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5日 星期三

史懷哲是哪國人?

才剛罵完台大醫學生上課不專心,國立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洪蘭24日又再度對醫學生開砲,指出現在醫學生都不讀書,連史懷哲是哪國人都不知道(報導1報導2報導3)。

我剛看到這則新聞,也問了自己,史懷哲是哪國人,而我的答案也是「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是歐洲人,長期在非洲無私地行醫,並且他的著作中的人道關懷精神感動和影響了許多人。

好吧,我既然這麼無知,我只好拜問古狗大神,維基百科給了我以下答案:

Albert Schweitzer

艾伯特·史懷哲(德語:Albert Schweitzer,1875年1月14日-1965年9月4日),德國阿爾薩斯的通才,擁有神學、音樂、哲學及醫學四個博士學位。他生於當時德國阿爾薩斯-洛林凱瑟斯堡,半年後舉家遷往昆斯巴哈定居。當地位於法國與德國的邊境,所以在孩童時期能運用德法兩個語言。因為他在西非加彭創立蘭巴雷內醫院,所以在1953年獲得1952年度的諾貝爾和平獎。


而這個網頁「史懷哲傳」給了以下答案:

叢林醫生史懷哲愛人助人的生平,令人動容,令人好奇,史氏一生克服重重困難、奮鬥不懈的精神,更足以作為年輕一輩的榜樣,坊間介紹史懷哲的書很多,各有特色,編者為令讀者對史氏一生有完整、透徹的認識,特地參考了四本介紹史氏的相關著作,編成這本史懷哲傳,希望讀者都能從這本書中,找到個人想要的答案。

本書以史氏一生的事蹟為依據,從他的實際生活中,探討他的出生、成長、思想的形成、理想的實踐。

史氏令人崇敬的偉大行誼雖然都發生在非洲,但是他的出生地、他的故鄉、他的家庭、他的親人、他的鄰居、他的同學、他的老師……才是他愛心萌芽的地方、才是他善念滋長的因素。肉湯事件的平等心、悲憫心,彈弓事件的尊重生命……從許許多多的小故事中,我們看到史氏特別的人格特質:真誠的關懷他人、認真的思考遇到的問題、切實的實行心中的想法。想要去做的事,則永不妥協。他喜愛音樂,鍥而不捨,終於成為巴哈音樂權威;他喜歡思索人生問題,並尋求解答,終於獲得哲學博士;當牧師,為人們排憂解難,是他的素志,二十五歲時就獲神學碩士學位,榮任副牧師。當他看到非洲地方缺乏醫療人員的報導時,就重新投入醫學,不畏艱苦,花七年的時間取得醫學博士學位,奔赴蠻荒,義無反顧。

史氏的大半生都投身於熱帶叢林中,為解救當地土著的身心而努力,其中的挫敗折磨、艱難、欣慰,本書中都有詳實的紀錄。史氏把拯救他人的不幸與貧窮,當成自己的責任。他前往的地方─法屬赤道非洲蘭巴倫,是一片蠻貊的原始林區,迎接他們的是無涯的參天巨木、水、毒烈的陽光、特大的昆蟲蚊蠅和土人的病痛與貧窮。傳教辦事處的破雞舍是他最初義診的地方,心臟病、肺病、精神病、脫腸、橡皮病和膿傷的患者極多。熱帶赤痢、痲瘋、昏睡病、日晒症及疥癬更是普遍而可怕,最難對付的強敵卻是土人對病痛的錯誤觀念,以及慵散、偷竊和浪費的習性。

土人喚他「歐剛加」─神人。史懷哲日以繼夜醫治他們的身體,關懷他們的靈魂。他也是土人的嚴父、兄長、工頭和密友。在叢林中,他親自和土人一起建醫院,自製磚頭、配藥方、拓農場。歷經兩次世界大戰,史懷哲夫婦因為他們德國人的身份而被拘禁,或被關入法國俘虜營,他們因此感染赤痢和日晒症。很長一段時間,他們飽受病痛的折磨,也經常面臨饑荒和資金短缺,他到歐洲各國舉辦演說和演奏會籌款,他的熱情終於引起主教和世界各國愛心人士的迴響。他不斷擴充設備,重建醫院,以便照顧更多的病人。

