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2日 星期日

債的歷史和演化

前陣子,有部影片就像病毒一樣在臉書上瘋狂流傳:




據說有很多人,包括我的不少朋友,被這段影片嚇到。很多人最震驚的是,原來貨幣是靠舉債而創造出來了XD

這其實本來就不算是啥秘密,作為世界上第一家成功的央行,英王當初就是向原本私有的英格蘭銀行(Bank of England)借錢去打仗,因為光榮革命(Glorious Revolution)的關係,英王的權力受限,不是老王爽就能亂徵新稅。簡單來說,英格蘭銀行把英王的借據印成鈔票而流通成貨幣的。這在哈佛大學經濟史學家尼爾.弗格森(Niall Ferguson)的《貨幣崛起:金融資本如何改變世界歷史及其未來之路》The Ascent of Money)也有詳細的敍述。

問題是,以上影片充滿各種誤導,在此先不展開討論。不過它的目的其實也很簡單,裡頭所謂的金融史學家,也只不過是個希望你用他很唾棄的美金,去換他要你以為更有價值的金銀幣的商人而已。所以,說是債務造就了今天的所有的經濟活動,也不為過。

我在這裡要談一本不可多得的好書,這本好書會改變你許多對金錢、債務和價值的看法。這本好書是是大衛.格雷伯(David Graeber)的《債的歷史:從文明的初始到全球負債時代》Debt: The First 5,000 Years) ,這是一部極為博大精深的著作。《債的歷史》的內容超級豐富和精彩,讀這本書是一趟豐盛的心靈饗宴。作者大衛.格雷伯從人類學、經濟學、社會學,倫理學、宗教學、法學和人類行為等各種角度,探討債務本質,試圖用債務關係嘗試重新書寫及詮釋人類的社會和歷史。

債的歷史:從文明的初始到全球負債時代

Debt: The First 5,000 Years


大衛.格雷伯本身是個充滿傳奇和爭議的公共人類學家(請參見〈公共人類學的可能〉),他還著有《無政府主義人類學片簡》(Fragments of an Anarchist Anthropology)、《民主計畫:歷史、危機與運動》(The Democracy Project: A History, a Crisis, a Movement)。這本《債的歷史》一書更榮獲文化人類學學會(Society for Cultural Anthropology)2012年的最佳專書獎。

大衛.格雷伯是美國佔領華爾街運動的發起人之一,美國《商業週刊》(Businessweek)稱他為華爾街佔領運動的重要領袖。他甚至把這場社會運動當作人類學題材來研究,他的論述將這場被視為擾人的街頭抗爭,變成全球矚目的抗議運動。格雷伯發表的運動口號:「我們是99%。」(We are the 99 percent),撼動了長期由極富人口壟斷社會資源的美國。

大衛.格雷伯曾任美國耶魯大學助理教授和副教授。可是儘管他在耶魯當上了副教授,但卻未獲得終身教職,甚至在2005年接到不續聘通知。雖然有不少人類學大佬認為大衛.格雷伯是提出了最重要的人類學理論,可是耶魯大學仍不為所動,陰謀論者認為是因為他邀進的政治立場和活動所致,因為是位著名的無政府主義者,同時也策劃了反全球化的抗議示威活動(詳情說參見〈一位激進人類學家的學術流亡〉)。儘管學術成就斐然,但他在美國其他大學仍找不到教職。後來他到了英國倫敦大學的金史密斯學院(Goldsmiths College, University of London)人類學教授,並於2013年到倫敦政治經濟學院任教。2011年更被美國《時代雜誌》(Time)評選為年度百大風雲人物之一。

大衛.格雷伯寫《債的歷史》的動機是,他無意間參加了倫敦西敏寺(Westminster Abbey)舉辦的花園派對,遇上一位替倫敦一個反貧窮組織團體提供法律協助的女律師,當他向她解釋國際貨幣基金(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簡稱IMF)基本上就像是在全世界幫人討債的執法單位時,當他提到想要廢除國際貨幣基金及第三世界債務的看法,結果他卻驚訝地發現連她都認為欠債還錢,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不過大衛.格雷伯卻指出:

『 「欠錢的人一定要還清債務」的這個論點並不正確。貸方本來就應該要承擔某種程度的風險。如果所有貸出去的款項都能收回,不管款項是多離譜的數字,這結果將會非常悲慘。比方說社會沒有破產法的話,貸方有什麼理由不會做出愚蠢的放款呢?』

經過思考後,大衛.格雷伯挑戰「有債必還」的道德性或正當性,他發現債務將暴力建立的關係合理化,而貌似提倡自由市場的資本主義其實並不自由,而是建立在暴力和強權的關係上才能有效運作的。他也發現,人類對於債務的爭論至少持續了五千年,佔了人類很長一段時間的歷史,至少在國家和帝國時代,大部份的人都被告知他們欠了債。許多歷史上的糾紛和衝突皆源自債務,而當代的道德和宗教語言,其實就是直接源自這些衝突,只是歷史學家一直忽略這個重大的問題。

《債的歷史》嘗試將歷史分成四個階段來討論:早期的農業帝國(3500-800 BC )、軸心時代(Axial Age,800 BC-AD600 )、中世紀(AD600-1450)以及大資本帝國時代(AD1450 -1971),並以人類學的角度解析債務和人類社會之間的關係。

