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6日 星期一

全境擴散的超寫實

Contagion




我原本對這類用病毒大傳播作主題的災難片沒啥興趣,因為它們不僅是老梗,而且大多誇張煽情狂灑狗血。可是會看這部《全境擴散》
Contagion)是在長途搭機的途中,不小心看到它的導演是史蒂芬·索德柏(Steven Soderbergh)。

史蒂芬·索德柏是我最愛的美國導演,他的電影我一定不會錯過!史蒂芬·索德柏是少數藝術和商業都能同時兼顧的鬼才。1989年其作品《性、謊言和錄影帶》
Sex, Lies, and Videotape)獲當年坎城影展最佳影片金棕櫚獎,從而一舉成名。「性、謊言、OOXX」更成了流行名詞。2001年其兩部作品《永不妥協》(Erin Brockovich)以及《天人交戰》(Traffic)均獲得奧斯卡最佳影片的提名,最後憑藉後者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這在奧斯卡歷史上是第一次。《天人交戰》更是我最愛的電影之一,電影中以毒犯、執法者、司法官為主軸多線並進的方式呈現一個錯綜複雜的故事,令人印象非常深刻。

他的《瞞天過海》
Ocean's Eleven)和《瞞天過海:13王牌》Ocean's Thirteen)也是商業片的經典。前年,我在短短一兩個月觀看了他風格迴異的電影《切·格瓦拉》Che)兩部曲《切:28歲的革命》(CHE: The Argentine)和《切:39歲的告別信》(CHE: Guerrilla)和《爆料大師》The Informant!),是一種有趣的觀影經驗,他處理不同電影題材的能力令人印象深刻。

史蒂芬·索德柏的這部《全境擴散》,以商業災難片的角度來看,其藝術性居然是令人驚訝的高。對我一位生命科學的研究工作者而言,其科學事實在呈現,在電影錯綜複雜的多線故事下,居然還是極少見的精確。也難怪一些著名科學作家如Carl Zimmer會大力讚嘆這部好片。

而且電影中對生命科學研究的寫實,更是令人讚嘆。在極大多數好萊塢電影中,似乎跑個離心機就能把病毒的全基因體作定序,實驗室大多昏暗得會讓科學家把實驗材料亂加一通,而且科學家似乎只要在鍵盤上亂敲,就會跑出一堆令人眼花撩亂的炫麗圖像,然後科學家總是能在一堆無厘頭的資料中用毫秒的時間把所有資訊掌握。可是寫實功力高深的史蒂芬·索德柏卻能跳脫巢臼,用不性感的影像來扣人心弦。

Contagion


《全境擴散》中,科學家面對一個未知的病毒的整個探索過程,大致在電影中都相當忠實地被呈現。例如科學家必須誠實地面對無知,其中有科學家也在追尋的過程中也壯烈犧牲了。電影中,科學家必須盡力用各種方法培養病毒,然後在培養了病毒後,還得在成敗完全未知的情況下奮力研發疫苗。在各界和政治壓力下,科學家還要面對無知和民粹的抨擊。在電影中不像神一樣的科學家,反而更像有血有肉真真實實的常人,而成為英雄的也就是這些常人。

在整個科學研究過程中,科學家得分離出病毒,然後瞭解病毒的基因體,預測其蛋白質結構,還有建構演化樹來預測病毒的突變速率等,這些科學工作居然都巧妙地在電影中用簡單的方式一一呈現。對實際進行生命科學研究的人來說是如獲至寶,可是對一般觀影者來說卻不會囉嗦。要這樣做,沒有深厚的電影藝術功力是難以辦到的。

Contagion

Contagion

Contagion


在電影劇情上,《全境擴散》毫不膚淺地用多線並進的方式述說錯綜複雜的故事。又是「超連結電影」(hyperlink cinema)的一大典範!所謂「超連結電影」是指電影故事一開始會發展出幾條看似毫不相關的線,最後不相關的人事物都巧妙地交織在一起。史蒂芬·索德柏的《天人交戰》早是超連結電影的經典。

