬政府開放進口美國牛肉,騙大家說只要不吃就沒事,但一旦開放,美國牛肉無恐不入,不要以為你有選擇!」

或許是因為牛糞漢堡的滋味真的是太恐怖了,朱政麒不旦眉頭緊皺,還不斷灌茶,但仍堅持吃完整個漢堡,並大喊「以我身體的苦痛,獻給麻木不仁的政府!」影片末甚至還記錄下他吃完牛糞漢堡後,因為感噁心不適,到一旁嘔吐的畫面。

此影片在網路上流傳後,立刻引起正反兩方的意見,有網友覺得他很有勇氣,能以行動來表達抗議;也有網友覺得這種行為實在是太噁,直說這名網友實在是太想不開了,「大不了進口來就別吃嘛!何必這麼生氣苦了自己呢!」也有網友KUSO地表示,「原來去吃大便不見得是罵人的話。」


反對美國狂牛!博士生吃牛糞漢堡 邱毅驚:盼能感動大官

(2009/10/30 11:52)

記者陳思穎/台北報導

針對馬政府將開放美國帶骨牛肉、絞肉、內臟,台大博士生朱政麒竟以吃牛糞漢堡的手段表示抗議,對此,國民黨立委邱毅今(30)日上午表示,吃牛糞是很痛苦、很難熬的抗議手段,連他都做不到,對於該名學生採取如此激烈的方式,政府應該有所警惕。

為抗議馬政府計畫開放美國帶骨牛肉、絞肉、內臟進口,朱政麒拍攝「我吃牛糞,我抗議!」吃台灣牛糞影片,以行動表達吃美國牛肉比吃台灣牛糞還要恐怖,朱政麟不僅在擎天崗上吃新鮮牛糞,還打包至總統府前自製牛糞漢堡,把牛糞夾在漢堡裡吃下去,讓外界十分震撼。

邱毅今日強調,該名學生是高知識份子,可以輕鬆度日,卻選擇吃牛糞抗議,顯見他心中有強烈悲憤,想向政府抗議,而這樣的做法已算是一種自殘,希望能點醒政府,在美國牛肉叩關時表現出強硬的態度。

邱毅表示,「這個年輕人的動作應該給政府有決策權的大官當頭棒喝,希望他們對這個年輕人的動作要有點感動」。


博士生吃牛糞漢堡 潘孟安:太慘烈,別這樣自殘

(2009/10/30 11:39)

記者康仁俊/台北報導

針對馬政府將開放美國牛肉,一名台大博士生竟以吃牛糞漢堡的手段表示抗議,對此,民進黨籍立委黃偉哲今(30)日說,是因為政府失職所以學生才會這樣激烈,他認為,學生吃牛糞漢堡就像白米炸彈客一樣,因為現在的政府談判無法堅守立場跟國民健康,他說,他對學生如此激烈的手段,「做到這樣感到不捨」。

黃偉哲說,民進黨團正在考慮是不是有其他方式,希望重啟談判,而黨團稍後在立院院會上也採取抗議手段,民進黨籍立委以多面書寫「撤銷公告、重啟談判」的牌子霸佔主席台,抵制院會進行。

至於立委潘孟安則說,吃牛糞太慘烈,他認為,這是學生最大的抗議,「但是不要這樣自殘」,潘孟安說,民調顯示有80%幾的人反對全部開放美國牛肉進口,MOU的正面表列還把頭顱、牛骨、牛眼等通通可以進來,他質疑,為何政府不從源頭禁止,卻要地方政府自行把關,他也擔憂,美國牛肉全面進口後,將可能造成比三聚氰胺更嚴重的事件!


博士生吃牛糞反美牛 網路評價兩極

* 2009-10-30
* 新聞速報
* 【中時電子報/綜合報導】

為了抗議政府全面開放美國牛肉進口,台大社會所博士生朱政麒拍攝「我吃牛糞我抗議!」影片,在網路上引發正反兩方的熱烈討論。影片中,朱政麒到陽明山擎天崗採集牛糞做成「蔬菜番茄牛糞堡」,並到總統府前把漢堡吃完,最後忍不住嘔吐,朱政麒強調,「吃美國牛肉絕對比吃台灣牛糞恐怖!」

