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3日 星期二

誰說民主不能當飯吃?

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宣稱,「民主不能當飯吃!」,是真的嗎?

好的,來看真實的數據吧,我相信它們會說坦白的老實話。有人認為中國政府專制極權,可是經濟發展卻還能騰飛,新加坡政府不民主,可是人民生活水準也高,所以民不民主和國家能不能發展,似乎沒有關係。在這個沒圖沒真相的時代,請看下圖:






這是民主指數(Democracy Index)與人均國民生產總值(GDP per capita)的關係圖。「民主指數」(Democracy Index)是「經濟學人信息社」(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編製的世界上大多數國家或地區政權的民主程度的指數。該指數衡量了五個指標:選舉程序與多樣性、政府運作、政治參與、政治文化和公民自由。政權按得分分為「完全民主」(8至10分)、「部分民主」(6至7.9分)、「混合政權」(4至5.9分)和「獨裁政權」(低於4分)四類。

這篇文章的分析是在這三篇舊文〈民主有多好?〉〈民主真正好?〉〈民主究竟有多好?〉的基礎上,用最新的資料以及更多的經濟、社會和政治發展的指標完的。

民主指數愈高則民主化程度愈高。經濟學人信息社從2006年發表民主指數後,在2008年、2010年、2011年和2012年又更新了數據和排名。根據2012年的民主指數報告,挪威得9.93分,在167個國家中,排名第一;英國和美國分別有8.21和8.11分,分別排名第16和21;台灣有7.57分,排名第35;中國3分,排名第142;北韓1.08分,排名墊底。如果所使用的指數是2012年及以後發表的指數,那我就用2012年發表的民主指數作圖;如果所用指數是在2006至2011年間的,就使用同一年或前一年年發表的民主指數作圖。

「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國際匯率)」(GDP (nominal) per capita)是一個國家在某一年度的所有生產的商品和服務除以同年的人口的人均值。比較國家財富也經常以「人均國內生產總值(購買力平價)」(GDP (PPP) per capita)作為基礎,來調整各國不同的生活費用。台灣在前者全球排第37名,在後者排第16名。無論是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國際匯率)或人均國內生產總值(購買力平價),都選用來自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2013年的資料。分析的數據是取兩邊資料都共同包含166個國家。

從圖中的趨勢線,可以清楚地看到,大致上愈民主的國家,GDP就愈高。其中所取得的相關係數分別為r = 0.5137和r = 0.5112 ,如以0.00~0.20為極低度正相關、0.20~0.40為低度正相關、0.40~0.60為中度正相關、0.60~0.80為高度正相關、0.80~1.00為極高度正相關的標準,則民主程度和GDP是呈中度正相關的關係的。而決定係數分別為R2 = 0.2637和R2 = 0.2614,意即GDP的高低可能有至少26%是由民主的程度來決定的。

以上兩個圖皆為線性迴歸線,事實上民主指數和GDP的關係,用指數型迴歸線取得的R2更高,分別是R2 = 0.3636和R2 = 0.3475,顯示指數型迴歸線有更強的解釋力:






這意味著民主化的程度,對GDP的關係,是指數式地增加。民主指數愈高,GDP增加的速度愈快!郭董,民主不僅可以當飯吃,還可能可以精緻美食吃到撐XD

 

其他重要經濟開發指標

人均GDP其實也非評量一個國家經濟開發程度唯一的指標,而且有人會說,這有可能是因為有錢國家才玩得起民主,那我們再來看下圖:




這是民主指數與「人類發展指數」(Human Development Index,HDI)的關係圖。前者來源如前所述,後者人類發展指數則是聯合國開發計劃署(The 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me,UNDP)從1990年開始發佈的衡量聯合國各成員國經濟社會發展水平的指。HDI是在三個指標的基礎上計算出來的:健康長壽,用出生時預期壽命來衡量;教育獲得,用成人識字率(2/3權重)及小學、中學、大學綜合入學率(1/3權重)共同衡量;生活水平,用實際人均GDP(購買力平價美元)來衡量。

HDI比GDP更完整地衡量人類發展。數據是取兩邊資料都共同包含165個國家。從圖中的趨勢線,也可以清楚地看到,大致上愈民主的國家,HDI就愈高。取得的相關係數為r = 0.6395,是高度正相關。決定係數R2 = 0.409,意即「人類發展指數」的高低可能有40.9%是由民主的程度來決定的。

不過如果我說民主是萬能的,那也未免太幼稚了,最後請看下圖:




這是民主指數與「基尼係數」(Gini coefficient)的關係圖。前者來源如前所述,後者是20世紀初義大利經濟學家科拉多•基尼(Corrado Gini,1884-1965),根據勞倫茨曲線(Lorenz curve)所定義的判斷收入分配公平程度的指標。指數為0則表示社會分配完全平均,為100則為完全不平均。

我根據的是聯合國發表的資料,數據是取兩邊資料都共同包含125個國家。結果取得的相關係數為r = -0.1783,為極低度負相關。決定係數R2 = 0.0318,意即基尼指數的高低可能幾乎完全不由民主的程度來決定的。

然而,UNDP在2011年開始,也在參考了基尼系數的基礎上推出了一個新指標「不均修正的人類發展指數」(Inequality-adjusted Human Development Index,IHDI),根據每個國家在健康、財富、教育的不均衡分配程度,來懲罰性地減少高分配不均國家的人類發展指數,並認為這個新的指標更能反映真實的情況:




這是民主指數與IHDI的關係圖。數據是取兩邊資料都共同包含129個國家。從圖中的趨勢線,也可以清楚地看到,大致上愈民主的國家,IHDI就愈高。取得的相關係數為r = 0.7423,也是高度正相關。決定係數R2 = 0.551,意即IHDI的高低可能有55.1%是由民主的程度來決定的。這也意味著,民主化的程度對「不均修正的人類發展指數」的影響力,甚至比已經影響頗大的人類發展指數還高!

