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13日 星期六

【從電影看圖博】達賴的一生(Kundun)〔柒〕

藏傳佛教格魯派(黃教)歷史上的四大為盷為祖古(活佛)轉世體系包括:


達賴喇嘛

達賴喇嘛(藏文:ཏཱ་ལའི་བླ་མ་,Dalai Lama)是藏傳佛教中格魯派(黃教)的領袖。「達賴」在蒙古語中意為「海洋」;「喇嘛」是藏語古對上師的稱呼,也隱含著「智慧」之意。「達賴喇嘛」通常指「智慧深似海」,即是蒙古統治者俺答汗給予第三世達賴喇嘛索南嘉措(藏文:བསོད་ནམས་རྒྱ་མཚོ་,Soinam Gyatso)的尊號。第一世達賴喇嘛根敦朱巴(藏文:དྒེ་འདུན་འགྲུབ་,Gendun Drup)為格魯派創始人宗喀巴的弟子。第四世達賴喇嘛是唯一一名蒙古人出任達賴喇嘛。

達賴喇嘛被視為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藏人稱達賴喇嘛為嘉華仁波切(Gyalwa Rinpoche),即偉大的保護者、法王;或耶喜諾布(Yeshe Norbu),充滿喜悅的寶石、如意之寶;或昆頓(Kundun),即有求即來。圖博人稱蒙古的可汗是金剛手菩薩的化身,滿清皇帝是文殊師利菩薩化身。

班禪額爾德尼被藏人視為「無量光佛」即「阿彌陀佛」的化身,最早擁有班禪稱號的羅桑卻吉堅贊(第四世班禪)是第五世達賴喇嘛的老師;就格魯派傳承而言,第一世班禪喇嘛克珠傑是宗喀巴兩大弟子(另一大弟子是賈曹傑)之一。格魯派在清朝因為中央政府的支持而取得優勢地位並形成政教合一,這期間也伴隨著格魯派對其他藏傳佛教教派的打壓,但始終沒有形成過達賴喇嘛對藏傳佛教的統一領導。

1546年索南嘉措被迎至哲蚌寺內,成為根敦嘉措(藏文:དགེ་འདུན་རྒྱ་མཚོ་,Gendun Gyatso)的轉世,自此圖博佛教格魯派實行活佛轉世制度正式開始。1578年,蒙古族放棄了對薩滿教的信仰,改信佛教,俺答汗為索南嘉措上尊號為「聖識一切瓦齊爾達喇達賴喇嘛」,後得到明王朝冊封。此為「達賴喇嘛」一詞的出處,同時追認根敦嘉措為二世達賴喇嘛,根敦朱巴為一世達賴喇嘛。

第五世達賴喇嘛阿旺羅桑嘉措時格魯派在藏區已經興起,但噶瑪噶舉政權統治著衛藏地區。阿旺羅桑嘉措同第四世班禪羅桑•卻吉堅贊(藏文:བློ་བཟང་ཆོས་ཀྱི་རྒྱལ་མཚན་་,Lobsang Qoigyi Gyaicain)聯合蒙古和碩特部首領顧始汗,推翻了藏巴政權,在1642年建立起噶丹頗章政權,從此確立了黃教在圖博的統治。


第五世達賴喇嘛

第五世達賴喇嘛阿旺羅桑嘉措(藏文:བློ་བཟང་རྒྱ་མཚོ་,Lobsang Gyatso,1617-1682),山南瓊結人。 1655年被認定為四世達賴喇嘛的轉世,入哲蚌寺坐床。1645年蒙古和碩特部固始汗率兵入藏,與格魯派聯合攻滅第悉藏巴政權。固始汗與格魯派聯合掌握圖博政權,五世達賴喇嘛因而成為圖博地方政治、宗教首領之一。

羅桑嘉措對圖博地方當時的政治、宗教、文化的發展以及藏族與滿族、蒙古族、漢族的民族關系的發展都起過重要作用,對達賴喇嘛活佛轉世系統和政治地位的形成和發展也起了重要作用。在歷史、文學、宗教哲學、歷算、藏醫藥、工藝美術等方面都有很高的造詣,一生著述甚多,而且被後世奉為經曲。羅桑嘉措一生勤奮好學,對梵文、詩學、歷算、醫藥、佛教哲學等學科都遍訪名師學習,造詣很深。他還勤於寫作,著述很多,其文集達30函之多,由布達拉宮印經院刻版印行,是歷代達賴喇嘛中著作最多的一位。

他一生弟子眾多,經他授予沙彌戒、比丘戒的門徒數以千計,許多人學成後返回故鄉建寺傳法,對格魯派在蒙藏各地的發展起了重要作用。他還酷愛藝術,主持許多寺院塑造佛像、繪制壁畫的工作,並親自撰文記述。他還出資組織名醫配制藏藥,著名的珍珠七十、常覺等藏藥的大規模配制,即開始於此時。因青少年時期經常旅行,中年後他手腳疼痛、行動不便,居住布達拉宮專心寫作和閉關修行,所著《相性新釋》、《圖博王臣記》、《三世達賴喇嘛傳》、《四世達賴喇嘛傳》、《五世達賴喇嘛自傳》、《菩提道次第論講義》、《聲明論註疏》等流傳甚廣。

1645年,他開始重建布達拉宮(藏文:པོ་ཏ་ལ,Potala Palace),三年後竣工,是為白宮。「布達拉」,或譯「普陀珞珈」,都是梵語「Potalaka」的音譯,是觀世音菩薩的聖地。公元7世紀初,松贊干布統一西藏,定都拉薩,建立起強大的吐蕃政權。641年,他與唐王朝聯姻,為迎娶文成公主,在瑪布日山上修建了宮殿。因為松贊干布把觀世音菩薩作為自己的本尊佛,所以就用佛經中菩薩的住地「布達拉」來給宮殿命名,稱作「布達拉宮」。當時的布達拉宮有大小房屋一千間,但是在赤松德贊統治時期遭遇雷火燒毀了一部分。後來在吐蕃王朝滅亡時,宮殿也幾乎全部被毀,只留下了兩座佛堂倖免于戰火。此後隨著西藏的政治中心移至薩迦,布達拉宮也一直處於破敗之中。

1653年,第五世達賴入住宮中。從這時起,歷代達賴喇嘛都居住在這裡,重大的宗教和政治儀式也都在這裡舉行,布達拉宮由此成為西藏政教合一的統治中心。第五世達賴去世後,為安放靈塔,宮廷總管第巴‧桑結嘉措繼續擴建宮殿,形成紅宮。在紅宮修建時,除了本地工匠,清政府和尼泊爾政府也都派出匠師參與,每天的施工者多達7700餘人。整個布達拉宮到1693年基本完工,總共歷時48年,耗資約白銀213萬兩。布達拉宮在建成後又進行過多次擴建,方形成今日之規模。1959年,第十四世達賴丹增嘉措離開西藏。此後,布達拉宮就不再是政治活動的場所,而只保留了宗教的功能。

1653年第五世達賴喇嘛進京謁見順治,並被順治皇帝冊封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領天下釋教普通赤喇坦達賴喇嘛」,確認了達賴喇嘛在藏傳佛教中的地位。圖博僧俗大眾一直十分敬敬和懷念他,尊他為「阿巴欽波」,意為「偉大的五世」。