這段影片透過影音分享網站在網路上迅速流傳,朱政麒本人也立刻爆紅,不過,針對朱生驚世駭俗的抗議行動,網友們紛紛給予正負兩面的評價。認同朱生此舉的網友稱讚他是「真男人」,「喪權辱國還不如吃牛糞算了!」、「罔顧人民健康的政府官員才應該去吃屎」等;反觀持負面看法的網友,則認為朱生身為高級知識份子,「身體髮膚受之父母,竟然自殘」,覺得「太噁心」,是「教壞學生的不良示範」等。

據了解,朱政麒長期參與社會運動,曾經短期在民進黨台北市黨部工作,目前則在民進黨前立委羅文嘉發行的《二次黨外》雜誌社兼差擔任主編。因為身分敏感,有網友便質疑朱政麒拍攝這段抗議影片是「做秀、打知名度」,並且懷疑「蔬菜番茄牛糞堡」是造假,否則「何不在擎天崗直接撿拾牛糞吞下去,以表示抗議的誠意?」

根據媒體對朱政麒的背景描述,他自認是左派,聲援過白米炸彈客楊儒門,他認為用嘴巴反對是不夠的,必須用身體痛苦表達抗議,進而引起媒體注意。

朱政麒曾在一篇聲援白米炸彈客社運的文章中寫道:「使群眾由自發到自覺,由經濟鬥爭上升到政治鬥爭,不就是社會運動者所需要做的工作? 」此次抗議政府開放美國牛肉進口,激情演出的荒謬行動劇,儼然貫徹了文章的論點。


延伸閱讀:

The Sky of Gene - 再回《回答:回〈美國牛肉的迷思 – 謠言與事實 Q&A〉》

The Sky of Gene - 回〈美國牛肉的迷思 – 謠言與事實 Q&A〉

The Sky of Gene - 美國牛肉事件是單純的科學問題嗎?

The Sky of Gene - 禪、茶水、嘴炮文

The Sky of Gene - 群萌亂舞的嘴炮文

The Sky of Gene - 科學知識傳播的原則

The Sky of Gene - 重啟美國牛肉談判!!!

The Sky of Gene - 【分享】你準備好吃美國牛內臟了嗎?

The Sky of Gene - 機車與美國牛肉之我見

The Sky of Gene - 〈群魔亂舞的美國牛肉〉的科學依據

The Sky of Gene - 美國牛肉事件中台灣學者專家之意見

The Sky of Gene - 群魔亂舞的美國牛肉

The Sky of Gene - 請用您的行動,拒吃美國牛肉!!!

The Sky of Gene - 請用您的行動,來告訴雀巢公司:我們真的受夠無良黑心廠商了!

The Sky of Gene - 群魔亂舞的2.5 ppm!-從台灣三聚氰胺事件論政策和報導的不專業

The Sky of Gene - 救命飲食(The China Study)

The Sky of Gene - 我們到底要吃什麼?(上)

The Sky of Gene - 我們到底要吃什麼?(下)

The Sky of Gene - 靠夭,我們吃的到底是什麼!?(上)

The Sky of Gene - 靠夭,我們吃的到底是什麼!?(下)

The Sky of Gene - 靠夭,那是給人吃的嗎?!


相關網誌:

應該要給吃大便的男人掌聲!台灣大學社會學系博士生朱政麒你超帥的啦!@朱學恒的阿宅萬事通事務所


23 則留言:

simon7617 提到...

看到這一篇嗎?
http://evilcapitalismheroes.blogspot.com/2009/10/blog-post_29.html

我在咖啡館那邊留了言指出輸血傳染的可能性
不過看來不會有什麼用
有些人的態度就是,他不care的事情就當作不存在
這也沒什麼好說的

最好是在醫療上
醫師的態度也可以是:我不care的就是不存在

醫師行醫至少是有誓詞的,醫療疏失也是要受罰被告的
做科學研究至少是要遵循基本科學邏輯code來溝通,胡說八道是生存不下去的
那這些做政治社會經濟的呢?

Gene Ng 提到...

PrP^Sc可透過輸血感染,不是基本醫學常識嗎?

當然,輸血感染是否為vCJD傳播的主要方式是還沒有定論。

不過兩者不可混為一談。

simon7617 提到...

看到你在那microbiology人士的回噗了,哈哈。
你比較好心,還會想要多一點資訊給他
我是只想吐個槽看他怎麼掰說...

話說在咖啡館那邊結果那右元帥的回應是

...人們不相信政府,只相信市場...
如果有問題美國律師早就告政府了等等的...

