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8日 星期六

李家同,你錯怪漫畫和《達文西密碼》了!

前陣子看到這則新聞〈李家同:達文西密碼 爛小說!〉,我就在噗浪上寫道:「李家同的標準其實很簡單,那就是他喜歡的都叫作高尚,他討厭的都叫做低俗。他懂得的都叫做知識學問,他不懂得的都叫作垃圾資訊。」

《一個都不留》、《白鯨記》、《蒼蠅王》、《深河》和《夢》,我一部也沒看過,我知道他們是文學藝術價值很高的作品,有機會的話我也想看,不過李家同難道不能談談這幾部作品了不起在哪嗎?它們的了不起,不是只是因為李家同看過而且喜歡吧?

《達文西密碼》是通俗娛樂小說,李家同拿來和文學巨著《白鯨記》和《蒼蠅王》相比,我覺得就好像在說,啊滿漢全席是中華料理的菁華,為什麼你們卻還去吃夜市小吃呢?

過了一天,我又在噗浪寫道:「台灣學生面臨最大的問題,並不是漫畫、好萊塢電影或《達文西密碼》,而是大人一直強迫小孩除了學習大人以為是有用知識,就不想要小孩沒事去尋找自己的興趣和創造自己的想法。」

為什麼台灣的學生,需要讓這些所謂的教育大師來告訴他們,應該要怎麼才能出人頭地呢?

難道他們的車子壞了,也要找英文很好,也有國際觀的師父來修嗎?

當我的噗發到非死不可時,就有朋友留言:

同樣是小學三年級的學生,在作文中說他們將來的志願是當小丑。
中國的老師斥之為:「胸無大志,孺子不可教也!」
外國的老師則會說:「願你把歡笑帶給全世界!」


我想,李家同之流,不過就是那位斥責學生「胸無大志,孺子不可教也!」的老師,卻從未想到學生有天可以「把歡笑帶給全世界!」

李家同和洪蘭都以教育家自居,不過我一直無法明白,這兩位教育大師,為何一再要求學生學習有標準答案的學識呢?學生說不出史懷哲是哪國人,該怪!人家不懂Danny Boy歌詞的意思,該怪!學生英文不好,該怪!不知道亞美尼亞在哪,該怪!

在這個資訊發達的時代,只要GOOGLE一下就有答案的東西,難道比創新的獨立思想更重要了?

這是篇在網路上看到,很有啟發性的文章:

標準答案死得快!

二次大戰時,美國軍方委託著名的心理學家桂爾福(J. P. Guilford)研發一套心理測驗,希望能用這套東西挑選出最優秀的人,來擔任飛行員。結果很慘,通過這套測試的飛行員,訓練時成績表現也很亮眼,可是一上戰場, 三兩下就被擊落,死亡率非常高。

桂爾福在檢討問題時,發現那些戰績輝煌,身經百戰打不死的飛行員,多半是由退役的『老鳥』挑選出來的。他非常納悶,為什麼專業精密的心理測量,卻比不上『老鳥』的直覺呢?其中的問題在哪兒呢?

桂爾福向一個老鳥請教,老鳥說:『是什麼道理,我也說不清。不如你和我一起挑幾個小子看看,如何?』
『能夠這樣是最好不過了。』第一個年輕人推門進來,老鳥請他坐下,桂爾福在旁觀察、紀錄。

『小伙子,如果德國人發現你的飛機,高射砲打上來,你怎麼辦?』老鳥發出第一個問題。
『把飛機飛到更高的高度。』
『你怎麼知道的?』
『作戰手冊上寫的,這是標準答案啊,對不?』
『正確,是標準答案。恭喜你,你可以走了。』
『長官,只有一個問題嗎?沒有其他要問的嗎?』
『你沒有問題,接下來的問題是我們的。』
『是的,長官!』
第一個菜鳥走出去後,進來第二個菜鳥。

他剛一坐下,老鳥問了同樣的問題:
『小子,如果該死的德國佬發現你的飛機,高射炮打上來,怎麼辦?』
『呃,找片雲堆,躲進去。』
『是嗎?如果沒有雲呢?』
『向下俯衝,跟他們拼了!』
『你找死啊?』
『那搖擺機身呢?』
『是你開飛機還是我開?書,你都沒看?』
『長官,你說的是作戰手冊嗎?』
『對,難道叫你看《靈犬萊西》?』
『作戰手冊我有看,但太厚,有些記不清。長官,我愛開飛機,我要替美國開飛機。但讀書對我像讀食譜。』
『什麼意思?』
『我煎蛋、煎牛排都行,我還會幫我老媽烤蘋果派。但要我像食譜那樣講出1、2、3,我就搞不懂了。??
『好,你可以下去了。』
『長官,我是不是說錯什麼?』
『菜鳥,現在不要問問題。』