第六世達賴喇嘛

1697年10月,康熙遣欽差授予金冊金印于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藏文:ཚང་དབྱངས་རྒྱ་མཚོ་,Tsangyang Gyatso,1683-1706),開始了達賴喇嘛在圖博最高統治者和藏傳佛教領袖地位。

1701年,拉藏汗奪取政權,請求康熙皇帝降旨廢黜並得到批准,康熙在1709年冊封阿旺益西嘉措為第六世達賴,並頒授金印。直到1720年清平定準噶爾人叛亂,康熙皇帝重新正式承認倉央嘉措的轉世靈童格桑嘉措為達賴喇嘛,賜給金冊、金印,所頒金印上刻的是「宏法覺眾第六世達賴喇嘛之印」。


第七世達賴喇嘛

第七世達賴喇嘛格桑嘉措(藏文:བསྐལ་བཟང་རྒྱ་མཚོ་,Kelzang Gyatso,1708-1757)是1708年,在第六世消失兩年後,出生在利潭,父母親索南達亞,洛桑秋措。位在利潭是第三世達賴喇嘛建立的圖菩譚珍寶林寺院,很驚訝於這小孩子的不凡,同時利潭官方的神諭,也預言了這新生的小孩就是圓寂的達賴喇嘛轉世。因為政局動盪,他們無法護送這新任達賴喇嘛去拉薩,就將他帶到康邦寺院,在阿旺洛桑丹白坚参座下出家。

1720年,他在布達拉宮登基,從班禪洛桑耶喜受沙彌戒,賜給他法號格桑嘉措。1726年,在沙卡達瓦吉祥月,從班禪仁波切受傑隆戒(受足戒)。由親教師班禪洛桑耶喜,住持固美,及住持頡潞,阿旺云丹處學習到佛教全部的學理與論作,而成為經藏及續藏的精通者。

1751年43歲時,他制定了「噶厦」,即內閣會議來掌管圖博政府,廢止了第司,因為它讓一個人手上掌握了太大的權利,而達賴喇嘛則成為圖博的宗教和政治領袖。45歲時在布達拉宮創辦了塞-學院,也在羅布林卡建造了一個諾林凱山珀耑,新皇宮,即達賴喇嘛的夏宮。第七世達賴喇嘛是一個了不起的學者,他寫了很多書特別是在續論上。他也是個大詩人,但和仓央嘉措不同,他浸潤於宗教題材。1757年圓寂,其簡單無瑕疵的人生贏得所有藏人的心。

1750年,圖博發生第巴為首的叛亂事件,第巴被殺後,清朝與七世達賴商量制定了《酌定圖博善後章程》十三條,廢黜第巴職位,由達賴喇嘛親自領導政府,設多位噶倫輔佐,圖博確立了政教合一的政權模式。


第八世達賴喇嘛

第八世達賴喇嘛强白嘉措(藏文:བྱམས་སྤེལ་རྒྱ་མཚོ་,Jamphel Gyatso,1758-1804),1758年生於圖博西南桑區的拉瑞崗。父母親索南達杰,班措旺莫,原先是由康省遷來的,可追溯其祖先至達拉塞亞,是傳奇英雄季沙史詩的一支。

在强白嘉措尚在母胎時,拉瑞崗就被加持了一個大豐收,每一個大麥莖都結了三、四、甚至五粒穗,這是從未有過的事。當他母親和一位親戚在庭院裏吃晚餐時,有一輪巨大的彩虹出現,它的一端接觸到母親的肩膀,(這被視為是一個非常吉祥的跡象,與要出生一位聖者有關)。

在他出生後不久,强白嘉措就被注意到,常臉帶笑容面向天空。也被看到嘗試跏趺禪坐。當第六世班禪喇嘛巴丹益喜聽到這小男孩後,表示「這是真正達賴喇嘛的轉世」。

當小孩開始講話時,他說「我三歲時要去拉薩」。這時全圖博都相信他就是第八世達賴喇嘛。第七世達賴喇嘛的主要侍者達巴泰耶,和一群喇嘛及圖博官員來到拉薩。將當時只有兩歲半的男孩帶到位在日喀则的扎什伦布寺院,進行認證儀式,班禪喇嘛給予法名强白嘉措。

1762年男孩被護送到拉薩,在布達拉宮登基。登基大典是由德摩土庫詹貝耶喜主持,他是各世達賴喇嘛未成年時,頭一位代理他們的攝政。七歲時從班禪喇嘛受沙彌戒,1777年時受足戒。除了卓越的宗教遺產外,第八世達賴喇嘛也是拉薩郊區著名的羅布林卡公園及夏宮的建造者。他圓寂於1804年時年47。


第九世達賴喇嘛

第九世達賴喇嘛隆多嘉措(藏文:ལུང་རྟོགས་རྒྱ་མཚོ་,Lungtok Gyatso,1806-1815),1805年出生於臨近邱柯寺院的一個小村莊,父母親丹增邱揚、東達卓瑪。1807年認出他為第八世達賴喇嘛的轉世後,被護送到拉薩舉行了盛大的典禮。1810年,在布達拉宮登基。從班禪喇嘛受沙彌戒,得到法名隆多嘉措。很不幸因圖博人民缺少淨信,1815年九歲時就往生了。


第十世達賴喇嘛

第十世達賴喇嘛楚臣嘉措(藏文:ཚུལ་ཁྲིམ་རྒྱ་མཚོ་,Tsultrim Gyatso,1816-1837),1816年3月29日生於康省理塘,父母親洛桑扎巴、南牡吉爾埔稊。1822年被找到後就在布達拉宮登基,同年從班禪喇嘛受沙彌戒,丹白尼玛賜于法名楚臣嘉措。1826年十歲時,進入檇滂大學,在那裡研讀各類佛教書籍,精通經部與續部。1831年重建布達拉宮,19歲時由班禪喇嘛受格隆戒(受足戒)。但健康一直不好,於1837年圓寂。


第十一世達賴喇嘛

第十一世達賴喇嘛凯珠嘉措(藏文:མཁས་གྲུབ་རྒྱ་མཚོ་,Khendrup Gyatso,1838-1856),1838年11月1日生於康明亞的格塔,父母親策丹东珠、揚庄布稊。1841年被認出為新任達賴喇嘛後,由班蟬喇嘛丹白尼玛剃髮,賜予法名凯珠嘉措。1842年於布達拉宮登基,11歲時從班禪喇嘛受沙彌戒。雖然年幼,但在圖博人民的要求下,他負起了圖博宗教和政治的責任。但於1855年突然圓寂於布達拉宮。


第十二世達賴喇嘛

第十二世達賴喇嘛,成烈嘉措(藏文:འཕྲིན་ལས་རྒྱ་མཚོ་,Trinley Gyatso,1856-1875),1856年12月1日生於非常臨近拉薩的洛卡,父母親龐梭塞旺、塞林玉丹。那時有三位被認為可能是達賴喇嘛轉世的候選人,三個名字都放入一個金瓶中做最後的選舉,出來的名字則是真正達賴喇嘛的轉世。

