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5日 星期二

【分享】Joe Wong

這個還蠻有趣的,是一個據說有生化博士學位的中國移民黃西在哥倫比亞電視台(CBS)的Late Show with David Letterman中的表演,把華人在美國人心目中的刻板印象拿來搞笑,和〈很有意思:老外總結華人的六十個特徵〉有異曲同工之妙(〈華人乎?〉)。




新聞報導:

中國博士 讓老美笑得東倒西歪
【聯合報╱本報系紐約記者魏碧洲、國際中心/綜合報導】

2009.05.05 08:34 am


美國深夜節目收視率冠軍的「大衛賴特曼秀」,上月17日晚上破天荒邀請中國口音極重的黃西(Joe Wong)亮相,以英語講美式笑話,近六分鐘的演出,觀眾反應熱烈。

黃西站定後的第一句話是:「大家好,我是愛爾蘭人。」全場笑翻,賴特曼也跟著大笑,黃西知道他的笑話題材已觸動敏感的美國流行文化神經。

黃西的表演片段在YouTube上的點閱數,兩周以來已超過10萬人次,留言評論褒多於貶,一致認為很好笑。大家開始打聽這位戴著眼鏡,滿口中國腔英語的黃西究竟是誰?口音這麼重,相貌又不出眾的人,怎麼能上全國電視節目,用英語講美式笑話,還能讓老美笑得東倒西歪?

今年39歲的黃西畢業於中國吉林大學,主修化學,1999年取得德州萊斯大學生化博士學位,翌年到麻州劍橋一家跨國基因製藥公司工作。白天他是在實驗室正經做研究的科學家,到晚上就搖身一變成演員,穿梭在新英格蘭地區的酒吧、夜總會、俱樂部和大學禮堂,表演單口相聲。

黃西在吉林大學時就喜歡寫笑話和講笑話,馬克吐溫與導演伍迪艾倫的作品對他的啟發很大,讓他了解美式幽默與美式笑話。

到麻州工作後,他利用時間報名「笑話寫作成人教育班」,經由這個管道接觸到波士頓的喜劇圈開始表演,2002年第一次登台。他努力在笑話題材上不斷創作,最早的聽眾是當會計師的太太金妍。他的移民題材配上貨真價實的外國口音,很快就受到歡迎,打入2003年波士頓國際喜劇節的決賽。

專門幫「賴特曼秀」發掘人才的布瑞爾2005年在波士頓聽了黃西的表演,認為他深具潛力,觀察了三年後,2008年布瑞爾再到波士頓看黃西表演,覺得時機成熟,讓黃西為「大衛賴特曼秀」試鏡。布瑞爾說,他以多年經驗相信黃西終究會大紅大紫。當晚賴特曼非常欣賞這段演出,罕見地拉著樂得不知所措的黃西一起謝幕。黃西4日將在紐約參加全美最熱門的喜劇「Comedy Central」電視頻道試鏡。這將是第一位英語非母語的第一代華人,應邀在這個全美最熱門的喜劇頻道上演出。

黃西說,直到一個民族能開自己的玩笑,嘲諷自己的領袖與政治社會,這個民族才算成熟。他希望能以第一代移民的身分說故事,「移民在社會中是無聲的一群,移民社會中有許多有意思的事,也有許多被歧視與掙扎的事,因為語言與文化的障礙,自己表達不出來,又沒有人幫忙表達」,黃西說:「我願意做個移民的代言人,說出移民樂觀、奮鬥、堅強的一面。」

黃西的逗笑創作:

段子之一:「我是新移民,當年來美國後,我開著一輛舊車,車後保險桿上貼了不少標語貼紙,我都不懂,撕也撕不下來,我開了兩年之後,才知道其中一張是『如果你不懂英語,滾回去』。」

段子之二:「我好不容易才取得公民資格,我得去上美國歷史課,去回答 誰是班傑明.富蘭克林?我都只有啊…的份。去年,我兒子在美國出生,我抱著他,『哇,你這小子一出生就已經是美國人了,我問你,你知道誰是富蘭克林嗎?』」

段子之三:「現在我車上貼了『車內有嬰兒』的標語,這可算是一種恐嚇,因為有一個大哭的嬰兒和嘮叨的老婆,我再也不怕死了。」

※延伸閱讀:
‧書籤》黃西參加「大衛賴特曼秀」

【2009/05/05 聯合報】



黃西的介紹(來源):

