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3日 星期三

我們需要怎麼樣的政治家?-從日劇CHANGE談起(下)

CHANGE


CHANGE很有同樣是木村拓哉主演的HERO的影子,我想原因是因為劇本是由HERO編劇之一的福田靖撰寫的吧。立久生公平和朝倉啟太同樣是非正統出身,立久生公平只有中學畢業,朝倉啟太是原本對政治冷感的小學教師。立久生公平和朝倉啟太也一樣凡事必親躬,是超級工作狂,在他們眼中沒有不重要的事,對大家公認的小事都得追查到底。立久生公平和朝倉啟太不管對誰,都用非常誠懇的態度面對,就算是敵人也一樣。

我其實蠻佩服富士電視台的勇氣,因為政治本來就是比較生硬的題材,加上日本國民對政治普遍冷感,而且劇情也大膽誇張,居然還能成為話題日劇,那CHANGE究竟了不起在哪?

CHANGE中,木村拓哉飾演一位愛看星星,在長野鄉下任教的小學教師朝倉啟太。擔任政治家的父親及原本要繼承父親政治地盤的哥哥在越南發生事故雙亡,他被神林會長秘書美林理香強拉上陣參加眾議員補選而僥倖勝選。雖然如此,朝倉啟太對政治的界的運作既沒有太大的興趣也不了解,卻因為俊美的容貌與清新氣息,成為周刊雜誌追逐的對象,菜鳥議員變成「國會王子」,加上執政黨政友黨內權利分配陰錯陽差,而被老謀深算的神林會長拱出成為三個月後大選的過渡期首相。

我們需要怎麼樣的政治家?朝倉啟太競選政友黨總裁街頭熱血演說有一些答案:




一個理想的政治家,的確該有如朝倉啟太的經典競選演說內容中提到的:

我就是剛才介紹的朝倉啟太,原諒我站在高處向大家講話。以前我一直覺得,國會議員是在選舉中被大家選出,成為國民代表,而站在頂點的總理大臣,在國民中應該是高高在上的,但是我現在的想法不同了。

所謂國會議員,是在發誓為國民服務的基礎上,然後在選舉上被選出來的人,而總理大臣就要為了國民,比所有人都要努力工作,背負著更加沉重的義務和責任。

那些只在選舉的時候對國民點頭彎腰,當選之後馬上變成特權階級的人,並不是真正的政治家!選擇的措辭不能讓所有人都得以理解,不是真正的政治家!把自己利益放在國民的幸福之前的人,不是真正的政治家!

最重要的是,身為國民的諸位現在為什麼而憤怒?希望什麼?相信什麼?不知道這些的人,不是真正的總理大臣!

可惜我現在身處的政界裡,那樣的人有很多!如果要成為一個職業政治家,就必須遵循他們的規則的話,那我不希望成為一個職業政治家。

我在這裡向大家保證,用大家同樣的眼睛,找出現時政治上存在的問題,然後作出糾正。

我保證,用大家同樣的耳朵,去認真傾聽那些被稱為弱者的聲音,無論多麼微弱。

我保證,用大家同樣的雙腳,毫不遲疑奔赴問題發生的現場。

我保證,用大家同樣的雙手,揮灑汗水努力工作,指出這個國家應該前進的道路。

我的一切,我的一切都和大家一樣!



三十五歲的政治白痴,一夕之間成為日本的首相,所以朝倉啟太就像你我一樣,是沒有政治經驗的一般人,因為誤打誤撞而進入了闖入永田町(日本國會所在地)的暗黑政治圈,用一般人的常識與單純,反而因為能用平民的眼光來執行政策,而有一番了不起的大作為。如果有誰能夠在超高人氣下當選國家領袖,上台後還維持超高人氣的,恐怕只有朝倉啟太能做到吧。

CHANGE


我想CHANGE的製作人、編導的野心應該是很大的,他們雖然不在政治界,不過他們應該想藉此改變日本的政治吧。CHANGE透過朝倉啟太的眼光,指出了當前日本人對政治的期待,包括了「易懂的政策說明」、「捍衛國家利益」、「補救錯誤的國家政策」、「將人民權益放在第一位」、「絕不背棄理想」。用簡單易懂的包裝,教育著對日本政治毫無興趣的年輕觀眾。CHANGE裡提到好些政治界的大問題,有些問題是全世界民主政治共有的,有些是亞洲民主政治共有的,少數問題是日本特有的。那些都是很值得大書特書的議題。CHANGE當然也不是完美的,因為真實世界還是比戲劇裡的複雜太多了。尤其是裡頭朝倉啟太日以繼夜不停工作到差點過勞死,更是兒童不宜。