1858將認定為達賴喇嘛的年輕男孩護送至拉薩,在那兒攝政热振阿旺益西楚臣坚参給予他法名成烈嘉措。1860年5歲時從甘丹派法座持有人洛桑侃瑞受沙彌戒,並在布達拉宮登基。1873年18歲時承擔了圖博全部的宗教和政治責任。1875年 20歲時在布達拉宮圓寂。


第十三世達賴喇嘛

第十三世達賴喇嘛土登嘉措(藏文:ཐུབ་བསྟན་རྒྱ་མཚོ་,Thubten Gyatso,1876-1933),1876火鳥年5月5日,出生在圖博南部洛卡戴波,父母親康嘎仁槏、洛桑卓瑪是一對農夫。1878年在有關他出生的官方神諭及各種吉兆下,被認出為達賴喇嘛的轉世。將他護送到拉薩,在那兒從班禪喇嘛丹拜旺秋受戒出家,並賜予法名阿旺洛桑图登嘉措季卓曲杰南嘉。1879年達賴喇嘛 13歲時在布達拉宮登基。

從1895年8月8日開始承擔政權起,他就被捲入獨裁政治的蘇聯,和英國殖民地印度擴張帝國版圖所耍的政治遊戲中。經歷了1904年英國的入侵圖博,及1909年中國對他國家的侵犯,這兩次經驗的存活,使他的權威大大提升。

1909年消息傳來,中國將軍趙爾方已來到拉薩城門口,達賴喇嘛就和一些重要官員逃離拉薩,往印度去。這群人越過卓摩,並順利通過分割圖博和錫金的傑勒拉關口。

1911年滿清王朝被推翻,圖博藉此機會也驅逐了剩餘的滿族軍隊。達賴喇嘛返回圖博後,開始行使自第五世達賴喇嘛後,不曾有過的政治權力。除了試圖帶領圖博現代化外,達賴喇嘛也嘗試消除一些圖博寺院制度裏比較不公平的地方。當達賴喇嘛流亡在印度時,很被現代化的世界所吸引,他引進了圖博最早的貨幣和硬幣。 1913年創辦了圖博的第一所郵局,並送了四位年輕藏人至英國學習電機。1913年1月8日他做了五點圖博獨立的正式聲明,他也是現今圖博國歌的作曲者。

1914年他安排圖博軍隊的特殊訓練,強化了圖博的軍力。1916年由個個寺院挑選出幾個年輕聰明的出家人,去保存圖博獨特的醫藥傳統,並創辦了圖博醫學院,就是現在知名的孟澤康。1923年在拉薩設立了第一個警察總署,來確保藏人的安全和福祉,同年他也在玖伺創辦了第一所英語學校。1933年58歲時圓寂。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丹增嘉措(藏文:བསྟན་འཛིན་རྒྱ་མཚོ་,Tenzin Gyatso,1935年7月6日-),第十四世達賴喇嘛,1959年後被迫離開圖博,長期流亡海外,致力於推動圖博的獨立和自治。1989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

1935年7月6日,藏傳佛教格魯派第十四世達賴喇嘛丹增嘉措出生在圖博東北部祁家川,原名拉莫頓珠(Lhamo Thondup),藏名當采,位於今青海省湟中縣南四十里)屬於藏族聚居的安多地區的一個農民家庭。他的父親名祁卻才仁(Choekyong),母親名德吉才仁(Dekyi Tsering)。在村子大約20個農民家庭中,他們屬於中等富裕。他們和一些漢族人種植一些大麥、蕎麥、馬鈴薯等農作物,生活不穩定。丹增嘉措是九個孩子中的第五個,最大的孩子是他的姐姐澤仁多瑪(Tsering Dolma),比丹增嘉措大18歲。他最大的哥哥名土登居美諾布(Thupten Jigme Norbu),已被認定為高級喇嘛塔澤仁波切(Takser Rinpoche,是賦予精神領袖的頭銜),他其他的兄長包括二哥嘉樂頓珠、三哥羅桑三旦(Gyalo Thondup and Lobsang Samten),均為「活佛」。

丹增嘉措大約3歲的時候,政府出動搜索尋找新的丹增嘉措的轉世靈童。第十三世達賴喇嘛在他塗了香料的遺蛻,趺坐接受瞻仰期間,發現他的頭從朝南轉向朝東北。緊接著,一位高級喇嘛看到一幅觀境。他在藏南聖湖拉嫫拉措湖,清楚地看到水裡三個藏文字母:Ah、Ka及Ma,浮現眼際。接著出現下列影象:一幢三層樓寺廟,有綠藍色與金色屋頂,以及一條到山上的小徑。最後,他看到一件有怪異造型導水糟的小房子。所以尋訪團在安多發現了一個類似的房子後,廣泛搜尋目標,他們找到這個孩子,尋訪團攜來許多前世達賴喇嘛的個人用品,混雜了一些他沒有用過的相似物件,小孩總是正確無誤地認出十三世達賴喇嘛的用品,並說「這是我的,這是我的」。

在付給時任中華民國青海省主席的馬步芳大批的贖金後,達賴喇嘛尋訪團帶著拉莫頓珠于1939年夏天啟程前往圖博拉薩,幾個月後,拉莫頓珠到達拉薩。冬季,拉莫頓珠進入布達拉宮,被確認為達賴喇嘛,正式登基成為藏人精神領袖,並改名為「吉尊降白阿旺洛桑益喜丹增嘉措師松旺覺聰巴密白德青布」(Jetsun Jamphel Ngawang Lobsang Yeshe Tenzin Gyatso),簡稱丹增嘉措(通常稱他為藏傳佛教Yeshe Norbu——充滿希望的寶石,或Kundun——神靈)。稍候,在拉薩大昭寺舉行剃度儀式成為沙彌。


1950年前

1941年,達札仁波切(Taktra Rinpoche)。成為幼小的達賴喇嘛的攝政。同時,達賴喇嘛也開始要接收僧侶的教育。其所學課程繁雜,包括五大科(邏輯學、圖博藝術及文化、梵文、醫藥及佛學)及五小科(詩歌、音樂與戲劇,占星術、修辭、同義字研究),其中佛學又細分為五類——般若波羅蜜多(大智慧)、中觀、律儀、阿毗達摩(玄學)和邏輯及認識論。

1947年,前攝政熱振仁波切發動武裝政變,但最終事敗。丹增嘉措當時由兩位稱廈訓練辯論。


正式繼位

1950年夏天的藏劇節前夕,圖博發生大地震。不久後的10月1日,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一周年,宣布要「和平解放圖博」。中國人民解放軍在昌都輕易打敗圖博軍隊。面對中國人民解放軍的軍事威脅,在圖博眾多僧侶的要求下,丹增嘉措提前于10月17日正式繼位親政,處理政教事務。隨後丹增嘉措被迫離開拉薩,暫居圖博南部的錯模。

達賴喇嘛派前昌都省長阿沛‧阿旺晉美為首的代表團前往北京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談判,在強大軍事壓力下,1951年5月23日代表團不得不在《中央人民政府和圖博地方政府關於和平解放圖博辦法的協議》上簽字。7月,張經武將軍抵達錯模會見丹增嘉措,打算讓達賴喇嘛與解放軍軍隊一同進入拉薩。但丹增嘉措堅持自己先回拉薩,8月,流亡在外大半年的達賴喇嘛回到拉薩。10月,中國人民解放軍進入拉薩。10月24日丹增嘉措致電毛澤東,表示擁護十七條協議。後又派出以噶倫柳霞‧土登塔巴為首的致敬團到北京向毛澤東及其他中央領導人致敬,受到毛澤東等的接見和慰勉。

