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7日 星期四

國敗論之西方文明決定人類走向的六大殺手級Apps

文明:決定人類走向的六大殺手級Apps

Civilization: The West and the Rest

Civilization: The West and the Rest


沒多久前介紹過哈佛歷史學家尼爾.弗格森(Niall Ferguson)的《西方文明的4個黑盒子》The Great Degeneration:How Institutions Decay and Economies Die)(請參見〈國敗論之西方文明的4個黑盒子〉)。其實尼爾.弗格森在《西方文明的4個黑盒子》之前,就有一本類似的書,是《文明:決定人類走向的六大殺手級Apps》Civilization: The West and the Rest)。這本書非常值得一讀,如果讀者能抱著批判性思考而不一味被其偏見給牽著走的話。

弗格森在《西方文明的4個黑盒子》討論了西方的建制(institution,在《文明》中翻作「制度」)問題。 弗格森把民主、資本主義、法治和公民社會視為西方建制的主要特點。《西方文明的4個黑盒子》也深受《國家為什麼會失敗:權力、富裕與貧困的根源》Why Nations Fail: The Origins of Power, Prosperity, and Poverty)的影響,認為西元1500年後使西方走上稱霸全球之路的,就是這些建制,而非地理或氣候上的優勢(請參見〈國敗論-國家為什麼會失敗?〉)。


《文明》其實比《西方文明的4個黑盒子》早出版,看的問題也更宏觀許多。尼爾.弗格森在《文明》重新解釋東方文明與西方文明的興起與衰落。五百年前,西方文明憑什麼勝過外表看來比它優越的眾多東方帝國?弗格森在《文明》中,認為答案是西方發展出六大「殺手級應用」(killer Apps),而這六大利器正是世界其他地區所缺乏的:競爭、科學、財產權、醫學、消費社會與工作倫理。




弗格森表示,15世紀初,如果能在當時環航世界,那麼最吸引人的將是東方的璀璨文明。明朝的北京正興建紫禁城;在近東,鄂圖曼土耳其人正進逼君士坦丁堡。相較之下,英格蘭在人心中留下的印象卻是鼠疫、惡劣衛生條件與戰亂相尋的破敗景象。其他動輒啟釁的西歐王國,如亞拉岡、卡斯提爾、法國、葡萄牙與蘇格蘭,看起來也沒比英格蘭好多少。西方將在往後五百年間支配全世界,這樣的想法當時看來無異是天方夜譚。然而,它居然成了事實。

我從前在馬來西亞唸的是所謂的獨立中學,也就是以華文為教學語言的私立學校,不受政府資助和承認,在政府對華文教育的打壓下,華文教育是在夾縫中生存,但也激發了不少華人更加奮發向上的決心和努力。於是,民族主義就成了我們的養份之一,為了和一些放棄華文改用英文的華人(我們稱為香蕉人)競爭,不少師長都灌輸我們不少民族主義的優越感,例如華人是世界上最聰明的民族,只有猶太人勉強能和我們相提並論;還有西方社會道德感很低落,不重視家庭倫理等等等。

結果出了國,卻發現原來華人只能說是用功,特別聰明倒稱不上;西方國家甚至比亞洲國家更重視家庭生活,不像我們都很血汗地工作,往往犧牲了很多家庭生活;還有西方,尤其是美國,深受保守教會影響,動不動就提道德倫理和家庭價值,不像宗教式微的亞洲國家,宗教對大部分人來說,是要必應才有求的。

言歸正傳,在這本書中,弗格森為了想要讓他心目中受到已淪喪的歷史教育荼毒的西方青少年都能讀懂,他試圖用了時下最流行的術語-就是許多低頭族都熟悉得不得了的「Apps」XD  他在《文明》中,也順便批評了西方的歷史教育,認為他們太注重片段的知識。

從這幾本書來看,弗格森無疑是抱持著西方優越感的學者,甚至還有些沙文主義的影子。在中國的經濟和伊斯蘭基本教義的堀起下,歐美反而負債累累,而且頗具疲態。可以看得出來弗格森這位在保守的牛津大學受教育的英國學者,為了研究金錢和權力到了美國後,開始對西方的沒落憂心仲仲。尤其是來自過去輝煌的日不落帝國,現在反而像是日末落帝國。他不認為文明的優劣是相對的,也不認為有「去歐洲中心」的必要。