官腔官調的說話方式、難懂艱澀的名詞陳列。政治影響我們每一天都會面對到的事務,可是政治卻愈來愈像一個專業。一般庶民很難搞清楚,國會議員到底在吵什麼?主張有什麼不一樣?有許多政客甚至玩弄語言遊戲哄騙人民。針對這點,身為政治門外漢的朝倉啟太就是對著他們說:「把我當成五年級的小學生,解釋給我聽」。

政治界是嫉妒的世界。只要你是政敵,那怕是敵對政黨或同黨的,只要你做得愈好,人家就愈想扯你後腿。在政治界,太多攻擊對手以標榜自己,一副「你都不懂,只有我是先知」的態度。只要對手提出,我方就反對到底。議事堂上各說各話,吵到最後不爽就強行表決。在議會裡,根本沒有所謂「討論」、「承認錯誤」這回事。

和歐美不同的,日本雖然是民主大國,但政治界長期是一黨專政。日本自由民主黨在1955年組成日本第一個保守政府,佔得政府中大多數議席。直到1993年敗選為止,自民黨保持了長達38年的一黨獨大制,使得自民黨的高層愈來愈腐敗,也使得人民愈來愈厭惡金權政治的生態。這和台灣長期由國民黨一黨專政的情況有點類似,在新加坡和馬來西亞,執政黨也是長期一黨專政。在很多民主政治高度發展的歐美國家,反而很少出一黨專政的情況。尤其在美國,總統是民主黨和共和黨輪流當,國會多數黨也是。在美國國會,大部分情況下,多數黨也只是剛過半,幾乎不可能佔有三分之二的多數議席,於是政黨協商、兩黨共識就特別重要。可是在日本,派閥的角力反而決定了政策內容,各別議員沒什麼實際力量。

而且,議會中也充滿了謀略及算計,拱朝倉啟太當上首相的幕後策畫者神林會長,只是想利用朝倉啟太的清新形象提升黨的支持率,三個月後再利用這個支持率獲得繼續執政的機會,而且他還可以順便把他當傀儡,自己當上美國總統口中的實際首相,並且為自己當首相舖路,沒想到朝倉越做越起勁,無法被操控,神林會長便用手段逼他下台。

在民主國家,政治家作秀、扯後腿是日常事務,這在極權國家也一樣,只是在民主國家,政客間是明爭,在極權國家,他們是在搞暗鬥。我想,在民主國家最高遇到的問題,不是政爭,而是會喊競選口號的人,不見得會遵守諾言。就算政策跳票了,擅長競選的政客,還是有辦法弄出冠冕堂皇的理由繼續哄騙民眾。另外一個問題是,善於競選的政客,不一定有良好的執政能力,有執政能力的人不見得有選舉魅力。我有時甚至想像,如果一個國家政府高官讓各大公司CEO來擔任,搞不好執政效率還會更好呢。儘管如此,我相信民主仍是最好的政治制度,有證據顯示民主發展程度和國家發展程度呈正相關,請參考拙文〈民主萬歲〉〈民主有多好?〉〈民主真正好?〉

朝倉啟太在剛當上首相後,就日以繼夜徹查國家可能犯下的錯誤,最後受害者都得到國賠。雖然有過度簡化之嫌,可是那不正也是平民老百姓所期望的?政府的政策出錯,往往改變許多人的生活和生命。當政策有錯,政治家不是本來就要認錯的嗎?之後不是還得補救恢復原狀的嗎?國家並不比人民偉大啊,政府要保護的是人民的生活,而不是官僚的尊嚴。在CHANGE中,勇於要國家承擔負責的朝倉啟太,因此而深得民心,後來也得到了政府官僚打從心底的臣服。