1953年,達賴喇嘛當選中國佛教協會名譽會長。1954年,達賴喇嘛和第十世班禪去北京參加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達賴喇嘛被選為第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他還會見了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毛澤東、周恩來和鄧小平等人。會議結束後,丹增嘉措參觀了中國大陸的工業建設。

1956年11月,丹增嘉措接受印度政府的邀請,和班禪喇嘛一起前往印度參加佛陀兩千五百年誕辰紀念活動。期間丹增嘉措曾向印度總理尼赫魯求助,尋求可能的政治庇護。但是他最終還是接受了尼赫魯的建議返回圖博。1957年丹增嘉措返回圖博時,圖博的騷亂已成不可控制之勢。

1958年,丹增嘉措遷入羅布林卡新宮居住,以迎接大考。1959年初,25歲的達賴喇嘛遷往大昭寺參加祈願大法會和最終的大考,以優異的成績獲頒(拉仁巴)格西頭銜(相當於佛教哲學博士學位)。


流亡印度

1959年,張經武邀請剛得到學位的達賴喇嘛一同欣賞歌舞,中央官員的多番催促確定表演時間,丹增嘉措最終選定3月10日。藏族群眾擔心達賴喇嘛遭中共綁架,遂於3月10日包圍達賴喇嘛的夏宮——羅布林卡,勸阻他赴約,並在大街上張貼海報、呼口號,要求中共離開圖博。武裝衝突開始後,3月17日解放軍開始炮擊藏族反抗武裝佔據的羅布林卡,當天深夜達賴喇嘛離開拉薩,前往印度的達旺地區,開始了他長年的流亡生涯。後來,流亡藏人將3月10日視為正式起義反抗中共的紀念日——圖博人民起義日。

流亡政府成立後,丹增嘉措安置隨同他流亡國外的近80,000名圖博難民從事農業生產。他創立了圖博教育體系,讓圖博兒童學習他們的語言、歷史、宗教和文化。藏族表演藝術學會成立於1959年,藏學中央高等學院成為在印度的圖博人大學。(在2008年8月3日刊載的《多維月刊》上,圖博流亡政府首席部長桑東仁波切接收採訪時表示圖博流亡政府並沒有自己的大學)他支持重建200所藏傳佛教寺院,以維護教義和藏族生活方式。

達蘭薩拉(Dharmsāla,意為休息室)是印度北部喜馬偕爾邦的一個城鎮。從第8世紀開始,已有吐蕃人移民至此。在十四世達賴喇嘛逃出西藏後,達蘭薩拉成為了西藏流亡政府的政治中心。因此,達蘭薩拉時常以「小拉薩」聞名;在中文語境中,達蘭薩拉往往是西藏流亡政府的代名詞。

1959年,十四世達賴喇嘛在尋求推翻中國共產黨和平回歸西藏叛亂失敗後離開西藏,印度總理尼赫魯允許達賴及其支持者於次年(1960年)在達蘭薩拉建立流亡政府。數以千計的流亡藏人因此遷入達蘭薩拉,他們中的絕大多數人生活在上達蘭薩拉(Upper Dharamsala,又稱McLeod Ganj)的地方,並建立了廟宇和學校,而且得到印度政府給予他們免稅等一系列優惠待遇。因此,達蘭薩拉又有「小拉薩」的外號。達蘭薩拉的濃厚西藏色彩,使當地成為了重要的旅遊熱點,令當地的酒店及餐廳經常爆滿,造成強烈的旅遊及商業需求。

丹增嘉措呼籲聯合國正視圖博問題,導致大會於1959年、1961年和1965年通過的三項決議。這些提案要求中國尊重圖博人權與圖博人民族自決的願望。

1963年,他頒布一份基於《世界人權宣言》的民主化憲法草案(名為「流亡藏人憲章」),憲法圖博流亡議會——就是流亡印度的難民選出來的,並由圖博國會選出圖博流亡政府。憲章還規定了其人民擁有言論、信仰、以及集會自由。


對外聯系

1987年9月21日,丹增嘉措在華盛頓國會人權問題核心小組會議上,就圖博未來地位問題提出了五點和平計劃。該計劃把整個圖博,包括東部的康省(昌都地區)和安多省,變成一個阿希薩姆(和平區)。並停止中國的人口遷移政策。他還要求尊重基本人權、民主和自由並結束中國利用圖博生產、測試和處理核武器,保護圖博的自然環境。最後他敦促「認真談判,竭誠磋商」有關圖博的前途問題。

1988年6月15日他在法國斯特拉斯堡歐洲議會大廈一個會議廳舉行記者招待會,並且提出了類似的計劃,即「七條建議」。其內容包括為:圖博是一個民主政治實體,同中華人民共和國保持一種聯盟關係。中國政府負責圖博外交事務,但圖博政府在國外也可以設立外交辦事處。圖博政府加入世界人權宣言。圖博政府自行投票選舉執行首腦,圖博政府所在地是拉薩。圖博的社會經濟體制應由圖博人民自行決定。圖博政府禁止核武器的製造、試驗、儲存。通過地區和平會議來使圖博地區成為非軍事化地區。

1991年10月他表示願意回到圖博,試圖與中國地方政府形成相互評估情況。此時,他擔心會發生暴力起義,並希望避免。

1996年5月,丹增嘉措頒布禁令禁止信眾繼續崇拜格魯派不共護法神多傑雄登,他認為,「對多傑雄登的崇拜會危害圖博的利益,並且威脅他自己的生命」。流亡社區的藏人被要求籤名表示不崇拜多傑雄登。拒絕簽名的信眾和僧侶遭到了迫害和攻擊。 這導致了,1996年10月,部分僧侶在達蘭薩拉舉行史無前例的遊行要求信仰自由。 這一爭執至今仍未解決。

2005年7月5日,在八國集團首腦會議第二天,丹增嘉措呼籲為世界各地的數百萬饑民緩解困境,在會見搖滾歌星安妮‧藍妮克絲(Annie Lennox),他說這次會議作用「有正面的深遠意義」。

2005年7月6日周三丹增嘉措慶祝他70歲生日。大約一萬名圖博流亡難民、僧侶和外國遊客聚集在他的家。俄國東正教會大牧首阿列克謝二世(Patriarch Alexius II)說「我高度珍視東正教和藏傳佛教及其信徒們良好的關係,並且住祝願藏傳佛教在未來取得進一步發展」。中華民國總統陳水扁晚上在台北中正紀念堂出席了慶祝丹增嘉措的生日並題字「與愛和智同行70年」(Traveling with Love and Wisdom for 70 Years)。這是第三次訪問台灣。前兩次訪問是在1997年和2001年。

丹增嘉措試圖返回圖博,只有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先決條件才會返回。但是遭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拒絕。2005年7月5日中國拒絕了他在他的生日時返回圖博的要求。儘管有人擔心,如果他在流亡中去世,可能在當地政府對圖博和周邊地區引發暴動。


