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20日 星期三

一場思辨之旅的正義

正義:一場思辨之旅

Justice

《正義:一場思辨之旅》Justice: 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 )是本有趣的書,要說它是好書,也不是。不是因為《正義:一場思辨之旅》不是本好書,《正義:一場思辨之旅》確實該是本好書,因為作者邁可.桑德爾(Michael Sandel)把複雜的政治哲學和倫理學,用無比清晰的方式表現出來,讓讀者能夠快速地掌握重點。可是,我不想說《正義:一場思辨之旅》是本好書,因為如果僅讀這本書,你可能還不能夠瞭解,作者邁可.桑德爾的魅力所在,以及他的課程究竟有多了不起!

邁可.桑德爾從1980年起擔任哈佛大學通識課程「正義」(Justice)的主講,到目前為止已有超過14,000多名學生修讀了這門課程。連續多年成為哈佛大學註冊人數最多的課程,學生人數打破哈佛375年校史所有紀錄。2007年秋季更是有1,115名學生選擇了該課,創下了哈佛大學的歷史紀錄。2009年,哈佛大學啟動的課程公開化項目也首推了該課程。

當年麻省理工學院(MIT)在2002年開始推動開放式課程網頁(OpenCourseWare, OCW)後,各大學紛紛跟進,在YouTube.EduiTune U上就有不少好課可供觀看和下載。許多美國一流名校公開的整學期課堂錄影都有好幾十門。哈佛卻只選擇公開邁可.桑德爾的課,而且起動的時間比其他名校都還晚。一般的公開課程,只有一台攝影機,在課堂中擺著拍攝教授和黑板或布幕,畫面從頭到尾都沒變動。哈佛和波士頓WGBH電視台合作,使用專業的剪輯,用專業的三台攝影機攝影,而且還是HD高畫質,簡直就是把大學課堂當藝術表演來拍。

哈佛的「Moral Reasoning 22: JUSTICE」,全學期共24堂課,每堂50分鐘。網上流傳的12集,一集55分鐘,是WGBH剪輯出的精華。拍攝時間是2005-06年,哈佛先於2007年先對校友公開,2009年又透過美國公共電視播出,同時上傳YouTube等網站。據說這門課,是美國電視中首度公開播放的大學課程!




日本的NHK、英國BBC、韓國EBS都播放這門課的影片。邁可.桑德爾在日本出版的書《これからの「正義」の話をしよう――いまを生き延びるための哲学》,就狂賣出卅萬本!據說在日本,熱賣超過十萬本的書,就算是熱門銷暢書了!前陣子,中國流行所謂的「淘課」,就是有心向學的年輕人,透過網路競相推薦國外的公開好課,甚至一群熱心網友還合作翻譯上傳中文字幕。邁可.桑德爾的這門課,許多中國的入口網站都有網友自譯的簡體字幕。當時新聞在報導中國的「淘課熱」時,播出的課程就是這門正義課。

在這裡,我想要問的一個問題是,為何一門政治哲學課程,能夠如此熱門?這問課名為「正義」,探討的是道德哲學和政治哲學。我想這門課最大的魅力,來自三點。首先,邁可.桑德爾的獨特教學方式。他讓學生在課堂中為自己的觀點公開辯護。雖然這類的教學方式在美國並不少見,不過邁可.桑德爾的確是箇中佼佼者。

這本書的副標題「一場思辨之旅」下得非常好,邁可.桑德爾在課堂中,除了常常例舉學生熟悉的生活化例子或名人趣聞等來當教材,他的教學不是僅僅一個講座,他把問題交給學生,邀請他們在課堂上積極地思考、參與並為了他們自己的觀點辯論。 他的課程中本身就有很多有爭議的理論和問題,並不是每個人都會同意一種觀點。 批判性地表達不同的觀點,是學習的一部分。

我想,只要把下列幾個有中文字幕的影片看過一遍,就會立即明白他的教學魅力:








邁可.桑德爾在這一方面是個真正的師者!在美國的大學,即使是通識課都不是用來混學分的,邁可.桑德爾的課程也有不少嚴肅的必讀教材,其中不少是重要的道德和政治哲學家如邊沁(Jeremy Bentham, 1748-1832)、彌爾(John Stuart Mill, 1806-1873)、康德(Immanuel Kant, 1724-1804)、洛克(John Locke, 1632-1704)、羅爾斯(John Rawls, 1921-2002)、亞里斯多德(Aristotle, Ἀριστοτέλης, 384 BC-322 BC)等大哲人的一手著作。可是邁可.桑德爾在課堂中,從不詢問學生對那些著作的讀後感,而是讓學生自己努力去思考問題,以及為自己的觀點辯護。

Michael Sandel


第二點,邁可.桑德爾的理想,是在在課堂中建立民主辯論的典範,來面對世界上各種各樣的重要問題,而這些重要問題,要深入問題的刻心才能獲得解答。他的這一觀點,也是為何他的課程大受觀迎的原因之一吧。他鼓勵了公民參與!這公民參與,正是民主政治的菁華!在這段TED的影片中,邁可.桑德爾作了很棒的說明:




美國雖然說不上是民主國家的榜樣〔客觀上來說,其民主指數(Democracy Index)在全球僅排名第17〕,不過美國畢竟還是比亞洲強國如中國、日本、南韓、台灣和港澳擁有更悠久的民主歷史,而且其公民參與的方式和程度還是值得我們效法。從這門課熱門的程度,就可見美國的菁英大學生對政治哲學及民主辯論的高度熱誠與興趣;加上邁可.桑德爾在中國、日本和南韓的受歡迎程度(邁可.桑德爾到東京演講,黃牛票竟然要價500美元),也可見中日韓的莘莘學子對民主政治的高度興趣!

