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日 星期四

看賤台灣‧看不見台灣

看見台灣




去年最夯的記錄片,不必問,鐵定是《看見台灣》。為了支持導演,我上映首週就去戲院觀影了。

我個性內向害羞,不愛湊熱鬧,既然《看見台灣》已被熱烈討論,很有見地的正反意見已很多了,連有些官員們都因它而開了很多會吃了很多便當,我文筆一向拙劣,就甭參一腳了吧。

我承認過去兩個月為了寫一堆論文、計畫書和文章而變得有點宅,年底年初才有空出去走走,路上就回想起我剛來台灣,和大學同學到處遊山玩水的情景,那也算是我自己的「看見台灣」。

說說當初的心情嗎?好的,我就老實告訴大家,剛來到台灣時的「看見台灣」的感想是啥。

說真的,那時候,我真的覺得,台灣醜爆了!!!

或許我來自落後國家吧,從來沒有見過海岸到處都有混凝土消波塊的!在大城市裡亂七八糟的市容、街道擁擠髒亂也就算了。可是就連風景區,仍可見到醜到爆的完全沒特色的混凝土建物、鐵皮屋、塑膠布、PVC水管等等。我以為是因為我來自落後的國家,我們國家窮到無法在田野或風景區到處擺放混凝土、鐵皮屋、塑膠布、PVC水管,所以我就當鄉巴佬算了,說不定一個國家富裕以後,就可以到處擺放混凝土、鐵皮屋、塑膠布、PVC水管了呢XD

第一次去東部遊玩,人家總是說花蓮好山好水,可是搭火車進入花蓮,先看到的是啥?是龐大的水泥廠!人家說台東的風景秀麗,可是到了台東,幾乎每座不大不小的山上都種滿了檳榔。連去年我去過台灣風景最漂亮、最樸實的蘭嶼,也見到所有放眼望到的野溪都被混凝土侵佔了!

台灣是不是已經得了戀水泥癖啊?除了醜陋的混凝土、鐵皮屋、塑膠布、PVC水管,黃色小鴨在元旦前夕壯烈犧牲前,就自己從黃色小鴨變成薑母鴨再成三色鴨,讓大家再度看見台灣。這些都是看得見的,看不見的還有偷排到河流裡的重金屬。

後來,當我到了更富裕的澳洲、歐洲、美國、日本後,發現怎麼連經濟比台灣更富裕的國家,為何不在人可以到得了的地方到處擺放混凝土、鐵皮屋、塑膠布、PVC水管呢?我原來該以為亞洲的價值觀更重視天人的和諧呢XD

我貼了一篇文章,是位大學生看了《看見台灣》後落淚,我有些朋友不解,納悶為何要看過《看見台灣》之後,才知道台灣國土百孔千創,要知道台灣的環境被搞得有多糟,隨便看看家附近的山川溪流,不就看得到了嗎?這就是一種溫水煮青蛙的方式,用經濟發展為由,讓人無法發現原來每個人家附近,再也不適合嬉戲玩耍。

我自己的家鄉也經歷了很大的轉變,小時候的週末,爸媽常帶我們去海邊游泳,那時候海邊總有不少小販在買淡菜,那是平民小吃耶,可是後來海邊愈來愈髒,就不適合游泳了,再也看不到賣淡菜的小販,出了國才知道淡菜要在高級餐廳才吃得到。原本我們舊家附近是農田,種各種蔬菜和水果,我們家的院子還殘留地瓜的根,會自動長出地瓜葉,要吃菜去院子裡採就行了。小時候的娛樂是到處去溪流水溝捉魚回家養,可是後來農田全成了工廠,小我十幾歲的弟妹就只能在家打電動了XD

不過,即使如此,我還是在台灣被嚇到了。可是,隨著在台灣待的時間愈來愈久,越來越熟悉,接著去了其他歐美日國家後,後來乾脆抱著欣賞的眼光,把台灣山川弄得醜到爆的混凝土、鐵皮屋、塑膠布、PVC水管、檳榔樹當作台灣最具代表性的旅遊特色了!因為這些東西,在別的國家還不能輕易四處看得到哦!