圖博獨立運動

1951年和中國簽訂圖博和平解放17點協議以後,丹增嘉措被認為曾經支持建立了名為圖博抵抗運動的組織。他的兄弟逃亡到印度的卡林彭,為取得印度和美國政府的幫助,組織了針對中共政府的宣傳並向圖博走私武器。1956年武裝抗爭在安多及甘孜爆發並蔓延到圖博中部地區。運動失敗後丹增嘉措被迫流亡印度。

1998年10月,達賴喇嘛政府承認,在1960年代他們每年通過中央情報局從美國政府獲取170萬美元的資助,並在美國科羅拉多州訓練游擊隊員。


大藏區自治

1970年代初美國和中共關係正常化以後,丹增嘉措開始改變策略轉而尋求和平解決圖博問題,實現他提出的「大藏區真正的自治」,以及保護圖博的「人權、民主和傳統文化」的主張。

需要指出的是,丹增嘉措提出的大藏區,包括現在的圖博自治區和青海省全部地區,新疆的五分之一地區,甘肅的三分之二地區,四川的三分之二地區,雲南的一半,面積達240萬平方公里,約占中國總面積的四分之一。

圖博流亡政府已經和中國政府進行了數次磋商,但是中共視達賴提出的「大藏區真正的自治」的主張為追求實質性藏獨,不接受他的主張,故而磋商無實質進展。

在1987年9月21日,丹增嘉措在華盛頓對美國國會發表演說時提出「圖博和平五點方案」:

1. 將整個圖博轉變成一個和平區。
2. 中國應停止其移民政策,此一政策正直接威脅到圖博做為一個民族的生存。
3. 尊重圖博人民的基本人權及民主自由。
4. 恢復及保護圖博的自然環境;中國應停止以圖博做為核子武器的生產基地以及核廢棄物的堆積場。
5. 中國及圖博應著手就圖博未來地位以及兩個民族之間的關係進行積極的磋商。

1988年6月5日在法國斯特拉斯堡的歐洲議會,丹增嘉措提出了更加細化的「七點新建議」。

在後來的公開場合,丹增嘉措改變了一些主張,比如以類似一國兩制的方式接受中國中央政府的外交和軍事權力。


國際影響

丹增嘉措會說英語,成功地贏得了西方對圖博前途自決的同情,包括許多好萊塢名人的聲援,其中最著名的是演員理‧基爾、沙朗‧史東和史蒂芬‧席格,其中史蒂芬‧席格多次擔任丹增嘉措出訪時的保鑣,也獲得多個主要國家立法議員的支持。

從1967年起,丹增嘉措開始了一連串對46個國家的訪問。1973年在梵蒂岡他會見了教宗保羅六世。他表示願意與梵蒂岡元首教宗若望保羅二世會晤。教宗同意並在1980年與他會面,並於1982年、1986年、1988年、1990年和2003年會面。他還會見了坎特伯雷大主教羅伯特·倫西博士和倫敦其他聖公會領袖。他也會見了猶太教和天主教的高級官員。1987年2月他接見了日本的麻原彰晃,其後又曾數次會面,並幫助奧姆真理教獲得免稅待遇。目前他已同俄國東正教會建立關係。

1989年,丹增嘉措被授予諾貝爾和平獎。諾貝爾委員會的主席表示「這同時也是對甘地的貢獻的緬懷。」他被正式的授予獎章因為委員會希望承認他為圖博自由作出的努力和他對非暴力和平解決圖博問題的努力。他在獲獎演說中批評中國對1989年天安門廣場的抗議學生使用武力鎮壓。他強調學生們的努力並不是徒然的。他演說的重點是繼續使用非暴力手段和他與中國政府對話解決當前狀況的願望。

立陶宛總統維陶塔斯·蘭茨貝爾吉斯邀請他在立陶宛國會講演,他是第一位被邀請的外國領袖。他與印度的關係素來密切,並與聯合國和美國建立了關係。2001年,丹增嘉措非同尋常地在北京幕後施壓後被拒絕訪問韓國。

在國際社會的敦促下,中國從2002年9月以來與丹增嘉措特使就圖博問題進行了六次不公開的談判。

丹增嘉措常被中國政府譴責是圖博獨立的支持者,但他的立場歷時演變為他支持圖博在中國範圍實現內自治,他認為把圖博留在中國,有利於圖博經濟的發展。而圖博的內政、文化需由藏人來處理。他否認有將藏區漢人遷徙出藏區的計劃,但不同意漢人大量移居藏區成為當地的大多數。

2005年4月18日,時代雜誌將丹增嘉措列為世界100位最有影響的人之一。

2007年10月,在國際顧問公司Creators Synectics的「在世天才百強榜」排名第26位。


與中國的關係

因政治因素,丹增嘉措受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相當多的批評,中國政府先是聲稱丹增嘉措被圖博上層叛亂分子劫持到印度,後來又宣稱從圖博出逃的丹增嘉措已經從「一個受人尊敬的宗教領袖」淪為「國際反華勢力操縱的叛國者」。中國政府聲稱他的活動損害中國國家利益,通常向與北京有外交關係的國家施壓,要求拒絕達賴喇嘛入境,並且強烈反對丹增嘉措同任何外國官方接觸。這些施壓往往是象徵性的。例如,美國多位總統曾經會見丹增嘉措,美國國會也多次邀請丹增嘉措訪問。

中國政府在2008年圖博拉薩騷亂事件發生後指出十四世達賴是一個徹底的民族分裂分子,並稱達賴標榜的「和平」、「非暴力」完全是欺騙世人的謊言,並且表示拉薩314事件乃是達賴集團精心策劃的,但同時中國政府又表示願意和十四世達賴進行和談並且已經同達賴的私人代表進行過會談,但是未取得實質性進展。中國政府對達賴的要求是:『達賴要是真的希望在有生之年為國家、為民族、為圖博人民的福祉做有益的事,就應公開、明確承諾並以實際行動不支持干擾破壞北京奧運會的活動,不支持策劃煽動暴力犯罪活動,不支持並切實約束「藏青會」的暴力恐怖活動,不支持一切謀求「圖博獨立」、分裂祖國的主張和活動。』


班禪額爾德尼

班禪喇嘛(藏文:པན་ཆེན་བླ་མ་,Panchen Lama)是活佛「班禪額爾德尼」的簡稱,在藏傳佛教格魯派中,本來地位僅次於達賴喇嘛,但自康熙朝以後地位同等。班禪是梵文「班智達」(意為博學)和藏文「禪波」(意為大)的簡稱。班禪是阿彌陀佛(梵語:अमिताभ,Amitābhaḥ)的化身。

1645年,蒙古固始汗入藏,封四世班禪為「班禪博克多」,意為第一班禪。格魯派確認他為四世班禪,追認宗喀巴的門徒克珠傑為一世班禪,索南卻朗為二世班禪,羅桑丹珠為三世班禪。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封五世班禪為「班禪額爾德尼」,為黃教樹立另一領袖,以便分權統治;「額爾德尼」是滿語詞,意為「珍寶」,並加封以前各世班禪,從此這一活佛系統得此封號。其駐蹕地為日喀則的扎什倫布寺。康熙授予第五世班禪喇嘛金印、金冊,確定班禪和達賴的同等地位,「互為師」,誰大誰為師。班禪的影響主要在後藏,以日喀則為中心。