大衛.格雷伯在《債的歷史》開宗明義地指出,經濟學家告訴我們一個神話,就是原始的人類活在一個以物易物的社會裡,為了方便交易,人們發明了金錢,接下來發展出銀行和信用。可是大衛.格雷伯卻指出,人類學家的許許多多研究卻發現,早在貨幣出現前,人類早就有了信用制度,而且已經背負債務了。

原始社會的債務,是用以估量人與人、人與社會,乃至人與宇宙之間的關係。甚至,人們在一出生就背著債務,背著對父母、社群、大自然和神靈的債務與義務。《債的歷史》說明了,債務早期是量化人與人關係的工具,信用借貸行為是從前現代社會中維繫他人和社群的驅動力中演變而來的。大衛.格雷伯指出,貨幣的作用一開始其實便是為了量度這些債務,作為記帳系統之工具。在原始社會,那些看似貨幣的東西,例如非洲某些部落用的黃銅棒,是用來記錄人與人之間的複雜人際關係的,沒有人會用它們去市場買賣生活用品。

英國演化生物學家麥特.瑞德里(Matt Ridley)在《世界,沒你想的那麼糟:達爾文也喊Yes的樂觀演化》The Rational Optimist: How Prosperity Evolves)中指出,貿易讓人們享受更好的物資生活(請參見〈世界,真的沒你想的那麼糟嗎?〉)。《債的歷史》卻指出,貿易的目的才沒物資生活的提升那麼簡單、淺薄,以物易物還有社會、文化和精神上的價值和目的,如防禦、人際關係、社群經營乃至榮譽心等等。

大衛.格雷伯指出,早期的經濟活動很單純,今天在純樸的鄉下地區中依然能仍見到的是,左鄰右舍互相交換多餘的生活用品,買賣多數用賒帳的方式,用自己的信用作擔保。其實在現代社會,有時候未清還的賒帳的帳單或借條甚至還被當作貨幣流通。他也指出,軸心時代以降,出現在市場中流通的貨幣,其實是國家或政府用來控制社會的。市場是因古代軍隊的需要而誕生的,政府之所以鑄幣又用稅的方式回收,就是要強迫人民為軍隊提供補給。債務後來才變成制度化的行為,並帶來道德上的罪惡和法律上的懲罰,可是當債務危機出現而引致戰亂後,後來的統治者便會摧毀帳簿,並將土地還之於民,以紓解危機。

如果《債的歷史》中所言皆屬實,則能震撼經濟學和經濟學所影響的各個領域,因為從《債的歷史》可見,人類對金錢和債務所賦與的精神和文化意涵,並非僅是經濟學上交換財貨之用而已,經濟學相較之下成了想像力貧乏的學門。大衛.格雷伯也欲藉此大力批判資本主義的經濟學理論從來沒有正視過債務的問題,以致無法解決債務造成的各種社會、政治和外交問題。他也表示,資本主義經濟學的理論並非放著天下皆準,而且也無助於了解其他社會對經濟的思考,所以經濟必須由非經濟學的社會文化脈絡才能更全面地理解,以便克服偏見地呈現在地觀點。單從《債的歷史》中舉例的各種不同文化社會經濟活動的多元性而言,我們確實該能夠思考物慾崇拜而一味盲目鼓勵過量消費的資本主義之外的各種各樣選擇。

《債的歷史》更大力批判資本主義,認為亞當.史密斯(Adam Smith)等提出的經濟學世界其實就是烏托邦而已。他還提出資本主義和自由市場在許多方面是對立的。因為自由市場是公開競爭,並且以金錢作為媒介而交換財貨之處;而資本主義是以錢養錢的藝術,資本主義要壯大就必須要打造寡占地位的企業,為此就非得和政治威權產生裙帶關係,以限制市場自由和提高未來競爭者進入門檻,才能讓完成寡占事業。

大衛.格雷伯更指出,實質上真正的自由市場,並非存在西方資本主義世界,而是西方人普遍厭惡的伊斯蘭世界。他也提出,雖然共產主義在主流經濟學受到責難,可是共產主義是自然存在的,只是我們自個視而不見,因為如果所有事物在和親友同事之間的交換都要準確標價,我們根本無法有正常的生活。

《債的歷史》以全新的角度來看資本主義帝國統治下的歷史,要我們思考,我們在現今這個時代的社會究竟冒著什麼樣風險,也提供現代金融制度不同的反省角度。無論是任何領域的人,甚至是人類學家,讀這本《債的歷史》都會發現許多令人驚奇卻具說服力的論證。《債的歷史》總共有十二章,讀完它就像讀了一打好書一樣,雖然《債的歷史》看似大部頭,不過以其深廣度和可讀性而言,絕對是CP值很高的一本好書!



4 則留言:

Ying-Chieh Liao 提到...

flickr 表示 you dont have permission to view this photo

Gene Ng 提到...

感謝指正,Flickr好像又改了設定之類的XD

Tino Wang 提到...

貨弊->貨幣,有兩處。

Gene Ng 提到...

感謝指正 :)

由於我是用倉頡打中文字,認的是字形,所以「弊」和「幣」會打錯XD 心理學的研究指出,用倉頡打字的稿,讓用注音的人來校,效果最好,因為腦認字的形態有別,反之亦然 :p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