現在我死心了
這種理盲的言論以後拿來看笑話就好

本來那邊就是意識形態咖啡館
本來那blog他就說是他的喃喃自語
真的認真起來的話,先發瘋的會是我

我是俗辣,碰到無賴我應該要躲得遠一點的

Gene Ng 提到...

我是不想有人繼續被誤導......

那位仁兄應該不是學生物的吧?其實我搞不清楚他所要表達的,也沒時間去搞清楚XD

不過很多人似乎沒有自行查證的能力而盲信名嘴,這點我比較憂心:(

simon7617 提到...

他是經濟學博士

呵呵,看來我應該來仿照他以前嘲弄別人的“五力分析管院好威“,來寫一篇“狂牛退散經博好威“

說到名嘴,這就是我這幾天以來的感覺啊。

他在網路上算是名人,許多言論也的確切中要害也言之有物。但是這回我覺得他是有點自我膨脹了,彷彿像電視名嘴一樣是全方位專家無所不能。把狂牛症的專業議題包裹在平均風險、政治盤算、經濟政策裡一起談,於是幾乎無視有關PrP^Sc本身的危險性。而我幾次在咖啡管理留言,大多是不希望閱讀者被他觀念誤導,因為他的讀者眾多,很多人會將他的話當成指標或是聖經一樣。

或許成為這樣的名嘴不是他的本意,也許他只是喜歡針對各種議題發表自己的意見而已。這每個人都有權這麼做,只是既然發言了,也要經得起他人的challenge。依他過去的文字看來,實在不像是會這樣偷換概念打混仗的人。所以坦白說,這次我真的是有點驚訝。

也許我所指出來的,對他來講只是小瑕疵,他所要表達的只是想要嘲笑他人的想法,或他的視野是經濟市場面等等。只是我想他都已經是phD了,而且在很不錯的私人智庫工作,應該也是頗受重用。結果言論中顯出的傲慢,讓我感覺這個人整個變得很Low。

我是覺得,他當然有他專長的一面,但這種生物醫學的東西,事實就是事實,可能性就是可能性,研究就是研究,一向是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的。以他之前常常在電別人邏輯不好,他這次犯的邏輯錯誤大到令我驚訝。而我覺得那是他太過傲慢,拿自己並不熟悉的生物醫學出來說嘴的關係。

Gene Ng 提到...

呵呵,他這麼信任美國政府,讓他來看看美國權威大報《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怎麼說吧!

對深信美國政府會嚴格把關牛肉安全的朋友,請看看這篇《紐時》的報導:

E. Coli Path Shows Flaws in Beef Inspection


文中指出在美國每年有成千上萬的人因吃牛絞肉而感染出血性大腸桿菌品系O157:H7。

感染O157:H7大腸桿菌的患者,主要出現腹痛和腹瀉病徵,但約有三分之一人會出現出血性大腸炎,糞便出血,嚴重者更會出現溶血和急性腎衰竭,甚至死亡。

《紐時》甚至還表示,吃牛絞肉已成了一種賭注!文中也指出美國政府的控管不嚴!!!

simon7617 提到...

哈哈

前兩天我才在plurk上寫說
美國牛肉還有另一個問題,O157,幾乎都沒有人在提說
結果就有這一篇
感謝感謝。

這O157:H7引起的漢堡病,可是會導致腎衰竭的啊。台灣洗腎病人已經夠多了說。

simon7617 提到...

之前我讀一本書有提到過說

餵食飼料且使用大量抗生素的的牛,腸道內以及糞便中會有較多的O157:H7,而餵食草料的牛就不會有這樣的情形,不知道是否是真的。

若是,我想你可以在上一篇群魔亂舞裡面補一筆

Gene Ng 提到...

原本不想提O157:H7是擔心又人來吵這個結果模糊焦點,不過既然那麼多人以為美國政府控管鐵定很好,我只想用這個資料反駁這一點。

Gene Ng 提到...

農場的牛帶有較多O157:H7可能是因為群聚感染,不見得和食素食葷有關。

我去PubMed查了些資料,發現有趣的論文:

Annu Rev Phytopathol. 2008;46:53-73.
Plants as a habitat for beneficial and/or human pathogenic bacteria.


Tyler HL, Triplett EW.