雖然朝倉啟太當首相沒多久,就得在眾人還以為是政治白痴時面對強權美國,可是他卻努力作好功課,還以「捍衛國家利益」的立場,不卑不亢地進行談判及協商,用小學老師的心態來教導大塊頭前美式足球員的談判員。朝倉以國家利益為優先,可說是日本國民近年對外交政策的最大期待吧。日本是經濟科技巨人,可是在國際政治上卻一直是小姑娘。戰後的日本,有如美國小跟班,加上北韓綁架問題,可能都已讓日本人感到無比厭煩了吧。「保護國家利益」是政治家的職責。即使不懂政治門外漢如朝倉啟太,也都明白這個道理。李明博高票當選南韓總統,卻為了討好美國而進口美國病牛肉,就被大力批評為不顧農民生計、岡顧人民健康,不僅支持率直直落,還被一群年輕人發手機簡訊相約在首爾蠋光集會抗議,迫使他不得不撒換內閣。

日本政府預算中各種公共建設費用,也常常被用來綁樁,也是議員諸公們的最大利益,大家都想爭相分食這塊大餅。結果就造成編列預算時,每個政客總是先考慮到利益的分配,人民最迫切的需求,有時候還被排到了最後。朝倉啟太提出的小兒醫療預算,差點因為黨派對立,被原本支持醫療改革的在野黨杯葛。當神林會長發現朝倉首相不受控制後,居然以發動同黨議員杯葛,想辦法利用派閥運作讓首相「好看」,這種狀況在真實政壇上也時有所聞啊。

說到這個綁樁的公共建設,在台灣居然可以當作政見來競選,也還居然還能選上,可見台灣民眾的政治學得真的用五年紀的學生都聽得明白的言語重教了!擴大內需是大部分國家都會做的,可是明確的政策主軸是什麼?優先處理的項目是什麼?卻沒人搞清楚。也難怪劉內閣會成為打地鼠內閣。

馬英九不是口口聲聲說要減碳嗎?如果他以減碳為政策主軸之一,那該做的就只是政府部門少開燈或裝太陽能發電板嗎?我也是政治門外漢,不過我想,如果真的要減碳,那不就乾脆解除能源補助!也就是廢除對汽油、天然氣的補貼,反而還要徵收汽油稅。可是如此一來不是引發民眾大力反彈嗎?是的,所以不能一次漲足,而且要有配套措施。總統一任不是四年嗎?那就在四年內分階段漲,分階段加稅。在這期間,對高度依賴廉價能源的企業和行業,也進行另外補貼,讓他們有時間設法減少能源依賴。而補助當然也逐年減少,四年後再驗收成果。這麼一來在剛實施期間一定會還到民間反彈,支持率也有可能會下滑,不過什麼叫魄力?對的事堅持到底、克服萬難就叫做魄力!

總統的任期為何是四年而非年年選?降的制度就是要讓政治家可以有一定的時間,不被選戰干擾而專心施政,尤其是讓政治家有機會實施短期內不討好民眾,可是對國家長遠發展有利的政策。在執政初期何必太在乎支持率?阿扁支持率掉到18%,總統府外示威群眾喊翻了天,大位還不是穩坐?一個有遠見的政治家,在上任後該注意的,並非支持率,而是製定對國家長遠發展有利的政策和發展方向。

政治家的初衷不外是心中有一個「理想」,要讓國家更強盛、人民生活更美好。但是在選舉和利益的爭奪撕殺中,這些政治家都逐漸屈服現實潮流,且逐漸忘記了自己當初從政的理想和目標。CHANGE或許是對政治家喊話,要政治家們,「千萬不要忘記自己當初從政時的理想。」

CHANGE非常的理想,理想到不行!但我們需要一個怎麼樣的政治家?我們需要一個怎麼樣的政治環境?在CHANGE中可以找到部分答案。在結局篇,編導還安排木村拓哉飾演的朝倉啟太進行一段灑狗血的演講,雖然不免有些造作,不過演講內容卻中肯到不行。朝倉啟太演說內容,長達15頁的台詞,由木村拓哉唱獨角戲22分鐘半,用單一鏡頭一氣呵成拍到底,觀眾只盯著木村拓哉的神情,卻創下今年日劇的最高收視率!

