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2日 星期六

到好市多秒買秒退是可接受的嗎?


Mk2010, CC BY-SA 3.0

有網友發起到好市多秒買秒退林鳳營鮮乳的活動,這活動在網路上遭到支持抵制頂新的朋友強烈的正反意見。我個人認為,拒買拒喝是個人自由,是不作為的消極抵抗,完全沒有道德上的疑慮。抵制代表的是一種不認同、不信任,是消費者的權利,號召大家抵制也是權利,是要藉由市場力量教訓有違公眾利益的企業。在一連串的黑心油事件中,頂新都有涉及,無論司法判決如何,都已重創台灣在國際上的形象,和造成民眾的食安焦慮,也表示這家企業的品管和採購不值得信賴。抵制是一種宣示不信任、不認同的合理方式(請參見〈抵制黑心企業救台灣!〉)。

可是秒買秒退是直接傷害,這在道德上是不同的。假設有個討厭的朋友因為濫賭欠了黑道一百萬來向你借錢,你有兩個選項:甲)你拒絕借他並召告天下讓大家知道他是無可救藥的賭徒請大家別再借他錢;乙)你答應借他錢但限期最後一分鐘開了張空頭支票讓著急的他去還債。兩個選項的結果都是他還不了錢被黑道打殘,可是兩件事在道德上是同一回事嗎?

有朋友指出,會有這疑慮是因為反對者把這行動界定為惡,但支持者及行動者不見得認為這是惡,甚至認為這是義舉,如同義戰的概念。而且此活動是符合好市多的法規和公司政策的。是符合法規和公司政策,可是卻是種濫用,因為原本的公司政策是為了讓消費者買到不適用或有問題的商品,把商品拿去退貨退款,可是秒買秒退活動的人,早已知道商品是不適用的,只是利用方便來惡整企業,是濫用這個政策。

我們在美國留學時,就常常耳聞有留學生,每回去好市多買維他命、沐浴乳、洗髮精等等, 就是自己用掉,都在退貨期限內把使用到一半的東西全都拿去退貨退款,再買新的週而復始;或者家人赴美探親,就去好市多買充氣床墊,用了幾週拿去退貨退款。那麼這些符合法規和公司政策的行為,有沒有道德上的疑慮?

有朋友認為,滅頂是公益行為,不是自私地自己用掉,還是符合公益的。可是公益就能無限上綱嗎?如果去好市多買東西,分一半給窮人,剩一半再退貨,不也公益嗎?如果要說廠商是無辜的,那我去挖那企業高層有人逃漏稅、養小三、買軍火商股票,是否也能正當化此行為呢?

再來個思想實驗,如果有某大食品企業董事長出櫃,公開支持同性戀,還捐款給同性戀團體,那麼保守團體是否也該發起秒買秒退來教訓該企業?如果他們認為同性戀老闆的公司出品的食品是不潔的,會污染人心,同性戀是神不允許的,會傳染性病等等,認為教訓同性變是義舉,是公益的行為,那麼此舉就能被接受了嗎?如果企業老闆公開支持某政黨甲,另一政黨乙的支持者認為那太邪惡了,某黨是應該被消滅的,他們也如法炮製秒買秒退來進行他們認定的公益行為,而你剛好反對政黨乙,你是否仍可接受此行為?如果答案都是可以,那你是言行一致者,如果不能接受了,那麼又憑什麼只是心裡頭爽一下就認可這個行為了?

有朋友來問說,那又怎麼看待關廠工人臥軌這行為呢?我認為兩者不能兩提並論,因為一來臥軌也是消極抵抗,他們沒有作積極破壞,雖然還是造成台鐵和乘客不便,但那是間接傷害;二來,關廠工人對抗的是有權力的政府,可是頂新是民間企業,政府和關場工人之間存在重大的權力不平衡,但頂新即使可能有政治獻金,但他們仍不是權力直接操之在手;三來,關廠工人的抗爭是因為多次溝通協調無效,多次走上街頭也無效,才出此下策,算是走上絕路。可是頂新案只到了一審,後頭還可能有二、三審,還沒有定讞,消費者還不算走上絕路,一連串的抵制已造成頂新集團財政上的虧損,導致他們出脫松青超市。

另外,哲學哲學雞蛋糕老闆朱家安表示「如果你主張拒買抵制頂新,就不應該以「浪費食物」為理由批評好市多行動。」

對此,我們先來個假設。某甲是小開,有次買十個便當,再依心情吃一個,九個未吃的直接丢掉;某乙半夜到便利超商,店員正要把九個即將過期的便當處理掉,問當時唯一 顧客乙,便當免費送他,可是乙從不吃超商便當,而且也不餓就拒絕了。同樣有九個便當進了垃圾桶,乙得知甲的行為,他有資格批評甲的行為是浪費嗎?

