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1日 星期日

言論自由,因為難能,所以可貴!

法國極左派刊物《查理週刊》(Charlie Hebdo)巴黎辦公室本月7日上午11時許驚傳遭血洗,至少12人命喪三蒙面槍手之下,其中包括總編輯夏伯尼耶(Stephane Charbonnier)、共同創辦人卡布(Jean “Cabu" Cabut)、記者及兩名警察,另有11人受傷(其中四人重傷),成為法國近40年來最嚴重的攻擊事件,總統歐蘭德為之震怒,痛批這是極度殘暴的恐怖攻擊,除全力緝凶,並把國家安全層級提升至最高等級。法國警方周五經過槍戰在巴黎東北部小鎮擊斃了懷疑為元兇的兄弟兩人,並營救出兩人劫持的一名人質。這個事件共有20人死亡,至少21人受傷,部分傷勢嚴重。

恐怖主義,就是意圖向平民或非戰鬥人員死亡或嚴重身體傷害以達到恫赫人民或脅迫政府實行或取消某些行動。可是法國人民顯然並沒有被嚇到,許多老法臉書上紛紛關燈換成「Je suis Charlie」(我是查理),各地遊行舉著「Je suis Charlie」的標語」。單車租借螢幕寫著「Je suis Charlie」,車站、路牌都有「Je Suis Charlie」。


photo credit:Mona Eberhardt (CC BY-SA 2.0)


對於這個事件,已經有多篇網誌或專欄文章在探討其發生過程,以及對「言論自由」的理性討論。可是,這些理性的討論有什麼意義呢?法國總理曼紐爾·瓦爾斯(Manuel Valls)昨天宣稱,法國正處於與極端伊斯蘭主義的戰爭之中。當人類進入了戰爭狀況,基本上就是靠比拳頭大小的野蠻狀態了,也就是敵對雙方已經無法透過和平理性的溝通來處理問題。恐怖主義基本上是種超限戰,而法國也對其宣戰了。站在一個現代文明中,對另一個野蠻的文明(恐怖主義),有討論的空間嗎?不是所謂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嗎?

我們先來瞭解「言論自由」(Freedom of speech)是啥?根據維基百科,「言論自由」是指在他人接受的條件下按照個人意願表達意見和想法的政治權利,有時也被稱為意涵更廣泛的表達自由。它通常被理解為充分表達意見的自由,當中包括以任何方式尋找、接收及發放傳遞資訊或者思想的行為。

在台灣,「言論自由」是受到憲法保障的,今天台灣幾乎擁有很大程度的言論自由,媒體、名嘴、網友幾乎可以暢受欲言,這還惹到法務部長的不快,試圖提出要立法管制,可是在網路上卻一面倒的罵聲,認為政府沒有權力糾正而且居心不良。可見,我們不希望回到過去言論被管制的年代,我們珍惜現在在這塊土地上擁有的言論自由。可是,「言論自由」這東西,是理所當然的嗎?

或許,我們在這個社會因為擁有了「言論自由」的保障,並且享用了幾十年,甚至可能都以為「言論自由」是理所當然的,忘了在台灣有多少勇敢的民主鬥士、人權鬥士,拋頭盧灑熱血。而法國人民過去也為了爭取「自由、平等、博愛」而讓成千上萬的人上了斷頭台。

「言論自由」其實並不理所當然。我並不是要說「言論自由」是不好的東西,事實上,就因為「言論自由」並不理所當然,所以才難能可貴!我們來看看我們人類這個物種,就生物學上來說,我們只有吃、喝、拉、撒、睡才是理所當然,其中適應性高的,頂多加上交配。可是我們人類並非禽獸,我們並不像老鼠或者近親黑猩猩一樣只有基本生理和情感的需求,我們發展出了文明,甚至現代社會。

文明也很難說是必然,因為發展出高度文明的群體只是人類歷史上的少數,只是文明有助經驗和技術的傳承和發展,所以才擴散到全球。後來的幾百年內,我們發展出現代社會,過程一直是跌跌撞撞的,在之中還爆發了兩次世界大戰,生靈塗炭。歐洲,尤其是這次事件中的法國,現在所享有的民主、法治、言論自由,是許許多多人,費盡智慧甚至揮灑鮮血換來的。