節錄幾句吧(有雷):

踏入政壇後發覺,當上政治家突然變得很偉大,搭電車、新幹線不用花錢,許多長輩見到自己還要鞠躬哈腰,難怪許多人迷失在權勢當中,不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

我在小學教小朋友要傾聽別人的意見,要好好溝通達成共識,要勇於認錯,但是這些在政治世界裡都行不通,執政黨和在野黨每次在會議上都堅持己見,不認同對方的意見,法案最後經常是強行通過,這樣的情形讓我腦中充滿問號!

我以為自己對政治沒有興趣,但後來才發現,原來我心中也有期待。就是那種我們的國家如果能這樣,不知道該有多好的期待。

雖然大家都說『你的一票可以改變政治』,但我從來沒有感覺過,一票真的能改變什麼?誰贏了或哪個黨大勝時的那一瞬間,或許會很興奮,可是結果卻什麼都沒改變。選舉時的政見,選完就不了了之。回想當時的興奮,覺得竟然會有所期待的自己好像白痴。最後就再也不想管政治了。

但是我要告訴各位,我錯了!選舉的每一票都很重要。獲選的人是國民代表,必須照國民的意思來從事政治。決定國家未來的是國民。主權在民,我們在小學都學過。我們的國家有堆積如山的問題。少子化、教育及醫療問題,需要每一個國民認真地思考。各位有義務及權力,將真正的政治家送進議會,你的一票可以改變政治及這個社會。

我在不知情的狀況下,任命了18年前涉嫌收賄的8位大臣,大家一定認為政治家果然骯髒,但是進入政壇也讓我看到希望,也有政治家充滿熱情,不戀棧權勢,也有官僚認真為國著想。

我辭去內閣總理大臣之職還不能算是負責,涉嫌的政治家還繼續留任,因此我決定宣布解散眾議院進行改選,請大家重新選出適任的議員。過去我錯了,你的一票是可以改變政治、改變社會的,這個國家有堆積如山的問題,這並非只是政治家的事,每個人都有義務、權利來決定國家的未來。

CHANGE EP10



CHANGE的訴求雖然簡單,但要更深入瞭解為何日本會出現這樣一部政治劇,還得瞭解一下日本的政治。在美國,有名的政治劇其實還不少,例如The West Wing(《白宮風雲》)和Commander In Chief(《白宮女總統》),和政治有關的電影更是不少。在日本,政治反而是電視劇製作人甚至從未碰觸的主題。

CHANGE這部政治劇劇情雖然誇張,不過我想現實世界的戲劇化其實也不輸,我想對日本近年政治發展稍微注意的朋友,都會發現其實CHANGE裡頭的情節,是日本近來的政壇風雲有不少雷同之處。朝倉啟太的一些招數甚至是偷學日本前首相小泉純一郎吧。小泉純一郎上台前的口號正是:「改變自民黨,改變日本!」

小泉純一郎是我最敬佩的政治家之一。雖然我很不認同他的右派主張,更不認同他參拜靖國神社。可是是日本少數把國家利益放在派閥利益之上的政治家,也多次不按牌理出牌來修理其政敵,也是世界政壇上少數富有想象力的政治家。朝倉啟太在內閣反對他的補正預算案時,他以罷免並兼任該職位為要脅,在遇到神林會長的耍賤時解散國會讓人民重新選擇,根本就是跟小泉學的嘛。傳統上日本首相人選是派閥協商的結果,小泉純一郎跳過派閥協商直接競選自民黨總裁,其出身就很非正統。他在擔任首相的那幾年就非常富傳奇戲劇性。我佩服他的另一點,是他懂得急流勇退,完成他訂好的目標就交出權力棒子,完全不棧戀權位,非常的瀟灑。

日本前首相小泉純一郎的傳奇:

小泉


80年代末期,日本的各項經濟指數屢創歷史新高,日本的政治卻呈現低迷不振。由於自民黨內醜聞不斷,內閣的支持率一再創新低,1989年的竹下登內閣的支持率甚至跌到個位數。1993年,自民黨的小澤一郎、鳩山由紀夫等人離黨另創新黨,聯合原本的在野黨的席次取得組閣權,成立連立政權,結束了「五五年體制」。所謂「五五年體制」是指,自1955年開始,自民黨以國會中絕對安定多數(可主導各委員會運作所需的席次,即269席)為基礎所形成的一黨專政長期政權。但這個由首相細川護熙領導的非自民黨連立政權基礎薄弱,在自民黨的策反之下,成立不到一年即由自民黨為主的連立政權所取代。自民黨雖然奪回政權,但90年代的歷次選舉,自民黨的勢力一再被削弱,1998年之後不得不與公明黨合作,以維繫政權。