弗格森表示,任何科學科學革命,全都源自歐洲。弗格森重視也尊重中國和伊斯蘭教的知識和科學的貢獻,但他也明確地指出,現代科學技術從根本上,就不折不扣地是西方的產品。他懷疑任何非西方國家可以僅掌握科學知識,卻不管財產權、法治和代議制政府。他乍看之下不合時宜地為帝國主義辯護,指稱帝國主義並非西方獨有的,因為他認為過去的中華帝國和鄂圖曼帝國,甚至日本帝國也都是帝國主義,而且亞非的人民平均壽命在殖民地結束前就明顯地上升,因此可見帝國主義並非一定就是惡劣的。

至於究竟為何從1500年左右開始,歐亞大陸西邊少數小政體,能夠主宰整個世界。弗格森在《文明》並非按時間順序來敘事,在六大章中,他用所謂的「殺手級應用」(killer Apps),來回答他的大哉問:一)歐洲國家之間的競爭;二)在16世紀和17世紀發生的科學革命;三)在法治和代議制政府基礎上的私人財產權和代表民意的立法機關; 四)現代醫學;五)工業革命導致的消費社會,以及六)工作倫理。他認為,這些殺手級應用和西方力量的增長至關緊要,但這些殺手級應用在其他社會,要嘛太薄弱,要不然根本不存在。

《文明》的六大章中,弗格森分別用了其他文明或地區來與西方文明和國家作對比。在第一章「競爭」中,弗格森拿中華帝國來開刀;在第二章中,他用一度威脅西方基督教文明的強盛伊斯蘭力量-鄂圖曼帝國來作對比;在第三章中,他用西班牙統治下的拉丁美洲來和北美的美國及加拿大作對比,指出財產權對發展的重要。

談到這裡,先岔開一下。在對岸的人人網上有一篇非常值得一看的文章〈赫敏为什么不能嫁给哈利——《哈利波特》中的历史、文化与政治〉,是中國天津外國語大學翟文喆教授寫的,他是研究中國法制史的。這些文章極長到需要至少四五個小時才能勉強讀完,可是是我讀過最有啟發性的網路文章。雖然它分析的是《哈利波特》(Harry Potter電影和小說,指出哈利波特等人上的魔法學校其實是法學院,其對英美歷史、文化、教育和政治的精闢剖析的內容豐富到幾乎比讀市面上大部分書籍還受用。(由於上人人網要註冊,這篇文章我把它拷貝下來轉成PDF檔了,可以在此下載。 )

看完了弗格森的《文明》,我更佩服這位翟文喆宅教授,因為他在文中有提到所謂英美文化的「敵人觀」,以及英美文化對其他民族的偏見。還有美國哈佛大學的政治學家杭亭頓(Samuel P. Huntington,1927-2008)在《文明衝突與世界秩序的重建》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 and the Remaking of World Order)之中,大膽地提出未來,儒教文明和伊斯蘭文明,將與西方文明有重大衝突。馬來西亞剛好兩大文明-儒教文明和伊斯蘭文明都全包了,所以各語言報章雜誌都以重大版面報導和討論了這個論點達至少一兩年之久!

《文明》中,印證了一部分翟文喆宅教授提出的英美敵人觀。在現在開放的文明社會,一個有學養的人,也很難大剌剌地顯現其偏見和沙文主義,但是一個人的偏見和沙文主義心態,還是可以從其偏重的素材及引用的資料看出來。雖然同樣是西方文明,但弗格森很明顯地崇尚英美文明,他在第三章中暗婊了同屬西方文明的西班牙,在第四章談現代醫學時,也婊了表親法蘭西和德意志,而且還不是順便偷渡哦,簡直就是大剌剌地走私!以致我還以為婊法蘭西和德意志才是重點,西方醫學是順便提到的。

在第五章,談消費社會時,他在第五章大談紡織工業對工業革命的重要性,以及為何現在全世界各地人們都不約而同地穿上西方的衣物。我原本以為他會以過去共產國家為對比。事實上確實如此,他用牛仔褲說了資本主義vs.共產主義的精彩故事,可是其實還是要順便重重地婊日本。學者要拐變抹角地罵人,有一個賤招,就是引用別人的文句,說誰誰誰說了啥啥啥,進可攻退可守!即達到婊人的目的,遇到爭議時又可全身而退。就是用這招來婊小日本,指出誰誰誰說日本人即使穿了西裝仍是猴子。言下之意,他對已倒台的東歐,都當成西方文明的自己人了,心底仍歧視高度西化的日本人,因為後來居上的日本,經濟實力老早超越了日末落帝國,心有不甘吧。