在現今的世界中,我們面對了前所未有的問題。全球化加劇了窮國和富國的差距。 一方面是國家之間貧富問題,另一方面在一個社會之內也存在貧富差距擴大的問題。 這就是正義和公平的問題,包括邁可.桑德爾在課堂中一再提出的分配的公平。 還有就是軍事力量的正義和非正義的使用。邁可.桑德爾認為,當討論民族、戰爭的合理性、酷刑或者貧富不均的時候,這些辯論的目的是得到一個正確的答案,雖然對於某一特定時期,我們是否得到了那個正確的答案,卻是很難知道的,不過他不排除對於某一特定的道德價值觀作為普世價值觀的這種可能性。

再來,這堂課能夠大受哈佛學生歡迎,我想其中一個重要原因,也是因為美國菁英學生對「思辯」的重視!我在〈學會思考,你真的贏定了!〉這篇文章中,就提到了,歐美的莘莘學子對於批判性論證這件事,是有多麼的重視。

基本上,和重視專業知識的亞洲大學相比,歐美高等教育對批判性推理和批判性思維的訓練,是更加更加重視的!為何歐美高等教育對批判性思維這麼重視呢?在歐美教育的認知中,批判性思維的訓練,甚至還可以比知識的背誦還重要!知識畢竟是一直在不停變動的,十年前學 到的知識,到了今天可能大多過時了,可是批判性思維一旦掌握住了,就能受用一輩子!而且,知識的掌握、應用、發現,是一種理性的過程,也得要靠批判性思維 來進行,因為學習批判性思維,才是掌握知識、應用知識、發現知識之鑰!尤其在政治哲學中,有許多問題還是未解的!更需要大家的集思廣議。

邁可.桑德爾的課程,尤其值得台灣學生的觀看學習,因為台灣政壇和媒體有太多太多太多不良示範!政客沒有真正的政見,換了位子,就順便換了腦袋。為了選票,什麼都可以拿來抺黑對手,只要非我族類,不管做啥都是錯的,可以完全沒有任何原則!媒體也多半只會馬後砲,加上名嘴只會煽動和嗆聲。正所謂上樑不正下樑歪,連位居高位的政客都一再樹立壞榜樣,誰還有資格怪學生不尊敬政客呢?

有了像邁可.桑德爾課堂中那樣的理性思辯,民主政治才能向上提升,而不是停留在像是小孩子吵架的層次!

除了學生,我想為人師者也能從邁可.桑德爾的課程中得到重大的啟發吧。邁可.桑德爾活潑生動的教學方式,課學生和老師們一起動腦,寓教於樂!有什麼比這樣的良好互動模式更能夠讓教學和學習同時成為一種無比的樂趣呢?


這是YouTube中的課程影片,有中英雙語字幕(簡體中文)

























正義:一場思辨之旅


這是哈佛大學在YouTube中提供的官方課程影片,解析度較高(720p),可是只有第一至七集有英文字幕,可以用來練練英語聽力

























正義:一場思辨之旅


延伸閱讀:

The Sky of Gene - 學會思考,你真的贏定了!

The Sky of Gene - 民主究竟有多好?

The Sky of Gene - 民主有多好?

The Sky of Gene - 民主真正好?

The Sky of Gene - 民主萬歲

The Sky of Gene - 民主係蝦米?

The Sky of Gene - 我們需要怎麼樣的政治家?-從日劇CHANGE談起(上)

The Sky of Gene - 我們需要怎麼樣的政治家?-從日劇CHANGE談起(下)


8 則留言:

科學小飛喵 提到...

MyWOOPS開放式課程網站,目前翻譯到第十集,影片很清楚,連結:
http://www.myoops.org/main.php?act=course&id=2258

Gene Ng 提到...

太棒了,謝謝分享:)

匿名 提到...

個體的存在不是為了實現社會的遠大目標或任何團體的最大利益,人類是獨立存在的個體,每個生命都需要受到尊重。因此將正義或法律當作必要的選項或至高的價值是錯誤的。
當國家強制剝奪人民部分的主權,人民就不再是完全獨立的個體,國家強制要求的付出,就不能做自己的主人,形同淪為政府的奴隸。

Gene Ng 提到...

說得好:)

匿名 提到...

我不懂 為什麼火車不鳴汽笛
難道真的那麼想撞死人嗎?
享受奪取的快感 體驗當上帝的感受?

Gene Ng 提到...

這不是重點吧...

匿名 提到...

這些哲學理念是建立在基督教文化上的(ex.人類是獨立存在的個體,每個生命都需要受到尊重),這些哲學理念又是西方法律與政府制度的基礎。
非基督教文化的國家想要套用會適應不良,學個四不像。中華文化自己有儒墨道法,對個體 群體 道德 正義等等的看法,不會都與基督教文化相同。

Gene Ng 提到...

是的,我同意我們更維護自己的文化中的道德觀等,可是也必須讓它們符合現代社會。雖然這些理念是建立在基督教文化上的沒錯,可是西方文化已經無孔不入地滲透進我們的所有文化當中,因此也不可避免地要知道它們是怎麼一回事。而且國學大師牟宗三一生致力融合康德哲學與孔孟陸王的心學,以中國哲學與康德哲學互相詮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