1998年,小泉越過派系協商,獨自宣布參加自民黨總裁選舉,並於2001年以其獨特的領袖魅力獲得大部分一般黨員的支持,當選自民黨總裁,同時成為第87屆的日本首相。小泉的魅力來自三大點。第一是堅持。他在1979年擔任大藏省次官之時,就已有郵政民營化的構想。即使這個構想在自民黨內遭受到莫大阻力,也使黨內郵政族議員對他產生不滿,他仍堅持本身的信念。他的另外一個堅持表現在靖國神社的參拜上。參拜供奉有二戰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十分不妥。不願好好用心地面對過去,是讓日本無法成為政治大國的原因之一。不過,小泉純一郎既然在把參拜靖國神社當作競選政見,選後也從未食言,我姑且原諒他。

第二是潔身自愛。自1982年離婚以來,小泉保持廿幾年的獨身生活。我想小泉應該是個沒什麼生活情調,或是一個難以相處的怪人,不過在充斥著情婦醜聞的日本政壇中,小泉從未傳出任何八卦緋聞。這反而使得他獲得女性選民的狂熱支持。

第三是能言善道。小泉非常了解大眾媒體的運作與其所造成的影響力。他從不長篇大論,在鏡頭的面前總是用簡單的用語來回答問題。因此各媒體不必花心思自設標題,小泉說的話總會成為隔日各大媒體的標題用字,很有五年級的小學生都聽得懂的味道。

小泉純一郎上任首相時的日本,在政治上,執政黨內派閥傾軋,問題重重,在經濟上,正處於泡沫經濟衰敗到谷底之時,積重難返。如今小泉卸任在即,他的政績被國際媒體讚譽為「傳奇」,不僅是因為他戮力令日本經濟重生,更在於他實踐初上任首相時的誓言:「改變自民黨,改變日本!」

現年66歲的小泉純一郎生長在官宦家庭,祖孫三代都是政治家。1969年,任眾議員的父親突然去世,在英國倫敦大學唸書的小泉不得不輟學回國。 從英國回來4個月後趕上眾議院選舉,小泉繼承父親的地盤競選,但因差4000票落馬,當時他傷心得大哭一場。此後,他給原首相福田赳夫當了三年秘書,並累積實力,終於在1972年競選成功。

1997年,小泉作為國會議員剛好在職25年,國會打算表彰他,並提供每月30萬日元交通費特別補貼及在國會懸挂肖像的榮譽。對如此殊榮,小泉卻表示拒絕,甚至連表彰儀式也沒參加。不少國會議員說他是在做秀,但這樣的事多了,小泉便贏得了「怪人」的稱謂。小泉下不網羅弟子門徒,上不獻媚實力人物,獨往獨來,且常有「犯上」言論。因為這種性格,他又被稱為「一匹狼」和「堂‧吉訶德」。小泉的鮮明個性使自民黨人十分看好他在轉變該黨形象方面的作用。

小泉原屬自民黨右派福田派的後繼森喜朗派,為競選黨總裁于2001年4月12日脫離森派,成為自民黨的無派眾議員。 小泉的改革標的以財經為主,大刀闊斧整頓金融機構,加速民營化等等。現在看來成效卓著,但推動當時則是阻力重重。其中小泉最引人注意的主張是「郵政民營化」。「郵政民營化」是世界關注的問題,日本郵政目前也是全球最大的金融機構,總資產高達三兆,後來自民黨在小泉領軍下奪得壓倒性勝利,小泉也藉此證明改革方案亦可為社會所接受。

「郵政民營化」當時在日本政界造成相當大的震盪。日本的「郵政公社」原屬政府機關,除了郵政本業外,亦兼營儲蓄、簡易保險等業務,使其成為日本最大的金融機構。郵政公社自明治以來的郵政事務一直是國營狀態,但卻滋生效益不佳的嚴重問題,對國家來說除了是大負擔以外,因為郵局吸收了國民大部分的存款,也讓私人銀行感到不悅。曾在1992年擔任宮澤喜一內閣的郵政大臣的小泉,就有推行郵政民營化運動的想法。

