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12月3日 星期二

學術這一行

有一天,同學找到一個MIT新任教授的網頁,是個才大我三歲,也就是二八年華的一位年輕女教授的實驗室網頁。

對已經獻身,或是對於我們這些正要獻身或想要獻身學術界毛頭小子來說,這真可謂驚人之舉啊!

廿八歲對大多數的我們來說,可能才博士班還沒畢業,更甭說做完博士後而擠身入世界一流大學的教員之列。如果是搞理論的,倒是還好理解。對一位理論物理學家,或數學家而言,在卅歲之前沒搞出什麼名堂,就甭想再玩出什麼花樣變出什麼把戲了啦。數學界的超級「諾貝爾獎」--菲爾茲獎(Fields Medal)(為什麼叫超級呢?因為它比諾貝爾獎還珍貴,四年才頒一次,夠「難得」),絕對不頒給四十歲以上的數學家,理由是要獎勵年輕數學家,可是我想理由說白了,就是說四十歲以上的數學家沒救了!

但是對一位生物科學家而言,廿八歲實在是太年輕了!雖然生物科學家沒太大的年齡壓力,但是長時間的勞苦付出,其中之辛苦是不足外人道的。研究生物科學科學需要的不僅是聰明才智,大量的苦工和一點點小小的機運才真的是重要的,因此無法純靠天才來佔便宜。

也許只要是實驗科學,就必須要有長時期在實驗室忍受獨孤寂寞挫折,但是Science有一篇文章報告道,生物學家比其他學家付出的工作時間要長!這可能是因為,在生物科學研究中,時間的付出是會得到還算有點正比的收獲;Screening mutants、挑個clone,當然是花愈多時間愈可能力收獲啦。既然花時間會有效,不花白不花啊。

有個報導真令人啼笑皆非,美國《二○○二年職業評等年鑑》(Jobs Rated Almanac, 6th Ed, 2002)報導道:「令人嚮往職業排名榜中,第一名是生物學家,薪水高但壓力低,平均年收入九萬二千美元的生物學家,因為壓力低、報酬高、自主權高、就業機會多,加上工作安全性僅次於排第十九的聽覺矯治師,因此名列榜首,成為美國人最嚮往的職業。受到九一一恐怖攻擊及炭疽恐慌的影響,市場對生物學家的需求增加,令其就業前景樂觀,基因工程的發展也是令生物學家吃香的因素之一。」

有作生物學研究的看官,來評評理吧,真的是這樣的嗎?

在科學龍頭老大的美國,唸個博士班平均要七年(生物類),可是平均還有一半的人無法完成博士班學業。而辛辛苦苦兢兢業業讀完博士班,還得繼續寄生在別人家的實驗室拼命做點小研究二三年。一位從美國回來不久的老師說,在美國頂尖的實驗室,博士後的薪水是極低的,約年薪二萬,甚至不到。因為一來實驗室P.I.s認為博士後還只是訓練期,所以不用拿太多錢,而且他們的實驗室名聲夠響,新科博士爭先恐後想擠入,不需要用錢來召引人才。雖然名聲不響的實驗室價碼較高,可是長程前途卻可能沒比較好。好的,過著清苦的博士後生活後,卻也只有約兩成的博士有機會拿到個小小的助理教授職。更無情的事實是,就算不容易拿到了個助理教授職,也不一定能升為副教授,升了副教授也不一定能升為教授。最後又只有約兩成的幸運兒能拿到終身職(tenure),其他助理教授和副教授們只好眼睜睜在期限到了,未升等拿不到聘書走路。

50% × 20% × 20% = 2%

經過長期奮戰,順順利利的贏家只有百分之二啊!付出的最多最辛苦,得到的保障卻是最少最難得的!天啊!學術這一行還是人玩的嗎!?

就算是學術界的贏家也為必真的是全般的贏家。在美國有許多教授不是未婚,就是已經不知是第n次的婚姻了。

怪不得今年的諾貝爾物理獎得主Riccardo Giacconi宣稱,他不建議任何人從事科學,除非「內心受到某種感動,促使你這樣做」,因為從事科學工作就像畫畫一樣,大部分人很難從中獲得豐厚的財務報酬,可是工作非常非常辛苦。

不管她未來是否是贏家,她已經夠令人豎然起敬了!

Science有關生物學家事業的報導:

R. Freeman, E. Weinstein, E. Marincola, J. Rosenbaum & F. Solomon. Competition and Careers in Biosciences. Science 294, 2293-2294 (2001).

關於〈生物學家是美國最令人響往職業排名第一名〉之報導請參考:

美國華爾街日報CareerJournal.com二○○二年五月七日報導:http://www.careerjournal.com/jobhunting/change/20020507-lee.html

9 則留言:

bigbiha 提到...

真是好文章阿!!!
不知道在你們學校做博士後薪水不知道也是不是兩萬美金= ="
(那跟在台灣已經相差不多了說= =")
我極可能到你們那做博士後耶@@
28~~~
好敏感的數字@@
我已經是同學裡跑的第一快的了~~~
沒想到竟然有神人28歲就當PI了!!!

Gene Ng 提到...

因為不到兩萬的年薪實在少得太得過了,美國國會好幾年前介入,現在至少要有三萬四吧。

台灣的博士後月薪至少有五萬多,依生活水準來說,比美國好太多了。其實,據說除了美國,大部分國家的博士後薪水只比助理教授少一級而已。

美國一來不把博士後當工作看待,而是當作訓練;二來,美國不少用較高的薪水吸引人才來這效力。

bigbiha 提到...