黃西(Joe Wong),曾在中國科學院攻讀碩士,後獲得德克薩斯州萊斯大學博士學位,全職工作從事科學研究。美國深夜節目收視率冠軍的「大衛賴特曼秀」,2009年4月17日晚上破天荒邀請中國口音極重的黃西(Joe Wong)亮相,以英語講美式笑話,近六分鐘的演出,觀眾反應熱烈。黃西一炮而紅。

* • 生平簡介
* • 成長經歷
* • 表演特點
* • 現狀
* • 人物評價
* • 參考資料

黃西-生平簡介

黃西生於1970年,是一位典型的留學生,念書取得學位,就業結婚生子留在美國。

他畢業於中國吉林大學,主修化學。

1994年到美國前在中科院研讀。

1999年取得德克薩斯州萊斯大學(Rice)生化博士學位。

2000年到劍橋 (馬薩諸塞州)一家跨國基因制藥公司Sanofi-Aventis Genomics Center工作。

白天,他在實驗室正經做研究的科學家,到晚上就搖身一變成演員,「下了班,弄好孩子,准備好晚飯,等太太下班回來」,他就穿梭在新英格蘭地區的酒吧、夜總會、俱樂部和大學禮堂,表演他的單口笑話,波士頓是他起家的地方。

黃西在吉林大學時就喜歡寫笑話和講笑話,英文課念到「讀者文摘」時,對其中的笑話集錦特別有興趣。在德州念書時,為了排遣學生生活的艱苦無聊,除了「讀者文摘」,他開始讀其他的幽默或笑話的書,馬克吐溫與導演伍迪艾倫的作品對他的啟發很大,讓他了解美式幽默與美式笑話。但他在萊斯大學想參加寫作創作班卻被拒絕,原因是文筆不夠好。


黃西-成長經歷

到麻州工作後,他利用時間報名就讀「笑話寫作成人教育班」,但「也沒有真正學到東西」,只是經由這個管道接觸到波士頓的喜劇圈,開始了他的表演活動。第一次登台是2002年,他說,「不太容易,因為人家不願意提供機會」。他努力在笑話題材上不斷創作,有時寫100則笑話,只有一則好笑,最早的聽眾是黃西當會計師的太太金妍。他的移民題材,配上貨真價實的外國口音,很快就受到歡迎,他打入2003年波士頓國際喜劇節的決賽。

專門幫「雷特曼秀」發掘人才的布瑞爾(Eddie Brill)2005年在波士頓聽了黃西的表演,認為他深具潛力,開始要培養他。他要黃西不時送給他表演的新材料;觀察了三年後,2008年,布瑞爾再到波士頓看黃西表演後,覺得時機成熟,他讓黃西設計一套能夠拿出來的節目,為「大衛?雷特曼秀」試鏡。

因為與一般秀場不同,在全國性螢光幕上亮相必須精心設計。布瑞爾說,他以多年經驗相信黃西終究會大紅大紫。兩人開始為在「雷特曼秀」節目演出的段子展開合作。黃西說,布瑞爾把他寫的幾則笑話做次序上的整理排列,更有節奏感,也指導了他一些講笑話時的節奏感。

4月17日的成功演出後,賴特曼非常欣賞,罕見地拉著樂得不知所措的黃西一起謝幕。布瑞爾認為黃西是自己近幾年來所發掘到「最清新、最成功的演出」,非常得意。黃西在麻州的實驗室同事大吃一驚之余,都跑來道賀,祝他即將名利雙收。


黃西-表演特點

他的脫口秀完全不同於美國的黑人和白人的口水滔滔,而有另外一種喜劇的魅力---全部是最簡單的字詞,配合以木訥的表情和僵硬的動作,講那種需要動腦筋才能理解的冷幽默。最別致的是,他是采取停頓和沉默來控制觀眾,讓他們在這個間歇想明白笑話的意思,或者這種沉默無言本身也成為了表演的一部分。人們為了沉默而大笑,這是喜劇大師才有的能力(參考電影《月亮上的男人》前15分鐘)。

他使用英文,講的是美式笑話。我也曾考慮過放字幕版,但是他的笑話大部分都有語境上的背景。比如說他講接受移民官考試的段子,第一個問題是:誰是本傑明.富蘭克林?Wong回答說:難道他就是我們小區商店被搶的原因?第二個問題是:什麼是憲法第二修正案?Wong再次回答說:難道它就是我們小區商店被搶的原因?