等菜鳥走出門,老鳥轉過身來問桂爾福:『教授,如果是你決定,你要挑哪一個?』

『嗯,我想聽聽你的意見。』
『我會把第一個刷掉,挑第二個。』老鳥說。
『為什麼?』
『沒錯,第一個答的是標準答案,把飛機的高度拉高,讓敵人的高射炮打不到你。但是,德國人是笨蛋嗎?我們知道標準答案,他們不知道嗎?所以德軍一定故意在低的地方打一波,引誘你把飛機拉高,然後他真正的火網就在高處等著你。這樣你不死,誰死?』
『噢,原來如此。』
『第二個傢伙,雖然有點搞笑。但是,越是不按牌理出牌的小子,他的隨機應變能力反而越好。碰到麻煩,他可以想出不同的方法來解決,方法越多,活命的機會就越大,像我這種真的打過很多仗沒死的,心裡最清楚,戰場上發生的事,作戰手冊都沒有。只有一樣跟書上寫的一樣。』
『哪一樣?』
『葬禮。只有這樣兒跟書寫的一字不差。作戰都靠背書,那你只能戰死,找不到答案!』

桂爾福經此教訓,重新改造他的測試。新的測試就會問:『如果你有一塊磚頭,請說出50種不同的用途?』這類激發創意的問題。不但為美國選出真正優秀的飛行員,也因此創造了『創意測試』,成為現代創意活動之父。

人都有惰性,碰到問題,總會用最快、最簡單的方法來解決。最好有個標準答案,是以前人用過就有效的,這樣就不用花腦筋去想。久了成為習慣,就不會去思考新的可能。現代教育最大的問題,就在『標準答案』。為了做評量的方便,為了表面的公平,標準答案就是最好的尺,最準的秤。快又簡單,沒什麼討論空間,只有對與錯,一翻兩瞪眼。

當孩子習慣了一個問題,一個標準答案,他就會停止尋找。這就會發生如 洪蘭 教授說的,當她先告訴學生舊的理論,然後再說舊的已經被新的理論修正或推翻,這時學生會憤憤不平的塗掉剛剛抄的筆記,好像在對她抗議:『為什麼不直接講正確的答案?幹嘛找麻煩?』

如果你相信只有一個標準答案,你不只會停止尋找,在你有了一個標準答案,你就會停止思考。


在文章中有提到洪蘭,不過當洪蘭告訴學生新理論時,還不是一樣提供了標準答案了嗎?

在台灣的教育中,到底誰在乎了學生能否有能力自己應用邏輯和學到的知識,去創造出自己的見解,甚至是新的知識了呢?

之前看到《商業周刊》有一篇文章,大意是長輩愛倚老賣老地教訓晚輩,難道是年輕人愈來愈不行了嗎?難道不是因為長輩唯有在教訓晚輩時,才能重新找回他們的價值,讓長輩以為他們還是行的。而這篇〈給洪蘭、郭董這些長輩的一封信〉,就有異曲同工之妙!

最後,順便提一下這篇朱學恒的文章〈為什麼竟被剝奪了幸福的權利? 〉,不過我想朱學恒也為未免想像力太豐富了,連廖國豪的行兇都要怪到李家同頭上,難道他以為是在寫奇幻文學作品嗎?朱學恒是讓李家同給羞辱過,不過他難道一輩子都要活在人家的陰影中嗎?


延伸閱讀:

The Sky of Gene: 史懷哲是哪國人?



18 則留言:

Mise-en-scène 提到...

有幸閱讀您對於李家同教授的看法,作個回應,希望能出拋磚引玉之效。

您的看法確實有道理,事實上,龍應台教授於25年前《野火集》中的〈幼稚園大學〉一文便提及了台灣學子普遍缺乏獨立思考、慎思明辨的能力;我想這多少是儒家文化強調尊師、重道等服從價值的後遺症,才使得台灣學子無法跳脫社會上、學術上既定的權威,這的確是不爭的事實。

但,值得思考的是,獨立思考、創新能力並非憑空而來,作為基礎的課業、技術學習仍是不可或缺的,畢竟論語有云:「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若沒有學習作為基礎,天馬行空的能力總是要差上一截的。

今日李家同教授常以鴻學大儒的姿態出現,並以其學術地位作為立場來針砭時事、為民立論的動作究竟是對社會發展、學子成長的一種箝制?亦或是一種回歸基本面的警惕?