以下,我將會用更多數據,來明確地告訴大家,民主不僅讓大家在經濟生活上更好,甚至對社會、教育、社會都有正面的助益,最後做整體的討論,沒耐心細讀中間過程的朋友,可以大概看看圖,然後跳去看文末的綜合討論

首先,再就經濟發展而言,民主指數和多項經濟發展的指標,都有高度相關的關係,例如:




這是民主指數與「繁榮指數」(Legatum Prosperity Index)的關係。Legatum Institute公布的繁榮指數,試圖鼓勵以考慮健康、自由、安全和政治治理等因素,視其為實現繁榮的關鍵,而不是只關注物質財富。台灣在全球排第22名。數據是取兩邊資料都共同包含165個國家。

其中取得的相關係數為r = 0.5513,是中度正相關。決定係數R2 = 0.3039,意即繁榮指數的高低可能有30.39%是由民主化的程度來決定的。

民主也能正面影響國家競爭力:




這是民主指數與「全球競爭力指數」(Global Competitiveness Index,CGI)的關係圖。前者來源如前所述,後者全球競爭力指數是來自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發表的《2013-2014全球競爭力報告》(The Global Competitiveness Report 2013-2014),台灣在全球排第12名。

數據是取兩邊資料都共同包含144個國家。從圖中的趨勢線,仍可以清楚地看到,大致上愈民主的國家,全球競爭力指數就愈高。其中取得的相關係數為r = 0.549,是中度正相關。決定係數R2 = 0.3015,意即全球競爭力指數的高低可能至少有30.15%是由民主的程度來決定的。用指數型迴歸曲線也得到差不多的結果:




接著,讓我們看看民主指數與「貿易促進指數」(The Global Enabling Trade Index)的關係:




貿易促進指數是根據「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WEF)發表的《2014年全球貿易促進報告》(The Global Enabling Trade Report 2014),台灣在全球排第24名。

數據是取兩邊資料都共同包含138個國家。從圖中的趨勢線,也可以清楚地看到,大致上愈民主的國家,就愈促進貿易。取得的相關係數為r = 0.6407,是高度正相關。決定係數R2 = 0.4105,意即「貿易促進指數」的高低可能有41.05%是由民主的程度來決定的。 指數型迴歸曲線也有差不多的解釋力:




就台灣最注重的資訊產業而言,民主也有正面影響,來看看民主指數和「網路整備度指數」(Networked Readiness Index,NRI)的關係吧:




網路整備度指數來自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WEF)的《2014年全球資訊科技報告》(Global Information Technology Report 2014),依照整體環境(Environment)、整備度(Readiness)、應用度(Usage)、影響力(Impact)四大項指標,加上10項次指標及54個細項指標來進行評比。台灣在全球排第14名。

數據是取兩邊資料都共同包含144個國家。從圖中的趨勢線,仍可以清楚地看到,大致上愈民主的國家,網路整備度指數就愈高。其中取得的相關係數為r = 0.6165,也仍是高度正相關。決定係數R2 = 0.3801,意即「網路整備度指數」的高低可能有38.01%是由民主的程度來決定的。

資訊產業講求創新,民主還能正面影響國家的創新力:




這是民主指數與「全球創新指數」(The Global Innovation Index,GII)之關係圖,後者由歐洲工商管理學院(INSEAD)發佈。GII於2007年進行初次的試調、並於2009年發佈第二次調查報告,其後每年定期發表。數據是取兩邊資料都共同包含165個國家。從圖中的趨勢線,仍可以清楚地看到,大致上愈民主的國家,GII就愈高。

其中取得的相關係數為r = 0.7108,也是高度正相關。決定係數R2 = 0.5052,意即全球創新指數的高低可能有高達50.52%是由民主的程度來決定的。

能源供及的安全性和穩定性,對發展經濟至關緊要,來看看民主指數與「全球能源結構性能指數」(Global Energy Architecture Performance Index)的關係吧:




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WEF)發表的《2013年全球能源結構性能指數報告》(Global Energy Architecture Performance Index Report 2013),對各國能源系統進行了全面評估,從經濟、環境和能源安全一體化的角度,分別為經濟增長和發展、環境的可持續性,以及能源可用性及能源安全,來對世界各國的能源結構性能進行排名。

數據是取兩邊資料都共同包含123個國家。從圖中的趨勢線,仍可以清楚地看到,大致上愈民主的國家,全球能源結構性能指數就愈高。其中取得的相關係數為r = 0.6756,也仍是高度正相關。決定係數R2 = 0.4565,意即「全球能源結構性能指數」的高低可能有45.65%是由民主的程度來決定的。

能夠安心地保有個人身家財產,也和經濟發展息息相關有關。接著,讓我們看看民主指數與「國際產權指數」(International Property Rights Index)的關係:




國際產權指數是由產權聯盟(Property Rights Alliance)每年發布的。這個指數調查和排名世界各國的個人權利和擁有私有財產的權利。台灣在全球排第22名。

數據是取兩邊資料都共同包含130個國家。結果取得的相關係數r = 0.6463,為高度正相關;決定係數R2 = 0.4177,意即「國際產權指數」的高低可能有41.77%是由民主化的程度來決定的。