在蠻荒之地,他不但行醫救人,也彈奏巴哈,讀歌德,寫「文明的哲學」,他領悟出「敬畏生命」的真理,他說:「如果對生命的尊重不能及於其他一切生命,那就是不徹底。」他不但完成自己的理想,也沒有放棄個人的興趣,他以無比的毅力,開展出豐富動人的生命篇章,令人激賞!

細讀史氏一生,任誰都不能不被他的崇高心靈所感動!他無私的愛,遍及土著,還包括一切其他生命,他的醫院也是寵物之家呢!他對土人的愛是不存偏見、真心尊重的,他高貴的情誼,只想到利他、為別人,絕無私心。像這樣的宗教家精神,令人敬佩而神往,在我們閱讀、讚歎史懷哲一生的同時,希望也能從內心興起一些效法的念頭!


這個網頁「9/4他逝世:一生為人類奉獻的史懷哲」也給了答案:

9/4他逝世:一生為人類奉獻的史懷哲

作者﹕陶笛

【大紀元9月4日訊】人們認識「非洲叢林醫生」史懷哲博士(Albert Schweitzer,1875年1月14日-1965年9月4日),很多是透過諾貝爾和平獎的榮譽(一九五三年十月三十一日獲頒諾貝爾和平獎)。實際上,他同時在音樂、哲學、神學、醫學、四種不同領域都有卓越成就和創意的表現,終其一生,圓融地結合神奇的才能貢獻給神、貢獻給人類,積極又徹底實踐了無私無我的最高境界的人道精神。

史懷哲具有高的音樂天賦,七歲時便寫了一首讚美詩,並為合唱曲的旋律編寫和聲;八歲時,腳還踏不到踏板就開始彈奏教會的管風琴。十八歲時,在斯特拉斯堡修習哲學與神學時,琴藝獲得法國著名的管風琴泰斗魏多(Charles-Marie Widor,1844-1937)賞識,破格收他當學生。二十三歲拜李斯特(Franz Liszt, 1811-1886)的高徒杜勞特曼(Marie Jaell Trautmann)學習鋼琴。史懷哲在二十五歲時已是斯特拉斯堡尼古拉教堂的牧師,同時也研究著音樂理論,並開始管風琴演奏的事業。他同時也是一位即興風琴的高手。

二十六歲時他已在斯特拉斯堡獲得哲學與神學博士學位外,成為一位年輕的神學家,並且在32歲出版了他首部著作《歷史耶穌的探索》,獲得很高的名譽。史懷哲的哲學信念是由全面洞察直接面對的事實開始,這樣的哲學信念啟發他的是人道精神的覺醒,他說自己「與許多也想活下去的生命一起存活」。對他來說,「倫理」必須包含真實地對每個想活下去的生命表示同樣的尊敬。他認為西方文明因為慢慢放棄肯定生命為倫理基礎,所以腐化了。

史懷哲的生命觀、世界觀就是以尊重生命與付出為堅定的信念,從哲學的洞察到實踐,史懷哲以刻苦的、堅忍的行動,同時融合了自己的才能,持續不絕地實踐生命的信念。

二十一歲那一年(1896年)他下過決心:「三十歲以前要把生命獻給傳教、教書與音樂」、「三十歲以後…把個人奉獻給全人類」。當他看到非洲的有關尋求醫療人員的支援時,喚起了內心的許諾,決定以一個牧師與醫生的身分進入非洲關懷生命。史懷哲從頭投入醫學,不畏艱苦,花了七年的時間取得醫學博士學位。接著前進非洲,奔赴蠻荒在赤道非洲喀麥隆的蘭巴倫納(Lambarena)建立醫院,展開身心靈一體的的醫療工作長達三十五年。