早安阿~(台灣這邊凌晨一點多= =")
回的好快阿^^
如果不久的將來要去你們學校希望有機會認識你~~~
我本來博班可能去台大做果蠅的~~~
不過後來國防給學生的經費比較多還是留下來了@@
果蠅也是很熱門的field阿!!!
不至於不實用啦~~~= ="

Gene Ng 提到...

我已經畢業了,正準備回台灣中研院當博士後。

果蠅是很熱門,可是加上演化就不熱門了。

我以後會改用酵母菌作分子演化的研究,也不是因為果蠅不好,而是剛好有機會學學其他物種作研究:p

bigbiha 提到...

酵母菌演化~~~
是最近發Cell的中研院分生所呂俊毅老師嗎??
現在台灣大部分生科所都是要一篇or加起來5點以上才能畢業~~~
不知道國外有沒有這樣的規定阿??
還是有更變態的規定???
歡迎你回台灣喔^^

Gene Ng 提到...

我是到李文雄老師的實驗室:)

據我所知,美國絕大部分學校都沒有規定學生要發PAPERS才能畢業,幾乎都完全由指導教授決定。

基本上,只要能交出一本長得像論文的東西就行了。我們學校甚至連論文口試都沒有。

可是問題在,沒有發表PAPERS就很難找到好工作,所以大部分學生都會自我要求。

匿名 提到...

取得博士學位後,再經過數年的博士後歷練(美國甚至需要兩次博士後經驗,約六~八年),方能成為一位助理教授。換而言之,助理教授歷經長期考驗,代表一位可以獨立思考,獨立爭取經費,獨立執行研究計畫的研究人員,對研究的領域、方向及價值,有絕對的主導權。通常這群年輕助理教授是國家科學研究的新生命、有理想、具衝勁,肯吃苦、敢冒險。因此,許多偉大科學家的重大研究成果都是這個階段所完成。

助理教授為教育體系正式職位的一環,教學、服務及研究的全方位發展,爭取升等為副教授。教學、服務的勞心勞力之外,研究成果才是升等與否的關鍵。所以,透過高產量的研究成果達到校方升等要求是大多數助理教授汲汲營營之所在,教學品質的提升早已淪為口號,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打混帶過,決不浪費多餘時間。研究的第一步是構思題目,接著要申請經費,再來,需要有學生執行計畫,最後完成論文撰寫與發表。從題目、經費、爭取及帶領學生執行計畫到論文發表,在有限的時間與空間下完成一系列的流程,這當然辛苦,所耗費的心力難以一語道盡,但這是助理教授與博士後研究學者差異所在,一種獨立研究能力之展現,步步為營,開創新局。

台灣的助理教授呢?為了快速升等,題目可以是別人給的,經費可以是別人給的,學生可以是別人給的,博士後也可以是別人給的,最後犧牲研究生或學生權益,助理教授與其他老師一同瓜分論文成果。沒有獨立的想法、經費、學生,但在「大師」的加持保護下,研究成果依然亮麗。部份助理教授計畫書撰寫都成問題,然而,四五十萬的研究經費,卻可以共同完成數篇高質量的論文。這樣的成果當然可以傲視同儕,升等之路自然扶搖直上,甚至掌握國家公器,執行審查計畫之生殺大權。事實上,這類型助理教授的獨立研究能力呢,臍帶未斷,完成被賦予之任務,充其量只是個高階博士後研究員罷了。漸漸地,尋求「大師」成為顯學,「獨立研究」,成為助理教授的口號。

「靠行」式的研究是強心針,這種現象廣泛流行於年輕助理教授間,尤其是國立學校校園間。這除了導致研究方向單一、研究成果擁有權的糢糊性及計畫審查的不公平性之外,助理教授本身的獨立研究能力應受質疑。以生物醫學領域為例,試想,一位永遠與大師共同位居通訊作者、或掠奪研究生第一作者的助理教授詢求升等...他,真的研究獨立嗎!再漂亮的論文著作,功勞真的屬於助理教授的嗎?當這群助理教授位居高位,他們會如何對待年輕的科學家。

Gene Ng 提到...

樓上仁兄的言論我沒特別意見,不過現今科學研究愈來愈倚重跨領域研究。

在美國,不管是NIH和NSF也愈來愈不鼓立單打獨鬥的研究,而越走越鼓勵跨實驗室的合作性計畫。我博士班老闆,當時是助理教授,當然也和不少大佬一起共提研究計畫。

我現在的博士後研究研究,也和美國南加大、印弟安那大學,以及台灣中研院物理所、資訊所、中興大學、台灣大學和清華大學有各式各樣的合作。如果我沒搞砸的話,這種合作關係,想當然也會維持到我擔任教職之後。我可不想被人家說,我無法獨立進行研究,呵呵。可是當然也不會笨到為了要證明自己的獨立而終止合作關係,呵呵。

我想,能夠和大佬合作也是一種值得肯定的能力。我相信,重點不是在能不能完全研究獨立,而是能不能產生高品質的研究成果。如果自己不能產生高品質的論文,卻質疑有合作計畫且有好成績的新進研究者,多半是自己眼紅吧。

學術研究,除了能不能產生高品質的研究是為重點,教育優秀的下一代研究者也是非常重要的。不過,犧牲研究生或學生權益,在許多獨立的實驗室也不時發生,和有沒有和大佬合作不盡然有直接關係。

犧牲研究生或學生權益其實是笨到家的,因為在學術界這麼小的圈子裡,這種壞事很快就會傳千里,這樣的研究者也只會愈來愈難收到優秀的學生,根本就是自斷永續經營的學術生涯之路!

匿名 提到...

二八年華是十六歲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