其實這麼說也不對,中國不少地方環境破壞的程度可是台灣望塵莫及的,而且孟加拉或一些非洲國家恐怕更糟糕吧。好吧,台灣如果想向下比,反正繼續白爛地滿足少數人利益地破壞下去,有一天就會在環境和經濟的貧窮上把孟加拉狠狠比下去了。

其實,我甚至認為,這些混凝土、鐵皮屋、塑膠布、PVC水管也甭拆了,留著當作教訓好了。反正,台灣政府高官在看過《看見台灣》口口聲聲說要整頓整頓,可是在清境違法民宿放水就算了,還沒死人嘛,在日月光偷排污水污染後勁溪後,居然還為了GDP的數字而放水。為何有些高官可以忍心一再教訓自己的人民和國土,是因為他們任期結束以後要移民國外了嗎?

今天在臉書看到一篇頗發人深省的近狀動態,是說瑞士人一個小村落的公民,很有格調地拒絕德國車神舒馬赫(Michael Schumacher)購買一個視野絕佳的保留地來蓋豪宅,儘管他會帶來極大的經濟效益,結果舒馬赫也乖乖服從他們的法律,和村民和樂共處。我有天走過中研院附近某豪宅前,就看到一群人嘲笑旁邊死都不肯賣的小菜園。


瑞士一向很富裕,是他們有錢了才有格調的嗎?不是,是他們有了高格調才富裕起來的吧?瑞士人的教育程度很高嗎?恐怕非也,他們大學畢業的人口比例可能比台灣有碩士學位的還少。他們之所以富裕,是因為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即使周邊國家為了各種利害關係殺紅了眼,多次烽火連天、血流成河時,他們不僅沒被掃到,不同民族還完全相安無事。

瑞士我去過兩次,那些的湖水是粉藍色的,每天都像活在明信片裡。我以為台灣一直都很醜,直到有朋友帶我去爬山,雖然有次差點死在山上,不過也見識到,台灣人煙罕至的地方有多漂亮,景色完全不輸台灣人很血汗地把自己家園還有肝搞得很糟糕之後,然後花大錢出國去看的風景。

總統發表元旦祝福又說要拚經濟,可是拚來拚去,還不是如此拚:

拚經濟


拚經濟,為了啥?為了GDP的數字?我說,我們華人,常常不知為何賺錢。台灣過去的經濟奇蹟,是全民共創的佳績,可是現在為何悶了?我想是因為一來,太多人抱著儘快撈一筆的心態,先撈了錢再說;二來,不知金錢的意義,以致成功為了富裕國家,卻還要年輕人吃苦,成功者成天提當年勇,漠視社會環境的變遷,以為自己吃過的苦,在國家富裕後,大家仍要繼續的吃。結果在成了富裕國家後,還要成天繼續忍受烏煙瘴氣的環境,還要繼續不停地開發,然後在地震、颱風和豪雨後到處製造悲劇。

我還想不出有哪個比台灣更富裕的國家,現在還像台灣這樣明目張膽地大肆破壞環境來致富的。有找到現在國土比台灣更殘破的富裕國家的話,請告訴我。我敢說台灣是人均GDP破兩萬美元的國家裡頭,環境被破壞得最嚴重的!更扯的是,台灣還有地震、颱風和豪雨!原本就該比大部分國家還更重視環境保護!

有什麼理由繼續用拚經濟的理由讓財團繼續開發?台灣過去16、17年的經濟成長,有誰吃得到了?全都看得到,99%的人全都吃不到。我17年前來台灣,我們馬來西亞物價只有台灣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現在回家出門吃頓飯,要花的都快和在台灣差不多了,台灣的薪資卻完全原地踏步。愈來愈殘破的國土山河換來了啥?

過去破瓌過的,很多已無法完全恢復了,或許該做的,就只能是充份地善用,例如台灣已有閒置的工業區,有什麼理由只是為了少數人的帳目而到處強徵農地?有何道理賤價收購辛勞人民的家園?還能大肆補貼少數人的利益來踐踏國土?還有本錢再去向山林溪流予取予求?還敢破壞濕地?

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


看賤台灣,真的看不見台灣!