Department of Microbiology and Cell Science, University of Florida, Gainesville, Florida 32611-0700, USA. hltyler@ufl.edu

Non-plant pathogenic endophytic bacteria can promote plant growth, improve nitrogen nutrition, and, in some cases, are human pathogens. Recent work in several laboratories has shown that enteric bacteria are common inhabitants of the interior of plants. These observations led to the experiments that showed the entry into plants of enteric human pathogens such as Salmonella and E. coli O157:H7. The extent of endophytic colonization by strains is regulated by plant defenses and several genetic determinants necessary for this interior colonization in endophytic bacteria have been identified. The genomes of four endophytic bacteria now available should promote discovery of other genes that contribute to this phenotype. Common virulence factors in plant and animal pathogens have also been described in bacteria that can infect both plant and animal models. Future directions in all of these areas are proposed.

PMID: 18680423 [PubMed - indexed for MEDLINE]


所以農場裡的牛帶多少大腸桿菌O157:H7,有可能真的與吃葷吃素無關。

simon7617 提到...



這樣看來應該吃素牛也是會有的

Gene Ng 提到...

順便在此說一下好了,我是很佩服這位吃屎仁兄的勇氣。不過他說台灣牛糞比美國牛肉安全,我不敢苟同。這句話是很有問題的,也有點太超過。

我不曉得牛糞有多不衛生啦,不過我建議他日後要去醫院作健康檢查:p

Gene Ng 提到...

這篇文章(http://www.wretch.cc/blog/ianblogger/13188015)很棒,深入淺出地針對問題。

不過,我想說明以下幾點:

1)我鼓吹拒吃美國牛肉,的確是站在政治,經濟,健康和環保的立場。換句話說,我並不反對美國不帶骨牛肉入台,而是鼓勵大家拒吃。我並不是想要模糊問題焦點,而是從不同角度來看待美國牛肉。關於這點,吃不吃,這的確是個人選擇的問題。

2)我反對美國牛骨和牛肉臟入口,是基於公共衛生的立場。也就是希望把風險降到最低。

3)這整件事其實本來就不是學術事件,而是政治事件。如果是科學事件,應該由國內學界來決定政策吧?可是代表專業的衛生署已表示他們是被政治力脅迫的。

4)指控他人扭曲科學事實,必須要提出被扭曲之處在哪?否則讀者無法自行判斷。

simon7617 提到...

good point

我也是留言問他說,到底是有哪些事實被扭曲?

Gene Ng 提到...

我把最近國內學者專家的意見報導整理成一篇新文:

http://skygene.blogspot.com/2009/10/beef-safety.html

Gene Ng 提到...

有趣的東西來了,吃草的牛腸道中的大腸桿菌O157:H7的確是會少八成!

大腸桿菌O157:H7的其中一個問題是在,它們可以活在酸性的環境中。我已提過了,牛的胃原本是中性的,吃玉米飼料才變成酸性的。所以在吃玉米的牛胃腸中,大腸桿菌O157:H7會特別多,而且它們能通過人酸性的胃需感染人類。

嗯,所以問題不是吃葷或吃素,而是吃草或吃玉米。

這個發現來自美國農業部的微生物學家James B. Russell:http://www.ars.usda.gov/PandP/docs.htm?docid=9222

James Russell的論文:

Science. 2001 May 11;292(5519):1119-22.
Factors that alter rumen microbial ecology.

Russell JB, Rychlik JL.

Agricultural Research Service, U.S.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 USA.

Ruminant animals and ruminal microorganisms have a symbiotic relationship that facilitates fiber digestion, but domestic ruminants in developed countries are often fed an abundance of grain and little fiber. When ruminants are fed fiber-deficient rations, physiological mechanisms of homeostasis are disrupted, ruminal pH declines, microbial ecology is altered, and the animal becomes more susceptible to metabolic disorders and, in some cases, infectious disease. Some disorders can be counteracted by feed additives (for example, antibiotics and buffers), but these additives can alter the composition of the ruminal ecosystem even further.

PMID: 11352069 [PubMed - indexed for MEDLINE]

simon7617 提到...

哈,我想這可能是我所看到的資料的原始來源吧

吃草或吃玉米
幾乎可視為是放牧與飼料餵食兩種養殖方式的差異

simon7617 提到...

而且看來添加物和抗生素會使得狀況更糟

匿名 提到...