第九世班禪喇嘛曲吉尼瑪(藏文:ཐུབ་བསྟན་ཆོས་ཀྱི་ཉི་མ་,Tubdain Qoigyi Nyima,1883-1937) ,全稱是羅桑圖丹曲吉尼瑪格勒南結貝桑布,生於1883年正月12日(清光緒九年),1937年12月1日圓寂于青海玉樹大寺的甲拉頗章宮。

1901年,曲吉尼瑪受蒙古喇嘛貢桑諾爾布的邀請到蒙古。雖然班禪喇嘛只在扎什倫布寺住了兩天,貢王依然得到了他的秘密布道,並受班禪喇嘛贈與了有六世班禪額爾德尼羅桑華丹益希所著的關於佛教淨土的《香巴拉經》,該經被認為對於貢王修習時輪大法具有重要性。班禪喇嘛也贈與了貢王包括一些金像在內的小禮物。1906年,查理貝爾勛爵受在扎什倫布寺的班禪喇嘛來訪邀請。在扎什倫布寺同班禪喇嘛討論了政治形勢。1912年,中華民國成立之後,袁世凱為大總統的中央政府恢復承認達賴喇嘛地位,班禪喇嘛出迎十三世達賴喇嘛回到衛藏。

1924年,班禪喇嘛在和第十三世達賴喇嘛土登嘉措發生衝突後,他自己寺廟的喇嘛被禁止在拉薩的圖博中央政府擔任任何要職,而且他的官員在拉薩遭到囚禁,班禪喇嘛覺查到對自身的威脅,他逃亡到了內蒙古。1937年12月1日,第九世班禪喇嘛于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玉樹大寺的甲拉頗章宮圓寂。

在日喀則市扎什倫布寺,包含第九世班禪喇嘛在內的,收藏從第五世直至第九世班禪喇嘛舍利肉身的靈塔殿都於文革期間被毀,文革後由第十世班禪主持重建了第五世直至第九世班禪喇嘛舍利合葬靈塔。

第十世班禪額爾德尼確吉堅贊(藏文:བློབཟང་ཕྲིན་ལས་ལྷུན་གྲུབ་ཆོས་ཀྱི་རྒྱལ་མཚན་་,Lobsang Trinley Lhündrub Chökyi Gyaltsen,1938年2月19日-1989年1月28日),原名貢布慈丹(Gonpo Tseten)。確吉堅贊遠祖出於圖博地方薩迦昆氏家族。1937年12月1日,第九世班禪額爾德尼曲吉尼瑪圓寂後,班禪堪布會議廳于1941年指認他可能為班禪轉世靈童之一,但拉薩的噶夏政府對此一直不承認,在拉薩另外認定了兩名班禪靈童。

1944年在拉卜楞寺活佛計美赤來嘉措主持下,于宗喀巴大師誕生處聖跡前舉行儀式,從十名靈童中確認為唯一靈童,授法名確吉堅贊,迎請至塔爾寺內供養,接受嚴格的經學教育,潛心研習《量釋論》、《現觀莊嚴論》、《入中論》、《戒律本論》、《俱舍論》(合稱五部大論)等佛教經典。1949年經中華民國中央政府(當時李宗仁在廣州任代總統)批准于8月10日在塔爾寺舉行坐床典禮,由國民政府蒙藏委員會委員長關吉玉主持,頒發了金印。隨即拜拉科倉和嘉雅活佛為經師,並遷居六世班禪的駐錫地香日德。

1959年圖博抗暴,第十四世達賴喇嘛走印,第十世班禪喇嘛乃為藏地唯一最高政教領袖,後不滿中共治藏政策,因《七萬言上書》遭到軟禁,文革期間,被囚秦城監獄達九年又八個月之久。後平反獲釋,再為中共利用效力,1989年返日喀則主持第五至九世班禪合葬靈塔祀殿開光典禮,積勞遽逝,享年51歲。

確吉堅贊是歷世班禪喇嘛中唯一一位生育後代的,他于1979年娶妻,妻子是原國軍將領董其武的外孫女李潔。三年後得女兒仁吉旺姆。

1989年,圖博流亡政府認定更登確吉尼瑪(藏文:དགེ་འདུན་ཆོས་ཀྱི་ཉི་མ་,Gedhun Choekyi Nyima,1989-)為第十一世班禪喇嘛。1995年,第十四世達賴喇嘛聲稱藉由夢境與預言確認轉世班禪的真偽,正式確認更登確吉尼瑪身份為第十一世班禪喇嘛。更登確吉尼瑪被十四世達賴喇嘛認定為第十世班禪額爾德尼的轉世靈童。班禪喇嘛十世圓寂後,圖博政教領袖十四世達賴喇嘛按照藏傳佛教儀式,確認圖博那曲地區拉日(嘉黎)縣的更登確吉尼瑪為班禪轉世,並且於1995年認定他是第十一世班禪喇嘛,但其班禪身份不受中國政府承認,西方流亡藏人稱其為世界上年紀最小的政治犯。俗稱「藏班禪」或「博班禪」。

第十世班禪班禪額爾德尼確吉堅贊1989年於圖博圓寂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組織靈童尋訪小組尋訪轉世靈童,該靈童尋訪小組同時並與流亡中的十四世達賴喇嘛保持聯繫。一般認為這種聯繫是北京政府默許的,意在改善雙方關係和尋訪結果的權威性。雙方在此之前曾經有過共同指認同一個候選人為轉世靈童的先例。但是,1995年,全國政協委員、靈童尋訪小組組長、扎什倫布寺住持恰扎仁波切將尋訪結果通信告知達賴喇嘛後,達賴喇嘛於1995年5月14日單方面宣佈更登確吉尼瑪是轉世的十一世班禪喇嘛,北京政府隨即宣佈恰扎仁波切「叛國」,並且不承認更登確吉尼瑪的靈童候選資格。恰扎仁波切於次年被判處有期徒刑6年。

北京政府宣稱這個當時只有六歲的男童只是「普通小孩」,並於1995年5月17日將其從家中帶走,1996年北京政府表示是將他「保護起來」,但自此更登確吉尼瑪與其家人便下落不明,傳與父母在中國北京遭軟禁。圖博流亡政府稱他是世界上年紀最小的政治犯,又呼籲國際社會關注;北京政府則稱他現況良好,家人只想過平靜生活。

國際社會持續向中國政府要求見到更登確吉尼瑪本人,聯合國人權委員會、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公署兒童權利委員會先後向中國政府要求探視更登確吉尼瑪並與其單獨接觸,但是迄今為止北京政府拒絕了所有這些要求。

圖博自治區副主席尼瑪次仁在2007年7月28日曾強調更登確吉尼瑪是不合法的班禪,同時強調更登確吉尼瑪目前已在圖博上高中,兄弟姐妹有學生亦包含已工作的社會人士。中國政府強調更登確吉尼瑪是愛國的,政府無權干涉其生活,並尊重其意願。

近代班禪喇嘛與漢地關係密切,與達賴喇嘛時有矛盾。以第九世班禪為例,1923年被噶廈政府逼走漢地,第十三世達賴喇嘛于1933年去世後,第九世班禪也與1937年在青海圓寂。國民政府跟青、甘地區的藏民,推舉青海藏區的確吉堅贊為班禪轉世靈童,但拉薩的噶夏政府對此一直不承認,在拉薩另外認定了兩名班禪靈童。