雖然面對大災難,可是《全境擴散》卻不像極大多數災難片,大肆煽情狂灑狗血,而是冷靜地寫實。在《全境擴散》的寫實中,我們面對許多今後一定會面對到的現實狀況。電影中要探討的主題相當多,有造成恐慌的各種因素、鑑定和對付新病源的科學過程、專業工作和私人情感的拉鋸戰、政治駕淩專業的問題、人際關係在危機中的作用、小市民面對大政策的反應等等,提出了許多頗有深度的各種五花八門的重要問題。

Contagion

Contagion


電影中事發地點除了多個美國城市,還有亞洲的香港和中國農村。電影中出場的各種人物包括有帶原的出差者、痛失家人者、科學家、CDC主管、一般平民、搞破壞的部落客、聯合國官員等等等,他們都在這場新病毒大流行上千萬人喪生的災難危機中面對人性的各種各樣大考驗。在多線並進下,故事劇情卻還比許多劇情簡單的電影還有條理,毫不紊亂。

Contagion


《全境擴散》 中,有許多大陣仗的卡士,抱括多位傑出著名的大演員,包括麥特·戴蒙(Matt Damon)、凱特·溫絲蕾(Kate Winslet)、勞倫斯·費許朋(Laurence Fishburne)、裘德·洛(Jude Law)、瑪莉詠·柯蒂亞(Marion Cotillard)和葛妮絲·派特洛(Gwyneth Paltrow)。在這樣的大陣仗下,《全境擴散》還很大膽地讓幾位明星在電影中出場沒多久就犧牲掉了,而且還得犧牲色相,這樣的演出水準已超乎演技本身所能及的!

《全境擴散》結尾中,很巧妙地引出這部電影的靈感-SARS和H1N1。這兩個疾病對大家來說可是一點也不陌生啊。還有利用伐木機具上的商標、倒下的樹木、生態桋位遭破壞的蝙蝠、農村中的豬、香港的餐廳主廚和出差旅行者來道出全球化的過程中的各種微妙的環環相扣。

Contagion


《全境擴散》真是內容極為豐富的電影豪華盛宴啊!

Contagion


延伸閱讀:

The Sky of Gene:「超連結」電影

The Sky of Gene: 切(Che)

6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路過打擾一下,我認為這部片並不是你所定義的「超連結電影」(hyperlick cinema),所有人物的線都圍繞著主題事件在發展,本來就是相關的,也沒有到最後才交織在一起,一直都是交織在這個事件上

Gene Ng 提到...

謝謝指教。據我所知,超連結電影中,主要特色是多條平行線跳躍式呈現,平行線中的主角圍繞在同一相關事物上,並不見得最後要交織在一塊。請參考:http://en.wikipedia.org/wiki/Hyperlink_cinema

寫程式的 提到...

小小的名詞統一建議:
Hyperlink:有些地方誤植為Hyperlick~
中文片名:全境擴散,有些地方寫成全「面」擴散~~

看了格主的文章,讓我也想看看這部影片了~~

Gene Ng 提到...

謝謝您的指正,已更正好了 :)

匿名 提到...

Gene大,佩服您對科普中文化的眾多貢獻,這是不容易的事。
關於此片,在下是沒看過。不過因個人專業領域,有兩點心得分享:
1,現在NGS技術可快速定序未知病毒基因,因此鑑定不是問題。如前幾年在NEJM的一篇文章便是以此方式找出一新病毒感染的器官捐贈者在移植後造成器官收贈者感染死亡。
2,病毒疫苗或抗病毒藥物的研發曠日費時且多不可得,實際在面對疫情時最重要的是隔離,即決戰於境外,如第四級的Ebola也是。所以資訊透明的公衛系統很重要,這即是會受政治影響之處。
by a specialist in virology and cancer biology

Gene Ng 提到...

說到科普,是為了和大家一起切磋 :)

謝謝您的專業意見,NGS的確造福不少微生物和醫學研究 ^_^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