愈民主的國家,也愈不鎖國,以下是民主指數與「全球化指數」(Globalization Index)的關係:




全球化指數根據五大類(貿易開放程度、資本流動、科技及意念交流、勞動力流動及文化整合性)共20多項不同指標追蹤各國,反映了一個經濟體被觀察到或在該經濟體可體驗到的全球整合程度。數據是取兩邊資料都共同包含164個國家。

結果取得的相關係數r = 0.6595,為高度正相關;決定係數R2 = 0.435,意即「全球化指數」的高低可能有43.5%是由民主化的程度來決定的。全球化不見得一定是好事,但這卻反映了,愈民主的國家,可能愈願意和有競爭力加入地球村。

民主不僅可以讓國家變得更富裕,以及更有貿易促進力、競爭力、創新力,還讓遊客更願意前往觀光:




這是民主指數與「旅遊觀光競爭力指數」(Travel and Tourism Competitiveness Index)的關係圖,後者來自由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發表的《2013年旅遊觀光競爭力報告》(Travel and Tourism Competitiveness Report 2013),針對旅遊觀光業的評分準則總共三大類 14 項,第一大類為政策類,包括了政策法規、大環境的持續穩定性、安全性、衛生保健及旅遊觀光的重要性;第二大類為設施類,包含有航空運輸的設施、地面運輸的設施、觀光旅遊相關的設施、電信設施、旅遊觀光業的價格競爭力;第三類則是資源類,包括了人力資源、旅遊觀光業的親和力、天然資源以及文化資源。台灣在全球排第35名。

數據是取兩邊資料都共同包含164個國家。結果取得的相關係數r = 0.6648,為高度正相關;決定係數R2 = 0.4419,意即「旅遊觀光競爭力指數」的高低可能有44.19%是由民主化的程度來決定的。


生活滿意指標

接著,看完經濟發展的相關數據,讓我們看看民主指數與「生活滿意度指數」(Satisfaction with Life Index,SWL)的關係:




生活滿意度指數是由英國萊斯特大學社會心理學家阿德里安•懷特(Adrian G. White)建立。生活滿意度指數是基於多個數據,包括新經濟基金會的快樂星球指數、2003年聯合國《人類發展報告》、由美國中央情報局公布的國內生產總值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中等教育程度。台灣在全球排第68名。

結果取得的相關係數r = 0.5042,為高度正相關;決定係數R2 = 0.2542,意即「生活滿意度指數」的高低有25.42%是由民主化的程度來決定的。

除了生活滿意度指數,民主指數也與「人類狀態的質量」(Quality of Human Conditions Index)息息相關:




人類狀態的質量用成人識字率、出生時預期壽命、實際人均GDP(購買力平價美元)、高等教育入學率、民主化程度來計算。

數據是取兩邊資料都共同包含的162個國家。結果取得的相關係數r = 0.6762,為高度正相關;決定係數R2 = 0.4572,意即「人類狀態的質量」的高低可能有45.72%是由民主化的程度來決定的。


政治發展指標


世界和平,對人類的幸福來說是非常重要的,接下來讓我們看看民主指數和「全球和平指數」(Global Peace Index)的關係吧:




全球和平指數是一套用作測量指定國家或地區的和平程度的指標,該指數由名為英國經濟學人信息社(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的專家小組所維持和公布,而該專家小組的成員主要來自和平學系、智庫、以及澳洲雪梨大學和平及衝突學中心(Centre for Peace and Conflict Studies)所組成。指數引用聯合國以及國際組織的資料,包括國家軍費、國家因組織性衝突死亡人數、聯合國派遣人員的數目等數據,對全球162個國家及地區的和平程度及生活穩定程度作出評分以及排名。首個排名於2007年5月30日公布。2013年排名冰島連續六年蟬聯第一;墊底的是阿富汗。台灣全球排第26名。

數據是取兩邊資料都共同包含的160個國家。全球和平指數的分數愈高,就愈不和平。結果取得的相關係數r = 0.6345,為中度負相關,意即愈民主的國家就愈趨向和平;決定係數R2 = 0.4026,意即「全球和平指數」的高低可能至少有40.26%是由民主化的程度來決定的。指數型迴歸曲線也有更高的解釋力:




民主政治還包括防弊的制衡機制,以防政府濫權舞弊。讓我們看看民主指數與「清廉指數」(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或者譯為腐敗指數/腐敗印象指數)的關係:




清廉指數來自透明國際(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簡稱TI,全球著名非營利性反腐敗組織)發佈「全球腐敗年度報告」,公布世界各地企業界及民眾對當地貪污情況觀感,所整合出來的指數,數值愈高愈清廉。

其中取得的相關係數為r = 0.7325,也還是高度正相關。決定係數R2 = 0.5366,意即「清廉指數」的高低可能至少有高達53.66%是由民主化的程度來決定的。指數型迴歸曲線也有稍微更高的解釋力:




讓第四權充分發揮作用,對社會國家發展有正面助益。讓我們看看民主指數與「新聞自由指數」(Press Freedom Index)的關係:




新聞自由指數是無國界記者組織(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根據各國新聞自由狀況,每年都編譯出版大部分國家的排名情況。這個名單是根據一份問卷調查而來,該調查對象來自世界各地,包括一百多位無國界記者及其夥伴組織的成員,還有相關的專家,比如研究員、法學家以及人權活動家。在問卷調查中,會問針對記者和媒體的直接攻擊情況,以及間接地針對出版自由的各種壓力。無國界記者特別指出,這個指數僅關於新聞自由,而不衡量新聞工作的質量。這個排名還考慮非政府組織給記者帶來的壓力,比如西班牙的巴斯克軍事組織埃塔等等。