「言論自由」在這樣角度來看,其實一點也不理所當然!是一個現代社會實驗出來的寶貴資產,而法國能維持這個「言論自由」的傳統,社會就要維持高度的理性,能夠共同相信伏爾泰(Voltaire,1694-1778)的名言「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Je ne suis pas d'accord avec ce que vous dites, mais je me battrai jusqu'à la mort pour que vous ayez le droit de le dire.)。

仔細想想,要做到這句話有多難?當我們聽到、看到不合意的言論,我們腦袋有多充血?恨不得踹發言者兩腳?我們要抑制我們憤怒的衝動,要靠我們人類新演化出的大腦前額葉,來抑制來自邊緣系統的獸性衝動,才能保持理性寬容的心?人之所以異於禽獸,就是因為我們能夠理性地克制衝動!這是我們最珍貴的資產之一!

「言論自由」的保障要能夠良好的運作,要整個社會都夠成熟,不會三不五時就有上位者不會因為被嘲諷而想找人碴、也不會為了政治理念不一而大動干戈拳腳相向,這來自成熟和成功的教育,還要有良好的民主法治精神,來保障公民的發言權力。這個需要各方配合的「言論自由」,不僅是現代社會才能夠誕生的,也能夠促進社會發展,因為有了「言論自由」的保障,我們能夠在文化上盡情創新,也能夠適當地揭弊,不須要有後顧之憂,從而促進社會福祉,讓社會更文明、進步。可是,我們同時也得忍受部分幼稚、下流的言論。

因此,要達成「言論自由」的理想,就需要各方的平衡。打個比方,「言論自由」就像競技體操的平衡木,高手在高125厘米,長5米,寬10厘米的平衡木進行跳躍、舞蹈造型、倒立、滾翻和走動的動作,需要各方面的平衡能力,才能不致受傷,還能做出令人讚嘆的高難度動作。沒有人會認為平衡木體操是「理所當然」吧?要成為優異的平衡木體操選手,需要一點天份,還有長時間的努力,相信過程中受傷也難免不了。要能尊重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包括歧視、仇恨言論,可能也需要天份(文化),還有後天的努力(社會、教育、政治、法治等等的成熟)。

就像體操選手,有時候天份確定還有很大的影響,有些人儘管付出最大的努力成為國家冠軍,卻還是無法獲得奧運金牌。因此,言論自由的權利在任何國家通常都會受到不同程度的限制,例如發表誹謗中傷、猥褻、威脅傷人、煽動仇恨或者侵犯版權等言論或者資訊的行為都被禁止。例如有些高度文明的歐洲國家,還會立法禁止侮辱總理(德國、義大利、瑞士)或侮辱君王(丹麥、挪威、荷蘭、西班牙)以及禁止種族歧視與反猶太主義的各種法規。就像欣賞平衡木體操一樣,我們或許也要尊重各別選手的個人特質及其天份,並不是一個能夠完全接受任何仇恨言論的社會,就一定是「言論自由」的最佳表帥!

就因為「言論自由」需要各方面的最大平衡,才能夠良好地為社會促進福祉,因此只要出現了不平衡,試圖做出高難度動作可能還會導致受傷!「言論自由」本身不僅是雙面刃,其對外也可能會產生一定的矛盾,例如這一次的恐怖攻擊事件,在法國內部的白人基督教文化,可能能夠包容對基督宗教的各種侮辱,可是對外遇到伊斯蘭教基本教義派或其他宗教卻是另一回事!而其太超過產生的矛盾,甚至還可能導致自我的縮限,因為當「言論自由」已經導致不尊重「言論自由」的群體之猛烈攻擊,造成這個文明試圖反擊而進入戰爭狀態(這非假定,因為兩方已宣戰),那麼「言論自由」會不會反而也傷及了自己?