為了推動郵政民營化,提高經營效率,小泉將改革草案提交日本國會參議院和眾議院審議,但卻遭逢反對黨,甚至部分自民黨成員的聯手反對,雖小泉在參議院表決前就已放話,一旦草案遭否決就解散眾議院,但草案雖在眾議院通過,仍在參議院遭到否決。堅持立場的小泉,眼見「郵政民營化」的議案遭到否決,不惜挻而走險地解散眾議院重新選舉,將問題訴諸民意。

「郵政解散」事件實際上讓自民黨本身感到危機感,因為自民黨本身也存在著反對郵政民營化的人,這些人便有脫黨參選的可能,那麼自民黨勝選的機會就變得更小了。在正因考慮如此,內閣會議中,閣員也有人不同意解散國會。在「解散國會必須要有內閣所有成員副署」情況下,反對的大臣包括總務大臣麻生太郎、經濟產業大臣中川昭一以及農林水產大臣島村宜伸。臨時內閣會議因而中斷超過兩小時。最後麻生太郎及中川昭一被小泉勸服副署,但由於島村宜伸仍然拒絕副署,小泉強硬的罷免他,並且自己兼任農林水產大臣(後來由副大臣岩永峰一繼任)。防衛政務官柏村武昭也因在參議院中投下反對票而遭到罷免。

所有自民黨提名的參選人都必須同意支持郵政民營化,對於在眾議院投票反對郵政民營化法案的37名自民黨議員,自民黨黨部宣佈不會提名他們參選,並在他們的選舉提名對立的候選人。對於在眾議院對郵政民營化法案投棄權票的議員,自民黨要他們簽訂誓言,在當選後對再次提出的郵政民營化法案投贊成票,這些人才能得到自民黨的提名。小泉表示,如果自民黨與公明黨的自公聯盟在國會選舉中得不到過半他會下台。亦有人把這此解散稱為「自爆襲擊解散」(因為國會選舉日期於9月11日,在2001年在美國受到恐怖攻擊)。「自爆襲擊解散」這個自民黨危機卻在小泉的刺客策略下化解了。小泉吸收了許多對政治有興趣有理想的年輕人,直接讓他們到各選區競選,與反對「郵政民營化」的候選人對立而成為了小泉的代言人,他們被媒體稱為「小泉刺客」。

結果在小泉的操作下,執政黨大獲全勝,拿下327席(含公明黨的31席)。在野黨總共僅拿下153席,其中最大在野黨民主黨更是只拿下113席。小泉率領的執政聯盟自民、公明兩黨在大選中大獲全勝,拿下眾院三分之二以上席次。郵政民營化法案最後在2005年10月11、14日,分別於眾議院和參議院表決通過,小泉聲勢逐步上揚,掀起所謂的「小泉旋風」。反對黨民主黨也是反對這個草案的,原先以為自民黨的內鬥會使自民黨自取滅亡,卻沒想到小泉以刺客策略及「反民營化=反改革」的口號使得民主黨反而慘敗,黨魁岡田克也引咎辭職。

日本當年真正的危機其實不在財經,而在政治。銀行巨額壞帳、政府明明舉債卻仍擴大無謂的公共支出、政客討好地方選民......都是執政黨內派閥坐大和政經勾結的後果。小泉政績的開花結果之處看似財經改革,其實他打得最辛苦的一仗在於對付自民黨內怠惰的派閥勢力和貪腐習性。小泉改變了執政的自民黨,拋棄傳統派閥與捍衛保守農民利益的立場,轉型為堅持改革的現代政黨。

小泉在2005年解散眾議院重新選舉,獲得大勝。原本是自民黨內最大派閥的橋本派,因領袖前首相橋本龍太郎涉及不當政治獻金,宣布從政界引退,橋本派因而群龍無首,選後淪為第二大派,小泉所屬的森喜朗派則一躍成為自民黨內最大派閥。而這次由小泉欽點,第一次在選戰獲勝的「小泉刺客」,也隱然成為小泉最大的政治資源。小泉成功對黨內貪腐的派閥開刀,不但改變了自民黨,也改變了日本政壇的風氣。