新聞自由指數的分數愈高,新聞自由就愈受到打壓。數據是取兩邊資料都共同包含的166個國家。其中取得的相關係數為r = -0.7368,也還是高度負相關,意即愈民主的國家,新聞自由愈不受到打壓。決定係數R2 = 0.5629,意即「新聞自由指數」的高低可能至少有高達54.28%是由民主化的程度來決定的。指數型迴歸曲線也有稍微更高的解釋力:




電子政務是政府未來的趨勢,我們來看看民主指數和「聯合國電子政務準備指數」(UN e-Government Readiness Index)之關係:




聯合國電子政務準備指數是聯合國公共管理網路(United Nations Public Administration Network)每兩年對電子政務進行調查。是一種比較性的國家間排名,利用兩個主要指標:一、電子政務的準備狀況;二、電子參與的範圍。建立信息化服務的評估模型,並對聯合國191個成員國,根據量化指標,對電子政務的準備程度、通訊基礎設施、人力資源成本進行評估。

數據是取兩邊資料都共同包含的164個國家。其中取得的相關係數為r = 0.6588,也還是高度正相關。決定係數R2 = 0.434,意即「聯合國電子政務準備指數」的高低可能有高達43.4%是由民主化的程度來決定的。

民主制度是政治制度,但是和政府的能力有關嗎?讓我們看看民主指數與「失敗國家指數」(Failed States Index)的關係:

 


失敗國家指數是美國的智庫和平基金會(Fund For Peace)所發表。一個失敗國家有幾個表現。常見的指標包括一個國家的中央政府非常軟弱或無力,不能實際控制其大部分的領土、不能提供公共服務、國家存在廣泛的腐敗和犯罪、難民和非自願流動人口、急劇的經濟衰退。從2005年起,這個指數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每年發布。

失敗國家指數的分數愈高,則國家就愈失敗。數據是取兩邊資料都共同包含的164個國家。其中取得的相關係數為r = -0.7708,也還是高度負相關,意即愈民主的國家,國家就愈成功。決定係數R2 = 0.5941,意即「失敗國家指數」的高低可能有高達59.41%是由民主化的程度來決定的。


社會發展指標

再次強調,民主並非是萬靈丹,例如民主指數和「世界贈與指數」(The World Giving Index)只有微弱的關係:




世界贈與指數是由英國慈善援助基金會(Charities Aid Foundation,CAF)調查人民慈善捐助、慈善活動的百分比項目。台灣在全球排第52名。

數據是取兩邊資料都共同包含的146個國家。結果取得的相關係數r = 0.3130,為低度正相關;決定係數R2 = 0.098,意即「世界贈與指數」的高低可能勉強只有9.8%是由民主化的程度來決定的。

那民主化的程度,和一些國民基本的權益是否相關呢?讓我們看看民主指數與「全球性別落差指數」(Global Gender Gap Index,GGI)的關係:




全球性別落差指數來自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WEF)發表的《2013年全球性別落差報告》(The Global Gender Gap Report 2013)。WEF長期觀察各國競爭力發展潛能時發現,一個國家是否善用兩性人力資源,影響該國潛在競爭力能否充分展現,全球性別落差指數衡量各國兩性在社會資源分配與取得機會之差異程度,涵蓋經濟、教育、健康及政治參與四個領域。

數據是取兩邊資料都共同包含的131個國家。結果取得的相關係數r = 0.6468,為高度正相關;決定係數R2 = 0.4183,意即「全球性別落差指數」的高低可能有41.83%是由民主化的程度來決定的。

除了全球性別落差指數,民主指數與另一個「性別不平等指數」(Gender Inequality Index,GII),也呈現負相關的關係:




性別不平等指數係依聯合國開發計畫署(UNDP)編製發表,由孕產婦死亡率、未成年生育率、市議員代表比率、25歲以上受過中等教育以上之人口比率及勞動力參與率等五項指標算出之性別綜合指數,數值介於0至1,值愈高表愈不平等。

數據是取兩邊資料都共同包含的142個國家。結果取得的相關係數r = 0.6468,為高度負相關;決定係數R2 = 0.4207,意即「性別不平等指數」的高低可能至少有42.07%是由民主化的程度來決定的。愈民主的國家,性別不平等的程度就愈低,而且指數型迴歸曲線也有稍微更高的解釋力:




接著,讓我們看看民主指數與「教育指數」(Education Index)的關係:




教育指數(Education Index)是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發表的人類發展指數的三大成分指標之一,用成人識字率(2/3權重)及小學、中學、大學綜合入學率(1/3權重)共同衡量。影響人類發展指數的另外兩項指標分別為:健康長壽狀況,用出生時預期壽命來衡量;經濟發展,用實際人均GDP(購買力平價美元)來代表。

數據是取兩邊資料都共同包含的162個國家。結果取得的相關係數r = 0.5452,為中度正相關;決定係數R2 = 0.2972,意即「教育指數」的高低有29.72%是由民主化的程度來決定的。

我們下一代的教育與發展,對我們人生的幸福而言,當然也非常重要。接著,讓我們看看民主指數與「兒童發展指數」(Child Development Index)的關係:




兒童發展指數(Child Development Index)由英國救助兒童會(Save the Children UK)組織比較了全球各國兒童的幸福程度。他們調查各國兒童的三項指標,稱之為五歲以下兒童的死亡率、五歲以下兒童體重不足的比例、就學年齡兒童失學的比例。兒童發展指數的分數愈高,就愈不幸福。