破雞舍充當傳教辦事處,也是他最初義診的地方。患有心臟病、肺病、精神病、脫腸、橡皮病和膿傷的患者很多,熱帶赤痢、痲瘋、昏睡病、日晒症及疥癬等病症更是普遍流行,不過最難對付的強敵卻是土人對病痛的錯誤觀念,以及慵散、偷竊和浪費的習性。在叢林中,他親自和土人一起建醫院,自製磚頭、配藥方、墾荒地拓農場。同時他的醫院也是寵物之家呢!史懷哲日以繼夜醫治他們的身體,關懷他們的靈魂。他是土人的嚴父、兄長、工頭和密友。土人喚他「歐剛加」──神人。最難能可貴的是,他對土人的愛是不存偏見、真心尊重,而且先他後我、絕無私心。

歷經兩次世界大戰,史懷哲夫婦曾因德國人的身份而被拘禁,也被關過法國俘虜營,因此感染赤痢和日晒症,夫婦倆飽受病痛的折磨,也經常面臨饑荒和資金短缺。三十五年間,史懷哲前後進出非洲十三次多是為了非洲醫院募款籌辦演奏會。除了開演奏會,他也設計、改造、挽救毀壞的管風琴,將所得用來蓋非洲蘭巴倫納的醫院,不斷擴充設備,重建醫院,以便照顧更多的病人。他的熱情終於引起主教和世界各國愛心人士的迴響。

史懷哲是用生命實踐基督真理的信徒,他的心靈與行動的力量已經超過人類形容偉大的語言。


還有《中國時報》的「新聞速報」也有:

史懷哲是哪國人? 非洲之父 傳奇小檔案

* 2009-11-25
* 新聞速報
* 【中時電子報/綜合報導】

因為洪蘭教授一席「醫學生不知史懷哲是哪國人」的評論,又再度引發口水大戰,媒體上也常可以見到「台灣史懷哲」、「現代史懷哲」、「英語史懷哲」等的用語,以表彰某個人物或是團體非常無私貢獻大愛的精神,不過,到底史懷哲是何許人也?  

史懷哲的全名是艾伯特史懷哲(Albert Schweitzer 1875-1965),出生於位於德法邊境,但當時由德國統治的小鎮凱薩堡(Kaysersberg),父親是牧師,家境小康。

擁有神學、音樂、哲學長才的史懷哲,立志要奉獻自我,服務人群,有感於當時的「黑暗大陸」非洲,平民百姓身心都沒有獲得妥適的照顧,史懷哲因此在三十歲的壯年時期,花了七年苦讀學醫,再回非洲開醫院救人,大半生都投身於熱帶叢林中,為解救當地住民的身心而努力。

關於史懷哲的生平,流傳不少小故事,其中最為人知的,就是少年史懷哲的肉湯和彈弓事件。

據說他曾在幼年時與友人打架,對方打輸了,說了一句「如果我像你一樣每天喝肉湯,那我也會打贏」,這句話讓史懷哲從此不碰肉湯,堅定意志要像平民百姓般儉樸過活。

至於彈弓事件,則是史懷哲見到朋友做了彈弓想要打下樹上的小鳥,於心不忍,不顧朋友反對,出手嚇走鳥兒。

而史懷哲之所以成為1953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並且成為無私大愛的代名詞,則是因為史懷哲為非洲住民所貢獻的心力。

史懷哲以一個牧師與醫生的身分前往非洲,在當時,許多人認為史懷哲的行為簡直就是瘋子的行徑,自毀大好前程,不過史懷哲卻毅然決然投身其中,並且在非洲喀麥隆的蘭巴倫納(Lambarena)行醫,一待就是三十五年,也因此,史懷哲醫師被公認為二十世紀最偉大的人道領袖。


我想,不管您原本知不知道史懷哲是哪國人,現在也對史懷哲的偉大貢獻有了初步的瞭解了吧?