轉貼:不願意面對的真相之美國牛內臟絞肉

(一)揭發真相,認清事實

吃美國牛內臟的得病機率只有"百億分之幾"嗎?衛生署委託國家衛生研究院算出吃美國牛內臟得到新庫賈氏症的機率為百億分之1.5。然而,其計算機率所根據的統計數據---美國只有三頭病牛---卻是錯的,因為美國農業部使用的統計方法根本違反了基本統計學原理。

以日本為例,從他們發現狂牛症病牛後就對境內牛隻進行全面普查。然而,事實上,美國農業部從未對美國牛進行全面普查,連隨機抽樣調查都沒有,而是只檢查由業者自行認定與採樣的疑似有問題牛隻。其假設是,假如他們在這些牛隻身上找不到狂牛症,那就更不可能在其它牛隻身上找到狂牛症。(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狂牛症諮詢委員會會議紀錄, http://www.fda.gov/ohrms/dockets/ac/06/transcripts/1006-4240t1.htm)

但這樣的假設極不恰當。例如,假設疑似問題牛隻共有八十萬頭,其罹病機率是百萬分之一,而看似健康牛隻共有二千萬頭,其罹病機率是二百萬分之一,則疑似問題牛隻罹病的期望值是0.8頭,而看似健康牛隻的罹病期望值卻是10頭。換句話說,如此一來,即使對全體疑似問題牛隻進行普查,也不見得能找到病牛,但在此同時卻極可能還有10頭病牛沒有被發現。至於,疑似問題牛隻數量與看似健康牛隻數量相比,真有那麼懸殊嗎?的確很懸殊,因為感染狂牛症的病牛必須等到兩三歲大時,才可能會開始出現症狀,然而牛隻們卻沒什麼機會長到那麼大。「比較年輕的牛隻是會被傳染而且具有傳染力的,然而牠們在開始出現症狀前就會被宰殺供人類食用了。...換句話說,美國沒有發現其它狂牛病牛的原因,可能是因為我們美國人已經吃掉所有的證據了。」(Greger, 2003, http://www.organicconsumers.org/madcow/greger123103a.cfm)

事實上,美國發現的第一頭狂牛症病牛,就是一隻看似健康的牛。根據美國的新聞報導,牧場工作人員David Louthan表示,那是頭"perfectly good walking cow",之所以會被送去檢測,「完全是巧合」(just a fluke):當他發現那頭牛被誤送到拖車上時,因為趕著下班,懶得再把牠帶出來,就直接用槍把牠殺了,所以這頭牛才會陰錯陽差地被送去檢測。後來這位員工由於害怕自己染上狂牛症,因此到處寫信告知此件事情的真相,結果沒多久就被牧場解雇了,USDA(美國農業部)人員還到他家門口守候,甚至有配槍的 USDA人員把他帶到車上質問「你到底想怎樣?」(What do you want?)(2004年2月6日,http://www.msnbc.msn.com/id/4198248)

另有一種說法認為「至今沒有任何人或任何案例,因為食用美國牛肉而得狂牛症」(參閱http://www.udn.com/2009/10/28/NEWS/NATIONAL/NATS6/5218491.shtml)然而,這是事實嗎?

請參閱"First North American death of Mad Cow disease reported"(http://www.mapcruzin.com/news/rtk080802c.htm)一文。該文作者是加拿大人,講的是剛好發生在他家附近的北美洲第一位被提報的狂牛症致死病例(人)的故事。這個病例在過世好幾個月後相關的新聞才爆發開來。由於這個病例是在過世之後才被檢驗出死於vCJD(新庫賈氏症或人類海綿狀腦症),但是當初用來醫治此病例的內試鏡後來也被用在其他七十幾位病患身上。由於vCJD會經由輸血傳染,醫院害怕將來被這些無辜的病患控告醫療疏失,因此主動通知這些病患相關的風險,整件事情才爆發開來。

或許您會說這是發生在加拿大的故事,與美國有什麼關係嗎?有的,因為美國也是一樣,並沒有強制規定醫師與醫院一定要提報疑似的病例。「美國疾病管制局並沒有實施全國性的規範來要求醫師與醫院提報此病的病例。」(Steve Mitchell, 2003, http://www.rense.com/general47/spor.htm)

另外,請看看美國第一位因狂牛症致死的病患的相關新聞報導,如下列網址:http://edition.cnn.com/2004/HEALTH/06/21/madcow.patient/

這位小姐於2004年過世時,正值25歲的花樣年華。她於1979年出生於英國,於1992年移居到美國,於2002年四月被診斷出疑似罹患vCJD。在那之前,她已吃了大約10年的美國牛肉了。