數據是取兩邊資料都共同包含的130個國家。結果取得的相關係數r = -0.5317,為中度負相關,意即在愈民主的國家,兒童就愈可能幸福;決定係數R2 = 0.2793,意即「兒童發展指數」的高低可能至少有27.93%是由民主化的程度來決定的。然而,指數型迴歸曲線也有顯著更高的解釋力,意味著兒童的不幸福會隨著國家的專制獨裁而大幅上升:




民主對環境生態甚至是有利的!不信請看民主指數與「環境績效指數」(Environmental Performance Index)的關係:




環境績效指數是一項整合性指標系統,追蹤多項環境永續的元素,包括自然資源、過去與現在的污染程度、環境管理努力、對國際公共事務的環保貢獻,以及歷年來改善環境績效的社會能力。環境績效指數由美國耶魯大學環境法律與政策中心、哥倫比亞大學國際地球科學資訊網路以及世界經濟論壇所合作發表。環境績效指數利用結果導向的指標,以作為政策制定者、環境科學家、諮詢者與一般大眾能更容易使用的基準指標。台灣全球排第46名。

數據是取兩邊資料都共同包含的166個國家。結果取得的相關係數r = 0.6271,為高度正相關;決定係數R2 = 0.3932,意即「環境績效指數」的高低有39.32%是由民主化的程度來決定的。

看了一堆數據,你想出生在哪個國家呢?來看看民主指數與「最適出生國家指數」(Where-to-be-born Index)的關係:




最適出生國家指數是「經濟學人信息社」(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編製的,根據富裕程度、犯罪率、公共機構信任度、家庭生活健康、就業安全和同性平等等綜合指數進行排名,其中家庭生活質量主要看離婚率,就業安全主要看失業率,兩性平等主要看議會女性席位。台灣在全球排第14名。

數據是取兩邊資料都共同包含的81個國家。其中取得的相關係數為r = 0.6704,也還是高度負相關。決定係數R2 = 0.4494,意即「最適出生國家指數」的高低可能有44.94%是由民主化的程度來決定的。

網路的影響已無遠弗屆,來看看民主指數和「網路指數」(Web Index)的關係:




網路指數由全球資訊網基金會(World Wide Web Foundation)發表,是一份針對全球資訊網及其對世界各國影響的總體研究。網路指標評比涵蓋全球81個已開發和開發中國家,評估每個國家網路對政治、經濟和社會的影響。

數據是取兩邊資料都共同包含的81個國家。結果取得的相關係數r = 0.8169,為極高度相關;決定係數R2 = 0.6674,意即「網路指數」的高低可能有高達66.74%是由民主化的程度來決定的。

最後,讓我們來看看民主指數和「社會進步指數」(Social Progress Index)的關係吧:




社會進步指數由非營利「社會進步促進」組織(Social Progress Imperative)發表,這50多項指標包括健康、衛生、庇護、個人安全、資訊取得、永續性、包容力及教育普及情況,評估132個國家的社會狀況。

數據是取兩邊資料都共同包含的132個國家。結果取得的相關係數r = 0.7946,為高度正相關;決定係數R2 = 0.6314,意即「社會進步指數」的高低可能有高達63.14%是由民主化的程度來決定的。


綜合討論

以下是本文中所有和民主指數作迴歸分析的各項指標,表格中的決定係數皆從線性迴歸線取得,所有有一些R2是低估的,因為有些指標和民主指數的關係,用指數型迴歸曲線會得到更大的R2,也就是解釋力更強:

指數 決定係數(Coefficeint of determination,R2 相關係數(Correlation coefficient,r) 相關程度
經濟發展指標
「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國際匯率)」(GDP (nominal) per capita) 0.2637 0.5112 中度正相關
「人均國內生產總值(購買力平價)」(GDP (PPP) per capita) 0.2614 0.5137 中度正相關
「基尼係數」(Gini coefficient) 0.0318 -0.1783 極低度負相關
「人類發展指數」(Human Development Index,HDI) 0.4090 0.6395 高度正相關
「不均修正的人類發展指數」(Inequality-adjusted Human Development Index,IHDI) 0.5510 0.7423 高度正相關
「繁榮指數」(Legatum Prosperity Index) 0.3039 0.5513 中度正相關
「全球競爭力指數」(Global Competitiveness Index,CGI) 0.3015 0.549 中度正相關
「貿易促進指數」(The Global Enabling Trade Index) 0.4105 0.6407 高度正相關
「網路整備度指數」(Networked Readiness Index,NRI) 0.3801 0.6165 高度正相關
「全球創新指數」(The Global Innovation Index,GII) 0.5052 0.7108 高度正相關
「全球能源結構性能指數」(Global Energy Architecture Performance Index) 0.4565 0.6756 高度正相關
「國際產權指數」(International Property Rights Index) 0.4177 0.6463 高度正相關
「全球化指數」(Globalization Index) 0.4350 0.6595 高度正相關
「旅遊觀光競爭力指數」(Travel and Tourism Competitiveness Index) 0.4419 0.6648 高度正相關
生活滿意度指標
生活滿意度指數(Satisfaction with Life Index,SWL) 0.2542 0.5042 中度正相關
「人類狀態的質量」(Quality of Human Conditions Index) 0.4572 0.6762 高度正相關
政治發展指標
「全球和平指數」(Global Peace Index) 0.4026 0.6345 高度正相關
「清廉指數」(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 0.5366 0.7325 高度正相關
「新聞自由指數」(Press Freedom Index) 0.5629 -0.7368 高度負相關
「聯合國電子政務準備指數」(UN e-Government Readiness Index) 0.4340 0.6588 高度正相關
「失敗國家指數」(Failed States Index) 0.5941 -0.7708 高度負相關
社會發展指標
「世界贈與指數」(The World Giving Index) 0.0980 0.3130 低度正相關
「全球性別落差指數」(Global Gender Gap Index,GGI) 0.4183 0.6468 高度正相關
「性別不平等指數」(Gender Inequality Index,GII) 0.4207 0.6486 高度正相關
「教育指數」(Education Index) 0.2972 0.5452 中度正相關
「兒童發展指數」(Child Development Index) 0.2793 -0.5317 中度負相關
「環境績效指數」(Environmental Performance Index) 0.3932 0.6271 高度正相關
「最適出生國家指數」(Where-to-be-born Index) 0.4494 0.6704 高度正相關
「網路指數」(Web Index) 0.6674 0.8169 極高度正相關
「社會進步指數」(Social Progress Index) 0.6314 0.7946 高度正相關
 