之前暨南大學教授李家同指國人缺乏國際常識,常會鬧笑話。李家同舉例,有次他在正式場合聽到現場演奏英國名謠Danny Boy,看歌詞就知道很像喪禮上用的歌曲,雖然旋律優美,但不宜在正式的場合演唱。他舉例,Danny Boy是電影插曲,曲中提到「我死了,一定會回來」等歌詞,較適用喪禮等較悲傷、告別的場合演唱,官方正式場合選用這首歌,可能有外國賓客覺得不妥,官員應具這類普通常識等等。

後來宅神朱學恒撰文〈李家同犯的錯,誰之過?〉譙之,並指出PTT上網友的名言:「李先生會的,大家都要會,李先生不會的,就叫強求」。

那時候Danny Boy鬧哄哄的,引起了不少討論,不過如果有人在那之間要問我蝦米係Danny Boy,我會直接回答「莫宰羊」。

哎呀,我居然連史懷哲是哪國人,還有連Danny Boy在唱什麼,我都不知道,這個高等教育究竟是出了什麼問題?

不過,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吧?一人做事一人擔,我不想讓人怪我的母校和老師,那還是來怪我自己吧!我枉費了父母國家社會的栽培,我受過的高等教育全都白費了,我愧對自己和所有親友......XD

可是,我既然這麼無知,那還能不能讓我再多說一些話?

是的,我真的很無知,不過我還有那麼一點點的好奇心,想要再問幾個問題,可以嗎?

首先,史懷哲是哪國人很重要嗎?

我知道他是歐洲人,長期在非洲無私地行醫,並且用他的著作中的人道關懷精神影響了許多人,全都比不上知道他是德國人還重要囉?

如果有人不知道哥倫布、居禮夫人、卑詩麥、彼德大帝和達爾文是哪國人,那真的是!@#$%^&*(,他們雖然影響世界很大,不過他們主要是為了要貢獻他們自己的國家,而且他們的國家在讓他們大展雄圖上也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

然而,從上述史懷哲的簡介,我們看到的是一位長期貢獻給非洲大地和譪可親的老醫師形象,就算我們知道了他是德國人,對他瞭解他的貢獻,就有加分效果了嗎?史懷哲一生不屈不撓無私地付出,是為了他的母國嗎?是的,德國或許在教育他的過程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可是史懷哲留下來的精神遺產,是全人類文明共有的,還是德國人獨享的?

就算我現在終於知道他是德國人了,如果有人問我史懷哲是哪國人,我想我會比較想回答說,他是不折不扣的世界公民。

接著,我想再問,洪蘭在問完她的學生得不到滿意的答案,那些學生竟然不知史懷哲為何方神聖,她為何不追問那他們為何崇拜史懷哲呢?她為何不追問學生知不知道史懷哲對人類的貢獻是什麼呢?她為何不問學生最欣賞史懷哲的哪些精神呢?

難道史懷哲的貢獻和精神,就比不上他的國籍了嗎?

如果她真的問了,學生也給她答案了,可是她還介意史懷哲是哪國人,那麼我更好奇,再又回到上一個問題,史懷哲是哪國人究竟有多重要?

我想,這整個問題的重點並不是學生知不知道那些大學者心中所謂的常識,而是他們在接觸到那些知識後,要如何去吸收,並且應用批判性的精神來創造出獨立的見解吧?要不然即使有人可以把全世界的偉人身世倒背如流,也不見得就能像兩位大學者一樣對社會有貢獻吧?

還有,課堂上不是可以有所謂的互動嗎?洪蘭究竟想去瞭解她的學生真正在想什麼了嗎?

11 則留言:

Carfield 提到...

同意!為何要知道他是哪國人? 重點是功獻才對阿!

拆組達人 提到...

只要不是回答「史懷哲?好吃嗎?可以吃嗎?」我覺得都不過份!

Lun 提到...

應該問問洪蘭, 史懷哲是得果忍還是發果忍.

Gene Ng 提到...

我也搞不清楚洪女士的用意:p

Gene Ng 提到...

英雄所賤略同,我原本也要問這個「史懷哲?好吃嗎?可以吃嗎?」的XD

不過想想太不正經了(>.<)

Gene Ng 提到...