日本經濟復甦源自於小泉的改革企圖,他堅持政府應停止介入銀行與企業間的關係,讓企業界明瞭他們必須改革,否則只有倒閉一途,在這段期間內,有數千家企業因此關門,也因此降低了社會過剩的產能,結果讓社會得以全面復甦,無論薪資或就業率都能順勢成長,勞工所得成長率也創下九零年代末期以來的新高;勞動市場改變之後,企業獲利亦隨之增加,使房地產市場有了翻身的機會,日經股市指數也自2003年的低點成長了一倍以上;都會區內的地產價格也翻漲,消費者信心指數亦持續攀升,顯示通貨緊縮時代即將告終。

我想要指出一點,小泉的政經改革雖然讓日本經濟再度起飛,可是卻非完美的。日本為了要大力復興經濟,其實做了好些妥協,造成一部分受薪階級的福利保障大幅縮水,形成日本所謂的M型社會。由原來以中產階級為社會主流,轉變為富裕與貧窮兩個極端(中產階級逐漸消失)。日本此種怪現象,可能來自於全球化和產業升級結構,越中下層的人越遭到衝擊,而富人階級卻沒有遭到衝擊甚至因而獲利,導致階級拉大,衍生出價值觀崩壞和職場倫理瓦解等文化現象。

小泉鮮明的領導風格,堅定的改革立場,為日本帶來了經濟重生、政治改善的新風貌。問一般日本人,小泉的領導魅力在哪裡?回答幾乎都是:小泉雖然是怪人,但他給的答案都很明確,不會跳票。2001年,小泉首次擔任首相時,他的競選公約是:打垮政治首惡的自民黨派閥政治、實現郵政民營化、去參拜靖國神社等。他的確沒有食言!


延伸閱讀:

CHANGE官方網站

The Sky of Gene - 我們需要怎麼樣的政治家?-從日劇CHANGE談起(上)

The Sky of Gene - 民主萬歲

The Sky of Gene - 民主有多好?

The Sky of Gene - 民主真正好?

小泉純一郎事跡主要改寫自〈udn全球觀察- 更多專題- 安倍新政- 小泉純一郎傳奇的強勢首相〉

8 則留言:

Holy 提到...

我想, 有一個問題是"需要"跟"想要"之間的差異....
理想狀況下, 人民想要的和需要的政治家應該是一樣的, 但實際情形是, 人民不見得可以判斷哪位政治家是他們需要的, 所以他們是投給他們想要的.
舉例來說, 如果我們需要一個能讓國民所得增加的政治家, 有多少人知道一個政治家需具備哪些能力才能讓國民所得增加?也許要有財金背景, 但財金範圍這麼大, 這位政治家需要知道哪一方面?人民要有足夠的資訊, 才能判斷出他們"需要"的政治家....這些必須要靠教育跟資訊的流通才能達到....

Gene Ng 提到...

是的,這個世界是不會有完美的政治家的。朝倉啟太永遠只能活在戲劇裡。

克林頓已經算是美國近來最了不起的總統了,在他任內美國不僅經濟維持有史以來最長的擴張,所有社會指標也都往正面方向發展。可是他的私德卻極為敗壞......

尤其是在競選時,幾乎只有兩三派人馬在競爭,他們不可能有所有你想要的理想特質。有時候更悲哀的是,你只能選一個比較不爛的那個。

這是不管在民主還是極權國家都會面對到的問題。或許換個角度想,這世界之所以可愛,就是因為他不完美吧。

huey from nz 提到...

寫的真精彩!最近我正在看這部日劇
雖然很討厭政治,不過change果然有它的魅力

Gene Ng 提到...

CHANGE的確是有魅力,只可惜有魅力有實力的政治家在日本還是曇花一現:(

一個小觀眾 提到...

可不可以請問一下, 網路上哪裡可以找到那22.5分鐘的演講原稿 (劇本台詞或是觀眾聽寫都可), 找了好久都找不到說...謝謝!

Gene Ng 提到...

原來之前附的被停用了,我也想知道耶:p

密斯特言 提到...

格主抱歉,hero裡的是久立生公平,哈,離題了

Gene Ng 提到...

原來我一直都把他的名字搞錯了XD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