結果很清楚地顯示,民主指數和各國家發展指數有相當的正相關,從各圖的趨勢線也可以清楚看到,民主指數愈高的國家,基本上其他的國家發展指數也愈高,而且那些高民主指數(Democracry Index > 8.5)的國家,沒有任何指數是低分的。可是,相信看官也可以清楚看出,在各圖的左下角,就很散亂了。而且也有一些各國家發展指數很不錯的國家,民主指數很不怎麼樣的。其實,我想這個分析有趣的地方,在於更多問題的浮現。

綜合大家和我自己的疑問,小弟歸納出以下四大問題:一)那些分析中,決定係數R2都介於0.26~0.67之間,最高也「只有」0.6674,這樣的決定係數值,究竟算高嗎?二)從相關係數中,無法得知因果關係。是因為國家發展得好,民主才能建立起來?還是民主本身就能讓國家發展起飛?三)為何有些專制國家,各國家發展指數卻頗為理想?四)為何有些民主發展得還不錯的國家,國家發展指數卻慘不忍睹?

對於第一個問題,我的答案是:於0.25~0.67的R2決定係數,意即眾多經濟、社會和政治指標的高低有25%~67%是由民主的程度來決定的。在社會科學的研究中,在各複雜因子都存在的情況下,尤其是國家發展更是複雜得很,和政治、地理、文化、教育、天然資源等都大有關係,國家發展居然單單和民主這一個政治制度之間,有廿幾個重要的指標能夠有25%~67%是由民主的程度來決定,這其實比例高得很令我非常驚訝!

對於第二個問題,我沒有確切的答案,如果我說民主保證是因,國家發展一定是果,那我基本上和台灣大部分的傳媒記者沒兩樣。不過與其探討誰是因,誰是果,我覺得探討民主發展和國家發展有沒有可能是一種正向回饋,可能比較實際。在正向回饋的系統中,良好的民主制度有助國家發展,國家發展得好,也有助民主的發展。民主,民主,民主......我們可以很輕意啷啷上口,可是民主政治包含什麼?

從《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的民主指數調查分五項:1)選舉程序和多黨制(Electoral process and pluralism)、2)政府的功能(Functioning of government)、3)政治參與(Political participation)、4)政治文化(Political culture)和5)公民自由(Civil liberties)。如果我說降的話好了:「在一個有完善選舉制度和多黨政治的國家中,有建康的政治文化,而且人民有高度的公民自由來參與政策制定的討論,對國家的正面發展會有良好的幫助。而一個經濟發展良好,言論自由、教育普及、公民素質良好的國家,也有立建立良好的政治文化,並且有效執行政府功能。」,你如果覺得這些不是廢話,請多多賜教,謝謝。這篇好文〈「民主不能當飯吃」?郭董,你錯了!〉也分析了民主對經濟發展的助益。

是沒錯,有些專制或不太民主的國家(DI < 6.5)乍看之下發展得頗不賴。不過她們大部分是產油國,他們錢多到隨便搞都可以把國家發展好。而且值得警愓的是,非洲的赤道幾內亞和委內瑞拉也是產油國,不 過絕大多數石油收入被政府要員及執政集團掌握,因此該國國民總體經濟收入仍然處於貧困狀態!所以,如果石油沒有比人家多,要發展國家,就乖乖成為民主國家吧!這篇好文〈世界首富國卡達,沒你想的那麼快樂〉就道出首富卡達因為極度的富裕而失去他們曾經最珍惜的傳統價值。

在此,小弟也強烈建議大家去讀讀這本好書《國家為什麼會失敗:權力、富裕與貧困的根源》Why Nations Fail: The Origins of Power, Prosperity, and Poverty)。《國家為什麼會失敗》指出,窮國之所以貧窮,不是由於命定的地理因素,也不是因為傳統文化作祟。糟糕的政策很可能不是因為執政者愚笨無知,而是他們刻意圖利支持其權力的特權菁英,代價是整體社會的利益。繁榮富裕的關鍵在於這個社會採行何種經濟制度與政治制度。所以照他們說的,「笨蛋!問題在制度!」(請參見〈國敗論-國家為什麼會失敗?〉)。

國家為什麼會失敗:權力、富裕與貧困的根源


一個社會若能將經濟機會與經濟利益開放給更多人分享、致力於保護個人權益,並且在政治上廣泛分配權力、建立制衡並鼓勵多元思想,國家就會邁向繁榮富裕;反之,在榨取型制度(extractive institutions)下,經濟利益與政治權力若只由少數特權菁英把持,則國家必然走向衰敗,即使短期之內出現經濟成長,卻必定無法持續,因為特權階級為了保有自身利益,會利用政治權力阻礙競爭,不但犧牲多數人的利益,也不利於創新,阻礙了整體社會進步。