洪蘭敢降說,她應該有搞清楚史懷哲是得果忍還是發果忍吧?

Gene Ng 提到...

順便把「非死不可」上的討論貼過來:

Bob Lu
同意。知道他的成就在哪比知道他的出生在那更重要。
Yesterday at 11:00pm

Haorz Wu
我想洪蘭教授的意旨在於追求人文關懷的境界上,醫學生甚至於所有的知識份子內心有沒有一個值得景仰的人物,如果對某人非常敬重仰慕,對其生平經歷自然相當熟悉,不止於中小學的課文裡讀到的程度,僅知道史懷哲深入蠻荒,行醫濟世也實在過於表面,那不過是最後的成就成果,深入理解他的心路歷程,如何面對解決在非洲實地面臨的問題,才算是真正的學習。比如以鈴木一朗為追求目標的棒球員,會希望模仿他的打擊姿勢,研究人體力學,努力鍛鍊體能肌力等等,對他的成長背景和每個球季各項數據瞭若指掌,可能精確到小數點第三位,不會連他是哪國人都不知道。我覺得別太過於打史懷哲這個點,各行各業歷史上達人偉人何其多,不懂史懷哲,其他人也值得效法,重點在把自己的境界和志向放在哪個高度,洪蘭教授所指的是學生素養流於膚淺,精神散漫,這是值得關心檢討的事情,如果批判有可取之處,就應該虛心接受,趁機會上網查查史懷哲,也能多長一點知識。我認為大家可以各抒己見,但媒體就喜歡用炒作成「痛批」和「反批」,又不是搞文革,批來批去。
Yesterday at 11:41pm

Bob Lu
問題就在於洪蘭女士的講話中,至少從轉抄成文字的內容中來看,也從來看不出來他對聽眾/評論對象這種對深度的追求的期許。

相反的,前一陣子在報紙上看到 "台北教育大學生命教育與健康促進研究所所長黃雅文建議生命教育應該從讀名人傳記著手"這樣的的報導,我一看到標題本還想酸一下的其八股迂腐,但是看了內文,雖然我還是不喜歡教育學者喜歡搞得那一堆酷炫名詞與比喻,但是其精神:"閱讀傳記應是立體全面的地環視審查一個人的生命,而不是單純的記誦事實與覺得感動" 卻令我十分贊同。 http://bobluonnews.blogspot.com/2009/11/blog-post.html
17 hours ago

Bob Lu
另一個問題是,既然她的講話的真意是認為學生缺乏典範,又為何僅選出一個名人的一件生事實事做為標準?

另外,大可不必碰到反對意見就說是文革。文革不只是言論更包含身體上的攻擊,被批鬥者哪裡有反駁的機會,今日可沒有人不准洪蘭女士為自身言論辯護。且洪蘭女士等當今有品人士才是佔據了道德制高點與主流媒體發言權的一群,要批誰就批誰,昨是今非亦無妨,真要與文革相提並論,他們比較像是哪一方呢?

17 hours ago

Haorz Wu
若我本人要回應這批評,並不會單向回應「不懂史懷哲便等於素養不足」的論點,單一人物單一事件不能含括全面,洪女士的批評應不會如此狹隘吧。適度表現自己的修養修為,我覺得比反指對方舉例不足或霸佔麥克風好,況且史懷哲這方面的確堪為典範,好像說愛因斯坦並非整個物理界,但說愛因斯坦時,不會覺得他不夠大師吧。不知道史懷哲哪國人,但我們可以談談澳洲的民謠吉他之神Tommy Emmanuel,也能聊聊義大利的Leonardo da Vinci的"Virgin of the Rocks"、荷蘭的Vincent van Gogh的"The Starry Night"來互相交流,當場反給老師上一堂吉他課,炫一番solo無影蝴蝶手,不是更快樂?令人刮目相看。沒必要在新聞上吵成論戰,變成雙方論者放話攻擊。
15 hours ago

Gene Ng 提到...