因為在用輕鬆的筆調撰寫這些嚴肅的題材的同時,弗格森還想順便婊人和偷渡一些概念,所以有時候這位哈佛大教授的邏輯,居然沒比高中生好多少。他提出德國社會學大師韋伯(Max Weber,1864-1920)曾在《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The Protestant Ethic and the Spirit of Capitalism),說新教對工作和儲蓄的態度讓經濟得以大力發展,然後又指出韋伯的理論其實有重大問題,因為天主教國家也有優良的企業家,而且工作倫理是在有良好制度和誘因下就能產生的,尤其是亞洲國家的工作倫理現在青出於藍。不過,他卻還是提到中國基督教的興起,還有批評歐洲基督教的末落,盛讚美國基督教的興盛,但又指出美國的教會把宗教弄成資本主義的大賣場,讓消費者選購喜愛的上帝觀念等等。都搞不清楚他在東扯西扯地鬼扯蛋啥。

競爭、科學、財產權、醫學、消費社會與工作倫理確實讓西方文明強極一時,我們今天的物質生活,基本上幾乎完全根基於西方文明的基礎上。可是弗格森也指出,這些Apps其實也能夠讓其他非西方文明下載來使用,他瞧不起的日本就是個好例子。

時至今日,關鍵的問題是,西方是否喪失了對這六大利器的壟斷。若是如此,弗格森警告,大家將目睹西方優越地位的終結。對中國的崛起和西方文明未來的質疑,西方國家是否將會走出現在的低潮,甚至發展的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好,弗格森認為該關鍵的核心元素是教育,尤其是歷史教育。西方世界的衰落歷史教學和知識,讓弗格森感到震驚。弗格森視《文明》一書為他解決西方世界歷史教育的方案之一,他試圖以容易消化的方式講述歷史,讓西方讀者瞭解西方和其他文明的性質、發展與歷史地位。

無論是台灣還是中國,都下載了一些西方殺手級Apps,我們對於科學、醫學和消費尤其擅長,可是在操作代議民主制度以及財產權的保障還不成熟,還有對專業工作的不夠重視和尊重的情況下,或許現在討論西方文明是否末落,是否還早了些?因為,我們真的成了西方文明強勁的對手了嗎?


延伸閱讀:

The Sky of Gene: 國敗論之西方文明的4個黑盒子

The Sky of Gene: 國敗論-國家為什麼會失敗?

The Sky of Gene: 不公平的代價和真相!

The Sky of Gene: 台式市場民主

The Sky of Gene: 台北士林文林苑都更案之不可取

The Sky of Gene: 台灣的半套式民主

The Sky of Gene: 人民的心聲,該聽見了吧!?

The Sky of Gene: 參與式民主政治的公民批評者角色

The Sky of Gene: 是的,教育應該不一樣!

The Sky of Gene: 再談為何反對國光石化開發案

The Sky of Gene: 活在象牙塔裡的化工學者

The Sky of Gene: 台灣政府財團之惡,在於不食人間煙火。

The Sky of Gene - 南港202兵工廠搬遷爭議之我見


The Sky of Gene: 當怪手都可以隨便糟蹋稻穗......

The Sky of Gene: 當怪手都可以隨便欺壓秧苗......

The Sky of Gene: 中科三期爭議之我見

The Sky of Gene: 是的,教育應該不一樣!

The Sky of Gene: 民主究竟有多好?

The Sky of Gene: 一場思辨之旅的正義

The Sky of Gene: 民主有多好?

The Sky of Gene: 民主真正好?


The Sky of Gene: 民主萬歲

The Sky of Gene: 民主係蝦米?

The Sky of Gene: 蝦米係民主?

The Sky of Gene: 中國爛趨勢

2 則留言:

Shawn Chiu 提到...

不小心寫成宅教授了XDD(還是認真的?)

Gene Ng 提到...

翟文喆教授說學生都稱他作宅老師XD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