我認為是後者居多,雖然多數人認為他有點像是數十年前的中華文化復興委員會委員一流,專門搞些過時的學術霸權來壓人,但我並不這樣認為。

許多時候,通俗的文學、藝術價值與成就仍要立基於一系列對於傳統、正統價值的臨摹之上,小說也是,電影亦然。易言之,若是沒有對於既有價值的一定程度理解,是難謂有突破囹棝並且進一步創新的可能的。

我想李家同教授並非反對創新的思維,而是在鼓勵學子要打好可資獨立思考的基礎,否則創新只能淪為你抄我、我抄你的思維爾而!若要舉例,我想由國內時尚界的時下發展趨勢便可窺知一二,尤其是青少年那些「潮」來「潮」去的美學思考,在我看來反而更像是跳脫不了既定思維、既定(藝術、設計)權威的三腳貓功夫。

謝謝您的雅量,也希望有幸能聆聽您進一步的回應,謝謝。

Gene Ng 提到...

當然,很多人從李家同的作品獲得感動,那很好,我沒有要否定他作品的價值。

而今很多人對李家同反感,我覺得那很好,因為這是大家都開始有批判精神的表現,而非人家是大師,我們就要照單全收。

李家同愛嘲笑人家沒國際觀,或都專業知識不夠,不過他也常被人捉到錯誤啊,例如他說Danny Boy是送葬時才聽的,人家查出來的就沒那個意思。而且,也有不少專家在他討論電機或資訊的文章中捉到專業的錯誤。

洪蘭愛推廣科學知識,可是我自己就曾在她的譯作中捉到多處翻譯上及專業上的錯誤。

我想,一個真正值得敬佩的人是嚴以律己,寬以待人的,可是他們兩位都不像啊~

路人惑客 提到...

您想太多了。別忘了李老師是基督徒,《達文西密碼》這本書把教徒寫成怎樣德性您是知道的 :)
凡事扯到宗教,一切就不用說了,跟廢死刑的討論一樣意思。
從報導上來看,以那天演講的場合,我猜他純粹站在宗教立場批評這本書,跟學術無關。顯然他對這本小說用畏首畏尾的影射手法,去質疑耶穌的神聖性,很不以為然。
他的廢死主張,我認為也是因為宗教立場。基督徒認為只有上帝可以取某人的性命。
我覺得以上兩件事情,不會抹煞李老師對台灣教育的貢獻。

Gene Ng 提到...

我這篇文章雖然用了《達文西密碼》,可是《達文西密碼》並不是重點,因為我也覺得《達文西密碼》不算是好小說,雖然我不是基督徒。

有人讀了他的書很感動,他的書是很有價值的,可是李家同對台灣教育有沒有貢獻,說老實話我不曉得。李家同寫英文教學的書,可是這類書也不算少。

比李家同學識更淵博、更熱心教育的學者多得是,也是有誰像想他那麼愛唱高調?

vinch 提到...

「難道他們的車子壞了,也要找英文很好,也有國際觀的師父來修嗎?」說得好,借轉噗。

匿名 提到...

我倒是覺得事情沒那麼複雜,李家同此言會引起喧然大波的原因很單純,就是他貶低了許多人的品味,因而讓很多人覺得受辱了。當然要起而反抗。同理,洪蘭也常幹這種鳥事。對於其他的局外人來說(比如說在下),他二人的發言不過是狗吠火車,不需理會。

Gene Ng 提到...

我其實不是漫畫迷,也不覺得《達文西密碼》是什麼好貨色,我在意的是他們對台灣教育本末倒置的評論,以及他們言論中的邏輯不通。

Lun 提到...

李先生的教育概念其實不錯,可惜他總是喜歡隨意舉一些邏輯不通又具冒犯性的例子。所推薦的東西也沒有他想像中的 "高尚"和 "經典",只不過就是顯露出自己文學和藝術知識 "不過如此" 罷了。

例如他的推薦了 "阿嘉莎克莉絲蒂" 的作品,但這位老奶奶正好是個通俗文學的代表人物。

至於上面有人提到基督徒,我只想說請不要把基督徒都想像成同一種人。

Gene Ng 提到...

我覺得偽基百科上的這段還蠻中肯的:「他基本上是個好人,在資訊跟文學上面表現還不錯,也幫過一些人,只不過對新趨勢完全表現出食古不化的態度,在霉體上三番兩次透露出對網路的不信任,多次提出部落格只是網民自High的論點,常說要像他一樣寫文字到報社有賺錢才算寫作,不過說真的也沒啥人鳥他說的話,寫部落格的人還是會繼續寫下去。他對於某些議題也表現的像腦殘鄉民一樣;也就是說,他會被霉體影響而發表似是而非的無腦言論。 」

匿名 提到...