乙當然有資格批評甲,而且便當的過期並非乙抵制造成的,如果便當賣不出是乙抵制的結果另當別論了吧。但是主張拒買抵制頂新,就不應該以浪費食物為理由批評好市多行動的主張還有一個盲點。

假設市場供需不變,牛奶的總供應量和需求量不因滅頂而改變,而市場本來就有一定比例的牛奶在超市放到過期,假比例為10%好了,而各廠牌牛奶放到過期都差不多,那麼滅頂可能只是把攤到各廠牌的過期比例全攤到林姓鮮奶,其他廠牌的過期比例降低了,總過期比例可能是不變的,所以可能並沒有多製造浪費啊。即使有部分消費者乾脆不喝牛奶了,改喝其他飲料如豆漿好了,那麼過期的豆漿就變少了吧,整體上可能並沒有更多的浪費啊。

秒買秒退可能製造出虛假的額外需求量,而是直接倒水槽浪費掉的啊,所以是有可能造成額外的浪費的。假設林姓鮮奶市佔率是20%,鮮奶總共10%的過期全算到林姓廠牌去,其他鮮奶放到過期的降到近乎零,這意味著林奶廠牌原本只有10%會放到過期但因抵制提高到有一半50%放到過期。再假設秒買秒退倒掉了林姓廠牌10%的鮮奶,那麼這10%中本來就有一半會預期因抵制而放到過期,那麼就總共有5%原本會被喝下肚的林姓鮮奶直接倒掉了啊!另外50%的林姓鮮奶是因為有消費者習慣只喝林姓鮮奶或者不認同抵制好了,加上其他廠牌銷售一空,那麼是有可能無法尋求替代品的。這雖然是假設,卻是為了說明,秒買秒退是有可能造成浪費的,指責秒買秒退是浪費,是有可能成立的。

當然以上都只是假設性的思想實驗,對於這個秒買秒退的賤招,我不會想要把它說成非黑即白,而是深灰色地帶。只是大家要想一想,當你因為心中的爽快而精神上支持這個活動時,那些更該關注的食安議題,是不是只是因為這樣動用私刑的爽快淹沒了,這對台灣成為一個更先進、文明的民主公民社會,長遠來說是利還是弊。如果不想再去更深入關注種種公民議題,還有資格批判消費者抵制頂新不力嗎?

一個文明的民主公民社會,需要的是更多的思辨,該徹底檢討的是整個體制,而非更多個案帶來的爽快!

5 則留言:

Peter Hsiao 提到...

關於支持同性戀的公司與保守團體的秒退:同一個思想實驗,今天若是有保守的公司宣布反對同性婚姻,那支持性多元者是不是就可以秒退呢?我想多數人是回答可以的,而在同運史上,類似的嚴厲打擊保守團體的案例更是屢見不鮮。

我個人認為這個思想實驗本身就不能類比到今天的案例,因為現實上林鳳營鮮乳就是黑心商人家族有9分11董事席位的公司經營的,你卻用社會弱勢去類比黑心商人。

你原本的思想實驗很多人思考到抵制同性戀是錯的這一塊就停止了,根本不會去思考如何抵制同性運動這一塊。

今天的道德問題抽開案例,只是對於反對一個實際造成社會傷害的道德惡,僅能用沒有效果但卻看似沒有道德疑慮的道德動作來反對,還是可以用有效果卻明顯有道德疑慮的道德動作來反對。

Peter Hsiao 提到...

關於牛奶過期率那段,我可以明顯告訴你是錯誤的,實際上台灣的牛奶早就供不應求,只要有人抵制,勢必造成浪費。

乳品工業完全就是應付生乳過剩而生的,預估需求,然後將剩餘生乳製成起司、奶粉、奶油等等產品,然而台灣幾乎沒有這一塊,甚至市場上調味乳還很大比例是進口奶粉泡的,為什麼?因為台灣光商業用鮮奶和家庭用鮮奶就把台灣奶喝完了。

扯遠了,乳品工業只要能預估需求,就可以事先將比例喬好,減少浪費,那什麼事情會嚴重干擾預估呢?就是這類完全無跡可循的抵制活動。

你的便當案例,若不是有什麼難言之隱,老闆難道會莫名其妙多做9個便當?這種情況就不是台灣食品工業現況,上一次味全被抵制,味全還聲稱將無法繳出乳款,也不打算繼續收乳等做法,施壓農委會出面處理味全跟酪農的合約

Gene Ng 提到...

我同意同性戀在這社會上可以算是弱勢團體,可是保守團體若不這麼認為呢?他們倘若認為同性戀不是弱勢呢?我認為,如果有老闆反對同性戀,支持同性戀的團體也不該用秒買秒退去對付他的企業。

你認為的多數人認為可以,只是出自信念,項新這麼惡搞,網路上都秒買秒退正反意見都勢力差不多了,至少我還沒看到朋友有強力倒向一邊的,儘管大多數朋友都支持抵制頂新,憑什麼覺得多數人是回答支持性多元者可以秒買秒退,只因為有人行使他們的言論自由反對同性婚姻?難不成在臉書檢舉陸生的言論自由也能接受?那麼我憑什麼不同意您的時候,還讓您有言論自由在我部落格發表言論?