相關網誌:

推影片》從域望解讀慾望,《看見台灣》齊柏林空拍美麗島

傅楷逸:《看見台灣》後的進行式──八年級生對台灣的關懷

看見台灣國土真相了嗎(詹順貴)

社論:因為視而不見,所以「看見台灣」

看見台灣,看見大陸

別信大官口中的環保

台灣那個海岸線最糟?前五名全在西部

【假日版】王昀燕:後來我們都哭了──《看見台灣》的認同形構

郭力昕:台灣符號、政治維穩、與國族性格――如此《看見台灣》

【讀者投書】楊勝傑:《看見臺灣》的美麗與哀愁

【讀者投書】陳威任:《看見臺灣》的美麗與哀愁──向齊柏林購買鏡頭之後

胡慕情:鳥目台灣

【讀者投書】廖本全:也談清境──遍地烽火的國土

【周四專欄】胡慕情:難看無比的日月光晨間劇

6 則留言:

孤草 提到...

先補血XD
其實不用看見台灣就看得見台灣,只是議題出來炒作,官員開心,民眾傷心,媒體開砲,商人安靜。最後清境還是一樣一堆民宿,土地偽徵收還是偽徵收,日月光照排放,身為台灣人只能傷心還能怎樣?

我自己能提出的建設性做法,就是投票跟罷免而已。官員不鳥?我罷免立法委員。日月光罰不到?那個立法委員不支持修環保,我們就罷免。如此一來讓公僕變成真的公僕,台灣才能進步。

講到馬來西亞也只能傷心,台灣遠通如此之廢,"連"馬來西亞早就用RFID在感應(這是我馬來西亞室友說的),誰還在用紅外線啊....

Gene Ng 提到...

是的,民主是人民當家。公民有兩個力量,一個是選票,一個是監督。別再為了短期的支票而投了,如果反對那些官商勾結的爛勾當,就打爆他們電話、灌爆他們信箱,向報章雜誌爆料!

很多事情的該不該為也沒那麼難懂,只要良心地問問,如果自己晚出生廿卅卌年,自己願意承擔現在種的惡果嗎?

匿名 提到...

台灣人原本是不同的, 但"傳統"的中國進入台灣後(民國38年), 中國的人性又復燃在這個島嶼. 我說華人雖有中國的傳統在但想法多少是和"傳統"的中國人不同, 除了外表外, 畢竟是土生土長的外國人. 幾千年來, 中國的領導想盡辨法能"有效"地控製人民, 答案說是"窮". 讓大家感到有"窮"的壓力, 事情就好辨了. 既得利益者會自動為領導而撼衛; 沒有進入門檻成為既得利益者就會想盡辨法進人門檻成為利益集團的一 份子. 如此之下, 也民主的尊嚴都不再乎了; 台灣的環境, 生態只不過成為政府愚民的工具而已; 只是表面工夫. 大多數的台灣人也和對岸的中國人半斤八兩地只冒目地追求"錢", 但可惜地是"看得到, 吃不到"讓你們感到"窮"的壓力. 其實要是我, 除了當台灣人外, 當個"中國人"除了現代化建設外, 沒有一點驕傲. 寧願為馬來西亞人.

Gene Ng 提到...

我想,主要還是制度的問題吧?即得利益者大肆剝削掠奪換來的是自己的飽飽的私囊,被嚴厲懲罰卻是辛勤為家庭和土地默默付出的人民,任誰有錢了都想撈一筆再說吧?

馬來西亞事實上也好不到哪去,我們好幾州的森林早全被殖民宗主砍光改種成橡膠和油棕了,我來台前完全不曉得熱帶雨林是啥(真的)。台灣想要向下比嗎?乾脆向中南美洲和非洲看齊吧XD

Kenny Liu 提到...

水泥崇拜我倒覺得這是必要之惡,畢竟在颱風年年來的地方,水泥不是最佳解,最少也是數一數二的解答了。

Gene Ng 提到...

謝謝您的補充。

我並不是要一味崇尚環保自然,而厭惡所有人造的水泥物品,只是人定勝天的想法,反而常常帶來預料之外的災難。台灣對溪流的整治是很密集,可是有時候愈整卻帶來愈多潛在危害,因為大自然是複雜系統,對大自然輕舉妄動會遭致的反撲,往往我們也要事發後才能事後諸葛。

應用生態工法可能是一種解決的辦法:

生態工法 - 台灣大學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

河溪生態工程護岸型態之比較

河溪自然生態工法

生態工法應用於河川治理

自然生態工法在溪流治理上的規劃設計理念

不過生態工法也並非萬靈丹吧:

『假生態工法』糟蹋了美麗的蘭嶼野溪---概說勘查心得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