當然您也可以說她不是因為吃美國牛致死的,而是因為吃英國牛或者其他任何原因。因果關係要如何推論,那是您個人的自由。但我只相信客觀的事實:她死於vCJD,而她吃了大約十年的美國牛肉。

附註:vCJD潛伏期為7年以上,可參閱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畜產試驗所網頁,網址為http://www.tlri.gov.tw/Info/News_Detail.asp?RID=12449

(二)破除迷思,拒絕美牛

對於自由民主的政治體制來說,制定各項法規的基本精神必須以保障個人人身自由為原則,然而,若個人自由會影響到他人的自由,就必須予以限制。簡單地說,亦即,個人自由必須以不侵犯他人自由為前提。

日常生活中有太多不好的東西會對人產生負面影響,公權力不可能全面介入干涉個人的私生活,除非此個人行為會影響到其他人的權益。例如,喜歡熬夜作息不正常或不喜歡吃蔬菜等等生活習慣也會致癌,但民主政府不會立法禁止熬夜,也不會規定每人每日一定要吃五蔬果否則要罰款等等,因為這些行為不會影響到其他人,除非熬夜不睡時製造噪音影響到別人安寧。

在此共識之下,我們便可就下列事物逐一探討:
1. 檳榔:個人嗜吃檳榔會導致口腔癌,但不會影響到其他人,因此公權力不介入。
2. 酒:個人酗酒除了傷身外,酒後開車會造成公共危險,因此明令禁止並取締,有些國家甚至禁止在室外公共場合喝酒,例如澳洲。
3. 香菸:個人抽煙除了傷身外,二手煙對旁人的毒害更嚴重,因此我國已明令禁止在公共場合抽煙。
4. 牛肉:個人嗜吃牛肉(紅肉)可能會增加罹癌的風險,但不會影響到其他人,因此公權力不應介入也沒有介入。
5. 美國牛絞肉:個人嗜吃美國牛絞肉具有罹患狂牛症的風險,然而狂牛症變性蛋白已被證實會經由輸血傳染,而且美國牛肉與其他牛肉無法輕易分辨,牛絞肉更可能混入其他食品加工品(例如火腿、貢丸、素料等),使所有國人皆暴露在狂牛症的風險之中,那麼,公權力應不應該介入呢?

美國牛的情況,若真要以菸酒來作比喻的話,那就好比是某一特定品牌所出產的酒,有一定的比率有問題,喝了可能會死人(例如在某種機率下會混到工業酒精),而且也確實有人因此喪命。那麼,在該品牌無法保證也無法做到百分百安全的情況下,我們會允許其在市面上販售嗎?當然,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做到絕對百分之百安全。但是,一個有理智的人會想辦法提高自己吃的東西的安全機率。如果我們已知紐、澳等國的牛肉甚至台灣牛的牛肉的安全機率比較高時,何以要讓自己屈就於比較不安心的食物?

即使台灣人吃美國牛得此病的機率低到微乎其微,那麼台灣牛得此病的機率呢?我們真能信任台灣的畜牧業者不會有人拿美國牛雜肉骨粉來餵食牛隻?我們真能信任台灣的飼料業者不會有人拿美國牛雜肉骨粉來混入飼料之中?吃了之後,反正潛伏期很久,又不像急性腸胃炎可以馬上被人發現?因此有太多的環節可能出問題。台灣的執法效率、敬業精神、職業道德、飲食文化、甚至人種基因,都與歐美不同。等台灣牛也淪陷了之後,我們就不用為了美國牛在這邊爭辯了。

至於台美利益交換的問題,如果我們現在對美貿易的順差就已經很多,那麼有必要退讓以獲得什麼更進一步的利益呢?就貿易上的利益來說,頂多是某些對美出口商藉此可減少關稅等相關出口成本,那麼,除了這些出口商,以及有買相關公司股票的人以外,其他人能得到什麼利益?即使相關公司的員工,也不見會因為大老闆賺更多錢而跟著加薪,其他普羅大眾就更不用說了。另外,若將此歸因於世界貿易組織WTO的規範,那就更說不通了。中國、紐西蘭、澳洲等其他國家也有加入 WTO,但卻可以堅守自己的主權,拒絕開放美國牛絞肉進口。