「查理週刊」的漫畫嘲諷,其實就像一個變態的平衡木體操選手,在做出高難度動作的同時對對手多次比出中指,可能還有觀眾會讚嘆「降都可以!」。儘管動作難度高,可是仍不改其下流、低俗的本質!這次就像有EQ很低而氣炸的對手,拿刀把人捅死,還順道殺了其他隊友和按讚的觀眾。

因為恐怖攻擊而縮限自由,這在美國已經發生過了,當時小布希政府以反擊恐怖主義捍衛美國的自由為由,美國人的自由事實上是被自己人縮限了,小布希政府開民主倒車,大行監聽監控的行動,並且把許多未定罪的嫌犯囚禁凌虐,還打了兩場曠時費日,死傷無數的戰爭。有趣的是,雖然「查理週刊」是左派刊物,可是據說如果現在法國大選,極右派很可能會大勝!如果真的如此,法國人民的自由恐怕只會縮限而非「殺不死我的,使我更強大」!而且回到上頭說過的,當雙方進入戰爭狀態,理性恐怕就要擱一邊了。不過這次事件似乎也激起法國人捍衛自由的決心!事態的發展可能並不會簡單地往一個方向走,因為一個社會的「言論自由」量尺,本來就不會是直的!法國可能會在縮限一些公民自由的同時提高對歧視、仇恨言論的容忍度。

雖然「查理週刊」可說是玩火自焚,可是我並不同情恐怖份子,血洗「查理週刊」鐵定是不道德的,絕對是錯的,不管是在法國,還是台灣,甚至在廣大的伊斯蘭教族群應該都無法得到認同是件正確的事,頂多只能說穆斯林在法國社會受到的不合理歧視也該受到更多的重視和討論。可是,即使這件事絕對是錯的,我們也不該混混淆「應然」和「實然」。我們不會因為整個社會都認定盜竊是錯的,就毫無任何防範,天真地認為盜竊不該發生,所以就不會發生吧?

同理,如果要完全開放,連任何歧視、仇恨言論都不禁止,那麼也不要天真地以為恐怖活動不會發生,就只因為它不該發生!究竟一個社會要對「言論自由」開放到何程度,那是一個社會必須要達通過理性的溝通取得共識的。天下並沒有白吃的午餐,如果不禁止歧視、仇恨言論,那麼就可能付出血的代價。我們不要天真地以為魚與熊掌可以兼得,天真地認為所有被嘲諷的弱勢都會理性克制。他們當然該理性克制,用其他和平的方法反擊,可是不代表他們就一定會理性克制。這並非要脅,因為它已經發生了!

如果真的要珍惜言論自由,究竟是要完全開放,連歧視、仇恨言論都不禁止,以讓其自暴其短,還是為了避免激怒無法接受的一方而開戰的狀況發生,所以我們先退一步呢?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在現代社會,為了財產、人身安全的保障透過社會契約(Social Contract)讓渡出部分的自由,本來就是常態啊!真正的自由並非為所欲為,而是可以安心地不為所不欲為!只是在一個民主國家的現代文明社會,部分自由的讓渡該透過民主的程序完成,而非政府單方決定管制。

高度的「言論自由」,那是一個非常美好的理想是一種值得已經擁有的社會去珍惜的資產,其難能所以才可貴!是所有現代社會該努力追求的目標,我們不應該讓政府只是因為看不順眼而縮限「言論自由」,可是在讓自由無限上綱的同時,我們也必須認真面對不同文明之間的碰撞,不要以為它們不存在。我們千萬不要天真地以為包容所有仇恨、歧視的言論,就一定無時無刻對社會最好,而完全不需要遇到任何危機!我們人類社會需要探索的,還多的是呢!


其他文章:

人渣文本 Ninjia Text: 查理大屠殺與知識份子繚亂

言論自由與排外歧視的界線

我該尊重你的「自由」,那你該不該尊重我的「文化」?

查理之死:誰才是真正的恐怖份子?

莊雅涵 :自由的極限,文明的疆界?──關於《查理週報》攻擊事件

何桂育:恐怖攻擊後的法國48小時

誰的偏見,誰的傲慢?從法國《狹利週報》回教漫畫事件(l’affaire Charlie)談起 / by Lilou

2 則留言:

xin 提到...

您好,謝謝您都會寫這些文章,但那句話並非伏爾泰親口說的喔

Gene Ng 提到...

是以訛傳訛嗎?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