現場的美國人爆笑不已,但是對於中國人來說,要理解這些笑話很難。第一條是因為本傑明. 富蘭克林的頭像出現在美元上。第二條所說的憲法第二修正案,內容是保證了美國人民有持槍的權利。從YouTube的回帖上看,不單是中國人民理解有困難,就連美國人民自己都夠嗆,許多耿直的美國人留言提問說:這有什麼好笑的?為什麼這個傻逼連續兩次用相同的答案回答不同的問題?

笑話都需要注釋的話,那就一點都不好笑了。即便配上字幕,要讓屏幕前的人笑出來,字幕可能一秒內要閃過50個字,這就成為飛眼訓練而非一種娛樂了。前來這裡的讀者已經算是教育程度很高的網友了,即便如此,根據歷史統計,不通英文的讀者依然在總訪問人數的7成以上--這可以通過純英文帖子和英文視頻的點擊數和留言數統計得出。


黃西-現狀

黃西在紐約參加「Comedy Central」電視頻道試鏡。在美國土生土長的第二代或第三代華裔喜劇演員上這個節目不算是新聞,但這將是第一位英語非母語的第一代華人,應邀在這個全美最熱門的喜劇頻道上演出,讓最近演出邀約已應接不暇的黃西非常興奮;但他在電話中的口氣還是非常冷靜,盡管這是他的最愛,「但這還是副業,一直到我能確定走這條路的收入充足穩定之前,還是要努力上班」。

如果能支持生活的話,黃西承認他會考慮改行,因為「學術界不缺我這個中國人」。更重要的是,黃西已對他個人講美式笑話,產生了一份使命感。

2008年曾回北京在海澱表演的黃西意有所指的說,直到一個民族能開自己的玩笑,嘲諷自己的領袖與政治社會,這個民族才算成熟。除此之外,他希望自己以第一代移民的身分,能夠透過自己的經驗觀察,說明移民的故事,「移民在社會中是無聲的一群,可是移民社會中有許多有意思的事,也有許多被歧視與掙扎的事,就是因為語言與文化的障礙,自己表達不出來,又沒有人幫忙表達」,黃西說:「這是一個機會,我願意做個移民的代言人,說出移民樂觀、奮鬥、堅強的一面。」


黃西-人物評價


出現在喜劇中心頻道與眾多電視廣告的韓裔搞笑藝人艾咪安德森(Amy Anderson)也表示,當前在全國性搞笑圈活躍的亞裔搞笑藝人多是韓裔,華裔屈指可數,「也許華人個性較韓國人來說,還是比較嚴肅」。也認識黃西的她表示,以黃西的新人之姿表現確實有趣。

在搞笑圈有12工齡歷的她說,亞裔搞笑藝人須努力跳脫族裔給人的刻板印像,走出自己風格,否則久而久之,就會被視為沒有原創性而被淘汰。「專業的亞裔演員,常會被放在顯微鏡下視圖」,她說:「在美國搞笑圈裡就是有這樣不公平的雙重標准。」

對此,余智敏深有同感,身為華裔搞笑藝人,過去也常拿自己華人背景說笑:「我在俄勒岡州小鎮長大,那裡只有三個少數族裔:我一個華人、一個黑人,還有一個聰明人。當我去白人女友家按門鈴時,她老爸開門看了我一下說:抱歉,我們沒有訂中餐館外賣。」

後來,好萊塢開端要求他用滑稽的中國口音表演,堅持不醜化中國人的他,決定改走自己的路,用自己父親當年遭「排華法案」而買出生證的辛酸過去,改編出一劇「紙兒子」(Paper Son),讓人觀後笑中帶淚的演出,為他博得才子好評,而不再只是個「亞裔搞笑藝人」而已。

他苦笑:「美國搞笑圈是很嚴酷的,好笑就是好笑,不好笑就是不好笑,不分族裔,創新才是搞笑藝人的唯一生存之道。」


黃西-參考資料


[1] 新華人網

[2] 曹邊往事


[3] 黃西個人網站

[4] 聯合新聞



相關網站:

Joe Wong's Homepage

CBS | Late Show with David Letterman

2 則留言:

拆組達人 提到...

影片沒有字幕
真的是考我英文聽力說><
有些還聽的懂,不過不知道笑點在哪?
美式笑話我還是嚐不出醍醐味@@

Gene Ng 提到...

我補上了一些關於黃西的介紹。有些地方我也沒聽懂,有些聽懂了,也不知道梗在哪,有些梗聽了兩三邊才發現。不過,一個外國移民能夠說美式笑話讓美國人起笑,是蠻勵害的。美國的廣告常常在秀所謂的美式幽默,很多不僅不好笑,看了還想哭......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