艾塞默魯與羅賓森列在《國家為什麼會失敗》也試圖預測中國在威權統治下的經濟發展,是否能持續狂飆並超越西方國家?作者卻指出,以蘇聯為例,榨取型制度也能在一段時間內創造經濟成長,因為農村資源被轉作工業發展的資源,可是卻會無以為繼。他們認為中國也是步其後塵而已,如果中國的政治制度不再改革成廣納型制度的話。中國在金融風暴後,為了保八,大力加重國家投資在GDP的比例,導致國營企業錢多到爆,民間企業卻苦哈哈,於是裙帶資本主義大興,並且在全國各地瘋狂建設,可能創造出另一個大泡沫。

政經制度對文明的深遠影響,不僅在《國家為什麼會失敗》邏輯清楚明確地討論,哈佛歷史學家尼爾.弗格森(Niall Ferguson)在《西方文明的4個黑盒子》The Great Degeneration:How Institutions Decay and Economies Die)裡,認為代議政體、自由市場、法治、公民社會,是西歐、北美社會的四大支柱,讓社會在其中蓬勃發展(請參見〈國敗論之西方文明的4個黑盒子〉)。他也在《文明:決定人類走向的六大殺手級Apps》Civilization: The West and the Rest)中提出,西方文明憑什麼勝過外表看來比它優越的眾多東方帝國?他認為答案是西方發展出六大「殺手級應用」(killer Apps),而這六大利器正是世界其他地區所缺乏的:競爭、科學、財產權、醫學、消費社會與工作倫理(請參見〈國敗論之西方文明決定人類走向的六大殺手級Apps〉)。

西方文明的4個黑盒子

文明:決定人類走向的六大殺手級Apps


如果說廣納型制度要能運作得良好,想當然要在一個民主制度發展得良好的國家,教育和經濟制度允許階級的流動,並且保障個人的各種自由和公民權利。簡而言之,就是要有民主政治、自由經濟、權力制衡、言論自由、公民參與、公平分配、人權保障和社會多元化。

制度可以往更具廣納性的方向移動,也可能會倒退回較具榨取性的狀態,淺層的民主也可能被綁架成為實質的權貴政治。因此即使在民主自由的台灣,我們仍得要小心翼翼地守護得來不易的民主自由,提高公民的參與,制衡即得利益者的權力,才能維持永續的經濟社會發展!

民主政治重要的不是形式,也並非是投票選舉而已,而是公民的參與、有效的監督、法治的精神、獨立的司法、實質的公平、權力的制衡、自由的言論、多元的社會、開放的氣氛、透明的政策與進步的媒體。如果沒有這些機制,再多的選舉也只是金玉其外。

好書《獨裁者的進化:收編、分化、假民主》The Dictator's Learning Curve: Inside the Global Battle for Democracy)要告訴我們,現在新形態的獨裁者,已經不像過去的那麼被動和愚蠢,他們已經進化了!我們同時間也要阻止民主的倒車,才不會讓全民努力爭取來的經濟、社會及政治上的進步讓少數即得利益者給玩弄掉!(請參見〈獨裁者的進化與學習〉

獨裁者的進化

 

最後,用這張「不禮貌鄉民團」的這張圖來結尾:




※本文分析之所有資料,歡迎電郵來信(gcsng15 [at] gmail.com)索取 ^_^

10 則留言:

Rimbaud 提到...

Hi Gene Ng大大,這是早上我跟你提到的文章:

https://www.facebook.com/yuhsi.liu/posts/10152011229197805

作者說很敬佩你實事求是的精神。

Dao-Peng Chen 提到...

以統計角度而言,您的圖只說明民主指數與GDP有正相關,但並不能說明因果關係。"GDP的高低可能有至少26%是由民主的程度來決定的"是統計的誤用。

Correlation does not imply causation.

Gene Ng 提到...

@Rimbaud:太酷了,

根據MIT、哈佛和哥倫比亞大學的四位經濟學家(Daron Acemoglu, Suresh Naidu, Pascual Restrepo, James A. Robinson)的研究分析(第一位和第四位即《國家為什麼會失敗》的作者),民主化確實對GDP增長有幫助!根據他們的估計,民主化會長程地讓人均GDP增長兩成!

「We provide evidence that democracy has a significant and robust positive effect on GDP. Our empirical strategy relies on a dichotomous measure of democracy coded from several sources to reduce measurement error and controls for country fixed effects and the rich dynamics of GDP, which otherwise confound the effect of democracy on economic growth. Our baseline results use a linear model for GDP dynamics estimated using either a standard within estimator or various different Generalized Method of Moments estimators, and show that democratizations increase GDP per capita by about 20% in the long run. These results are confirmed when we use a semiparametric propensity score matching estimator to control for GDP dynamics. We also obtain similar results using regional waves of democratizations and reversals to instrument for country democracy. Our results suggest that democracy increases future GDP by encouraging investment, increasing schooling, inducing economic reforms, improving public good provision, and reducing social unrest. We find little support for the view that democracy is a constraint on economic growth for less developed economies. 」

Gene Ng 提到...

