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5日 星期五

永遠不該被遺忘的六四






六四事件發生迄今已經有廿年了,當時我還是個小學六年級的小學生,怎麼也無法想像到有一個國家的政府,居然能夠血淋淋地屠殺一群手無寸鐵的愛國大學菁英。那些全身淋滿鮮血的大學生,在電視上和報章雜誌上的畫面,這一輩子恐怕都很難能夠忘得了。

當年那些中共元老,不也是用自己和同志的血汗換來他們的政治理想,可是為何上了台,反而變成熱血青年要推翻的封建力量了?從六四事件開始,我堅信民主制度才是唯一合理的政治體制,否則有誰願意保證人民愛國的苦心,不會被想要霸佔權力的極權份子給踐踏了?

非常不幸地,六四事件的發生,不僅是中國喪失了好幾千條保貴的人命,也讓中共懂得,要嘛應用強硬的手段鎮壓之後大大小小的抗議時件,以養肥他們所謂的「河蟹」;要不然就是把愛國青年的熱血轉化成不理性的民族主義,讓不公不義繼續發生,把真理繼續深埋下去。

六四事件的發生和影響,當然是極度複雜的,不過不可否認的是,那絕對是一個錯誤。雖然中國近廿年來,經濟迅速成長,可是只要中國人一天無法真正面對歷史上發生的錯誤,就永遠不可能變成一個令人尊敬的大國。

中國依照現今的發展模式,縱然有十幾億人口的廣大市場,也不可能成為能和美國、歐盟及日本相提並論的經濟體,因為中國的經濟發展,總有一天會因為愈來愈高的人力生產成本而撞牆。中國依靠低廉的勞力大量製造便宜的產品出口,可是中國迄今還無法製造出別的國家完全無法製造出的產品,也無法應用更高的技術來降低生產成本來製造品質精良的產品。

中國現在雖然在國際重大經濟體美國、歐洲和日本衰退時,利用大把花花綠綠的鈔票購買外國公司的頂尖技術,可是當人家把中國的現金繼續做研發時,中國未來終究還是無法製造出具競爭力的高附加價值的產品。

隨著中國人民幣幣值升高,中國的優勢也會漸漸喪失。中國雖然有好幾億還算富裕的城市人口,可是也有更多億貧窮的農民,加上中國人保守的財務觀念,也不太可能利用內需來突破發展困境。

中國如果要能夠繼續穩定發展,必然得要把中國的經濟文化轉變成得透明、具創新力和活力,這在極權的政治體制下,是不可能達成的,因為上樑不正,下樑怎能不歪。因為無法透明公開地參與政策的制定,中國企業必然還只能自作聰明地走旁門左道,並且無形中增進了很多風險,導致成本無形中地增加。

因此,中共在六四事件之後,縱然因為經濟的快速成長而保住了政權,可是如果無法徹底改造腐敗不透明的政治文化,在撞牆遇上瓶頸後,政權的再度震盪很可能是遲早的事。中共政權似乎最恐懼的「和平轉移」,才會是讓中國繼續穩定發展的契機。否則萬一政權快速更迭造成了紊亂,絕對不是中國人,也不是全世界之福。

就上述理由,在歌舞昇平的中國,更應該讓更多中國人瞭解到六四事件的起因及真相。也更應該給予天安門廣場上示威抗議的民運份子之勇氣高度的肯定。

一個無法誠實地面對過去的政權和社會,也不可能誠實地去面對未來的!


延伸閱讀:


The Sky of Gene - 【分享】草泥馬之歌

The Sky of Gene - 民主有多好?

The Sky of Gene - 民主真正好?

The Sky of Gene - 民主係蝦米?

The Sky of Gene - 六四

The Sky of Gene - 民主萬歲

The Sky of Gene - 遺忘...

The Sky of Gene - 遺忘的慶幸


The Sky of Gene - 面對中國

The Sky of Gene - 【從電影看圖博】序


相關網站:

六四事件-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天安門母親網站首頁

3 則留言:

拆組達人 提到...

經濟發展快速
民主腳步遲緩
有待大家努力

水月清風 提到...

深有同感

Gene Ng 提到...

民主的腳步緩慢還不成問題,搞不好也是中國所需要的。只怕中國的民主是停滯不前,甚至開倒車。

不過說也奇怪,共產主義是根植於歐洲的思想,現在歐洲幾乎全都拖棄共產主義了,可是在亞洲國家如中國、北韓和越南,共產主義就算變調了,共產黨的極權專制卻還算穩固,難道儒家思想真的是專制極權的溫床?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