1949年6月3日,內戰敗北後遷都廣州、由李宗仁代總統的國民黨政府頒布命令:「青海靈童官保慈丹(即貢保才旦),慧性澄圓,靈異夙著,查系第九世班禪額爾德尼轉世,應即免於掣籤,特繼任為第十世班禪額爾德尼。」

1951年解放軍進逼圖博,噶廈派阿沛‧阿旺晉美赴京談判,簽署十七條,其中班禪集團回藏就是其中的條件之一。此時,噶廈政府才承認確吉堅讚的地位。在尋訪第十一世班禪的過程中,達賴喇嘛的單方面行動,被中央政府認定是無效的,其行動「向政府攤牌」,有分裂中國使圖博獨立的嫌疑。

部分忠於達賴喇嘛的藏人認為,北京政府另外尋找靈童並在此後的金瓶摯簽時取消了更登確吉尼瑪的資格,是為了報復達賴喇嘛,他們對此感到憤怒。第十四世達賴喇嘛認為,北京政府既然由以唯物主義為官方信仰的中國共產黨人所組成,那麼這些職業無神論者參與決定屬於唯心論的藏傳佛教內部的事物,本身就是荒唐可笑的。

也有第三方人士認為,這則事件,達賴喇嘛跟北京政府都有責任。由於這則事件,讓人們很難對圖博問題的順利乃至和平解決抱有太大的希望。而年幼的更登確吉尼瑪,無疑成了這場政治鬥爭的犧牲品。

1990年,中國政府認定確吉傑布為第十一世班禪喇嘛。1995年12月8日,中國政府在歷代班禪駐蹕地日喀則的扎什倫布寺舉行大典,正式迎請第十一世班禪喇嘛確吉傑布回歸主寺,安坐于歷代使用的法床之上。

確吉傑布(藏文:ཆོས་ཀྱི་རྒྱལ་པོ་,Qoigyijabu,1990年2月2日-,生於西藏自治區那曲地區嘉黎縣)俗名堅贊諾布(藏文:རྒྱལ་མཚན་ནོར་བུ་,Gyaincain Norbu)。其父親索郎扎巴,母親桑吉卓瑪,哥哥索朗貢布。為中國政府批准認定的藏傳佛教格魯派第十一世班禪額爾德尼大活佛。于1995年11月29日在圖博拉薩大昭寺釋迦牟尼佛像前經金瓶掣籤儀式確認為前任班禪轉世,取法名吉尊‧洛桑強巴倫珠確吉傑布‧白桑布(Jizün Losang Qamba Lhünzhub Qoigyijabu Baisangbu,意為「萬眾尊崇法力無邊仁慈祥和的佛法之王」),繼承確吉堅贊班禪之位。1995年12月8日,經中國政府批准認定,確吉傑布在日喀則的扎什倫布寺正式坐床繼位,由李鐵映代表國務院頒授了金冊以及金印。俗稱俗稱「漢班禪」或「加班禪」。


章嘉呼圖克圖

章嘉呼圖克圖(藏文:ལྕང་སྐྱ་ཧོ་ཐོག་ཐུ།,蒙古文:Зангиа Хутагт),藏傳佛教內蒙古地區最高活佛,與外蒙古的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並稱為蒙古兩大活佛。與達賴喇嘛、班禪額爾德尼、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齊名的藏傳佛教的四大領袖之一。

據傳說,第一世的章嘉呼圖克圖阿羅漢達尊,降生印度,四世以前都轉世在印度,五世以後轉世在圖博和青海。從十三世轉世以後,始稱章嘉活佛,即為一世章嘉活佛。

第一世章嘉呼圖克圖禪克朗塞拉(又譯:扎巴俄色),出生於中國青海互助縣紅崖子張家村。前世活佛為班覺輪珠,曾為圖博大寺的喇嘛,其著作甚多,併為第五世達賴喇嘛的經師。萬曆二十四年(1596年)圓寂。第五世達賴喇嘛為其造一塔供奉之。後來轉生在青海張姓之家,幼童時能勤學經典,出家修所有密宗經典,均依前世之傳法,搜集殆遍依梵經規律編寫諸經、傳授僧俗、修建寺廟、傳授密宗、駐錫格偏寺為眾喇嘛之師。後在廓隆寺被尊為活佛,因生於張家村被稱為「張家活佛」,後清聖祖以張家二字不雅,改為章嘉。于崇德六年(1641年)逝世。

二世阿旺羅布桑卻拉丹,生於青海湟中縣,其父張益華。自幼聰慧,能辨識前世章嘉經典佛像,經班禪額爾德尼認定為一世章嘉活佛轉世靈童。前往拉薩拜師達賴五世,為其親信。清康熙三十二年(1693年),阿旺羅布桑卻拉丹被清政府封為「札薩克喇嘛」,主管內蒙古地區的藏傳佛教事宜,四十四年(1705年),獲得「呼圖克圖」尊號。

乾隆元年(1736年),章嘉的正式稱號被定為「管理京師寺廟喇嘛札薩克達喇嘛振興黃教大慈大國師」。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清政府規定章嘉轉世須經金瓶掣籤決定。

第七世章嘉靂迎葉錫道爾濟(又譯:丹貝仲美),生於青海。於民國元年(1912年),贊助共和,勸導內蒙古各旗歸附民國北洋政府,大總統袁世凱加封為「宏濟光明大國師」,給年俸銀一萬元。民國二十年(1931年),國民黨行政院派章嘉為蒙旗宣化使,並在北平成立「宣化使署」,直隸行政院,定期赴蒙古宣化。民國二十三年(1934年)起赴包頭、抗錦旗、烏蘭察布、昭烏達盟、綏遠、察哈爾、錫林郭勒等地講經,宣傳中華民國政府對蒙政策,任國民政府委員,行憲後歷任總統府資政、國民大會代表、國民黨中央評議委員等職。中國共產黨奪取大陸政權前夕(1949年),第七世章嘉呼圖克圖移居台灣,後於1978年在台逝世。從此,章嘉轉世體系遂絕。據稱第八世章嘉呼圖克圖,已由達賴喇嘛尋獲,現在達蘭薩拉,但未經官方承認。


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

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藏文:རྗེ་བཙུན་དམ་པ་,蒙古文:Жавзандамба хутагт,Jebtsundamba Khutuktu) ,常簡稱為哲布尊丹巴,蒙古語亦稱溫都爾格根(高位光明者)、帕克托格根(聖光明者)或博格達格根,是外蒙古藏傳佛教最大的活佛世系,屬格魯派,于17世紀初形成,與內蒙古的章嘉呼圖克圖並稱為蒙古兩大活佛。外蒙古地區與達賴喇嘛、班禪額爾德尼、章嘉呼圖克圖齊名的藏傳佛教的四大領袖之一。