@Dao-Peng Chen:這句「Correlation does not imply causation.」,如果沒有瞭解前提假設的情況下,是誤用「統計學的誤用」。


舉個例子,電線桿的密度和心臟病的發病率是正相關,冰淇淋的銷路和中暑人數也呈正相關,可是都可能沒有因果關係。前者可能是因為電線桿密度和都市化程度有關,後者都是因為天氣熱。在這裡,說「Correlation does not imply causation」是有道理的,因為都有比它們有直接的因果關係更好的解釋。

為何說隨便說「Correlation does not imply causation」是誤用「統計學的誤用」,因為當有前提假設以及適當及合理的解釋的情況下,相關性是因果關係之佐證。否則,難道順便一句一句「Correlation does not imply causation」就能把所有用相關性來佐證因果關係的研究全部都推翻嗎?

當然,我也不否證我的佐證之嚴謹度不是很強,但並非統計學之誤用。

YUKAI LIN 提到...

Gene大您好,我長期收看您的Blog,也從您分享的內容中學習到很多。因為自己本身是學習相關領域的,所以關於這次的文章有些想要跟您討論的地方。

1.從統計學或者是計量經濟學當中,我們通常不會只用幾個單獨的變數來跑迴歸。也就是說不會單純地用Y=Ax+B這種方式去解釋現象。理論架構上是建議盡可能地蒐集所有有關的(具有經濟意義的)變數,先做Y=A1x1+A2X2+..._AnXn+B接著把不顯著的變數剔除。再跑迴歸,再剔除不顯著的,最後會得到一個較為簡單的迴歸式,我們再從這個簡單的迴歸式來做討論。整個篩選的過程叫"從一般到簡單",目的就是為了盡可能保留所有資訊,並且避免統計謬誤。

2.一般而言不同迴歸式的R^2或Adjusted R^2是不拿來比較的。因為就統計或計量經濟學理論來說,這會有點像是拿橘子跟蘋果來比較,一般而言我們多半會把R^2用在自己跟自己比(當你取得更多數據跑同一個迴歸式時)。因為兩個迴歸式本身就是解讀不同的資訊,因此不能夠用R^2作為比較的基準。實務上許多金融方程或者是財務相關的迴歸式中R^2是相當低的,但是因為背後有其經濟意涵,因此還是被拿來作為學習或使用的工具。

3.就時間序列迴歸來說,會有一些比較技術性上的問題,使得我們無法直接跑簡單迴歸。例如一般而言我們認為時間數列通常不是定態(Stationary)的,因此必須要使用一些降階或者是數學的方法使其變成定態數列才可以跑迴歸。而若是要用共整合(Co-integration)的方法做迴歸的話,就會有序列階層是否相同的問題,這些都是時間序列受其數據先天特性所會遭遇到的問題。

4.如同先前有網友提到的,我們做這類研究時還是會先思考迴歸式背後是否有其"經濟意涵",以免陷入統計的謬誤。我相信民主化對於經濟成長應該是有所影響,但是如何採用適當的邏輯推導、變數選擇以及統計檢定,就會是更深入的問題了。

5.如果您有任何相關後續的研究,我非常願意盡我一己之力幫忙。這個議題非常的有趣,也希望有更多確切的論證或證據可以讓更多人知道民主對經濟發展確實有幫助。

謝謝。

Gene Ng 提到...

@YUKAI LIN:非常感謝您的專業意見。

是的,這篇文章的方法確實過度簡單,而且嚴謹度實在不夠。

其實這是2007年時,有朋友明確地跟我說,他不相信民主制度和經濟有關連,甚至主張獨裁更能發展經濟,所以我好奇就看看民主程度和GDP有無相關性,結果發現是有的,然後又好奇加上其他社會發展指標等等。

也謝謝您解釋計量經濟學「從一般到簡單」的思維,畢竟我們學生物的,是反過來的,先做簡單的,無法充分解釋才增加變數。要不然等一堆MODELS出現後,然後用Maximum likelihood的的方法做model test來找AIC值最小的。

另外,對系統分析清楚的人,也確實馬上看出我無法使用定態的迴歸法來研究非定態的事物。因為兩者還有可能有相互影響互動的關係。

我其實很高興有學經濟學的專家來指正。如果要進行進一步的研究,恐怕會超出我的能力,如果由您們學經濟學的有識之士來進行,我想在嚴謹和專業上會更好。所以才想要拋磚引玉,讓大家來研究這個有趣的問題。

謝謝 :D

YUKAI LIN 提到...

謝謝您的回覆,我也只是個對於相關議題較為有興趣的業餘人士,恰巧之前唸書時有涉獵到相關的領域與議題。

另外想要分享一下,其實跟一些民主化指標有關係的,許多研究也認為法治水準會跟一個國家的經濟成長相互連結。主要是對於財產權的保護可以透過傳導機制創造積極增加財富之誘因。因此民主化與法治化都是促進一個國家經濟成長的重要因素(當然不是絕對的因素),但這之間究竟是雞生蛋或者是蛋生雞又是個大哉問了~

但真的很感謝您身體力行地分享這些研究資訊,謝謝!

Gene Ng 提到...

經由朋友學經濟學的朋友之討論,才知道上面那篇論文,除此之外IMF也有篇論文發現愈開放的社會,愈能促進經濟發展:

http://www.imf.org/external/pubs/cat/longres.aspx?sk=25799.0


我想,經濟學領域應該還會有其他嚴謹的研究,只是要有人透過普及化的論述讓更多人知道 :)

匿名 提到...

http://www.voxeu.org/article/democracy-and-growth-new-evidence

http://www.voxeu.org/article/can-democracy-help-inequality#.U33JCg5qwxs.facebook

Gene Ng 提到...

謝謝您的分享,這些經濟學研究確實發現民主化對GDP成長是有正面的貢獻的,但是民主化和所得分配的關係就很複雜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