話再說回來,除了全面的食品安全疑慮(除非有人此後絕不再吃任何"加工食品")與輸血安全疑慮(除非有人一輩子都不會用到別人輸的血)之外,我們為了讓這些大老闆們賺更多錢,還要付出什麼代價?麥當勞等大型連鎖速食店的酸油事件,造成了多少清白的小店家(例如炸雞排、鹽酥雞、臭豆腐等)生意跟著一落千丈?更前一陣子的中國毒奶事件,造成多少清白的麵包店跟著倒閉關門?這就是為什麼這次國內有那麼多牛肉相關商家或產業公會急著建立自己的認證方式以撇清關係,但開放有疑慮的美國牛絞肉與內臟進口後,這些商家生意難保不會受到波及。

政府本就不該為了發展經濟而犧牲民眾安全,更何況如果並不見得有利於全民的經濟發展呢?

(本文作者放棄一切著作權與智慧財產權,歡迎任意使用或轉錄,不用註明出處。)

Gene Ng 提到...

我想,美國牛得狂牛病的風險,被低估並非不可能的。得病的牛沒被驗到,得病的人也還沒發作,所以風險很難被精確地估計。

我很不想提陰謀論,不過我想在美國的政商利益糾葛不清的關係下,美國政府和牧場就算不至於想要積極地掩蓋事實證據,也會較消極地處理衛生管控(http://www.usatoday.com/news/opinion/editorials/2006-08-03-our-view_x.htm)。而事實上也有美國農業部(USDA)試圖阻攔狂牛病檢驗的證據(http://web.archive.org/web/20070928064710/http://www.3buddies.com/creekstone/news-appeal-response.html)。

美國之所以大搖大擺地強銷到日本南韓和台灣,而非其他人口更多的國家,原因不外是因為這幾個國家大致上較為親美,而且經濟長期依賴外銷到美國的製造業,因為美國大可有持無恐。

還有,我也很好奇的是,美國拚命要賣牛肉牛雜到亞洲國家,那麼牛的肉骨粉呢?在美國、歐盟和日本,禁止用反芻動物的肉骨粉喂食牛,可是他們大可混雜在動物飼料賣到其他沒有立法管制的國家啊!

關於美國是否有可能趁虛而入地把牛肉骨粉混在牲畜飼料買到台灣,我想應該也是一個非常重要而且該嚴肅地討論的問題。

zoearth 提到...

吃什麼都有風險
吃菜,有毒
吃米,有毒
吃肉,有病
吃屎,似乎是唯一的選擇了
以前我看過日本av女優為了賺錢吃屎
現在看到博士為了抗議政府吃屎

人生阿....

Gene Ng 提到...

何只是吃牛糞漢堡,台大博士生朱政騏現在連棺材都躺了XD

躺棺遭開單 吃糞博士生再蓋草蓆反美牛

20091116 12:58:34

(中央社記者徐瑞婷台北16日電)台大博士生朱政騏日前在立法院前躺棺材抗議美牛進口,遭警察開罰單並移走棺材。朱政騏今天原地「蓋草蓆」繼續抗議,現場並多了1名博士生與他「同躺」。

朱政騏曾以吃牛糞漢堡抗議美國牛肉擴大進口,14日傍晚起在立法院前躺棺材絕食3天,抗議國民黨立法院黨團欲在明天處理藍版食品衛生管理法。15日警方以朱政騏違反「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為由開罰單,並移走棺材。

朱政騏上午表示,貧困戶買不起棺材,是以草蓆處理往生者,所以警方抬走棺材,他就把草蓆蓋在身上繼續絕食抗議。立法院17日要處理食品衛生管理法,希望民進黨堅守立場,全力阻擋國民黨版本過關。

清大博士生黃泰山與朱政騏「同躺」,他表示,如果警方再開單或強制抬走現場人員,「每抬走1個,會多躺下1個」,目前已有5名博士生在排隊。

Internet business at home automated system 提到...

如果你希望:
* 能在家照顧孩子的同時還可賺取額外收入
* 能擁有一份永久的工作和收入
* 能不影響目前收入而同時擁有安全的第二收入
* 能有更多的時間陪伴您親愛的家人
* 能隨時選擇放假,並決定假期的長短
* 能在舒適的家裏工作,並能自由選擇工作時間
那請選擇您想要的生活方式———>
http://joe80411.weebly.com/
祝~天天都是有美好的一天˙快樂與您同在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