牛奶浪費那段,我也有清楚台灣酪農狀況的朋友指出,長期來說滅頂可能對酪農是有利的,因為味全畢竟壟斷了相當多的乳源。如果真是如此,短期的浪費能夠換成長期的不浪費,這我同意秒買秒退造成的小幅浪費,長遠來看就不算是壞事。

最近看到關於秒買秒退的一些比較理性的論述,是好事。我也說了,這不是件非黑即白的事件,這活動有其惡質之處,也有其建設性之處。而活動發起來,必須要理性地說服大家,他們的所作所為的依據為何,預期結果為何。我們選擇支不支持,不該從心中的爽度高低來判斷,否則魏家被恐攻,大家心中恐怕是爽翻天,那麼恐怖分子就該逍遙法外嗎?

匿名 提到...

您好,我很喜歡你的網誌,我是從邏輯思維的關鍵字找到你的網誌,發現你寫得比邏輯思維還要棒。

而我在思考,為什麼邏輯思維可以做的起來,變成商業化還可以賺錢,但是很多台灣很多不錯的寫手,
卻只能跟一些鄉民筆戰,浪費掉台灣寫手的才華。

我自己思考結論有兩個原因:1.市場不夠大,基本上要有1億的鄉民才夠支撐(所以現在網路媒體做的成功的是美國,不只是他們人才多,也是他們鄉民人多)。2.台灣寫手大都單打獨鬥,沒有團隊。

當然我知道站主本業是生物研究員,寫文章只是副業。而現在台灣的網路媒體也才剛起頭,還沒抓到方向。所以寫作就當作娛樂就好了。

但我為什麼在這篇「秒買秒退」的文章留言呢?其實格這個「秒買秒退」的本質,跟「紅杉軍佔領凱道」、「太陽花佔領立法院」是一樣的,都是在用挑戰社會道德的底限來喚起大家對於議題的關注。只是「秒買秒退」失敗了,為什麼失敗了?我下了兩個註解:1.市場不夠大。2.沒有團隊。

我個人的立場是中間偏右的,所以基本上我是反對用挑戰法律的「佔領凱道」、「佔領立法院」、「秒買秒退」,我我希望用體制內改革的方式改革「貪汙」、「黑箱」、「財團壟斷」。我的立場是一回事,但我觀察他們社運團體如何成功地操控運動,也是一回事。因為我發現從他們操控群眾的手法,可以學習到做大眾媒體的方法。

所以雖然我反「秒買秒退」,但我可以舉出以下幾個方法讓秒買秒退成功,

1.把市場做大,這是什麼意思呢?就是把你的共鳴圈放大。他們選好市多就已經犯了第一個錯誤了,因為好市多店面太少。他們用退貨的方式也錯了。最容易引起共鳴的方法是「買完丟到魏家祖墳」。或許這個喪失秒買秒退的退貨價值,但可以把共鳴圈擴大,才是運動成功的步驟。

2.團隊操控:基本上你觀察學運,成功的學運至少要有10個核心成員,4個小組,1核心價值小組:負責領導組織方向,甚至像站主一樣,能常常提出組織核心價值。2電視媒體小組:負責操控名嘴及電視輿論。3網路媒體小組:負責網路輿論。4大數據中心:每次做出行動後,馬上用大數據分析了解鄉民反應。而看到秒買秒退,他們就只有核心價值小組幾個人而已,當然是三分熱度。

所以寫了這麼多,我其實是要建議站主,我其實很欣賞站主,而且期待站主能成為台灣版的「思考邏輯」。
如果你想繼續寫下去,我給你兩個建議:

1.把市場做大:台灣基本上年輕人是一群沒動力的尼特族,你寫了一堆東西,很多回應要馬無意義謾罵,要馬說了一大堆沒邏輯的東西,你回應他,他就消失了,也不知道他懂不懂。你把市場針對大中華圈寫,中國人也是很多謾罵的,但是中國優勢就是人多,14億人有千萬分之一認同你的就有140人,台灣可能只有2人。而這140人共鳴起來,百人傳百人,就造就了「邏輯思維」的成功。

2.建立團隊:當然站主還是寫興趣的,我知道站主也有跟一寫網路媒體合作,期望這些網路媒體知道大眾媒體的性質,能將站主的文章發揚光大。

祝福你,希望不只是台灣,是整個地球都能有正面、理性的聲音,戰勝那些消極、負面的聲音。

Gene Ng 提到...

謝謝您的建議,我不敢跟「羅輯思維」相提並論,只是有興趣讀書和分享心得而已。最近看了梁文道的「一千零一夜」,中國的優質知識節目愈來愈多,台灣的新媒體知識性視頻卻花太多心力在花拳綉腿上,而不是內容的深化,真是令人感到非到擔憂。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