傳說,哲布尊丹呼圖克圖最早降生的印度,是釋迦牟尼佛的五百佛徒之一,後轉世在圖博,傳世十五世至多羅那他(1575年—1634年),是圖博覺囊派高僧。

1614年,多羅那他應蒙古喀爾喀部的邀請前往庫倫一帶傳經約20年,深得喀爾喀部諸領袖人物的信奉和支持,逐漸成為當地宗教領袖,被尊稱哲布尊丹巴,藏語意為「尊勝」。1634年,多羅那他圓寂,次年,喀爾喀諸汗王認定於明崇禎八年(1635年)誕生於喀爾喀部的土謝圖汗袞布多爾吉之子札那巴札爾為其轉世,法號羅桑丹貝堅贊,立其為法王。

1649年,羅桑丹貝堅贊赴圖博學法。其時,在固始汗的扶植下,格魯派已取代了覺囊派在圖博的統治地位。1650年,羅桑丹貝堅贊從四世班禪喇嘛羅桑卻吉堅贊受戒,並覲見了格魯派領袖五世達賴喇嘛羅桑嘉措,兩人均要求其改宗,作為正式承認其活佛地位的條件。1651年,羅桑丹貝堅贊改宗格魯派,達賴喇嘛承認其為第一世哲布尊丹巴。

1657年,羅桑丹貝堅贊回圖博傳法,駐庫倫額爾德尼召寺(光顯寺),逐漸成為外蒙古各部的政教領袖。1688年,喀爾喀部受準噶爾汗國噶爾丹的攻擊,羅桑丹貝堅贊率外蒙古部眾臣服於中國清朝。清康熙三十年(1691年),康熙帝冊封其為呼圖克圖大喇嘛,統管外蒙地區喀爾喀部宗教事務。此後,按慣例該活佛系統的傳承需受到清朝皇帝的冊封和圖博達賴喇嘛的認可方能生效。

清雍正五年(1727年),雍正帝在庫倫修建慶寧寺,此後,哲布尊丹巴轉駐於此。乾隆帝在位期間,規定哲布尊丹巴每年必須向清朝政府進貢八匹白馬和一匹白駱駝,稱為「九白之貢」。乾隆還進一步規定,哲布尊丹巴的轉世必須在圖博理塘地區尋找,在北京雍和宮金瓶摯簽決定,以免哲布尊丹巴與外蒙當地王公的世俗權利結合。但蒙古人認為他是成吉思汗後代的轉世,因此承認他是君主。

1911年,中國辛亥革命爆發,八世哲布尊丹巴(博克多格根)在俄國支持下乘機于12月28日宣布獨立,自任日光皇帝「額真汗」,改元共戴,但未得到廣泛認可。1915年,哲布尊丹巴取消獨立,受袁世凱封為呼圖克圖汗,保持了自治君主的地位。1919年,徐樹錚趁十月革命之後俄國內戰之際,率領中國軍隊進佔庫倫,取消外蒙古自治。1921年,蒙古人民革命黨在蘇聯紅軍的協助下擊敗中國軍隊,奪取蒙古實際政權,7月10日將哲布尊丹巴架空為立憲君主。1924年,外蒙古君主、日光皇帝、八世哲布尊丹巴博克多格根于庫倫突然圓寂(一說被蘇聯支持的蘇赫-巴托爾和喬巴山秘密處決),人民革命黨政府宣布不再尋找轉世靈童,11月24日建立蒙古人民共和國,並開始限制和控制藏傳佛教教信仰。該世系在蒙古終結。

其後,在達賴喇嘛的主持下,在圖博秘密進行了尋找哲布尊丹巴轉世靈童的儀式,在1936年認定了第九世哲布尊丹巴蔣巴南卓(Jampal Namdol Chokye Gyaltsen),他1932年出生在理塘,四歲時被確認為轉世靈童,但為了安全其身份一直被保密。1959年,九世哲布尊丹巴隨達賴喇嘛逃離圖博,1990年代前期移居印度西北部的達蘭薩拉(Dharamsala),與達賴喇嘛在一起。1991年,達賴喇嘛公開了他的存在,但是他的身份從未得到官方承認。1999年,他曾赴蒙古訪問,期間依然造成了很大的轟動。目前,他仍希望能回到蒙古。






《達賴的一生》(Kundun):


Kundun Part 13 of 14


Kundun Part 14 of 14


延伸閱讀:


The Sky of Gene - 【從電影看圖博】達賴的一生(Kundun)〔壹〕

The Sky of Gene - 【從電影看圖博】達賴的一生(Kundun)〔貳〕

The Sky of Gene - 【從電影看圖博】達賴的一生(Kundun)〔叁〕

The Sky of Gene - 【從電影看圖博】達賴的一生(Kundun)〔肆〕

The Sky of Gene - 【從電影看圖博】達賴的一生(Kundun)〔伍〕

The Sky of Gene - 【從電影看圖博】達賴的一生(Kundun)〔陸〕

The Sky of Gene - 【從電影看圖博】序

The Sky of Gene - 【從電影看圖博】小活佛(Little Buddha)〔上〕

The Sky of Gene - 【從電影看圖博】小活佛(Little Buddha)〔下〕

The Sky of Gene - 【從電影看圖博】活佛(Living Buddha)〔上〕

The Sky of Gene - 【從電影看圖博】活佛(Living Buddha)〔下〕

The Sky of Gene - 【從電影看圖博】火線大逃亡((Seven Years in Tibet)〔上〕

The Sky of Gene - 【從電影看圖博】火線大逃亡((Seven Years in Tibet)〔下〕

The Sky of Gene - 【從電影看圖博】達賴喇嘛-圖博之魂((Dalai Lama: The Soul of Tibet

The Sky of Gene - 【從電影看圖博】流亡中的慈悲(Compassion in Exile: The Life of the 14th Dalai Lama

The Sky of Gene - 【從電影看圖博】達賴喇嘛解說「四聖諦」(The Four Noble Truths

The Sky of Gene - 【從電影看圖博】西藏日記(Tibet Diary

The Sky of Gene - 【從電影看圖博】圖博臥底((Undercover in Tibet

The Sky of Gene - 【從電影看圖博】圖博精神的存活(Tibet : The Survival of the Spirit)〔上〕

The Sky of Gene - 【從電影看圖博】圖博精神的存活(Tibet : The Survival of the Spirit)〔下〕

The Sky of Gene - 【從電影看圖博】西藏的天空(Vajra Sky over Tibet)〔上〕

The Sky of Gene - 【從電影看圖博】西藏的天空(Vajra Sky over Tibet)〔下〕

The Sky of Gene - 【從電影看圖博】不再恐懼(Leaving Fear Behind

The Sky of Gene - 【從電影看圖博】雪獅之泣(Tibet: Cry of the Snow Lion

The Sky of Gene - 【從電影看圖博】西藏諜影(The Shadow Circus : The CIA in Tibet


相關網站:


台灣圖博之友會~Taiwan Friends of Tibet

Friends of Tibet

西藏之頁

圖博流亡政府官網

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

Students for a Free Tibet

Support Team Tibet


Tibetan Youth Congress

Tibetcity

國際聲援西藏運動ICT

March 10

西藏人權與民主中心

世界是平的?

六四播客

唯色部落格


內容主要來自維基百科



2 則留言:

christine 提到...

你寫的好詳細
而且我自己才剛寫完我在印度的圖博保護區的感想

Gene Ng 提到...

能不能讓我們有幸拜讀您的文章呢?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