洪蘭問史懷哲是哪一國人的演講,我恰好去聽,我覺得你的批評是道聽塗說,完全不管別人真正說甚麼,不管前因後果,批評自己想像中的洪蘭(自己想像中的李家同). 問史懷哲是哪一國人很重要,尤其對號稱讀過史懷哲傳的人更重要,因為它沒有標準答案,如果你讀過史懷哲傳,你會認為他自己認為是哪一國人呢?可能跟你在google找到的標準答案不一樣喔!所以洪蘭問史懷哲是哪一國人,正是要學生思考,連這個題目都回答不出來,怎能說自己讀過史懷哲傳!!

Gene Ng 提到...

認為史懷哲是哪國人重不重要,也是個觀點的問題,也沒有標準答案。洪蘭和李家同是公眾人物,我們自然可以從不同角度檢視他們的觀點和想法,至於他們真正是什麼樣的人,當然也沒有標準答案。

我從來沒有聽過洪蘭和李家同的演講,我對他們的認識是來自媒體報導以及他們的文章。不過,我當然也不是因為一兩件事或一兩篇文章就判斷他們的想法。作為公眾人物,他們的言行本來就會被放大檢視,寫評論的人也不可能一一向他們求證。

還有,您沒見到,我在史懷哲那篇文章中,其實是用提問的方式來探討這個問題嗎?最後幾段末,我用的標點符號,叫作「問號」!

Amigo 阿米哥 提到...

對錯不重要,但是討論與攻擊的過程有趣多了,至少協助我們理解前輩的想法,有助於在逐漸老化的台灣人口結構中,掌握的重點經濟來源中的市場人口思維與需求~

Gene Ng 提到...

嗯,不過在現在快速老化的社會,青年人的想法和需求,也要受到重視。在歐洲和中東,年輕人為了向老一輩即得利益者表達訴求,已經多次讓社會動盪不安了。

那克 提到...

作為李家同的學生,他的高調作風以及充滿爭議的發言來自於其人格特質,以及媒體炒作。

情境如下:
每當教育政策有動靜之時,媒體心裡想說:「趕快去採訪李教授,他的話很有爆點,一定會讓收視率提高。」

當媒體採訪到李家同的時候,他本人是個對教育非常有熱忱,而且非常重視基本功的人。他覺得正確的事情,一定會想公諸於世,清楚明瞭地闡述他的想法;不像一些政客,淨講一些灰色地帶的事情,雖然的確也會保護政客自己。

所以當媒體把斷章取義的文章公諸於世的時候,就可以看到鄉民隨之其舞,發表甚麼李家同XXX什麼的評論了。

我非常認同批判者的角色在公民社會,尤其是對教育這個問題,本來就不會是甚麼XX大師說了算,每個人站在不同面向,會看到不同問題,所提出的批判,就算只有批評,也是眾多力量之一。

對於李家同的發言,真的,聽聽就好,站在他的立場,我非常了解為什麼會有這些惹爭議的發言,還有這些廉價的批評!

Gene Ng 提到...

台灣最大的亂源,其實是來自主流媒體,這早就不是啥秘密了。

匿名 提到...

取乎其上,得乎其中,取乎其中,得乎其下.
李家同叫你去看有深度的小說,刻畫人性,了解人性的小說有甚麼錯呢?
你一天到晚看達文西密碼,可以增加甚麼對人性的銳利度呢?可以擔當得起甚麼重責大任呢?人家就算是把整個國家交給你,你恐怕都會因為無能而守不住吧?

匿名 提到...

另外,我剛剛看完蒼蠅王!
果然是一部有水準的小說.

Gene Ng 提到...

對不看書的人,因為覺得有趣而讀通俗小說就不錯了;對愛讀通俗小說的人來說,能讀有點深度的文學小說就不錯了。

我也不覺得《達文西密碼》是好小說,我個人也不愛《達文西密碼》,可是《達文西密碼》爆紅自然有他的理由。《蒼蠅王》可能內容比《達文西密碼》有深度千百倍,可是《達文西密碼》爆紅的理由也可能是有其深度的社會文化理由,把它評為爛小說僅是個人意見而已。如果在台灣讀《蒼蠅王》的人比讀《達文西密碼》的人多,我想那才有鬼咧!所以讀《白鯨記》和《蒼蠅王》就要不能讀《達文西密碼》了嗎?觀看藝術電影後就不該看商業片了嗎?

對人性有深刻理解可以成為一個好的文學家、藝術家或學者,可是能不能好好治理國家是另一回事。我也不相信把國家交給一個一天到晚只讀《蒼蠅王》的人手上!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