Gene Ng
我同意如果你很仰慕一個人,你會好好用心地去把他的生平搞清楚,可是有時候國籍卻真的並非重點,像是樓上提到的愛因斯坦就曾表示,如果他的理論是對的,美國會說他是美國人、瑞士會說他是瑞士人、德國會說他是德國人、以色列會說他是猶太人;反之,如果他是錯的,美國會說他是瑞士人、瑞士會說他是德國人,德國會說他是猶太人XD

所以,如果我是對的,馬來西亞會說我是馬來西亞人、台灣會說我是台灣人;如果我是錯的,我先自己說我是新加坡人XD
10 hours ago

Gene Ng
洪蘭降放話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媒體和網友才會如果關注吧。
10 hours ago

Gene Ng
聞道有先後,素業有專攻,只要有心,人人都能成為您老師......君子嚴以律己,寬以待人,與其儘去看別人的缺點,不如看看對方有什麼惜得好好用心地學習的地方,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
10 hours ago


Min-Yu Huang
「史懷哲是哪國人」就跟「他老公是哪一國人」是差不多的問題。他說不一定是想暗示他老公就跟史懷哲一樣偉大,因為他們都有國籍問題(Just kidding)。話說,知道史懷哲是哪國人又如何?每一個醫生都要跟史懷哲一樣、才是偉大嗎?如果一個醫生肯認真學醫救人,就算他不知道太陽從哪一邊升起、沒有常識,我依然覺得這個醫生也是很偉大。
9 hours ago

Gene Ng
別降說嘛,好歹她老公還是我蠻尊敬的學者。

認真學醫救人是很累的,或許偉人的精神可以是很好的支柱,不過那不是唯一的支柱。

洪蘭也是科學家吧?研究學問不能只靠一兩個取樣,她為何不來個大調查,看看知道史懷哲是哪國人的醫學生或醫師,成績是否更優異或是否更受病人尊敬。
8 hours ago

Chi-Chun Chen 提到...

非死不可上的意見中有位仁兄讓我覺得好好笑...顧左右而言他還說這叫做風度的最佳示範。就好像現在台灣社會中的某個族群,動輒批判別人的語言粗魯低俗,殊不知用文質彬彬的外表包裝的惡意與無恥只會更令人作嘔。

Gene Ng 提到...

啊?理性表達自己的意見總比漫罵好吧?別泛政治化了吧?

Sheep 提到...

你好,逛到你的一些文章深受啟發,也在此稍微分享與回饋。 :)
「史懷哲是哪一國人?」我想這問題的意義可能不在於知道一個地圖上的國名。而是關於國家認同issue(台灣也有)以及一個微小個人在這樣背景當中追求平等,博愛醫療的交互影響,最後達到超越國族的偉大影響。
「史懷哲出生德法邊境,歷經兩次世界大戰,史懷哲夫婦曾因德國人的身份而被拘禁,也被關過法國俘虜營。」
洪蘭的文章提到「一九五二年他得到諾貝爾獎時,德法曾經為了他是哪一國人發生爭議,最後法國贏了,因為史懷哲不認同德國對猶太人的迫害,不願作德國人。」

我本來對這種哪國人的問題沒興趣,後來得知了這些類似"答案"的資訊時,其實相當振撼。莫非他是對進步歐洲的失望才轉而服務黑暗大陸?台灣也是一個有國族認同的地區,在眾多政治口水戰和時局抱怨當中也有機會孕育史懷哲?諾貝爾獎德法爭論時是史懷哲本人決定自己的國籍自己說了算?但是在國際舞台發光的台灣人事物卻常被迫冠上中國名或是暱名……?

偉人的"事蹟"太多,難以企及,但其為何有這樣的心志與目標,那種獲得inspiring而勇往直前的背景/想法,我想才是「史懷哲是哪國人?」的問題意義... (也許媒體是為了方便炒作才將問題弱智化?)

在我看來國族認同是inspire他成為如此偉大的一個重要因素。那麼台灣的認同混亂對於個人也許不是困境而是另一種激發…。

(恐詞不達意,打擾了 :p)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